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2章 接受册封,八皇归来!

第392章 接受册封,八皇归来!

皇上眉头紧皱,平静无波的眸子瞬间变得严厉,刻意拔高了音调,“依照律例,重则贬为平民,轻则五十打板!你愿意吗?”

此言一出,云轩阳还来不及答话,便被干着急的皇后给打断。

“皇上,臣妾不准你这么做!”累

“他是我失踪多年的心肝宝贝,倘若你要处罚他,我宁愿替他承受!”

“要是乱惩治你儿子,当心变成昏君!”

皇后心慌焦虑地攥晃着皇上的手臂,头一次抛开所有的礼数,竭尽全力为儿子开脱!一句昏君让在旁边的公公冷汗直冒,抖擞了好几下,担心皇上会龙颜大怒……

“皇后,够了!”皇上沉沉启言,刻意冷喝:“你爱子心切,朕明白!但朕身为皇帝,向来君无戏言!赏罚分明!”

然下面的一群人,各个面色波澜不惊,甚至悠闲看待这幕,没有任何一丝紧张的情绪。

皇帝的惯用招数,每次都会借机恐吓他们,自然而然他们也都习惯了!根本无心畏惧他!如果换做是太后,那就另当别论了!

紫瑶转眸望着满目焦慌的皇后,冲她眨了眨眼提醒道:“母后,皇上确实是君无戏言,刚刚还答应我们只准谈奖,不准谈处罚,您忘记啦?”

当然,他们私下早就料想事情并非简单通过,所以刚才特意提醒,让皇上亲口答应,况且君无戏言,皇上得为说出的话负责!闷

皇后点点头,眼睛一亮,明白紫瑶的意思,接着迸言:“对啊,皇上可不能失信,不然就是昏君!昏君!大昏君!”

说她偏心也好,反正她保定儿子,不怕死骂皇上,如果他要将她治罪早拉出去了,何必等到现在!

皇上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故作一脸盛怒,紧蹙的眉间散发阵阵威严,原来一开始就掉进他们的陷阱里面。连皇后也跟着瞎起哄,不顾及他颜面,次次说他昏君!要是不搬点面子回来,不甘心也不罢休!

“皇后,你的礼数哪去了?切勿口无遮拦,要做如何决定?朕自有主张!”皇上低喝道。继而转首望向云轩阳,“皇儿,朕要你回答!”

皇后闻言,不满地嘀咕了几句,这才退后几步站到旁边,她就不相信皇上会罚儿子!

“儿臣愿意承担!”云轩阳言笑以对,保持沉稳淡定,眼底闪过一丝自信……

“好!果然不愧是朕的好皇儿!”皇上龙颜大悦道,对分别多年的皇儿甚感满意,敢作敢为才是他的好儿子,他比他想像中的还要懂事!“朕是说过君无戏言,但是此事非同小可……”

紫瑶柳眉轻挑,眸内划过一丝精光,淡言:“不是还有将功补过!八皇子,当初多次解救臣女!这算是一功!”

“言之有理!”皇上稍稍一怔,正如她所说,错失威望朝臣可谓是一个损失,特别是像她这个特例郡主,错过了就再也没有第二个特例!

“皇上,还有采花贼那个案子,多亏他我们才能顺利破案!”落薰研如实道出。

皇上慵懒地靠在檀椅上,眸光左右游移来回于他们之间,严肃威吓的面容舒展,嘴角笑意轻扬,“听你们这样讲,朕不但不能处罚皇儿,还得予以奖赏是吗?!”

皇帝的面子注定搬不回,输给了这些怪物孩子!不过也好,他见到了当年奄奄一息的皇儿。他的心愿已了!

“皇上英明!正是如此!”紫瑶颌首应道,唇角洋溢着一抹得逞的笑意。

“也罢!”皇上缓缓站起身,双手环放于背后,朝他们走来。“皇儿,让父皇好好看看你!”

这刻,他不是一个万人敬仰的九五之尊,而是一个普通思念儿子的父亲。

父子两面对面站着,四眸相对,传递彼此间失落已久的父子之情。

“父皇……”云轩阳低唤道,梦寐以求的父母如今就在他眼前,终于完全告别了孤儿的身份,心汹涌澎湃的跳动。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一家团聚,此时,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诠释他心中那份喜悦与激动……

皇上拍着云轩阳的肩膀,深邃的黑眸中略过一丝诧然,问:“皇儿,你是如何死里逃生的?太后明明说你已经……”

这时,皇后憋着一股怒气,三两步凑到皇上旁边,缓了口气道:“皇上你不知道太后有狠心,竟然将我的阳儿遗弃宫外,打算让他自生自灭!”

“什么!”皇上有些惊讶,复杂的目光饱含浓浓地愧疚,原来太后瞒着他们,将似为不祥的皇儿丢到宫外,心里纵然有气,断不可能向太后发泄,“太后年纪大了,朕也不想追究,过去的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吧!”

“儿臣知道!”云轩阳重重地点着头。

皇上腰杆挺直,半眯着眸子,和悦笑道:“朕现在就恢复你的身份,册封为八皇子!赐寝宫轩凌殿,让你们兄弟俩可以经常见面!而宫外另赐座王府!”

两个宫殿一左一右,装扮一样,相当于邻居!当初为他们兄弟俩准备的,只可惜空了一殿,但现在总算填满了,他们相聚方便也热闹!

“谢父皇恩典,儿臣还有一事相求!”云轩阳恭谨行礼叩谢圣恩,牵起落薰研的柔荑,“父皇,请您做主,将六哥和儿臣调换,让儿臣迎娶公主!”

“这又怎么回事?”皇上有些不解,不了解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当初公主同意与老六联姻,很早已经昭告天下,如今怎么跟老八在一起?“辰儿同意吗?”

“皇上,他们两情相悦,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不换也得换!”皇后抢言替他们回答。

云轩阳澄然的双眸皆是肯定,无一丝玩笑存在,保证道:“六哥与研儿本无心,父皇不必担心!”

皇上眉峰轻皱,也不多做思考,对于儿子的请求自己无法拒绝,虽说君无戏言,但破例一次也无妨!“既然如此,准奏!来人,拟圣旨,即刻颁告天下!”

“今天是个好日子,你们一同留下来陪朕用午膳!如何?”

“好啊!”他们异口同声道,

霎时间,御书房内呈现一片笑意融融的景象……

公公侍卫的办事效率高,皇上金口一开,不到正午时分,颁告了京城的所有皇榜,传遍了皇宫内外,人人皆在议论这个失踪已久的八皇子……还有如何替换了六皇子成联姻人,与公主成婚……

顿时间宫里的人,传闻他和七皇子长相相似。无论是谁,都想亲眼目睹八皇子的面容……

正午十分已过,他们陪皇上用完午膳,一家人畅聊甚欢,良久,皇上才继续埋头于奏折中。

而他们则继续陪皇后散步,顺便吩咐宫女太监,整理新的寝宫,将使臣宫殿的衣物贡品连带所有人,都往轩凌殿内搬。

今晚就要入住属于他们的地带,和哥哥邻居,每晚几乎都可以相聚!不必大老远跑来跑去!

落可南轻睨了眼他们,无奈地纵着肩头,“一个人住太寂寞!我以后跟你们混了,我要和小月月住,还是和小阳阳住?”

“你这孩子,就干脆两边都准备房间,一人住一天喽!”皇后含笑提议。

“有道理!就这么办!”落可南打了个响指。往后的日子不热闹起来都难!!到时两边随意跑,商量要事也方便。

他们走了一段路程,忽然望到一个玄衣男子坐在茶园正品尝茗茶。

茗茶香气飘香,随风扑鼻而来,溢满了满园的茶气……

皇后面色温婉,心情愈发愉悦,笑意不改,“想不到太子,有这等雅兴来此品茶茗茶!”

落黎昕优雅站起,颀长的雅姿蓦然转过,带看待前面的一群人时,狭长的凤眸中划过一丝极大的怔仲,方才的传闻他多多少少有听到,本以为他会撑不住,所以才会跟他们相认,未料想不到竟完整的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