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0章 爬上你的床

第390章 爬上你的床

皇后放开了云轩阳,轻抚上他的脸庞,“阳儿,你今晚可要住在母后那!”

是苍天有眼,才让他们母子相聚,相认……分别多年的思念之情,现今可以安心放下。不必再独自伤心掉泪!

作为母亲,她想更加了解儿子以前的种种事迹,给他无尽的关爱,来弥补这些年的亏欠……累

“不要,儿臣想和研儿住在一起!”云轩阳干笑拒绝,以后母子可以天天见面,不差这点时间……

但要和心爱之人分开,他一刻也可接受不了!他承认自己想尝甜头……

落薰研恶瞪了眼云轩阳,脸上的两抹红晕骤然加深,还好是在夜间,否则非尴尬死不可,“云轩阳,等下不许你回来,去陪母后!”

云轩阳走到她旁边,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宝贝,你生什么气啊!我是怕你独守空房!”

“你……”落薰研启言一窒,不再与他计较。男人都是无赖,尤其是旁边的家伙……

皇后面善和悦,小两口的甜蜜她都看在眼里,儿子连自己的幸福都找到了,她也无须在操心婚事,重点得担心她的宝贝金孙!现在又多了一件事,就是天天观察她们的肚子!!想到这,不禁失笑出声,“阳儿不必了,你还是和研儿好好享受夜晚!”

见状,紫瑶退到云冷月旁边,没有忽略到皇后眼底那抹狡黠的诡异,明白她转移目标,正准备向他们传教……不断干笑了几声,便凑近云冷月的耳畔,小声嘀咕了几句。两人相视一笑,独自乐开……闷

五彩缤纷的烟火闪遍整个天际,他们各个沉浸在喜悦当中,抬眸静望着盛开的火花,直到它全部燃尽。他们才分道扬镳各回寝宫……

云冷月揽着紫瑶安逸享受地走在林荫大道上,嘴角微勾起一抹俊逸的笑意,“娘子,明天我们要早起,你可不许在赖床!”

紫瑶淡淡颌首,冲他眨了眨美眸,犯困地哈了口气,“我知道,是集合去见皇上,放心吧!我要是起不来,你在把我扛出去!”

云冷月伸手点着她的额间,幽深的潭眸中溢满了宠溺,“小妖精,月现在就想快点把你扛回去!”

紫瑶微微侧首,扑哧一笑,“你呀!忍住!”清澈的泉眸不经意间瞄到了藏匿在大树后面的一抹粉衣女子。只一眼就清楚来人,连隐藏都会出错,这么晚还独自搞跟踪,也只有那个难缠做作的女人!

她暧昧地抱住云冷月,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眯着月亮般的笑意望他,“月……人家好想要你!!”

云冷月似读懂她眼底的含义,抱着她转个弯,两人正巧面对大树。温热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放大了声调,“瑶儿……我永远都是你的男人……任你随意处置!”

他刻意将她抵在后面的大树边,火热的大掌顺着衣领探进去,挑。逗她敏感的肌肤,淡敛的潭眸有意无意地睨着树后……

“舒服吗?宝贝?”

“呃嗯……月你坏透了……不来了啦!”

“刚才是谁说要我的!不许说不!”

“亲爱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免得被人看得眼红,等下你得负责帮我脱衣服洗澡,还要伺候我睡觉!知道吗?”

“都依你了!”

两人默契一笑,其乐融融。云冷月懒腰将她抱起,敏捷的一个身速便消失在树边……

待笑声消失后,躲在树后的宁兮柔,涨红了双颊,气得连连跺脚,“死女人,这么嚣张,连洗澡睡觉都要王爷伺候。真不要脸!”她扬手不悦拍打着树,“不行,我得把握时机爬上王爷的床!”

翌日早晨,使臣寝宫内

天才刚亮,鸟声啼鸣,太阳慢慢崭露头角。

皇后单独一个人趴在落薰研的寝门外等待,贼亮的目光企图顺着门缝想望清里面的状况!

她整夜未眠,满脑子徘徊相认的那一刻,害怕睡觉醒来一切都落空……结果天还未亮就蹑手蹑脚来此等待……

这时,落可南伸着懒腰,走在长廊上,日子重要所以特别早起,他揉着朦胧初醒的眼睛,忽然睨见一抹鬼鬼祟祟的人影,于是,他加快脚步走向她,恶作剧地点着她的后背……

皇后向后摆了摆手,含糊道:“一边玩去,别妨碍我偷看!”

“哦,原来你偷看的嗜好还没改掉啊,母后干妈!”落可南揶揄道,惬意地倚在柱子上。

皇后闻言,立即转过头来,为自己辩驳,“瞎说!我是来等阳儿的!”

等人等到趴在门板上偷看,会做这种事的也只有皇后!

“看来你很早就来了!”落可南勾唇笑道。

“是……呃不,刚来不久!”皇后急忙改口,碍于面子才否认。继续趴着观察里面……

过了一会儿之后,云冷月和紫瑶慢步走来,脚步倏然停止……

紫瑶无奈地挑着眉头,幽幽笑道:“月,你母后以前肯定这样偷看我们的!”

云冷月扬指点着鼻尖,“大概!母后的个性你知道的!”他牵着她走向前。刻意齐唤:“母后!你在干嘛!”

“月儿,原来是你们啊!”皇后心虚地转过身,后背贴近了门板。

岂料这时,后面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