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89章 母子相认,情感动天

第389章 母子相认,情感动天

皇后闻言,抚着自己的胸口,朝湖的对面喊道:“阳儿!听得到母后说的话吗?”

温婉又焦慌的声线,溢满了无尽的母爱,顺着微风传到了湖的对边……似在祈求,似在呼唤,皇儿的归来……

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曾放弃过……累

一盏盏七彩水灯顺流而来,湖面上闪动七色光彩,好不热闹,照亮漆黑宁静的夜晚,渐渐地,朝她们越游越近……

皇后眼眶泛红,瞳眸轻颤不已,紧握的双手难掩一丝期待与激动,视线紧锁着湖上的水灯,这是属于阳儿的回礼……

浓浓的骨肉之情全部化作一声呼唤,“阳儿……”

湖的另一边

“搞定了!”睨望着远处闪烁的灯火光线,落可南放下手中的打扇,正准备靠着小歇片刻,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旁边的云轩阳,皇后的一声声叫唤,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然他却无动于衷站在原地,“小阳阳,你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行动,你母后在叫你呢!”

云轩阳拍着砰然跳动的心房,转眸看向他,笑得很无奈,“我好紧张……一时驾驭不了轻功……”

他并非不想相认,只是想到对面的皇后亲娘……心情过度亢奋和紧张,结果手脚不受控制地发抖轻颤,这种情况难以施展轻功……关键时候总是出问题……“怎么办……怎么办……”闷

落可南站到他旁边,极力隐忍住到嘴的笑意,拍着他的肩膀刺激他,“我老姐刚才告诉我,倘若你出了半点差错,她坚决不理你了,还有某姐准备揪你耳朵呢!”

云轩阳惊愕地摇着头,盯着落可南唇角那抹诡异的弧度时,顿时间清醒万分,恢复自然状态,他可不想成为“罪人”!不再犹豫便踏起轻功朝对面飞去。“走了……”

皇后眸光怔怔地看向湖的深处,静静等待奇迹的出现……

这时,一抹飘然洒脱的青色身影出现在眼前,如蜻蜓点如般,拂过清澈的湖面,荡起层层波纹,跃过无数盏发亮的水灯……

他俊美的面容上擒着一抹好看的弧度,如降入凡尘的神祗,与他们越来越近……

皇后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掩着嘴巴,“他是……”

狡黠的月光映洒着他的雅姿,五官轮廓分明,将他映衬得更加绝美……

云轩阳点过湖水,轻轻落到了皇后面前,嘴角弧度不减,“母后,我回来了……”

皇后有了一刻愣怔,细细打量眼前的儿子,泛红的水眸中划过了一抹诧异,道:“月儿,你什么时候?跑到对面去了!?”定是要安慰她,所以他们精心准备了一番……

换音刚落,旁边的一群人霎时处于石化状态。各个哑口无言……

云轩阳恍过神来,忽感问题一大堆,连认个娘都这么麻烦,急忙辩驳,“母后,我是阳儿!不是月儿!您看清楚啊!”

皇后压根忘记站在旁边的云冷月,走向前握着云轩阳的手,温婉笑道:“月儿,母后知道你们的用心,你是想逗母后开心,是吧!?真是个好皇儿!母后有你们在身边,心里已经很高兴了!如果要是有孙子的话,那就更……”

话还未说完,便直接被人打断了……云轩阳猛然摇头否认,心慌反握住皇后的手臂晃着,另一手指着云冷月,样子看似在撒娇,道:“母后,我是阳儿,阳儿……哥哥不是在你旁边吗?!”

皇后闻言转蓦一怔,疑惑地目光不断游移在他们之间,傻傻分不清谁是谁,一时接受不了,“怎么回事?!两个月儿……”

“咳咳……”云冷月轻咳了几声,对上皇后的明眸,坦然,“母后,他是弟弟阳儿……我才是月儿!”

“母后,千真万确!他是八皇子!”紫瑶淡笑回言。

“对啊母后,这就是我们送给你的惊喜!”落薰研颌首应道。

他们接二连三的迸言,无任何一丝玩笑成分……

皇后仍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太过害怕太过期待,结果等来的都是失望……或许他们的惊喜就是让她和阳儿见上一面……明天一觉醒来,什么都落空不存在了!

“母后什么都知道了,这是你们刻意找人来假扮阳儿的……是不是?只可惜阳儿都已经……你们都是好孩子,有这份心,母后就心满意足了!”

“你们是学神风易容,快点摘下你的面具吧!”皇后动手抚上他的脸颊,准备撕下他的人皮面具,她有这个想法,是因为那个曾经轰动一时的神风,凭着高超的易容术,变成别人的模样,所以很好奇,她又摸又找,又捏又扯,疑惑问道:“奇怪了,怎么找不那层皮?”

云轩阳无奈地挑着眉头,任她肆意乱动,他就是神风本人哪用得着学!笑道:“母后,我是阳儿,也是神风……”

“什么……阳儿?神风?”皇后听得糊里糊涂,不断地眨着眼睛,莫非他真的是……

蓦地,落可南不知不觉降落到他们旁边,正巧听到他们的对话。知晓皇后还不敢相信他就是八皇子……

“母后干妈,他的确是八皇子!”落可南转蓦一亮,拉起云轩阳的右手臂,撩开他的衣袖,“事实胜于雄辩,一看便知真与假!”

修长的手臂上,同样的位置,赫然的印着一个“阳”字……那是他出生时,她做的记号……

皇后明眸一怔,压制不住心中的汹涌澎湃,颤抖地手指点着那个记号,掺杂着五味情感的泪水瞬间濡湿了眼眶,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滑落在印字上。眨着眼颤道:“阳儿,真的是你……”

如若早点让她看到这个绝无仅有的记号,她也不必费心猜疑自己的儿子。

这是她收到最大的惊喜,她满怀愧疚,日思夜想的皇儿……难以置信如今完整地站在她的面前……

云轩阳重重地点着头,被皇后感染不受控制地落下泪水,扬起手指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母后别哭!阳儿这次回来,再也不会离开您了!”

“我的好皇儿……你没事,太好了!”皇后紧紧地抱住他,深怕一松开他就会化为乌有,再次离她而去,分别了多年,她无法宠他抱他,还亲眼看他被别人抱走……那时她的心如撕心裂肺般疼痛。充满罪恶感,悔恨不已。即使会夭折而死,也是自己辛苦怀胎十月的骨肉……

从这刻起,他再也不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云轩阳搭着她的肩头,将压抑多年的情感全部坦出,抿唇哽咽道:“母后,请原谅孩儿的不孝,是孩儿让你担心了!”

他知道皇后为了他,独自默默掉泪,为了他,经常深夜放水灯送他,不管他在天上何处,都要好好保重……这份亲情,他永生难忘!

皇后轻拍着他的后背,用心呵护感受他的真是存在,就算分开多年,也没有所谓陌生感,只有浓浓的母子之情,“不……是母后的错,眼睁睁看你被别人抱走,却做不了什么……让你流落在外,变成孤儿……”

“母后别自责,您也是身不由己,我并不怪您,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如果当初我没有被遗弃到宫外,也许我真的会夭折……就再也见不到您了!”云轩阳安慰道,道出了事实,他会出宫走一遭,这些都是命中注定该有的劫数……

遗弃?他的慰言无疑是对她的打击,当初她们只说是奉了太后的意旨,并没有告诉她会抱去哪里,未料想他会被无情的抛在寒冷的宫外,太后的心难道是贴铁做的,没有任何感情吗?他好歹是自己的亲孙子,就算她不顾他是皇后儿子,也要顾及他是皇子的身份……就因为那可恶的预言,而将他扔出宫外,自生自灭……生死由天……

但幸运的是,她的儿子竟然能逃脱夭折的命运,平安长大成人,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让她失而复得……

“太后太狠心了……”皇后呵斥骂道,恢复一脸正色,忍无可忍指责太后,“还好阳儿安然无恙,母后也懒得跟她计较,对了,是谁救了你?母后改天得去谢谢他!”

云轩阳微敛的澄眸,忽闪过一丝光亮,笑道:“一个逍遥尊者,我庆幸能遇到他,是他救了我抚养我,甚至教会我功夫,他等同于我的再生父母,他是神尊,我就是神风!”

“嘘!”皇后放开他,望了望四周,伸指作嘘提醒他,“阳儿小声点,别给外人听到,我在想,要是你父皇听到你是神风,不知该有多惊讶!呵呵……”

“皇帝老子也拿儿子没辙!哈哈哈!”落可南悠然笑道,没有半点忌讳。

“嘘!”皇后心情大好,沉颜舒展,被落可南无心的言语给逗乐了,“皇帝老子……你这孩子可别教坏我!”

落可南哈了口气,惬意悠哉地靠在假山边上,“切……是你自己要学的!我可没强迫你!”

“小南你……”皇后欲言又止,正巧被他说中。不再反驳便拉着云轩阳,“阳儿……母后的心肝宝贝,明天带你去见父皇,他一定很高兴,到时恢复你的身份,连太后都会傻眼,当初扔掉的孙儿,如今归来!”

“任凭母后做主!”云轩阳笑意轻扬,转身抱住旁边的落薰研。唤道:“研儿。我终于做到了……”

落薰研轻捶着他的胸膛,双颊绯红如樱花,嗔笑道:“我知道!先放开。母后在看着呢!”

“你们两个?”面对拥抱亲热的两人,皇后微怔的眸子略过一丝疑虑,“研儿,你不是和辰儿订婚了,怎么会和阳儿?”

他们两个成婚的消息已经颁告天下,现在又和阳儿在一起,到底怎么回事?

云轩阳紧紧地揽住落薰研,替她辩驳,“研儿和六哥之间是有原因的,她爱的是阳儿,儿臣会跟父皇说清楚,况且我们两个都已经是夫妻了……”

“坏蛋!”落薰研窘羞推开了云轩阳,勾上紫瑶的手臂,不再搭理他……

夫妻?!皇后眼前一亮,无暇理会他们间的缘由,反正她一样是媳妇。光想可以抱到孙子,不禁喜笑颜开,“好吧,明天叫皇上,帮你们调换下,问题应该不大!”话落,含笑抱住云轩阳。

“母后……我透不过气了!”云轩阳大力呼着气。

“儿子,再让母后抱一下!”皇后闭眼笑道。

蓦地,靠在旁边的落可南,扬手大声打了个响指,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三,二,一!”

顿时间,几道光点冲向天际,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彩,似热闹,似庆贺,打响了宁静的深宫。许多宫人皆望向天际,发出声声赞叹,只是没人知道,谁在快乐何事?

“阳儿,今晚你可得住在母后那!”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错嫁: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