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23章 记忆中的皇后

第423章 记忆中的皇后

不禁回想起那时的一幕,同为皇后,两人畅谈着几年来发生的事,倾诉彼此间的无奈……

“当时卿儿怀孕正得皇上恩宠,自然有妃嫔心生妒忌,所以下药致使卿儿身体受创,不得已产下双女,而这个人正是雪妃!”累

皇后说得有些伤感,以前两人相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这事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在皇宫里成了忌讳,很少有人敢在提起,直到它在后宫中慢慢消失忘记……

初见雪妃,是在卿儿成亲的那次,她外表看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待人亲善和睦。不像是颇有心机的女子。

但是她们看错了,后宫中的女子有哪个是以诚相待的?更何况她是个高高在上的皇后,热心接近都是有目的的……

闻言,他们惊讶了好一刻……没想到卿儿还有这等遭遇……

“因为身体受创,所以产下的女儿有一个脸上不足,那人就是芸善,可怜了那孩子……卿儿也因为这样,而对她加倍宠爱……芸善娇生惯养,生得刁蛮任性,女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能理解她失去容貌的痛苦,但短短时日内,脾气居然彻底改了,不止我大开眼界,我相信卿儿一定也不敢置信。”

他们细细聆听皇后的讲述,说不定能听出个所以然来……

紫瑶听得有点疑惑,因皇后的话而想到落薰研曾经对她说过的。陷入了沉思当中……闷

“那雪妃后来呢?!”

皇后顿了顿回想了下,才开口,“皇上得知是雪妃所为后,便将她打入冷宫,终身禁锢永无翻身之日,至于是生是死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说女人最终然逃不过妒忌……一旦有这种心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自古帝王,谁能有安静无争的后宫?这似乎不可能……

谁也愿意忍受丈夫的忽视,为了一沾雨露,唯有先下手为强……

“父皇老爹没赐她死,算是开恩了,还好两个姐姐都平安无事!”落可南低声回道,心里斟酌了几分。

皇后点点头,难得一脸认真,道:“你们说的莲妃嘛,我是没见过,但是听说她人是不错,不过她真正的面目如何?这个没有人知道……但愿不会像她姐姐一样!”

皇后一席话,他们受益良多,对事情也了解了大概……

“如果没有芸善,我还以为研儿和瑶儿是姐妹呢!但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长得像的人也有!”皇后挑眉笑道。目光停留在紫瑶身上。

“她们本来就是姐妹!都是我老姐!”落可南挠着鼻尖,低低一笑。

不过恰恰相反,现代的她们,虽说是双胞胎,性格差不了多少,但是长相得根本不一样,一个冰山公主,一个冰山女王……拒人皆是千里之外……让人不得靠近……

“你这孩子,你们这感情也太好了……对了,你们怎么突然对莲妃感兴趣?”皇后诧然问道。有些不解。

落可南双眉微敛,唇角轻扯起一抹笑意,“没,只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皇后凑到他旁边,优雅调整了坐姿,心里十分好奇,“来,说给我听听!”

“nonono……秘密!”落可南摇晃着手指,随意丢了句话给她。

莲妃派人险些杀了落芸善和紫瑶,怎么可能告诉她,如若她知道,铁定会抓狂的……

皇后攥住了他的手指,恐吓道:“耶丝啦!再不告诉我,马上塞个女人给你当太子妃!”

跟他们混在一起,都受到感染,自然而然学起他们的语言,甚至时不时向别人炫耀卖弄了一番。

“我有女人了,你可以省心了!”落可南站起身来,与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皇后不满地皱起眉头,郑重其事道:“我知道了,不就是尹家小姐嘛!上次我们一起去拜送子观音,别忘了你也是许愿双胞胎啊!”

“切……八字还没一撇呢!”落可南脸红别过头去,不想让人看出他的尴尬。“对了,母后老妈在路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好像是水土不服,在路上休息了一阵……不知现在如何了?!”皇后担忧回道,扫了眼他们一下,“好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等卿儿来了,我们在一起去拜送子观音,那样会很热闹!”

她很期待那天的到来,只是今非昔比,都带着自己的孩儿去……

说罢,面带含笑环望了他们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寝宫内少了个人,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沉思琢磨刚才的皇后袒露的事……

“现在我们多少知道了莲妃的动机,因为姐姐被打入冷宫,所以就肆意报复皇后,才会追杀公主!”落可南沉言低语。了解事情的大概。但又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连你都要杀?难道就因为你碍事吗?!这似乎有点奇怪!”

“还有一点我想不通,既然她是为了报复皇后,为何她不杀你和研研呢?你们也是她的孩儿,不是么?!”紫瑶道出心中的疑惑。

这件事太玄,疑点重重,着实有点难办。到现在还斟酌不出莲妃的正真目的……

落可南淡淡颌首,眸光染上了一层严肃认真,把捏着下颌思考问题,“我感觉她神神秘秘,肯定掩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阴谋秘密,现在正在实行她的计划当中……”

不然也至于派人暗杀公主,想必这个计划准备了很久……

“我觉得有个问题很疑惑……”云冷月眸子淡敛,一丝诧异忽划而过,经皇后的提醒,有件事令他耿耿于怀,“你们还记不记得母后刚才过的,芸善是因为皇后身体受创,才会导致脸上不足,但在薰研看来,她的脸不是中了毒蜘蛛的毒?!”

他和紫瑶之间无话不谈,两人非比一般的亲密,她几乎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他。

“我有说过,可能是不小心被咬到的!”紫瑶皱紧了眉头。方才也在疑惑这个问题。

“我觉得没这么巧,皇宫干净怎么可能出现毒蜘蛛!”云冷月试问道。

好端端的寝宫内,环境根本不适合它的存在,怎么会那么巧,无缘无故爬出一只毒蜘蛛呢?甚至巧合到咬到娃娃的脸……

闻言,他们顿时恍然,觉得他的话颇有几分道理。

“小月月考虑得极是,其实我们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但还不能说,我们这几个人知道就行,先别告诉芸善!”落可南深深叹了口气。“一切等到魅炎调查回来再说,那时差不多知道她的意图……希望不是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我知道了。”紫瑶颌首应道,心倏然莫名烦躁起来……

云冷月眸色一怔,将她不自然的神色尽收眼底,温声提醒,“瑶儿,别想太多了。来,我帮你穿衣服!我们出去散散步!”

“好……”紫瑶缓了口气,乖巧地点着头。

之后,被云冷月揽进了内室,帮她换好了衣裳……

望景阁上

一袭华贵锦衣男子倒靠在檀椅上,慵懒地看着书籍,平静这几天的内心思考……

他看得出神,看得莫名烦躁,单身紧攥住那本书,放于自己的胸前。“该死……”

狭长的凤眸仰望阁下的大好美景,树木绿草幽茂,满园百花绽放,道上宫女太监来回走动,开始忙碌他们的一整天。

偶有交谈甚欢的人相继走过。各个脸上挂着一抹笑容……

面对如此祥和的景象,他终有了丝前所未有的舒坦,却又如感叹一般……

几曾何事,自己能够享受这种安逸的生活。他看得出神,神色似孤凉,似落寒,又似历经沧桑……

兴许自己出身在帝王之家,有很多事他无法体会……

正他静看之际,从后匆忙走出一个便衣男子,他恭谨对他行礼。

“殿下,属下有事禀告!”

落黎昕从愣然中回过神来,眸光一转望向了便衣男子,感到有点意外,“何事如此匆忙,说来听听!”

“属下发现三太子行动有些奇怪,不知为何派人乔装出宫?!”男子如实回道。

落黎昕优雅端坐直身子,没有太大的反应,懒懒启言:“乔装出宫?既然如此就派人跟去看看!”

这么聪明的人,派人乔装出宫定是去办什么重要的事,不过会是什么呢?!

“属下也想这样做,可是……”男子吞吞吐吐道。

落黎昕精锐的凤眸微敛,扫量了他一眼,有点好奇,“可是什么?”

“可是三太子派出去的那些人,行踪诡异,分别向四个方向前行,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北,属下搞混了,有的还跟丢了……属下不知他们到底要往哪里去……”男子叹息一气。

“这小子……”落黎昕冷俛一笑。

连他也猜不透他到底是要去哪,而他知道他这个皇兄定会派人跟踪,结果倒把他的手下耍得团团转,趁机开溜……这招够绝!

“不用跟了,随他们去吧!否则一样被他耍着玩。”

“是!”男子抱拳回道。

落黎昕将身上的书扔到了到桌上,望向了阁外,“风平国那边有何动静?父皇近来如何?”

男子深思了一下,随即恍过神来,“皇上龙体安好,只是近期都在为殿下择选太子妃,待您回去在做决定!”

“是么,太子妃。”落黎昕淡淡启言,淡敛的黑眸看不出此时的情绪。

“殿下,您是内定的继位太子,这只是第一步,太子妃自然而然就是皇后,您以后还会有后宫佳丽三千!经历各种女人!”男子陪笑道。

经他一提,落黎昕深邃的凤眸中,有了一丝恍惚,“你说的没错,自古帝王哪个不是妃嫔成群,本太子以后也不例外。”

然,这是事实,他是继位人选,并非一般寻常之人,这注定了往后得过着不同的生活。这些都是必经的……

有时为了巩固势力,不得不联姻,迎娶重臣之女,这事常见多了……

后宫的女人多是肤浅,可想而知以后,又会闹出什么阴谋狠计出来,不难免会处处勾心斗角……

缄默了一会儿之后,男子突然提起。

“殿下,您猜的果然没错,那个黑衣女子正是公主身边的侍女!”

落黎昕挑着眉头,墨眸内的戏谑之意颇明,“当年莲妃会好心安排一个侍女给她,不是别有目的,那是什么?!现在她不止要杀真公主,连这个假公主也是个牺牲品。”

“那要如何做?!”男子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