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21章 勾.引?本宫就要她好看!

第421章 勾。引?本宫就要她好看!

紫瑶摊开被子,翻然下床,赫然站到她的身后。“且住!谁说我同意了!”

“你……怎么没事?”你兮柔一怔,傻眼地转过身来,如同见到鬼一般,狼狈倒在了地上……

她一身白色褒衣,三千墨发垂放于后,傲然挺直站在她的面前,那双精锐透彻的眸光,似要将她看穿一般……累

宁兮柔只感心惊肉跳,越发做贼心虚,虽说那是刘昭雪做的。

但她是旁观者,也算跟她同一伙人。

突然恍然一个重要的事,她不是被针刺到,不是命在旦夕了吗?

为何还安然无恙地站在她面前,而且看起来气色红润,好象丝毫没有受过伤似的……

下人明明看见她中针昏倒,难道他禀告有误?故意颠倒是非,为讨她们高兴?

但仔细想想又不对,有哪个人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明知死路,还不要命?

宁兮柔吓得苍白的面容上,竟都是惊恐的神色,慌张地伸出手,颤抖地指着她,“是人还是鬼啊……”

紫瑶垂下眼帘,她还是那样不会掩饰自己,稍微有点动静,脸上的表情就袒露无疑,她极力地忍住笑,“你觉得呢……你不是知道我受伤了,那一定知道我是人是鬼!”

“我……呃……不是……我哪知道……又不是我做的……是我那个……”宁兮柔反驳道,回得语无伦次。闷

差点将刘昭雪给供了出来,毕竟她知道她太多的事,连多次暗杀她的事都知道……

虽然鬼也可怕,但和刘昭雪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

至今为止,她还忘不了她那双冰冷蛰寒的眼睛,在漆黑夜晚中,更显得锐利狠辣。让人看了不禁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是你谁做的啊?”紫瑶蹲下身子,泛笑与她直视。一时玩上了瘾。

像她这种头脑简单的女人,根本不会指使杀手行刺,待别人完成任务时,只会躲在后面偷笑……

宁兮柔恍惚眼前的白衣女子,随即回过神来,咬紧了牙关,“我不知道……听宫女说的……”

紫瑶单手钳住她的肩膀,有意无意地挑衅,“你的耳朵真灵,那她有没有告诉你,是某人的表姐,某宫的娘娘做的呢?”

宁兮柔闻言一怔,她的话无疑是在暗示她,这一切都是刘昭雪做的,原来她早就知道了……那她就不是鬼了,更没有受伤喽?

霎时间,一下子来了胆子,站起身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心里清楚!”紫瑶冷言,刻意凑到她的耳畔。对她呼着气,“呃……请你回去告诉某宫娘娘,就说本郡主命大,一根针扎不死!劝她不要再做无所谓的举动,否则被我们拿到证据,后果自负!”

“你……”宁兮柔气结一窒,恼她刚才被她耍了……

“别以为我死了,我家月就会跟你好!”紫瑶冷哼了几下,妩媚地朝云冷月勾着手指,“亲爱的……你过来!”

见状,云冷月闭起折扇,优雅起身走向她,修长的手臂揽着住她的纤腰,含情脉脉地望着娇媚的人儿,“还会累么?不然再睡一会儿!”

只要有这麻烦女人仿若出现,他每次都会尝到甜头,总算可以相抵……

“不会……人家还想跟你……”紫瑶嗔笑道。环上他的脖颈。

“小妖精,你还要不够啊?!”云冷月宠溺笑了笑,声线磁性惑人。

殊不知,这煽情的话语一字不漏地给趴在门板上的皇后听了个正着。

他们相亲相爱固然是好,可重点是她的儿媳现在有孕在身,怎么可以做坏事!

于是,她站直身体正想走进去,却再度听到了另一个女人娇美的声音。

“好了,请你回去吧!”

“不可……郡主身体虚弱,留下我也方便照顾她,王爷……”

“我说兮柔,你想打我男人的主意就直说!而且我的身体哪点虚弱了!”

“你……我不会轻易离开的!”……

她们接二连三的对话,全部传入皇后的耳朵中。她重新趴回门板细听。

一向敏感的她,不用看也知道里面的女人不怀好意。无非是看上自己的儿子……

这个兮柔以前也看到过,端庄温柔又娇美,实在难以想像如此死缠烂打,原来以前的纯情外表,都是装的!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敢勾引我儿子!”皇后低骂道。

“可不是嘛,已经缠了很久,上次还差点吃了小月月!结果倒被人给吃了,哈哈哈……后来还想陷害小月月!”落可南小声回言,站在她的后面。

本以为皇后又想偷看他们俩,自己一时兴起想吓吓她,结果他也听到里面的谈话,知道又是那个女人来了。

“真有此事,那个郡主当真无耻下贱,**恶心……”皇后气得牙痒痒。

隔着门板对她骂了好几句脏话,丝毫没有一国之母的样子。反倒有点像泼妇,旁边端着鸡汤的宫女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用词精辟!”落可南淡言,头次同她趴在门板上偷听……

皇后愈听愈生气,转眼间望向宫女手中鸡汤,心里油生了一个鬼点子,倘若不惩罚下那个女人,她这个皇后白做了,“可南,有没有泻药!”

落可南没有忽视她嘴角那抹恶作剧般的笑意,只一眼就明白她的用意,“ok!老姐那里有,我马上去拿!”说罢,拿起宫女手中的一个碗,他轻功飞去……

不久之后……

一个颀长的身姿飘然落地,站到皇后面前,拿起手中看似平常的碗,唇角轻扯起一抹笑意来,“我将它涂在了碗里,无色无味!老姐说了,比普通的泻药还要强好几倍,保证她一天之内得在茅厕里度过!所以我们等下陪她一起喝,才不会起疑!”

“美丽姑!这招够贼,听你的!”皇后整理了衣裳,端出该有的架子。

寝宫内

紫瑶如小鸟依人般,窝在了云冷月的胸膛上,笑道:“兮柔你别靠月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啊!”

“你……我就站着……今天打算留在你们这里了!”宁兮柔赌气站在原地,他们想以柔情吓退她,不可能!

经历了上次的遭遇后,她对这种事也不甚在乎了,反正已经尝过试过了……胆子自然也大了……

话音刚落,即刻从后面传来了一个温婉的声线。

“那就留下来吧,人多热闹点!”

闻言,他们视线全部投向了前边的来人。

“兮柔参见皇后娘娘!”宁兮柔俯身行礼,露出甜美一笑。

“你就是兮柔啊,好久不见,来……让本宫看看!”皇后上前握住她的柔荑,细细打量她那娇羞的脸蛋。

外表美是美,骗得了男人,但骗不了她皇后,现在心里可是不断怒骂着她……

面对温情的皇后,宁兮柔含羞俯低了头,“好……”

尽量在皇后面前保持好形象,这是成功的第一步,所以要尽量讨好她……

“瞧瞧你变得多美……你找他们有事?”

“谢谢娘娘夸奖,其实我是特意来看看王爷……”

“既然如此,你就陪本宫多呆久点!”

“好……兮柔遵命……”

她们各怀心思,畅谈了些许时刻,只是蒙在鼓里的宁兮柔不知晓皇后的诡异。还不断讨好她,可在皇后眼里,不屑听这些好话。因为她明白这是装的!

紫瑶和云冷月有些诧异,皇后的举动实在太过正经,太反常了……

待望到落可南那隐忍憋笑的表情,便了解皇后有意捉弄她……

于是,两人抱站在那边默不作声,带着期待静看这一幕。

“咳咳……母后干娘,鸡汤都快凉了!”落可南轻咳提醒,接过宫女手中的鸡汤,放置到桌上。

皇后拉着她坐在椅子上,亲手特地帮她盛了一碗,“这是本宫给瑶儿准备的,兮柔来了,我们大家一起尝尝!”继而转眸看向前边的紫瑶,也分别为他们盛好鸡汤,“瑶儿,月儿,还愣着干嘛,快点来啊!”

宁兮柔低头闻嗅着它的香味,柔笑道:“好香,多谢皇后娘娘……”

“那你可要多喝点!”皇后伸手掩着狡黠的笑意。

紫瑶和云冷月相继落坐下来,几个人围着桌子慢喝起鸡汤。

皇后面带和笑,言行举止温婉大方,道:“瑶儿,近来身体可好?”

紫瑶喝了口鸡汤,眼神特意瞄了眼宁兮柔,“母后有心了,如果没有某人在的话,会更好!”

皇后握住她的柔荑,刻意放大了声调,“有谁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母后,母后替你出气!现在你只要养好肚子里的孩子!为母后生对白白胖胖的孙子!”

“咳咳……”宁兮柔轻拍着胸口,差点被噎到。

紫瑶讥讽针对她的言语,她又岂会不知?!碍于皇后在场,唯有极力隐忍。

“兮柔,你怎么了?”皇后询问道。

“没事……娘娘别担心!”宁兮柔摇着头,尴尬恢复神色。

突然间,肚里有了丝异样的感觉,犹如波涛汹涌的海浪,在肚里翻滚着,莫名的肚痛袭至,令她难受得脸色发红。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而且他们喝了鸡汤都没事,就她有事,难道真的是她的肚子不舒服……

该死……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才来。直觉告诉她,现在只想马上冲出去解决……

“兮柔,你的鸡汤都喝完了,本宫再帮你盛上一碗,女孩子就要多“补补”!”皇后假装没看到,面不露声色,心里却发笑不止。

“别……娘娘,我喝饱了!”宁兮柔僵笑道,额上溢出了冷汗。

紫瑶适才观察到她的不自然,明白他们在碗里动了手脚,故意回道:“兮柔,难道你觉得母后盛的鸡汤不好喝吗?!”

“不是……很好……”宁兮柔咬牙,死盯着喝得正香的紫瑶。

皇后将碗推到她面前,温笑督促道:“这就对了!来多喝点!兮柔,你可别跟本宫见外了,你不是说要陪本宫一起留下来的吗!干脆喝完,我们就是赏花好了。”

知晓她的难受,但她还是按捺不住想折磨她。憋着是一件痛苦的事……

“这……娘娘……我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还是改天吧!”宁兮柔迸言,肚里难受得欲要爆发……

皇后佯装一副失落的模样,逼真的演技让人看不出破绽,淡淡启言:“不然这样,好歹你也喝完鸡汤再走!”

想临阵脱逃,唯有多灌她点泻药,这样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