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7章 我不温柔,我只对你坏!

第397章 我不温柔,我只对你坏!

“瑶儿……”带着浓浓情。欲的的眸光,贪看身下的美丽身躯。肚兜下高耸的春光隐约可见。火辣的唇舌隔着衣料圈咬住那抹嫣红的蓓蕾。辗转吮吸……

“嗯呃……月你……”紫瑶惊讶地睁双眼,目光紧锁身上煽情的男子……累

他因催情药而变得更加热情疯狂。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甚至连她的衣裳都未褪尽……就迫不及待地吻上她……

云冷月蛮横地按紧她,体内的燃烧的欲。望欲要宣告宣泄,流连忘返不断地吮。吸她的柔美,含糊道:“瑶儿,月坏不坏……”

一切皆因身上的催情药,倘若没有它,他也不至于坏个透彻,满脑子想着冰凉,只想着要狠狠地要她……

她太美味,太诱人,使他甘愿沉沦,只觉得永远都要不够似的……

轰--紫瑶绝颜上的红晕更加绯色,胸前一片湿润袭来,很显然是他吮。吻的杰作,如果他清晨醒来,看着自己的战绩,可能反应会很大。

他热情如火,她无法抗拒他。还要迎合满足他……

“呃嗯……你简直坏透了!”她曼声轻吟。光洁的肩头被他按得热烫难受……

到底是催情药,比普通的媚药还要强烈,纵使他正常温和的男子,也会变得狂如野兽,更别说这个经常对她使坏的男人……闷

“我承认……月只喜欢对瑶儿坏坏……”云冷月大掌抚上她的娇容,温热的唇瓣向上游移,将头埋于她的脖颈,含情吸。吮她白皙的肌肤。留下属于他专有的草莓,发出暧昧的“啾啾”声线……

“啊……月,别种我脖子……”紫瑶恍然,拍着他的后背提醒,要是被他亲的一脖子草莓,让别人见着又得笑话她……

“不要……不许拒绝我!不许折磨我!”云冷月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变本加厉……此时的他就像个赌气的小孩,让人觉得可爱至极……

“算了……”紫瑶深深叹气,索性抛开一切顾虑,想起他的小脾气,不禁笑出声。“哈哈哈……”

云冷月俊眉稍稍皱起,目光迷离地望着那张娇润欲滴的红唇,好不心疼的贴紧她,狠狠地**一番才放开,火热的大掌移至到肚兜上,双手攥紧了它……

“月,你要……”紫瑶抿紧发红的润唇,望着他饱含浓浓情。欲的双眸,似要将她迅速吃干抹尽般。

下一秒,他蛮横地将她身上肚兜撕扯成碎片,顺手将罗裙扯破扔到了地上。蛮力扳开她的双腿,僵硬灼烫地抵着她,动作极致霸道……

“啊……”紫瑶忍不住惊了一声,有点招架不住他的猛烈攻势。

“我不温柔……怎么办……瑶儿你杀了我吧……”云冷月不受控制地按压住她的双手,阻止她乱动……

“傻瓜……我说过要任你处置的……”紫瑶安慰道。鼓励他继续行动……

“瑶儿,对不起……”云冷月下腹一挺,伴随着全身的燥热,直接冲进了她的隐秘地带,身中催情药的他,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思绪,没有一丝温柔,狂如野兽般不断进攻,不断索取……

“呃啊……”她嘤嘤泣吟,结合处传来阵阵酥麻灼热感,不禁让她柳眉微皱,身子本能地弓起,伴随着无数的快感迎合他的宣泄……

这晚不知被他索取欢愉了多少次,直到最后一波热量释放在她体内,他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紫瑶拉过被子帮他盖好,纤纤玉指轻触着他俊美的睡颜,继而望着自己身上的吻痕,脸瞬间涨红,全身都布满他密密麻麻的战绩。身子被他**得酸疼……

“明天我换我惩罚你了!”她小心翼翼地下床,捡起地上的衣裳,拿出衣袖中的那块手帕。站到梳妆台前,摊开了那块手帕。拿起包裹在里面的东西……

一会儿之后,重新躺回床中,窝在他的怀中安逸睡觉中……

清思宫内,宁静的深夜……

宁兮柔被烈火灼烫得难受,苦于双手被禁锢,不能爱抚自己的身体,只得不安分地扭动身子……

没有男人的解火,比死还要难受……

“好难受啊……我要男人……”她颤声出声。

夜深人静,即使她的寝宫门大敞,也未有人敢进来,更何况这是清思宫……

这时,一抹暗影再次穿梭在寝宫内。

早前已经向主人禀明一切,以为他的计划得逞,如今正欲来查看这女人的反应……

谁料敞开的大门,令他起了疑心。于是,便悄然无息地靠近屋子走了进去……

冰冷的视线四处游移,环顾了整间寝宫,最后停留在**……他握紧拳头走了过去。

**的女人衣裳不整,甚至被人绑住了双手,娇美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怎会这样?难道计划有误?七皇子没碰你?”暗衣男子诧异启言。靠近床边,忽然深感不妙。

方才还信心满满,这女人也够娇美艳丽,同时喝了催情药的他们,不可能是什么都不做啊……

莫非这是郡主报复她的杰作,这下该如何向殿下解释?还是保密要紧……

偶然听到男人的声音,宁兮柔猛然睁开了双眼,意识混沌不清,将眼前的暗衣男子看成了别人。“啊呃……王爷你来啦……快来救救兮柔……好热啊……”

女子玉。体横陈,神色娇美百态,不愧是个美人儿,身上的肚兜因扭动骤然松动,露出了半边丰盈,双腿性感地跨高。似在迎接他侵入……

这种极致的撩拨,无论哪个男子都无法抵抗,何况他们这种禁。欲的手下。

男子看着眼前的宁兮柔,一想起费心安排好的好事,居然破灭了,只好把气都撒在她身上,倏地,脸上浮现一抹狡黠的笑意,翻然上床,解开她的双手,凶暴地扯开她最后屏蔽的衣料。

“王爷……是你吗?快点给我……给我……”宁兮柔呻吟道,欲要起身轻吻他的面容。

岂料,却被他紧紧按压在**,坚决不让她碰他……

“想不到你这么风。骚!这次算你倒霉了!”男子邪笑道,伸出手指揉住她隐匿的花蕊。

“嗯……王爷……我喜欢……在多给点……”宁兮柔身子一颤,热焰稍微降低,享受他的爱抚。“你好棒啊……”

男子粗喘了口气,嫌恶地望着她,手指重重一滑,毫不怜惜穿刺入内。

“嗯呃……痛……”她忍不住揪紧他的衣袖,对他有着浓浓地渴望,想起身靠近他,“我好想吻你……”

男子闷哼一声,加大力道按紧她,冷冷笑道:“更痛得还在下面!”说罢,一记挺身,不带一丝感情,没有任何前奏,直接贯穿她的身体。

“啊……”下身被人狠狠撕开,痛得她咬紧牙关。“王爷……你轻点……”

未等她适应,喘息的机会,男子便放肆冲刺她的甬道……

一段时间后,她无力地瘫软在**,昏睡过去,男子退出了她的身体,不再理会她关门离开……

室内弥漫的一股欢爱的气息,洁白的被单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迹和些许白色浑浊物……

激。情的夜晚,在她的梦中同样上演鱼水交融的欢。愉……

清晨,阳光透着窗缝照射到屋内。

轻纱遮掩的玉榻穿上,云冷与慵懒地翻过身,睁开朦胧的双眼,经历了昨晚疯狂的索。取,身体蓦然轻松了很多。

含情脉脉的眸子溢满幸福,望着背对他的女子,修长的手臂一伸,揽住替她的腰肢,温热的薄唇轻吻下她的玉背。

忽然感到胸前有只手在肆意乱动,旁边的女子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嗯……王爷……你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