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3章 远在天边,尽在眼前

第393章 远在天边,尽在眼前

落黎昕优雅站起,颀长的雅姿蓦然转过,待看到前面的一群人时,狭长的凤眸中划过一丝极大的怔仲,方才的传闻他多多少少有听到,本以为他会撑不住,所以才会跟他们相认,未料想不到竟完整的站在这里。

他中的是世间上稀有的绝毒,珍贵的解药就在自己的手中,纵使皇妹医术在高明,也不可能在一天之类清除毒素……除了服食了解药,不然速度不会如此之快……累

难得此次估量有错,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到底是哪位神圣慷慨赠珍药,替他度过危难?

本想拿八皇子先行下手,改变那个命中注定的预言,但实际行动证明他并非短命之人……还有贵人暗中相助……

游戏既以开始,就要继续下去,小小一次失败,绝不能改变他的初衷,除非他自己主动放弃……

落黎昕端正神色,将那丝怔仲迅速隐藏在眼底,玄雅的风姿贵气十足,嘴角微勾:“听说茶园是皇宫内色香味最齐全的地方,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如此茗茶不品尝一番,有枉此生!”

“太子见笑了!”皇后含笑应道。满目难掩喜悦之色。

重得爱子,归还属于他的身份,她的皇儿们各有所爱,如今最希望的是一家和乐,儿孙满堂,相信这个愿望,不久便会实现!

落黎昕半敛的黑眸似笑非笑,感受到周围环绕着一股喜悦的气氛,淡扫了眼他们,“想必你就是八皇子了!你能归来真是奇迹!”

就算两兄弟站在一起,他还是一眼就足矣分辨得出哪个是师弟,毕竟他们曾经相处过好多年……

云轩阳拧紧了袖下的双拳,碍于皇后在场不好发飙。几天前找他算总账,却大意误入他的陷阱,差点中毒身亡……正常人都会对他充满敌意,恨之入骨,即使他是他曾经敬爱的师兄……咬字迸言:“幸会幸会!我能回来,太子你很惊讶吧!”

落黎昕抬眼直视他,不曾逃避过他的目光,知晓他言语客气但挑衅的意味颇明,“确实!八皇子命不该绝!”

两方敌对,冷俛的目光相互流窜,似要摩擦出电光火石般。

皇后看得一阵莫名,从他们的言行互动,让人感觉仿佛已经认识很久了?

然,旁边的那些孩子,也是如此看待这个太子,然不成他们之间发生了事情?

“你们怎么了?”

“没事!”他们齐应道。

落可南伸手搭着云轩阳的肩膀,冷睨了眼他,挑衅道:“我说皇兄,你真爱开玩笑!八皇子自有贵人相助,当然能逢凶化吉!不像某只狐狸奸诈狡猾,处处算计结果弄得一场空!”他笑了笑,继而转首左右望,“我说的对吗?小月月,小阳阳!”

“言之有理!”他们相视一笑,只是那笑很冷!

皇后四处张望,寻找他口中的狡猾狐狸,不解皇宫何时养了这种极致危险的动物。“小南,狐狸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

“远在天边,尽在眼前!”落可南有意无意地提醒。扬指不断地晃动。

皇后闻言,被兴奋冲昏头的她,压根不太理会他衅言,环顾了周围一圈,仍然看不出个究竟。于是,伸手点着落可南的脑袋,嗔骂道:“坏孩子,你敢骗我!”

“切!是你自己笨!”落可南反驳道,精锐的眸光与他的俛眸想撞到一块,嘴角浅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等卿儿来了,看她怎么收拾你!!”皇后狡黠笑道,

落可南对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故意保持沉默,不再理会她……

落黎昕冷凝的黑眸中忽闪过一丝戏谑的精芒,懒懒启言:“是何贵人?可否告知,我倒想见识见识!”

能过帮助他的,定是个神秘的人物。心里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人或许他认识……

“无可奉告!”云轩阳冷漠回绝,坚决不把真红抖出来,只是狐狸做梦也想不到,以前爱恋的女子会赶来赠药,甚至要他小心提防老狐狸……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就算他在如何高明,也料想不到这个贵人!

“是么?”落黎昕淡淡一笑,狡俛的目光打量了眼前的一群人,最后停留在她们身上,“你们可有雅兴,一同赏花品茶?”

紫瑶眼角抽蓄了下,忆起上次被他熊抱的那幕,妹妹被他强吻的那刻,就浑身不悦发毛,傲然笑道:“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有千金重,太子你请不动!”

落薰研点了点头,“皇兄,告辞!”

皇后还处于莫名其妙的状态,还未恍过神来,便被他们带离了茶园……

望着他们渐渐远处的背影,落黎昕握紧了双拳,俊美无涛的面容稍显狰狞,“八皇子……是我失算动不了你,或许我得转移下个目标,七皇子……”

话音刚落,一抹暗影突然闪到到他面前,“殿下有何吩咐?”

“当一个男人背叛了心爱的女子,你说那个女子会如何?”落黎昕冷俛启言。

“属下愚钝!要如何做,还请殿下指示!”暗衣男子恭谨问道。向他靠近一步。

落黎昕优雅地凑近他的耳边,小声慢条斯理地细说交代……

“您放心,属下定会安排,然后见机行事!”暗衣男子抱拳行礼,瞬间消失在他眼前。

就算在怎样要强的女子,终究看破过不了情关,若是心爱的男子背叛她,定会离他而去??

清思宫

外面传言四起,除了太后寂静的禁宫之外,几乎漫遍整个皇宫。

正殿内,轻纱遮掩,太后安逸地躺在金榻上,享受午睡的时光……

这时,一名老年近身侍婢匆匆忙跑了进来,缓了口气道:“太后……奴婢有事禀告!”

听闻,旁边的宫女会意地撩起了轻纱。太后稍稍睁开双眼,翻然起身端坐在床榻上。“麻姑,何事如此惊慌!”低冷的声线略带沉沉的斥责,最不喜欢别人打扰她的午睡!

她们做了几十年的主仆,她更是太后的心腹,什么事都知道!

麻姑顾不得行礼,连忙走到踏前扶起太后,颤道:“太后,八皇子回来了!”

太后怔了怔,对她的话很不能理解,好好的日子为何非要提起那个夭折死掉的孙子?多不吉利!“麻姑,你见鬼了?你看你脸那么苍白!哀家那个孙子不很很早就死了!”

她是老了,但仍然记得那个风雪年夜,她命奶娘从皇后手里抱走孙儿,她们是最后见过也是最后抱过他的人,那时他已经没了哭声,只能哀苦地睁开眼睛看她,纵然有不舍和不忍,她还是命令麻姑将他扔出宫外。这应验他会夭折的命运,为了后宫不被晦气所感染……她唯有狠心将他抛弃!

麻姑猛地摇头,还未从惊吓当中回神,抚着胸口回道:“不是,奴婢亲眼看见的,八皇子真的回来了,皇上早上已经册封颁告天下了!”

兴许是心虚,以前被她扔掉的孩子,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自然而然会被吓到。

自从那次扔掉他后,有好几个夜晚都无法入眠,做梦都梦到那个孩子回来向她讨命。真是吓煞她也……

太后锐利如刃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可能!不是说夭折了!而且当初扔掉他的人,只有你我知道,怎么会平白无故多了个八皇子,莫非他是个冒牌货!”

“他是如何归来的,奴婢是不清楚,但奴婢敢担保他不是冒牌货,因为他跟七皇子长得一样!奴婢差点认不出来!”麻姑辩驳道。

“依你这样说,就是当时的孙儿没死,被人救了!?”太后怔然反问。很是好奇。

“可能是苍天有眼,他才会没事!”麻姑深深叹息,想当初亲手扔掉他,她也觉得很愧疚。因为他还只是个小婴儿……

太后一愣,深思熟虑了一番,便道:“传哀家意旨,让他们兄弟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