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00章 你怀孕了

第400章 你怀孕了

紫瑶闻言,傲然转过身来,看来她已经忘记昨晚的一切,笑道:“月背叛我?什么时候的事?你说来听听!”

昨晚明摆是自己亲手绑住她的,她烈火焚身,压根扯不断布条,况且连人都会认错……

十有八九是脑袋烧坏了,才会做春。梦,梦到和月纠缠在一起!累

宁兮柔得意挑着眉,拨弄额前的散发,笑得愈发灿烂,“其实昨天晚上,他在我那里,和我……”

她故意说得神秘,是在暗示她,他们之间有过亲密的关系。带着玩意的目光,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紫瑶面色平静无波,双手环抱于胸,听出她的挑衅示威之意,无半点受到她的挑拨离间,回得闲逸,“我知道啊,可是后来被我带回家!很可惜和你缠绵不了!”

他就算是中了催情药,还有意识将那女人推得远远的……只有她笨到不知道情况!连被她亲手绑住都会忘记!

一回到家就把她缠得紧紧的,连透个气都困难,直到他昏睡过去,才肯放开她!哪还有力气跑出去和宁兮柔干坏事!

紫瑶太过平静的表情令她感到很惊讶。宁兮柔面刷如白纸,双眸似迸射出火花一般,她是不清楚她有没有来过,但明明记得是和他在****,全身酸疼和那摊血渍就是证据,这是他们无法抵赖的!“我看郡主你是在嫉妒我吧?没有什么可惜,因为我们确实是缠绵了!而且还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肯定不知道吧?依我之见,是王爷不敢和你说吧?!呵呵!”闷

紫瑶和落薰研相视一笑,纷纷摇头,看来她做的梦有一定的真实感!

落芸善皱着眉头,极度不满眼前女子的态度,哼道:“喂,闭上你的臭嘴巴,小月月才不是这种人呢!像你着风。骚的女人,鬼才会看上你!”

“你这个丑女人,当心我死撕烂你的脸!”宁兮柔反驳道。气得直跺脚。

两人相互对瞪,不相上下地开骂。

“有本事你来啊!我马上放狗咬你!”

“别以为我怕了你,丑女人!”

“旺旺……”肥嘟嘟睁大的圆眼,冲她咆哮了几声……

“啊……”宁兮柔吓得闭上嘴巴,躲在了刘昭雪背后。

“胆小!”落芸善冷哼道,重新站回紫瑶旁边。

“没用!”刘昭雪地骂道,冰冷的眸中忽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狠冽望着紫瑶,似要将她秒杀一般,“她说的事实,本宫可以作证!郡主无须辩驳!”

她嚣张自傲,亦是杀弟仇人,仗着有块金牌令箭,现在见她连礼节都省去了!好歹她也是堂堂一个贵妃!如果硬要让她行礼,反倒会适得其反,待她搬出金牌,自己还得向她下跪!着实可恶!

既然明的动不了她,唯有暗自对付她!

幸好宁兮柔帮她达成了任务,总算给她出了口气,只有她失去至爱,痛不欲生,她才能感到快乐!

“贤妃,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说的也是事实,我家王爷昨天整晚跟我粘在一起,差不多到天亮,一刻也不分离,试问他怎么跑到她那去!”紫瑶冷冷笑道。轻睨了眼她们,“兮柔郡主你大概忘了,昨晚我们可是一群人去接月呢!醒醒吧!别老是做白日梦!”

“什么?!你们都来?”宁兮柔咬牙,对昨晚发生的事很模糊,“我不是做梦,我那被单上血是铁证!我看你们怎么赖账!”

血迹?那不成她昨晚真的有男人跟她好上了?既然她那么想要男人,她昨晚故意不将门关上,没料想居然有人来破她的清白。

这也难怪,她衣裳不整,一般男人都不会放过美味!是她自己活该!

“我敢肯定你认错人了!那不是月!你该不会和别的男人乱来吧!”紫瑶平静回道,情绪丝毫没受损。

“没错,我们都是证人!不得不承认你真放。荡!还想将小月月就地正法,将你绑起来算是便宜你了!”落薰研冷淡道,头次碰见这种死皮赖脸的女人。

“你不要脸啊不要脸,活该你失身!”落芸善冲她做了个鬼脸。

“什么,你们胡说,竟然还敢绑我!”宁兮柔又气又慌张,险些倒在了地上,她不敢置信这个事实,莫非昨天晚上真的不是王爷。那会是谁玷污她的清白!自己还糊里糊涂地唤他,太可恶了!好歹那是她宝贵的第一次,想到这,她极力隐忍住欲掉下的眼泪,不管是谁,她都要将当做王爷……

“告诉你,我不仅绑了你,还煽你耳光!”紫瑶柳眉轻挑,索性将话都坦明了,“如果在侮辱我家月月,就别怪我缝上你的嘴!”

“你……”宁兮柔气结,望着手上的绑痕,才明白真有此事……

“郡主,你别太过分了!本宫……”刘昭雪驳言到一半,便被紫瑶冷漠打断了。

紫瑶走到她面前,清澈的泉眸闪过一丝寒光,“贤妃,本郡主劝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别老是耍些心机,最后害了自己!”她那派人暗杀她的功夫可叫绝!都不知道多少杀手已经断送在她的手中……

“你这话什么意思?!”刘昭雪拧紧了袖下的双拳,发泄全身的怒气。

“我没死成你很失望吧?总而言之,你好好反省你哪错了!”紫瑶咬字迸言,转身朝前方走去。

“表姐……她……”宁兮柔气得欲言又止。

“可恶!”刘昭雪咒骂道,娇颜瞬间变得狰狞,握紧胸前的珍珠项链狠出一力,迅速拧断了它,向前一甩,霎时间,一颗颗珍珠朝前方滚跳过去,作势慌道:“啊……我的项链!”

紫瑶不予理会,继续往前走,岂料却踩到一颗珍珠,脚一滑身形不稳向后倾了下去。“啊……我的天……”

“小心啊……”她们齐唤道,连忙跑了过来……

刘昭雪饶有兴致地望着她即将倒地的那幕,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倏然,一抹如风般的幻影,猛然闪到紫瑶旁边,揽过她的腰接住她欲掉的身子。

见状,在场的人全部怔然了,因为来人正是落黎昕……

落黎昕狭长的凤眸淡敛,划过一丝莹光般的晶亮,方才在远处看清楚了一切,都是贤妃的报复意图,幸好自己接得及时,否则皇妹非痛死不可!嘴角微勾:“皇……郡主,小心点!”

紫瑶泉眸一怔,连忙推开危险人物,“让开!”

“你欠我一个人情,我先记着了!”落黎昕懒懒启言。

“做梦吧你,本郡主又没指望你来救我!”紫瑶哼气出声,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你们……”刘昭雪脸色阴沉,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坏她的大事……害她摔不成……

落黎昕冷俛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精芒,似笑非笑地打量她身上的细绳。“贤妃,你那双手真像利爪,连那么粗的线绳都扯得断,一定用了不少力气吧!”

不可置否,她们都晓得她是故意扯断……

“太子你错了,是这条项链做工有误,自己掉下来的!”刘昭雪僵笑道。面对他迫人气势的时,感到莫名提心吊胆。他那深邃的瞳眸,仿佛能将她看得透彻……

落黎昕靠近她一步,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意,“哦,照你这样说,是本太子看错了?但据我所知,宫内的首饰皆是上等材质,且经过严格鉴定,如果不是硬掐或是剪开,是绝对不会散落的!”

有种伤他皇妹,却不敢承认。后宫的女人就是肤浅!

刘昭雪忍不住抖擞了下,他说得一点也没错,自己大意疏忽了这点。现在只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我……不……本宫……”

两人对峙缄默了一阵……

蓦地,落薰研拉起紫瑶的手腕,正想离开危险地带,却意外把到一条异常的脉动。正如自己所想的。

于是,伸指细细替她把脉,小声道:“姐,你那个是不是很久没来了?”

紫瑶点了点头,观察着她的神色,恍然:“对啊,你该不会想说我……”

“没错,你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