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1章 最想念的人!

第391章 最想念的人!

岂料这时,后面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啊……”皇后重心不稳地向后倾了下去。

“母后!”他们担忧齐唤。

云轩阳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手臂,将她稳住身形,这才免遭倒地之痛。

昨晚累坏研儿,现在还躺在熟睡当中,自己迷迷糊糊听到门外有细微的说话声,朦胧下床套件衣服,出来瞧个究竟,未想到皇后竟趴在门外。还好他反应够快,不然非得摔个半死!

“阳儿,幸好有你在!母后没事了!”皇后笑意温和,俨然没有被摔着的恐慌。尤其是见到自己的孩子,心情倏然更加愉悦!她轻拍着脸蛋,来证实这一切都不是梦!

“母后,你要小心点!”云轩阳揉着半睁的双眼,随意环视周围一圈,“天还早着呢,你们怎么都来了?!”

“咳咳!穿好你的衣服!”紫瑶刻意提醒他。

白色的衣裳大敞,露出了麦色健硕的肌肤,上面种了好几颗草莓,慵懒散漫的姿势,男人味道十足,倘若让那个难缠的郡主看到,很难保证会将他当成月。

一想到上次那样放肆花痴地看着月咽口水,咬嘴唇!甚至脱衣服想诱。惑他!比她还要大胆直接!还想赤。裸。裸地袒露自己!好歹他们相恋时,顶多就是亲吻……再不然就是睡在一起,什么事也不发生!闷

沉思之际,她精细的眸光四处打量下,看看她有没有偷溜进来!

云轩阳闻言,无奈地挠着脑袋,不紧不慢地掩住胸膛,转身准备走进去……

见状,皇后眼底一抹狡黠的笑意忽划而过,问:“阳儿,研儿呢?母后进去看看!”迈步正想跟住他的步伐。看看里面的状况!

“不行!研儿还在睡觉!”云轩阳拒绝道,颀长的身姿挡在她的面前,制止她前行的脚步,他的女人没穿衣服,绝对不能让母后看到,否则女人知道了,铁定一段时间不理他!“儿臣去叫醒她,您稍等片刻!”说完,迅速关上门……

“呃,这孩子,有什么好害羞的!”皇后含笑抱怨。

蓦地,他们一群人静默等待中……

早晨的太阳东升,明媚的阳光柔和地照耀大地。

绽开的百花上滴满了晶莹剔透的露珠,散发着清幽的香气,弥漫整条林荫大道……

他们闻嗅着清早的味道,一路上闲逸畅聊,欢笑声不断。这份属于他们的快乐,给满园的春色平添了许多生趣!

经过此路的宫女太监时不时望着他们,待看到后面的男子时,皆是一阵诧异愕然。谁也搞不清楚状况……更有人觉得是见鬼了!

御书房,皇上很早在此批阅奏折。

经过通传,他们全部入内,故意将云轩阳藏了起来!恭谨行礼。

“参见皇上!”

“参见父皇!”

皇后面善和悦,带着几分神秘感,站到皇上的旁边。

皇上停放下手中的御笔,严眸舒展扫了他们一眼,最后停留在皇后身上,“皇后,你们一大早来找朕,是不是有何事?”

皇后眨着笑盈盈地双眼,故意卖关子,“当然,我们带来了一个人,是皇上思念想见的人,有关于臣妾,有关于那些孩子!”

当年失去爱子,皇上也是心疼不已,身为帝王的他,威严的表面不露声色,心里却十分难受……甚至在梦中连连叫唤皇儿的名字……他对他有愧,作为他的枕边发妻,又岂会不知他的伤心……

“朕很想念的人?!”皇上微敛起黑眸,双手搭着御桌,思量皇后放过的话,能让他念念不忘的除了当年夭折的皇儿,这是他今生无法越过的障碍,经历了那么多年,始终无法令他忘怀。

他依稀记得那个热闹的延凤宫,皇儿哇哇的哭声响遍了整个寝宫,这些至今还历历在目,当皇后产下双儿时,他无法诠释那时的喜悦,可爱的孩儿躺在**相互勾着彼此间的小手指,晃动玩耍……

他们两人各抱一个,到处哄着散步,那段日子是他做皇帝以来最满足的时光,直到他的小皇儿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指,昏厥在他的怀中,后来经太一诊断会夭折,身为父亲他的心,疼痛不舍得快要崩溃,但作为皇上他不能袒露太多的情感……后来被太后命人抱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过完他的余生……

他连皇儿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成就了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和牵挂……

然而除了这个皇儿,他绞尽脑汁仍想不到有谁能让他思念!?

皇上恢复正色,将哀伤之意藏入眼底,略带探究的目光望着紫瑶,问:“郡主,朕猜不出来,你说给朕听听!”

紫瑶清澈的泉眸,溢满柔柔地笑意,故意打趣道:“皇上我们这次可是立了大功,您可得奖赏我们!不许惩罚任何人!”

皇上为人谦和,自己从来未曾忌惮过他,她并非向那些朝中大臣胆小怕事。就算是皇帝,讨价还价照谈不误!

皇上饶有兴致地握住双手,每当看到紫瑶心情都会舒展好转,欣赏她的直言不讳,有勇有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连太后亲娘都敢顶撞,这都注定她并非寻常之人!“那好,你们说吧!”

“现在神风已经在我们手中了!”紫瑶回以淡笑。既然要认儿子,当然得给皇帝老子讲出他以前的身份,万一老狐狸趁机向他抖出来,到时事情就不好解决!

“当真是神风?带过来给朕看看!”皇上面色严肃,对此人深感好奇。

他易容盗取宝物,朝臣连连上奏,当初为了抓他,可谓是煞费苦心,结果连影都没摸到!他为此烦恼了很久。如今落在他们手中。替他省了不少心。

话音刚落,一抹雅致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参见皇上!”云轩阳恭谨行礼。站到云冷月的旁边。

“你就是神风?”皇上眸色一怔,诧异的目光打量着前方的男子,极为相似的面容,两人站在一起,除了衣裳不同,不然根本分不出谁是谁!他的易容术比传闻中的还要高超!

与他面对面直视,他澄然的双眸闪动着晶莹光亮,似熟悉,似喜悦,似温馨……他本以为神风浑身带着狡诈,没想到却是洒脱清贵之人,为何第一次见面,就感觉他们认识很久了?!情绪仿佛受到他感化,褪去了所有威严,换成另外一个角度看他,直觉告诉他,他们曾经短暂认识过……

“你告诉朕,为何要易容成皇儿的样子?”

云轩阳坦然对视他,即使是高高在上皇帝父亲,也无任何一丝怯意,“我并非易容,这是神风的真正面目!”

“那你是……”皇上足足愣怔了一分钟,皇后刚才说过的话不断地徘徊在他的脑中,如若这是他的本尊,那不就是他的皇儿?

但当年太医曾说过他难逃夭折的命运,太后也告诉过他,已经往生了,又怎么会死里逃生?

紫瑶半敛起眸子,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扬手指着云轩阳,“他就是八皇子,皇上的亲儿!云轩阳!”

“对啊,皇上,他是阳儿!”皇后笑着迸言。

皇上心猛然一震,他们带来的这个消息,令他震惊不止,适才明白紫瑶所说的大功,指的是找到他的皇儿。虽然有很多未解开的疑虑,但是他足以肯定他就是当年可怜的皇儿……可是他怎会变成神风?!这其中定有什么缘由?

现在不急于了解这些,重点是他的儿子归来就好,耳闻神风只盗宝不伤人,不知儿子的人格如何?唯有试探便知!

“纵使你是朕的皇儿,亦是盗物的神风,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可知道?!”皇上威吓道,帝王的架势十足。

云轩阳轻轻颌首,被父亲惩罚,也没有半句怨言,再说他的确是有错在先,“儿臣知罪!任父皇严惩!”

皇上眉头紧皱,平静无波的眸子瞬间变得严厉,刻意拔高了音调,“依照律例,重则贬为平民,轻则五十打板!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