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88章 水灯祈愿,阳儿等着你回来!

第388章 水灯祈愿,阳儿等着你回来!

“他们在洗澡还敢闯,而且当着小瑶的面,真是佩服!哥你的魅力真大!”云轩阳笑得狡黠。

落薰研伸手撞了下云轩阳,示意他收敛些,什么时候还不忘开他们玩笑,“以太后固执的个性,还是接受不了姐,她断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的!别忘了她的旁边还有个贤妃,她对姐可是恨之入骨,你们还是小心点,谨防她们玩什么诡计!”累

“嗯,我们知道了!”紫瑶轻轻颌首,人说姐妹连心倒不假,落薰研说的也正是自己心内想的,宁兮柔是太后的理想对象,亦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想利用她拆散他们,着实太难了!

连伪装都不太会,且容易向别人暴露自己的动机,这种女子一点也不足畏惧!

但唯一头疼的是,传闻中很娇丽柔美的兮柔郡主,像蚂蚁一样难缠!

明知月不喜欢,甚至讨厌她,还再次献殷勤博取好感,如此一来,却照成了反效果,令人越来越厌恶……不得不避而远之……

但凡现在,她最接受不了的事,他们过分亲热,既然要玩就玩到底,每碰到她一次,她就和月亲热暧昧一次,气死她!

“紫瑶姐姐,月哥哥那么爱你,别的女人绝对没有机会的!”尹兰熙笑得天真无邪,似在鼓励他们。

“那还用你说啊!这我们都知道的!”落可南轻睨了眼她,双手环于脑后,悠哉道:“你还太嫩了点!”闷

话落,两人如冤家般,再次斗起嘴来……

云轩阳波转的澄眸睨望着他们俩,大病初愈心情何其舒畅,忍不住调侃道:“这次闯浴池,那下次该不会直接闯上床,哥倒时候你们可热闹了!”

“云轩阳!你找死啊?!”紫瑶怒骂道,不悦地揪起他的耳朵,稍稍加重手中的力道,“你别忘了,你这脸蛋像极月了,当心她找上你!哼!”

“嗷……你说得有理!放开我吧!好痛!”云轩阳痛呼一声,突然有种想藏起来的冲动,万一要是像紫瑶说的那样,那岂不是头疼死,以前那兮柔见到神风,可谓是一见钟情,还是少惹为妙!“哥哥,研儿……帮忙!”

落薰研转身背对他,刚刚早就提醒他,是他硬要踩地雷,怪不得别人,淡道:“你自找的!”

云冷月走到紫瑶旁边,修长的手臂搭上她的肩头,俊雅如仙的面容上扬起一抹月牙般的笑意,“瑶儿,用力点……别客气!”

好在云轩阳的病已经痊愈,受点惩罚也不为过,谁叫他惹到他的宝贝娘子……活该!

“啊……你们好绝情啊……”云轩阳错愕不止,研儿视而不见就算了,但老哥却添油加醋,好歹他们也是孪生兄弟,竟然不帮他!他攥住了紫瑶的柔荑,笑得邪魅,“瑶瑶,有话好说嘛!美丽的小姐,就应该温柔点!”

“好,改天教我易容,听懂了没有!”紫瑶低吼道,放开对他的钳制。

“懂懂懂!遵命就是了!”云轩阳吃痛地揉着耳朵,垂首望着胸前的紫晶玉,连忙拿起递给了紫瑶,“还你紫晶玉,它是真红送你的,定有告知你一些事,你要天天带在身上。别辜负她的好意!”

“你放心吧,它是我的宝贝,亦是护身符!”紫瑶将它戴回身上,爱不释手地抚摸它,忽然忆起一件重要的事,倏然唇角洋溢着一抹笑意,“对了,既然你病好了,那是不是该给母后点惊喜!就今天晚上如何?”

“好主意,母后定会很高兴的!”落薰研点头笑道。转身面对云轩阳,“阳,你认为呢?”

云轩阳闻言,心急速砰然跳动,一想到能和亲生母亲相认,是既高兴又激动,“我好紧张啊……研儿……”

“傻瓜!”落薰研嗔笑道,每次见到皇后的时候都那么自在,怎么要相认却是另一个模样……

“就这么说定了!”紫瑶打了个响指,召集他们开始讨论。

他们吩咐下人去准备七彩的水灯,迎接晚上的到来……

寂静的夜晚,微风徐徐,繁星点缀,狡黠的月光洒满了皇宫的每一寸地方。

清澈的湖水倒映着一轮明月,一群人很早到了湖的另一边静待……

她们几个女子带着皇后朝目的地靠近。

两个相似的女子一人一边握住她的手臂,一路上谈天说地,欢笑声不断……

皇后面容盈满了温和的笑意,问道:“瑶儿,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母后,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紫瑶半敛起眸子,不好在吊她胃口,似想了想才开口,“我们去给八皇子放水灯!”

“月儿的病好了吗?这孩子昨天才刚说,今天就要做,真拿他没办法!”皇后担忧道,昨天的月儿有点奇怪,诧异为何这样心急。“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母后,待会你就知道了!我们要送你一份惊喜!!”落薰研没有否认。

不久之后,他们便到达了湖边。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七彩水灯……

云冷月优雅地靠在假山边上,惬意悠哉地摇着折扇,待看到她们过来,颀长的身姿而立,朝她们走来。

“儿臣参见母后!”

“免礼!”皇后站到他面前,细细地打量他的儿子,握着他的手臂,摸摸他的脸蛋,跟昨天判若两人,变化实在太快了!“让母后看看!”

云冷月眸色微怔,被皇后上下其手,不禁退后几步,干笑道:“母后,儿臣没事,我们放水灯吧!”说完,独自蹲在地上,整理那些水灯……

这时,他们全部蹲于湖边,点亮水灯正准备放行……

皇后盯着水灯看,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妥,道:“等等,月儿,这些水灯太花俏,好像不适合送给阳儿……”

他是往生的人,按理说应该用素色的水灯,而彩色的水灯则是放给活人祈愿的……

云冷月转首望向她,眸内幽光阵阵,似在肯定保证,“母后,我们一起祈愿,说不定弟弟就会回来了!!”

“也罢!听你的!”皇后温和言笑,明白孩子们的用心,他们这般安慰她,心里感动不已,不妨敞开心扉祈愿,“但愿如你所说!”

蓦地,他们纷纷放下了水灯。

“阳儿,母后在等你……你听到了吗?”皇后低喃着。接着放水灯……

霎时间,平静无波的湖面上,飘荡着一盏盏七彩水灯,散发着七彩光芒,点亮了整个假山边……

它们顺着微风慢慢飘流到了湖的最深处……

不久之后,他们放完了所有的水灯,静静地望着它远去……

皇后泛红的眸中,划过一丝失落,唤道:“阳儿……我的皇儿……快点回来……”

“母后,我们陪你等!”云冷月站到她旁边。

湖的另一边

云轩阳听到了皇后的呼叫,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母后……我马上就来了!”

“主子主子!水灯来了!”魅儿提醒道。

靠在一边闭目养神的落可南,猛然睁开眼睛,拿起旁边的大扇子,走向埋伏在四边的下人,道:“很好,每个人都别偷懒,给我用力煽,将那些水灯全部煽回去!小阳阳,你就做好准备!”说完,自己对湖水大力煽风……

“属下遵命!”他们各个拿起扇子,使劲煽动起湖水。

那些水灯受到水流的波动,全部往后倒退,朝起点再次出发……

“唉……阳儿……”皇后深深叹了口气,颤抖地双手紧紧相握。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望着云冷月,“月儿,我们回去吧!”

“母后等等,你看那些水灯……”云冷月忙唤道。

皇后蓦然转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一盏盏水灯奇迹般向他们游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冷月淡敛的眸子,晶亮地看着那些水灯,笑道:“这是弟弟送给母后的回礼!”

皇后听闻,抚着自己的胸口,朝湖的对面喊道:“阳儿!听得到母后说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