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25章 男人的直觉

第425章 男人的直觉

正当他们休息之际,走到长道上一个人,引起他们的注意。

“瑶儿,你有没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呃……好像有点……”

他们瞬间沉默下来,目光皆投在他身上,他那人身着特别的侍卫服侍,颇有气势行走,不似于普通的侍卫。累

也许感到有人正在看他,他蓦然转身环视了周围一圈。没发现任何人,便继续向前走着……

这时,他们微抬起头来,如做贼一般,方才借着花草的掩饰,致使他看不到他们……

其实也不知为何?不就是一个侍卫么?他们躲啥?!

“我想不起来了!”紫瑶捶着双腿,没有太大的在意。

皇宫侍卫这么多,偶有一面之缘也说不定!

云冷月精锐望着他渐去的背影,细细琢磨了一番。

见他一直盯着,一个侍卫也能看得如此出神,真有他的!紫瑶忍不住推着他的手臂,唤道:“别在发呆了!我们继续散步!”

云冷月仍处于思考装态,依旧看着那个人,久久挪不开视线,回想起昨天的一幕。

见状,紫瑶骤然站起身来,挡住了他的视线,“月……他都走远了!还看!”

“瑶儿……我觉得他好像是……”云冷月蠕动了下唇。

“月,你该不会有断袖之癖吧!”紫瑶揶揄道。双手叉腰故作不满。闷

闻言,云冷月蓦然一怔,起身直捏她的鼻尖,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她怎么可以贬低自己的男人。蹙眉宣言:“不许乱说!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你不是看上他?那是为何?!”紫瑶笑了笑。

云冷月睨望着走远的背影,牵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跟了过去,“我们先跟上,等下在跟你解释!”

紫瑶有点诧异,出于好奇心重,便同他一起跟在他后面。很快就追了上去。

那人不定时向后看了过来,他们只好走一段躲一段……

这时,他干脆停了下来,靠在树边四处张望了下。

紫瑶趴在树边,偷瞄了前方的侍卫,小声道:“月……到底是什么回事?!”

“瑶儿,那个人正是昨天出现的那些便衣男子!”云冷月轻声低语。

那些神秘的便衣男子,同黑衣人一样,都是用布遮掩着脸,就单单看那眼睛,真的很难认出来。

但他怎么确定他就是其中的一个!?就仅凭熟悉而已?

“你怎么知道,会不会搞错啊?”紫瑶疑惑道。

云冷月俊逸的脸上扬起一抹月牙般的笑意,俯视她清丽的瞳眸,“不会有错的!这是男人的直觉!”

“……”紫瑶怔了怔,极力隐忍住到嘴的笑意。

几曾何时他也有第六感,难得……难得……

云冷月挑了挑英挺的俊眉,凑到她的耳畔低喃,“你不相信啊?那我再告诉你,依据我的判断,那些救驾者是老狐狸派来的!”

“如何得知?!”紫瑶动起他的衣角。

云冷月温情脉脉地望着她,回道:“那个侍卫的穿着打扮跟宫里其他侍卫明显不一样,不是云祁国,你猜会是谁?!而且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有谁会救驾!”

紫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对他精锐的观察力甚感佩服。她注意不到的事,他居然一丝也不放过。“有道理耶。”

“是真是假,我们跟紧他便知道了!”云冷月盯着那个侍卫,见他继续前行,“瑶儿,他走了,我们继续……”

蓦地,他们小声跟踪了一段路程,直到他朝某栋阁楼走了进去。才停靠在树边。

紫瑶露出脸朝景阁望上去,云冷月站贴在她背后,陪她一同静望。

目光顺势上移,最后停留在最高阁看书的锦衣男子身上。

倏然,那个侍卫走到他面前,似在向他禀告什么重要事情一般……

“果然真的是他……”紫瑶惊讶得睁大了双眼,只感他的直觉不是一般的准。

“这下被我料中了!老狐狸!”云冷月沉沉笑道,双手搭在她的肩头上。

“月,你真棒!真聪明!”紫瑶转身送他一记香吻,算是奖励……

云冷月笑看着她,脸色蓦然变得严肃,道:“我觉得他既然会派人保护你们,必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就如莲妃和雪妃,别忘了他处在皇宫的日子长,不比可南他们,或许最清楚的人,他是其中的一个。他虽然狡猾,但也救了你们。”

紫瑶瞪视了几眼落黎昕,哼道:“依你这么说,老狐狸的人不就时刻在我们身边盯着我们!!”

云冷月淡淡颌首,“没错!”

他心思谨慎,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她是他看上的女人,按理说不会让她受到伤害,但保护她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目的……

紫瑶顿了顿,恍然,“啊……那可南派出去的那人不就被他们盯上了?!”

云冷月眸子微敛,唇角轻扯出一抹笑意来,“你放心吧!他自有安排!”

此时,她才明白男人的心思永远无法估量,不止是老狐狸……连她旁边的男人们,各个都是深藏不漏……

紫瑶双手搭着树边,泛起了好奇心重的毛病,咬牙,“我真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找老狐狸问清楚!”

云冷月闻言,迅速环住她的肚子,以防她真的跑进去,淡淡斥道:“不许去找他,就连想也不行!要是被他吃了怎么办!”

这正是他担心的地方,直觉告诉他,倘若他们独处,老狐狸势必会有所行动!

“人家开玩笑的!”紫瑶转首向他吐了吐舌头。

见状,云冷月心中一柔,暧昧地含住她的耳垂,“下次再有这种想法的话,我就马上将你就地正法!”

“讨厌……我不敢啦!”她笑出声来。

云冷月微微侧首,潭眸中煞气绽现,忽感到周围弥漫着一股怪异的肃杀气息,他四处搜索来源,直到它慢慢消失……

他的感觉不会错,方才的杀气感太强烈了。想不发现都难!

“月,在看什么呢?!”紫瑶抬眸望着他。

云冷月双眉紧拧,凝视那张绝美的容颜,道:“有人,瑶儿以后万事要小心!知道吗?!”

他想时刻不离粘着她,可是往后的事难以预料,父皇太后叫他,又不能不去。这让他很担忧……

他们缄默观察了一阵……

走在大道上的两个人看到这幕,甚感疑惑,于是加快了脚步。

他们的姿势太过暧昧,两个人紧贴着树木,像在做坏事一样……

“哥,小瑶!现在是大白天,你们可要收敛点啊!那种事还是回家关门做!”他人未到,声音却先传来。

听闻,他们一怔,默契转过身来。看清眼前的来人……

“咳咳……呃……我误会了!”云轩阳作势轻咳,从他脸上根本找不出“尴尬”两字!可想而知,他的脸皮有多厚!

紫瑶三两步走向他,毫不客气地拧着他的耳朵,哼道:“谁说我们在做坏事了?你眼拙了!”

“痛……”云轩阳痛呼一声,单手握住她的柔荑,讨饶的语气道:“小心你的宝宝,别动气啊!……瑶瑶!”说罢,另一只爪子欲伸向她的肚子。

上次没听到宝宝的跳动,现在摸下感应并不过分吧!

落薰研猛然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掌,重重拍打了几下,拧着他的耳朵喝道:“不准摸姐的肚子!听懂了没有!”

双耳被两个女人扯来扯去,既发红又生疼,他喃喃吐出了几个字,“想我一介潇洒翩翩的神风,上辈子真是欠了一大堆女人债……”

不久之后,她们折磨透了便松手放开他。

经云冷月提醒,他们轻声跑出了这个是非之地。这途中不忘跟他们讲起早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云轩阳波转的澄眸,忽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哦……我现在知道了,原来是老狐狸!”

落薰研柳眉紧拧,没想到是他做的,这样一来倒是帮了她们。

但重点是,无论他怎样做好,都无法抹灭她心中对他的坏印象。他轻薄她的那幕,有时又浮现在她脑中,让她不能真正忘掉!

然,她也不敢告诉云轩阳,深怕他再次冲动,找老狐狸算账,倒时被他算计,可没这么幸运了……

皇兄轻。薄皇妹,有违伦理道德,多么讽人呐……

不过,在他眼里压根就不担心,不把她当皇妹,只当做女人看,否则就不会动手,欲行占有强。暴了!

“既然是帮,那老狐狸现在还构不成威胁!不管他有什么目的,还是得提防着点!”云轩阳降低声调。似想了想,“我真正担心的是莲妃和贤妃!假设她们撞到一起,来个联手!可谓是让人防不胜防!”

“有理!”他们异口同声道。

就这样边走边谈,时不时还发出几个笑声……

“那个宁兮柔还敢来找哥啊……”

“贤妃派来的蠢女人被母后下泻药,现在离不开茅厕呢!”

“哈哈哈……”

他们一起走进了景亭中,继续他们几人之间的话题……

林荫大道中……

一群人慢步行走在路上。

“姑妈,你好久没有出来了,现在感觉如何?!”刘昭雪手抚着太后,柔声问道。

太后环望着那一抹幽绿的丛林,那清澈见底湖水,深深叹息:“很怀念……以前哀家经常到这里散步……那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她执掌后宫时,经常有妃嫔小皇子陪着她走遍皇宫的每个地方。

时光一晃而过,好几年过去,她长年呆在清思宫,足不出户。皇宫的很多地方,都忘了……

她最近就只出来一次,为的还是刘思仁……

结果还和女人起了冲突,她不入她的眼,正当她欲拆散他们之际,她却有了她的曾孙,还是两个小生命,这让她微微动容,想起了以前的孙子出生的那刻……

刘昭雪温婉一笑,扶紧她的手臂,“现在雪儿每天都可以陪你出来走走!”

“也罢!哀家年纪大了,是时候出来看看,好安享晚年!”太后唇角轻扬,不似以前的森寒,反倒笑得惬意,“对了,兮柔呢?”

这丫头平常都和刘昭雪黏在一起,可今天从早到现在都不见她的踪影,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闻言,刘昭雪望向一旁的宫女,道:“郡主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