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87章 忍不住想亲你

第387章 忍不住想亲你

这夜他们抵死缠绵,幸福相拥而眠。

几日来,经历了中毒事件后,他们都累垮了,想着他很快就能痊愈,皆放下心来,如今每个人都睡得安稳,做着各自的美梦……

他们安逸享受,然而有些人却气得一塌糊涂……累

自刚才看到他们狂吻的那幕,宁兮柔吓得跑出了轩辕殿……

水中的两人赤。裸相对,相互紧抱索取对方的甘甜,疯狂到溅起水花,可想而知对方有多么迫不及待,那场景甚是激。情,自己从未见过。以至于受不了才会跑开。以前只有听过府中的妇人讲过,男女**之事,她听得既害羞又期待……

待表姐推举,被太后喧进宫见所谓的王爷,单单一眼,就对他油生好感,因为他的眼神很迷人,就像以前见过的那个洒脱男子……

就在她们告知她的任务时,她曾以为自己的好运来了,还认为凭她的美貌,可以俘虏这个俊美的王爷……

谁料,他比传闻中还要更爱,更宠参朝郡主,对她言听计从,却对自己不为所动,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屑!还歹还是自己送上门去的……被拒绝多失面子……

最可恶的莫过于那个嚣张的郡主,同为郡主但品级不同,她的胆大程度超乎她的意料之外,主动亲吻王爷,压根没有任何身为女子的矜持可言……闷

清思宫内,她向她们讲出经过,还不忘煽风点火了一番。

随后,三个女人缄默了一阵……

这时,太后扬手重重地拍下桌子,锐利的双眸划过一丝狠辣,“放肆,她当真这样说?”她目中无人傲然嚣张,气势不输于她这个太后,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况且顶撞她又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也只有她敢这样做……

宁兮柔点着头,娇丽的面容上呈现委屈状,看起来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绝无半点虚假,因为有她在,兮柔未能完成任务,博得王爷的怜爱。兮柔辜负了太后的期望……”

刘昭雪站在她旁边帮她捶着肩头,眼底的那抹恨意愈发抖盛,添油加醋道:“姑妈,郡主狂妄自大,连你送人给王爷都要管,您可不能放过她啊!”

就算太后放过她,她绝对不会饶过这个杀弟凶手,第一次派出去的杀手,没有伤到她令她很失望,可她从未放弃过,最奇怪的是,接二连三派出去的杀手,竟悄然无息的消失……仿佛从人间蒸发,一点消息动静都没有……到底怎么回事?

太后无力抚着额头,极其烦闷于一身,带着金指套的手指轻扬,“就连哀家也拿没辙,如何管她?”若是管得住她,早就赏她一百大板,也不用费劲心机塞女人给孙子!

宁兮柔揪紧了衣裳,水眸泛着丝丝晶光,柔声安慰道:“太后,兮柔自认倒霉,让王爷看了身子,不让我伺候就算了,还被郡主羞辱……兮柔只好忍气吞声了!”

太后蓦然抬头,望着她一脸可怜的娇态,不禁起了宠溺动容之心,“兮柔你也别委屈,来日方长,哀家会找个时间让你们独处,平时你得多勤快点,说不定月儿会对你改观!至于那个黄毛丫头,我们在想想办法!”

“我知道了,谢谢太后!”宁兮柔娇笑道,眸底划过一丝得逞的诡异。

再怎么痴情的男子,终有变心的一天……即使是王爷也一样!往后妻妾成群是必然的!

宁静的夜晚,她们各怀心思。静默了一整晚……

翌日清晨

阳光明媚,满园繁花绽放,蝴蝶飞扑嬉戏,处处鸟语花香。

他们安逸睡觉直到天明,仍然不肯起床……

良久,云冷月叫醒紫瑶,两人这才起床换装,耳鬓厮磨一番才离开寝宫,朝目的地前进……

紫瑶揉着眼睛,不断抱怨他,“啊……好困,都怪你!害我少睡!亏你还这么有精神,真不公平!”

云冷月揽住她的肩头,宠溺地望着她,笑道:“我貌似记得昨晚,是你叫我不要停的!所以我才会把你吃干抹尽!”

轰--紫瑶红着脸推开他,骂道:“去你的!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当时迷迷糊糊想睡觉,压根没印象自己说过些什么,实在难以相信她会这么煽情!

云冷月幽深的潭眸淡敛,再度揽上她的腰肢,“你又想不承认啊?那我再告诉你,你还说你要把我榨干……”

紫瑶瞪了他一眼,精锐的眸光捕捉到前边不远处的一抹人影,拉住云冷月的手,“看到了没有,阴魂不散的女人来了!”

云冷月俊眉轻皱,散发着浑身不悦,对她甚感头疼,仗着有太后的意旨,比以前的尹千容还要难缠,“定是皇祖母的意思,我去跟她说清楚!”

“别去了,没有用的!昨天你都挑明了,今天她还不一样照来!”紫瑶握住他的手臂,阻止道。

此女不及刘昭雪来得危险,不善于伪装,连太后都威胁不了她,更何况小小的一个郡主!

宁兮柔加快脚步,走到他们面前。柔美一笑,“王爷,这是我亲手做的甜点,正要给你送去,昨天是兮柔太唐突了!请你别介意!”

云冷月微敛的双眸划过一丝冷凝,淡漠拒绝道:“你的好意心领了,我并不喜欢吃甜点,除非是瑶儿做的!”说得准确点,只要是她吃过的,他就会想吃……

宁兮柔笑意敛尽,面色瞬间僵硬,俨然不知道他的口味,初步讨好计划失败,“没没……关系。下次兮柔做点别的就是了!”她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愣怔了好一会儿,感觉他连拒绝人都好迷人……

云冷月淡扫了眼她,丝毫没被她的柔情所蛊惑,愠沉启言:“不用了!”

“咳咳!”紫瑶作势轻咳几声提醒她,看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她的男人是俊美无双,但也经不起她赤。裸。裸的直视!“月……我的脚好酸,你抱我好不?”

云冷月闻言,冰冷的眸子迅速被柔情取代,轻轻将她打横抱起,宠溺道:“这样会不会舒服点!嗯?”

“好多了!”紫瑶双手环上他的脖颈,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脸色发青的宁兮柔,知道她又受不了了!

于是,娇润的红唇直接凑到云冷月的面容上,啄吻一记,眨着美眸冲他笑道:“人家忍不住想亲你……怎么办!”

“你哦!”云冷月挑着眉头,往她的白皙的脖子回了个吻。

“你们……”宁兮柔憋着一肚子气,颤抖地指着他们……

两人难分难舍,大秀恩爱,不知羡煞多少旁人……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没有半点收敛……

“月……轻功!”紫瑶凑近他的耳畔低喃。

云冷月会露一笑,巴不得快点离开,抱稳紫瑶的身体,“咻!”一声,留下了一脸呆愣的宁兮柔,朝使臣寝宫飞去……

宁兮柔恍过神来,望着即将消失的背影,叫唤道:“王爷……别走啊!”

“可恶的女人!别自以为是!我就不信俘虏不到王爷的心!”她气得直跺脚,转身将宫女手中的甜点全部煽倒在地,“走了!”

一路畅通无阻,凉风扑脸,直到安全着地降落……

他们四人在花园中散步,正巧抬眼望着这幕。有路不走,非要玩轻功……

云冷月抱着紫瑶走向他们,两人皆望了松开对方,“弟,现在身体感觉如何?”

“完全复原了,刚才可南还运功帮我!已经没事了!”云轩阳笑意轻扬,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们,“你们两个这是干嘛?要抱到什么时候?小瑶你快下来,别重死哥哥!”

“闭嘴!”紫瑶冷哼了几声,便叫云冷月放下她,拉着他走到他们面前,“太后送个女人给月,我当然要缠紧他喽!”

“什么,竟有这等事?!”他们有些惊讶。

紫瑶没有隐瞒,就将昨天发生的事都告诉给他们听。

“啧……这女人犯花痴了!连衣服都敢脱,够胆量!”落可南讥讽道。

“他们在洗澡还敢闯,而且当着小瑶的面,真是佩服!哥你的魅力真大!”云轩阳笑得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