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4章 你娶我好吗?

第394章 你娶我好吗?

太后一愣,深思熟虑了一番,便道:“传哀家意旨,让他们兄弟俩过来……”心里倒有几分想见见这个当初被她丢弃的孙儿,是否像麻姑说的那样,让人分不出来他们兄弟俩……

如今最疑惑的是,当时即将夭折的孩儿,如何能够摆脱死亡的命运……累

这似乎是个奇迹,命中注定他得经历这个劫数,最终遇到神一般的贵人,来改变他的命运……

“太后稍等,奴婢这就去请他们!”麻姑恭谨行礼,转身向外走去……

一段时间以后……他们正在赶来的路途中……

皇后本不想让他们来,甚至亲自阻止,心里对太后还存在愤怒,儿子要死了,她就狠心将他遗弃,而且还不让他们知道真实情况,现在儿子回来,就想认回孙子……在她认为脸皮很厚!

但听孩子们劝解,碍于太后的意旨不能违背,不想皇后因此得罪她,所以两人并肩前往!

清思宫内,太后贵气端坐在檀椅上等待。忽然间感到莫名压抑,神色不安地向外望,似在期待他们的到来……

顷刻间,两抹雅致清贵的身影步入殿内,朝殿中走来,一同恭谨行礼。

“孙儿臣参见皇祖母!”

太后心虚的目光紧锁眼前的男子,有了一刻的愣怔,心蓦然猛跳了下,她狠辣果决,不曾有过这种自愧心里。他们除了衣裳佩饰不同之外,其余差不了多少,不愧是孪生兄弟。这下她相信了……就连她也分不出谁是谁?!闷

“免礼,阳儿抬起让哀家看看!”

“谢皇祖母!”他们应道,同时抬起头来。

太后握着椅把,缓缓起身走向他们。视线一直定格在他们身上。硬要看个所以然来,“阳儿?!”

他们被太后锐利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自然。即使她年纪大了,可她与生俱来的威仪尚还存在,如若换成一般妃嫔,不被盯得手脚发软才怪!

“皇祖母找阳儿何事?”云轩阳淡淡启言。面色保持沉稳淡定。

太后闻言,站到云轩阳面前,眉头轻皱带着几分歉意回道:“阳儿,当初哀家将你遗弃到宫外,是有苦衷的,你会恨哀家吗?”

“孙儿臣不敢,也不恨!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您不必放在心上!”云轩阳摇头坦言。

他们之间谈不上恨,抱怨倒有点!不过,倘若她没有将他遗弃,说不定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也不会遇到神尊,他也不是神风了……更不会遇到他们……还有他此生至爱……归根到底勉强算是得感谢她!

“好孙儿,还好你懂事能谅解哀家,现在哀家终于放心了!”太后浅扬薄笑,心里挺喜欢这个懂事的孙儿。“你们坐着,陪哀家聊会!”

听闻,他们纷纷落坐,同太后闲聊了几句。

太后唇角轻扬,深沉的眸光扫向他们,挑着手上的金指套,道:“阳儿刚刚册封,心里有合适的王妃人选吗?不如哀家帮你找个如何?!”

唯有亲自挑选,才能配个满意的孙媳,自己看着也顺眼!

云轩阳稍稍愣怔,即刻恍过神来,知道太后正在打他的主意,幸好他们早就办妥一切。“多谢皇祖母的好意,您大概还不知道,孙儿臣的王妃正是公主,且父皇已经准奏了!!”

公主?!那个和郡主相似的女子,个性定是和她差不多,她不是和老六联姻了,怎么会换成他了?这下好了,两个孙媳妇都是桀骜的女子,她贵为邻国公主断不可能拆散,否则会破坏邦交。而郡主就难说了……

太后一怔,即使纵有再多的疑虑,也不好过问,“原来如此,看来哀家是多此一举了!”

云轩阳和云冷月相视一望,相互传递眼神中的言语,身处是非禁宫之地,还是早点离开为妙。否则太后又会跟他们做思想教育!

“皇祖母,天色不早了,孙儿臣还有事,先行告退了!”他们起身行礼,准备撤退……

“月儿留下,可否看在哀家的面子上,去见兮柔一面!”太后忽然唤道,既然孙儿自己来了,就有时间将他们凑到一块。

云冷月幽深的潭眸淡敛,轻轻颌首,“那好!”她多次的纠缠,不禁让人生厌,不如一次性跟她说清楚,免得再来骚扰!

“哥……这样好吗?”云轩阳蹙眉问道。就知道太后不怀好意……

云冷月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没事,你先回去,叫瑶儿别担心!”

云轩阳重重地点着头,转身走了出去,稍显沉思了下,又觉得不妥。纵身跃起踏着轻功,“天快黑了,这下有得玩了,还是赶紧把小瑶叫来,对付那个女人!”

天色渐暗,宁静的夜空中布满了点点繁星,一轮明月当空照。

倏然,一个黑色的人影自由穿梭在清思宫内。

宁兮柔的寝门大敞,可以清楚地看清坐在里边的两人……

这时,远处的一个宫女端着一壶茗茶正朝寝宫的方向走来,那人轻轻跃下,挡住了她的去路!

“呀……你是谁!”宫女惊吓叫道。

那人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巴,沉冷道:“不许大声说话!否则我杀了你!听懂了没有!”

宫女浑身颤抖,手中的茶壶险些掉到地上,“唔……懂……”

话落,他扬手滑至腰间,拿出了一包药散,将它摊开倒入茶壶中,道:“你放心这不是毒药,只是令他们销魂催情的药散,等下你就端进去!”

“可是……”宫女欲言又止。

“难道你连太后的命令都敢违抗?”那人恐吓道。故意搬出太后。

宫女摇着头,脸色瞬间发白。“不敢,奴婢这就去!”说完,连忙端着它加快了脚步。

寝宫内

宁兮柔眨着眼睛睨望着对面的云冷月,很享受这种两个人独处的时光,可以静静毫不避讳地看着他,只觉得好像永远看不够。

“王爷,你的眼睛好迷人,好像一个人……兮柔好喜欢……”

云冷月清寂的眸子,撒上一层极冷的淡漠,她再怎样娇美动人,他仍然无动于衷,不受她的诱惑。甚至对她的言行感到厌恶,冷漠道:“兮柔郡主,我不管你是因为太后的懿旨,还是别有目的,请你别在纠缠我们!”

宁兮柔双手搭着桌子,极力隐藏心内的那丝不悦,娇媚道:“来不及了,王爷你俊美无双,且待人温柔体贴,兮柔很喜欢你!也好想嫁给你!!”

尤其是上次浴池撞见的那幕,他那健硕挺拔的身姿,男人味道十足,让人流连忘返,一直幻想成为他的女人,享尽他的宠溺柔情与爱抚!

云冷月淡扫了眼她,冷漠回绝:“我不喜欢你,我只会娶参朝郡主若紫瑶,而不是你!”

“又是那个女人,太后希望你娶的是我!”宁兮柔气得站起身来,走到云冷月旁边,一把握住他的手臂,“王爷,兮柔一点也不比她差,那女人能满足你的,我同样也可以!今天就留在我这里好不?!让我好好伺候你!”

云冷月俊眉轻皱,女人的碰触让他稍感厌恶,无情地甩开她的手,“你错了,你根本比不上瑶儿。因为我只爱她一个!”

“你……”宁兮柔狼狈地站在一边,在她认为男人都是一个性子,见着了光着身子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动容的!

顿时间,周围的气氛变得愈来愈尴尬……两人缄默了一阵……

蓦地,一个宫女端着一壶茗茶走进来。将它放到桌上,分别装入茶杯中,分别端给他们。

“王爷,郡主请趁热喝茶!这可是刚从茶园端来的!”

“好香啊……我尝尝……”宁兮柔闻嗅着茶香,忍不住端杯低吟,“嗯,果然是好茶,王爷你试试看!”

见状,云冷月勉为其难地拿起茶水,慢慢低吟。确实和上次茶园品尝的茗茶一样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