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01章 你的宝宝很强!

第401章 你的宝宝很强!

紫瑶点了点头,打量着她的神色,“对啊,你该不想说我……”

落薰研淡敛的杏眸中划过一丝喜悦的晶亮,“没错,你怀孕了!”

脉象滑如走珠,亦是喜脉,这点她敢确定,绝对不会把错的!再说她的月事也很久未来了!累

原来不久前就怀孕了,真给云轩阳给料中了。但她的滑珠脉象不用于普通的孕妇,两个跳动频率一前一后,莫非是……

倘若这还给他们猜对的话,她这个天才的位置该换他们做了……

男人就是敏感,连这种事都观察得比女人细致……

或许是他们皆爱孩子,才会如此拼命……以这么高的中奖率,说不定连自己也快有了……

怀胎十月,这是女人最难熬的时光,纵然熬过了也得忍受产子的痛苦,古代的科技不发达,不能像现代的剖腹,有时遭到难产,那就有生命危险……

女人难做,在古代的女人更难做……

紫瑶不敢置信地捂着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亲身体验初为人母的感受。心里是既喜悦又紧张,还掺杂着许多复杂的情绪,“啊……我居然……”话说到一半赶忙刹车。

该死的刘昭雪方才是故意的!幸好刚才落黎昕有扶她一把,否则后果不勘设想……说到底勉强还得感谢老狐狸……闷

不过,他的观察的确很细微,就如那条项链,一下子就让刘昭雪哑口无言,况且他又亲眼看见,难不成他又搞监视跟踪她们?

死狐狸狡猾无比,上次轻薄她们的那幕,至今为止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兴许是她的声线太过惊讶,他们纷纷转过头来,有点不解……

“咳咳……”紫瑶作势优雅轻咳,绝颜平静淡定,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不想理会他们……

“若紫瑶你这是什么态度!……”宁兮柔气得直跺脚,讨厌她目中无人的态度。

“闭嘴!本郡主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记住你的身份!”紫瑶冷漠道,眉宇间隐散着久违的冷仪,让对方不禁生寒。

虽同为郡主,但她是一品兼特例,皇帝老子就是赏识她这种性格。连太后都拿她没辙,哪轮到她无礼……

“等我把王爷抢来了,看你还怎么嚣张!”宁兮柔咬牙,有刘昭雪这个靠山,她的胆子自然也大了!

“那本郡主拭目以待,一个失身的女人能有多大能耐!”紫瑶挑衅道。

此女当真不要脸,明明跟别人好上了,还要硬推给月。从她脸上一点也没看出失身的痛苦。反倒让人感觉乐哉……

宁兮柔脸色一青一白,未料想她的衅言说得坦白,而且还是当真太子的面……这叫她面子往哪挂?“你……好可恶……”

失身?紫瑶沉稳的脸上,足以证明她没有半点生气,落黎昕狭长的凤眸中忽划过一丝怔仲,唯一的可能是自己的计划失败……她会失身一定另有隐情!至于是谁?不难猜到!

“本郡主懒得与你争辩,告辞!”紫瑶挑着眉头,转眼望着落黎昕,不甘不愿地回谢,“死狐狸,多谢了……”说罢,即刻转身走开……

“郡主似乎不太情愿,我并不介意你叫我的名字!”落黎昕纵了纵肩,越来越赏识皇妹的特别。

是人都听得出来,他还明知故问!甚至唤他的名字,紫瑶忍不住抖了下,“但我很介意,太子的名字贵重,紫瑶唤不起!”

落黎昕笑意不改,幽远的眸光泛着一丝晶凉,“别忘了你的人情,我会要回来的!”

落芸善失落地望着他,神色黯然无神,“皇兄你怎么……”

“我们别理他!”紫瑶拉着她赶忙离开……

他迅速收回那道目光,继续紧锁着刘昭雪脸上的表情,嘴角浅扬起一抹俛淡的笑意,“贤妃,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小小一条项链,害人不浅!”

“你胡说……本宫没有!”刘昭雪抿唇驳言,深感对方不是好惹之人……

“贤妃何须如此激动,再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落黎昕一针见血,刻意挑明了。

刘昭雪心蓦一怔,心虚地抿着唇瓣,一时不敢对上他的眼睛,真巴不得将他那双透彻眼给挖掉!

自己早已听过他的传闻,能做上掌朝太子的位置,此人的势力无法估量。自己的那点小聪明也许被他发现了,所以才会质问她。

但有一点很疑惑,他该不会喜欢那个嚣张郡主?不然为何要帮她?

如果可以利用他分开他们,各得所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本宫不是你的囚犯,太子何必咄咄逼人,既然你有意帮郡主,应该对她有意思,为何不去追求郡主!”

此言一出,落黎昕便知道她打得如意算盘,不禁摇头冷笑,后宫的女人不止肤浅,还很无知……

见他笑而不答,刘昭雪接着诱。惑,“如果太子能和本宫联手,本宫定会帮你抱得美人归!”

落黎昕似笑非笑的凤眸中,满是戏谑之意,“倘若本太子不呢?”

刘昭雪面色狰狞,拧紧了双拳,放下狠言,“那就请你别阻扰本宫,否则别怪本宫心狠手辣,狠下杀意!”

不管对方有多么厉害,惹到干扰她只有死路一条,要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她这个贤妃白做了!

“那本太子等着,看你能玩什么花招!游戏一旦开始,就别想停下来,看你是女人的份上,本太子让你一步,什么时候行动随便你,我有的是时间!”落黎昕懒懒笑回,眼底略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森寒……“到时是谁放过谁,还是个未知数呢!

“你……兮柔我们走!”刘昭雪气得牙痒痒,憋着一身怒气,带着宁兮柔消失在他眼前……

“表姐怎么办?”宁兮柔小声询问。

“能怎么办!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晚上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刘昭雪加快了脚步,心里越发有气,准备回去寝宫安排人手!

落黎昕望着她们渐去的背影,转首淡扫了眼旁边的下属,“那贤妃太性急,必会有所行动,晚上严加把手,所有闯入者,全部杀无赦!”

她会故技重施,向他们施毒,与其死在她手中,不如让他们一刀来得痛快,也免去毒发的痛苦!

她们加快脚步往景亭的放向走去……

紫瑶时不时摸着自己的肚子,原来怀孕的人容易肚子饿。但她还有很多不明白之处,“我怀孕多久了?为什么我都没有感觉呢?连吐的迹象都没有……”

落薰研笑了笑,“从你月事没来的那几天算起!而且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这可说不定!”

“我很早就有了?……可是我每晚都和月那个那个……怎么都没事啊?”紫瑶脸红坦然。

自己怀有身孕,反倒感觉不到,却被自己的男人说中了,甚是还每天跟他做坏事……像昨天更为疯狂,竟然也没有问题……

“咳咳……”落薰研怔了怔,原来紫瑶的“遭遇”跟自己一样,“不得不承认你的宝宝很强不排斥,而且别忘了你曾经有过血胎,还留有云奕辰的多少内力,所以你的体质特别,比一般的孕妇还要能抗,做这种事都没问题,更别说其他了,我敢肯定连摔一跤都没事……”

“原来啊……”紫瑶淡淡颌首,没想到居然连宝宝都同意他们做坏事……

“不过姐,你这段时间还是收敛些,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别做些幅度大的举动,比如跟人打架之类的……保持好心情,才是最重要的!”落薰研提醒道,握住她的柔荑……

“唉,我也想安静……可是有时候一些事无法意料……”紫瑶深深叹息。

“不然叫他们谁在传点内力给你,内力护体这样更安全!对了,你的紫晶玉记得天天带着,因为它是真红送给你的护身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