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5章 欲.火.焚.身,褪尽你的衣裳

第395章 欲 火 焚 身,褪尽你的衣裳

见状,云冷月勉为其难地拿起茶水,慢慢低吟。确实和上次茶园品尝的茗茶一样美味。

清醇的茶香扑鼻,缕缕香气弥漫着满屋……他不禁想起了那次糟糕的品茶风情,居然给一只狗给破坏了。倏然,唇角不经意扬起了一抹淡雅的笑意……累

宁兮柔痴迷地望着他,品茶的动作一停,呆愣地握在手中好一会儿……

他俊逸飘然,只一笑,就足以勾去她的三魂七魄……他雅致品茶,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极致性的诱。惑……

他好迷人,好清贵,她控制不住沉沦了……

如果自己能够早点遇上他,说不定他会很快爱上她,会属于她兮柔的男人,而不是那个嚣张的郡主……

见此,宫女小心翼翼地来回望着他们,自己完成好任务,便转身退出寝宫,迈起步伐匆匆离开了……

宫墙上的暗衣人,清清楚楚地看到这幕,所料不错的话,两人不久便会**,相互缠绵到**……

就算是在痴情的男人,在按耐不住体内的欲。火的情况下,也会抛掉所有理智思考,把持不住要了那女人……

如今要做的是,把郡主带来于此,当她看到所爱之人,背叛她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后果可想而知……

大功告成之后,也好向殿下交代……稍显思量了下,踏起轻功瞬间消失在清思宫中……闷

寝宫内

云冷月放下茶杯,猛然站起身来,道:“我要说的,刚才已经说清楚了!你好自为之,我走了!”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瑶儿说的对,此女难缠脸皮厚,自己多说无益,到头来还是一样想黏上你!然而自己白来了……

这次肯单独见她,完全是因为太后的请求,作为孙儿不得拒绝,但只此一次。

宁兮柔连忙挡住他的去路,双手摊开丝毫不让,娇丽的面容上,闪现了楚楚可怜的姿态,是人都会被蛊惑动容。“王爷,不要走好吗?”

今晚,她留定他了!待他享尽她的柔情,或许就会知道,她并不输于若紫瑶……

“让开!否则别怪我动手!”云冷月冷喝道。眼底略过一丝烦躁与厌恶。

天色渐暗,他的瑶儿还在等他回去,现在一刻也不想与她独处,他可不想他的女人误会!

宁兮柔不受他的恐吓,坚决不闪开,只觉他连生气的时候都很好看!够男人!

“不要,我还有好多心里话,没跟你说呢!”

云冷月俊容一沉,浑身隐隐散发着怒气,正要动手甩开她之际,却忽感一股莫名的燥热从丹田处油然而生,熊熊烈火正逐渐向全身扩散,掩藏在深底的渴望撩然,迫切地需要一个女人……

烈火焚烧的滋味难受,他热得浑身发烫,额鬓的汗水直冒。他勉强退后几步,倒坐在椅子上,微垂的眸子望着桌上的茶水,冷道:“真卑鄙,你居然在茶里下药!”

枉他喜欢这茗茶,未料到会中了她的诡计……

身体的自然反应想得到索求降火,但他极力忍耐,不想因此而碰她。更不想对不起瑶儿!

“我没有……”宁兮柔辩驳道,一时间热得涨红了双颊,哪知道茶里会被人下药,况且她也喝了。她忍不住摸索自己的肌肤,发出暧昧的嘀喃,“呃嗯……我好热啊……王爷……”

云冷月咬紧了薄唇,厌恶地扫了眼她,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清楚茶里被加料,也毫无预警地喝了那杯茶。低骂:“可恶……”支起身子想快点离开此地,不然深怕自己控制不住……

伸手搭着桌子,大跨一步,颤抖的身体有欲要爆发的意向,此时才发现自己寸步难行……

宁兮柔抓扯自己的衣裳,暴露了大片雪白的肌肤,踉跄朝云冷月靠近,趁他不注意直接黏到他的身上,“王爷……快点救我……我好像要你……”

“你走开!”云冷月毫不留情将她推到在地。尽量保持清醒,独自承受欲。火的煎熬,“瑶儿……”

“你需要我对不对……我来帮你解火……”宁兮柔缓缓站起身来,意乱情迷地望着他,双眼恍惚迷离,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急切想和男人共度鱼水交融……

蓦地,双手游移至腰间,索性当着云冷月的面,神情娇媚诱。人,没有任何羞涩地扯下腰系。霎时间,衣裳慢慢掉落在地上,身上仅剩肚兜罗裙蔽体……但体内的热量仍持续上升……身子再度扑向了他。“你好好看我……摸摸我……”

云冷月拧紧了拳头,发泄全身的欲。火,顿时掌心多了几个深沉的指甲印。退后躲过了她的熊抱,一股燥热再度上升,他痛苦得闭了下眼睛。“瑶儿……”

这是他的精神支柱,每唤一次都在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绝对不许碰她!再怎么痛苦也只能忍了……

“我好难受啊……王爷……帮帮我……”宁兮柔娇吟了好几声,拉扯着肚兜,似要将她撕碎一般……“兮柔好想要你……”步伐不稳地走向他……

突然间,几个人闯入了寝宫内……

经刚才某个侍卫的匆匆指引相告,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他们还是进来了,却看到了恶女扑男的画面……甚至听到她的言语。

“月……”紫瑶挡在云冷月面前,望着两人的模样,明白都中了催情药,此女还衣裳不整想迷惑他,于是,重重地煽了个巴掌给她,哼道:“宁兮柔你真该死!连我的男人也敢动手!”

“啊……”宁兮柔狼狈落地,意识模糊不清,抚着柔软呻吟一声,“我要……”

落可南嫌恶地鄙了她一眼,作恶,“啧……真**啊!”

云轩阳淡淡颌首,很难想象外表娇美的女人,喝药之后会变得这么放。荡,还好自己警觉性高,把紫瑶叫来,不然哥哥非得失身不可!“小瑶你要如何惩治她!”

想碰她男人,门都没有!将她光。裸扔出门外,她没那么缺德!让她丢了贞操!

“哼,当然不能便宜她!把她绑起来,让她慢慢享受火热煎熬!”紫瑶冷哼道。

落可南指着地上的衣服,唇角洋溢着一丝狡黠的笑意,“拿她的衣服捆住她!”

“正有此意!”紫瑶打了个响指,拿起地上的衣服,刻意将它撕成了好几条,往她身上就捆……

“啊……我要……”她不安地抚上紫瑶的柔荑。

紫瑶嫌恶打掉,捆上她的纯纯欲动的双手,“你没男人是会死啊!告诉你!今天不是月发狂。而是我若紫瑶发狂!既然你那么想男人,等下我就不关门了,你慢慢等!”言毕,继续手头上的动作……

云冷月难受地咽了口水,虚脱般坐在椅子上,有点恍惚眼前的场景,但他知道瑶儿来了……

落薰研精锐的杏眸细细观察云冷月身上的变化,伸手帮他把脉,因为有的催情药如果得不到解决会送命,“还好,只是普通的药而已。”

云冷月眸色加重,手上一阵冰凉袭来,他抬眸望向了那张熟悉的容颜,二话不说即刻抱紧了她,“瑶儿……月好想你……”

落薰研一惊,急忙推开他,“小月月,我是薰研啊!!”

闻言,他们目光全部转向他,紫瑶也停止了所有动作……

“哥,你抱错人了!”云轩阳大声提醒。将他们分开。

云冷月眨着眼睛,抽回一丝理智,抚着额头,勉强笑道:“对不起!”

紫瑶扶着云冷月,扬指碰触他的脸颊,他的肌肤仿佛被烈火灼烧过似的。可想而知他有多难受,还极力忍耐不碰那个女人……这是很多男人无法做到的……“好烫,月……我们这就回去!”

“瑶儿……瑶儿……我好热!”云冷月将她抱在怀中,吸取她身上的冰凉,燥热的身体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宽大的手中把持不住抚摸她的后背,心爱的女人就在身边,他无法按捺不动……忽略了旁边的所有人,颤抖的双唇压抑不住疯狂地吻上她白皙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