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83章 神秘锦盒,解药?

第383章 神秘锦盒,解药?

突然间,旁边响起一个惊讶的叫声,“啊……你们……怎么会有两个……”

尹兰熙目瞪惊膛,不敢置信地揉着眼睛,**有个月哥哥,前边也有个月哥哥,到底谁真谁假?一时间被他们弄得迷糊不清……

这是她头次见过最震惊的情况,惊讶程度远远超乎她的负荷能力!

“啊……鬼啊!我看见了两个月哥哥了……”她攥住耳朵,大叫出声……

这时,落可南迅速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制止了她的尖叫,“白痴,小声点,你想叫得人尽皆知吗?!”

皇后才刚走出去不久,倘若听到惊恐的叫声,以她那神经质的性子,难免会折回来看个究竟……

“唔唔……我不叫就是了……”尹兰熙涨红了双颊,尴尬地扯下了他的手掌……

然还是很疑惑,望着云冷月的身影渐渐靠近床边,单单那个衣裳不同,身形体格都一样,还是傻傻分不出谁是谁!

相对而言紫瑶她们,相处久了自然分辨得出来,因为整装发髻,穿戴都不同,一个公主,一个郡主。

尹兰熙眨着如水般的眸子,小心翼翼地问道:“谁是月哥哥啊?”

话落,他们集体笑出声来,却也没有人回答,皆故意吊她胃口!“哈哈哈哈……”闷

落可南轻轻拍着她的肩头,笑得狡黠,“小兰……你猜猜看!猜对我就背你,猜错的话,你可得背我了!”

尹兰熙脸颊上的两抹红晕更加深了,不满地抱怨嘟囔,“欺负人!”大小姐的气势显露无疑,迈步走向了床边,明亮清澈的目光细细地打量着两个男子。

良久之后,都瞧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落可南挑着眉头,极力忍住到嘴的笑意,就是喜欢刺激爱逞强的小妮子。“你跟小月月生活这么久了,别告诉我你认不出来!”

“谁谁……说的……我先看看不行啊!”尹兰熙挺起了身子,理直气壮地指着云轩阳,道:“他才是月哥哥!”

云轩阳无奈纵了纵肩,很遗憾地叹了口气,“小妹妹,你该叫我阳哥哥,你的月哥哥在旁边呢……”

“什么!”尹兰熙错愕不止,指着他的手愈发颤抖,“阳哥哥……又是谁呀?”

落可南玩心大气,顺势点了点下她的小脑袋,“说你白痴还真不假,孪生兄弟,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

“我哪知道啊,再说你看看紫瑶姐姐和薰研姐姐这么像,她们怎么就不是孪生姐妹啊!”尹兰熙一把抓住他的手掌,对他的捉弄深感不满,更不喜欢他唤她白痴,这样让她感觉关系很疏远,娇丽的面容上散发着丝丝不悦,待看到他们时,又有一肚子好奇,她从来都不知道月哥哥有个孪生兄弟……

孪生姐妹……落可南双眸微敛,一丝复杂的精光忽划而过。这个问题他们早就有想过,只是被现实否决了……

尹兰熙有点疑惑,“你们能告诉我么?为什么月哥哥会突然有个兄弟!?”

既然被她看见了,他们也不多做隐瞒,就全部讲给了她听……

她听得入神,他们带给她太多惊讶了,料想不到世间会有这种奇事,从小失散的兄弟,血缘相吸,如今相遇相认,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阳哥哥,你为何不跟皇后相认呀?”尹兰熙诧然问道。

此言一出,周围迅速弥漫着一股沉冷的气息,他们笑意敛近,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至今为止,仍然找不到解药救他……

“他中了绝毒……怕她担心,所以暂时不想让她知道。”落可南沉沉启言。

尹兰熙怔怔地望着他,明白事态严重,惊道:“怎么会……没有办法了?”

“不是没有,只是……”

蓦地,落薰研绝颜微沉,眸底闪动的忧光难掩她的焦虑,坐到了云轩阳旁边,伸手细细替他把着脉搏……

云轩阳俊眉轻皱,她的担忧他全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心疼起来,真恨自己种了该死的毒,害她如此担心,他伸气另一手欲要接近她的脸颊,“研儿,我感觉好多了……你别担心……”

落薰研轻轻打掉他的碰触,沉脸稍稍舒缓,细啄感应他的脉象动态,结果出其意料的好,“我知道,你的毒被压制住了!”

云轩阳收回手,握住了胸前的紫晶玉,朗朗笑道:“都是这块玉的功劳!”

现在离不开它,如若不是它的效用,自己怕是控制不住抓狂发疯,还要忍受烈火焚烧,揪心刺痛的折磨……归根到底还是得感谢紫瑶……一想起背上的痛楚,终究忍不住抬眼,抱怨地望了眼她。

落薰研轻抚着那块玉,道出了心中的疑虑,问:“姐,你怎么会有这块紫晶玉?”

嘎?紫瑶半敛起眸子,唇角洋溢着一抹笑意,“上次我被智障绑出宫后,碰到了一个神秘的红衣女子,这是我从她手上赢来的,她希望我一直带着,后来月告诉我,才知道它原来是块守护石,现在碰巧派上用场了!”

“红衣女子……”落薰研喃喃念出。猜想会不会是她?眸光倏然与云轩阳碰撞到一块。

“她是不是叫真红?”他们异口同声道。

“没错,你们认识啊?”紫瑶怔然反问,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们一见如故,她还帮我卜卦呢!总感觉她好像知道很多事一样……”

“真红是阳的青梅竹马!”落薰研直接坦然。

他们两个便将他们经历细细告诉给他们,还有她那准确的掐算……

落可南突然打了个响指,“谜一样的女子,竟然知道你不是本人!而且还曾经是老狐狸喜欢过的女人,真想见见她!”

“老狐狸看上的女人,各个都是极品!”云轩阳点头应喝。

紫瑶微微一怔,恍然那个真红并非寻常人物,忆起她说过的话,是在暗示提醒她吗?霎时间,清澈的泉眸内撒上了一层忧色。担心又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件……

“瑶儿,你怎么了?”云冷月忧声询问。

“没事……”紫瑶轻扯出一抹笑意,转移目标睨着云轩阳,“臭小子,既然真红提醒你要小心那样东西,你干嘛不听啊!不然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大意!太小看老狐狸的能力了!哪知道他会在宝贝上涂毒……”云轩阳深深叹了口气。

“她能算出你会出事,不可能会见死不救,你们仔细想想,她还有没有交代你们什么事?”紫瑶提醒道。

一语正中落薰研的心房,脑子里不断徘徊一幕场景,想起了她送她的那样见面礼。还有她说的那就话:只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才能打开,否则后果自负!

或许那就是解药也说不定……

她起身朝衣柜走去,拿出放在里面的红色锦盒,握紧它转身走回床……“这是真红给我礼物,我认为是时候打开了!”

他们闻言,满怀期待地望着红色锦盒,皆处于好奇状态,道:“快点看看!”

落薰研屏息一气,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锦盒里,带着几分紧张,颤手慢慢打开。红色的锦盒内平躺着一颗似蛋的药丸。心中一喜,“真的是解药……”

“原来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真是帮了大忙!”紫瑶回以淡笑。

“这次有救了……老狐狸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解药!”落可南笑意轻扬,如若几天后还看见活蹦乱跳的云轩阳,铁定会被下一跳的!

云冷月沉颜舒展,焦虑的心悸终于放下,轻拍着云轩阳地肩膀,“弟,你很快就会好了,到时就可以给母后一个惊喜了!”

云轩阳淡淡颌首,多年来的愿望再过几日便会实现,小声低喃,“等我,母后……”

落薰研倒了一杯水,从锦盒里拿出了那颗蛋丸,全部递给了他,“来,该吃药了!”

云轩阳盯着她手中的药丸,不禁干笑了几声,“研儿……等等……”

“你又怎么了?”他们不解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