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399章 我的肚子很怪……

第399章 我的肚子很怪……

云冷月幽深的潭眸,灼热地望着她娇美的身躯,“纵然我再大的胆,也不敢!一个瑶儿,够我受的了!”

紫瑶绝颜一沉,对他的坦言深感不悦,怒哼:“依你的意思是说我,很烦喽?”

别人可以说她烦人,唯独自己的男人,这是不允许的!她就是蛮横,反正他也喜欢……累

云冷月目光含情脉脉,唇角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与爱意,与她十指紧扣,“月太爱瑶儿,所以还嫌不够烦呢!”

紫瑶笑了笑,扣紧他的手指,“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刚才的表现还算合格!!”

试探归试探,结果表明倘若与那个女人真的有发生关系,他还是会站在她这边,不受太后和女人的摆布……

他对她爱恋情深,为她的付出,她明白。

为了她,不肯屈服于催情药的控制,即使痛苦难受,也在极力忍耐,不肯碰其他女人的身体来解火……

他痴情,永远只爱她的男子,就这份情,她无法割舍!他俊美温柔,自己早沉沦在他的柔情呵护中……

有此男子相伴一生,足矣!

四眸深情相对,皆默契一笑,心有灵犀忆起了以前的种种事,还有他们的初次相遇,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时光飞逝,谁也料想不到,那次碰撞到的偶遇,竟然将他们的良缘给撞了出来……这是缘也是分……闷

“月,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你为什么对我这样一个丑女笑,还有那时你对我有没有感觉?”紫瑶笑着问道,心里迫切想知道他那时的心里感受……

正常人看见她这样丑陋不堪的人,都会厌恶甚至避而远之……

唯独他不怕,甚至还对她潇洒一笑……

“一见钟情你信不信?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毕竟当时我还以为你是个男子,所以对这个歪想感到很愚蠢,后来见你是女子,又是四哥的王妃,心里自然难受了!所以那时我只叫你瑶儿,不叫你四嫂……待我知道他对你不好时……我就下决定要把你抢过来!”云冷月浅扬笑意,温热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四哥讨厌你,月就喜欢你,他把你当玩物,月就把你当宝。你丑他不想要,但是我,不管你有多么丑,我还是要你,爱你!”

幸好那是有来参加乐会,来到京城才会撞见那个音乐阁……且被她浑身散发的雅致气息给吸引,尽管她是一个丑陋的人……

姿色绝丽的女子,他也见过很多,但都不为所动,美丽的容貌只是人外在的一个躯壳而已,它可以迷惑很多人……一旦剥掉了这壳,它的内在还能这样完美吗?

他与四哥不同,不会因她的面容来评判她的一切……是他自己不珍惜,宁愿相信美丽的女人,而否决丑女,错过了佳人。因为他认为,人丑了内心自然丑了。

事实并非如此,他似为废物般的丑女,其实是样至高无上的宝贝……

真相昭然,佳人离去,悔恨不已,都是当初亲手种下的恶果,怨不得别人……可以肯定的是,他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爱上了她……可惜为时已晚……

紫瑶眸子微垂,纤长浓密的睫毛闪着莹光般的光泽,心里有感动有庆幸,更多是喜悦……“傻瓜,只有你才会要我这个丑女!”

“你看,你最后不是变美了,四哥他才是傻瓜!因为他看不清你这块宝!”云冷月宠溺地点着她的鼻尖,反问:“告诉我,那时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有感觉又如何,我长得那么丑,又是别人的王妃,我有自知自明,可不敢高攀你!”紫瑶深深叹了口气,经他提醒,忽然忆起了一件事。“那智障现在如何?还呆在王府吗?”

云轩阳易容成皇上骗他,要他面壁在家,不准进皇宫,这招够绝!够痛快!连日来她总算清静多了!

不过,这是谎言,他应该发现了才对!

云冷月模糊想起昨天碰见的一幕,淡言:“老实告诉你,其实昨天去见太后的时候,我们有看见过他,他有点惊讶,可能是因为弟弟,不过却异常平静。没和我起冲突……”

“然不成是他想通了?不管怎样,你没事就好!”紫瑶嗔笑道,望着窗外的柔和光线,“起床了,母后昨天不是叫你们三个过去呢!别让他们久等了!”

话落,正想挪动身子从他身上下来……却感到腹部有种异常的怪动,她动作一停,抚上了腹部……

“瑶儿,你怎么了?”云冷月担忧问道。

“都怪你啦!害我全身酸痛!昨晚还咬我!”紫瑶抱怨翻下身来,指着肩上的浅浅的牙印,昨晚放纵一夜,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云冷月抬眼望着那全身布满吻痕的娇躯,眉宇间倒显几分无奈,起身抱紧她,蹭着鼻尖疼惜道:“都是月不好,对瑶儿发狂……”

“嘁……起床了,帮我穿衣服!”紫瑶扑哧一笑,目光扫了眼地上的那片狼藉……

“好!”云冷月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性披着走到衣柜拿衣服,准备帮她穿戴……

过了一会儿之后,两人换好了衣服……

“瑶儿,你要是累了,就多睡会儿!”云冷月温笑道,往她的脸颊上啄吻一记,“母后将午膳设在景亭,待会你和薰研芸善一起来。我先走了!”

“知道了!”紫瑶轻轻颌首,目送他离开后。

伸手摸上自己的腹部,感觉怪异又很容易饿。这种感觉前几天就开始了……自己的食量变大……可能把胃撑大了……才会这么饿……

“还是快点吃早饭!”

烈日高照,快到正午时辰。

紫瑶与她们结伴往景亭的方向走去。自皇后母子相认后,应皇后要求,每天都得聚集用膳,既团聚又庆贺!

一路上,她们闲聊欢笑,话题不断。

紫瑶突然凑她们中间,双手搭上她们的肩头,“对了,千容他们后天就要成亲了,到时我们得送贺礼,去凑凑热闹!”

落芸善蓦然转首,眼底掠过一丝羡慕,摸着怀中的小东西,笑得纯真,“一定,我已经准备好贺礼了!没想到他们比你们还早一步成亲!而我……唉!”

“你也别失落,你看你脸上的胎痕不是淡化了。都是你努力的成果,很快就能恢复的!”紫瑶安慰道。明白她的心绪……

但她的脸不像她那么幸运,要等良好机遇,得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恢复……

“你说得有理!”落芸善点头应道。

“唉……我这肚子……”紫瑶忍不住抚上腹部,那种感觉又来了,早晨刻意吃了很多,结果还是饿了。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们担忧问道。

“肚子有点奇怪,这几天食量变大,还容易饿肚子……”紫瑶吐了吐舌头。

落薰研杏眸微敛,观察到她细微的变化,心里会意了不少。“我帮你看看!”正准备动手帮她把脉。

岂料这时,几个女子讥讽的声线从身后传过来。

“我当是谁,当我们的去路,原来是参朝郡主啊!”

光听声音就明白后面的来人,宫里除了她们敢于她作对,其他没有任何人!

“不必理她们!”紫瑶冷冷笑道,继续往前走……

“我说郡主,你该不会是怕了我吧?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男人背叛你了?呵呵!”宁兮柔笑得很柔,很诡异……

昨晚的事情她是忘了,她只记得有人和她缠绵,那个男人便是王爷……一早醒来就看到**的血迹和令人脸红的浑浊物,够疯狂够男人……虽然很粗鲁,但感觉很棒!连衣服都撕得破烂不堪,这性子真猴急!如今总算是尝到滋味了!即使现在身体很酸疼……

但是有个疑惑,为什么昨晚王爷不让她吻呢?还硬硬将她压在**,还是说怕这个郡主知道他碰了她?

紫瑶闻言,傲然转过身来,看来她已经忘记昨晚的一切,笑道:“月背叛我?什么时候的事?你说来听听!”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错嫁: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