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28章 凤卿儿

第428章 凤卿儿??“再跑快点。。。”皇后吩咐道,迫不及待想快点见到那个故人。?

“是,奴才尽力!”车外的便衣侍卫恭谨回道。?

旁边的近身宫女初兰细看似急,似期待,似喜悦的皇后,有点诧异她将要见到的这个人。懒?

伺候她三四年了,从来不知道她有这种令她着急的故人。。?

但可以确认一点,那个人的身份特别。?

“娘娘,您很记挂那个故人吧!”?

皇后点点头,清丽素容上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眼内溢满了怀恋的莹光,“对啊,我们很多年没见面了。。真想快点见见她!”?

“怪不得,娘娘要十万火急赶过来!”初兰笑起来。?

当皇后回到寝宫之后,听到侍卫的快报,便按捺不住跑去换便衣,那性子急不可耐,巴不得快点出宫,结果匆匆走出,不幸绊倒门槛,重重地倒在地上。?

后来,白皙的额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她竟不知晓痛,还乐呵呵笑出声来。?

即便外人也看得出来,那个人对皇后娘娘来说,很重要!?

初兰打量着她额头间发红稍肿的包,担忧道:“娘娘,您的额头还会不会痛?要不要奴婢下车给您买药去?”?

经她一提,皇后伸指轻触她的额头,才感觉到刺痛。“嘶。。。不碍事,还是赶路要紧!”虫?

她拉起窗帘望着繁荣的街道,忽然两抹娇影相牵而过,这让她回忆起年轻的那个时刻。?

她们经常那个出去游玩,逛逛庙会,穿梭在人潮鼎盛的街道中,两人感情很好,走到哪,粘到哪。。?

直到她要去风平国做皇后时,她自是舍不得分开,为此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唉。。。”皇后长叹一口气,时光飞逝太快,她们身在不同的国度,还有了各自的孩儿。?

再过几年她们也许就会老了,不过倒是儿孙满堂!不会虚度往后的日子。。?

马车朝着目的地奔驰,行驰如风猛烈,引得街头百姓频频回头观望。?

“娘娘放心,穿过这条道,就对到了!”声线从外面传来。?

闻言,皇后揪紧了衣裳,心中难掩一丝激动与期待,“那再快点,但切记不可撞到人!”?

“是!”那人挥动了马鞭。加快步伐。?

片刻之后,马车在庄严的庙前辗停。?

身着平民装扮的皇后由初兰搀扶着,优雅踩着矮凳而下。?

欣喜的眸光环望了四周一圈,凭着记忆往庙内出去,准备绕到里面的凉亭。?

送子观音的香火还是一如既往的旺盛,男男女女出进走出。甚是热闹。。?

凉亭边?

这是庙后最安静的地方,清澈的湖水荡漾着层层波纹,湖内的鱼儿时不时跳出水面,呼吸新鲜的空气。?

湖面上有座白色的凉亭,两抹清丽的身影映入眼帘,她们背对她坐在凉亭的石椅上闲聊。?

“是她。。”皇后低喃出声,不敢置信地眨着眼睛,绕过便衣侍卫走向前去,小心翼翼地接近她。?

她愈来愈靠近,双手狡黠伸出,蒙住了她的双眼,然后,挤眉弄眼对秋灵下暗号,不许她出声。。?

“夫人,你猜猜是谁来了!”秋灵捂嘴掩笑。?

贵雅夫人处变不惊,面色平静无波,无任何反抗的动作,似猜到何人所为,轻轻动起了唇角,“婉儿,我知道是你!你这招用对我用了很多遍了,现在已经不新鲜了!”?

蓦然,皇后没劲地松开手,仔细回想好像有这么一回事,无力坐到她的旁边,忍不住嘀咕,“凤卿儿,你好歹也配合一下!”?

她细看她精致的脸庞五官,笑道:“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莫怪那时的皇上会被你迷住!”?

眼前的卿儿皇后,平常妇人打扮的她难掩与生俱来的贵气,姿色绝丽,黛眉横簇,清眸宛转,肌肤吹弹可破,似琼脂玉般通透,说话时还不时隐现出两个娇俏的小酒窝,言行举止皆是温婉之态,颇有皇后的风范。?

在旁人看来很难相信她是三个孩子娘亲。。?

“婉儿,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你还不是一样!”凤卿儿低低一笑。握住她的柔荑,用心与之感受。?

分别多年,今日再见,熟悉特别的情意在她们心中蔓延开来。。?

好几年前,她们也曾在这里见过,这是她们共同的幸运之地。?

在这里,两人越发有种说不出来的情怀,兴许是因为她们跟它有缘。?

“对了,你不是一两天才会到,怎么你先来了?”皇后疑惑问道。?

“其实我很早就来了几次京城,没通知你而已,皇宫的随行队伍在城外,所以我就行动了!”凤卿儿温婉言笑。?

“原来啊!”皇后挑着眉头,稍稍思索了片刻,反握住她的柔荑,兴兴提议,“不然这样,不必管那些随行侍卫,晚上跟我回去,明天好给那些孩子一个惊喜!他们一定很想你的,特别是芸善,这孩子变化很大!”?

反正她迟早也得进宫,择日不如撞日,她也有个伴聊天!?

“他们过得还好吗?芸善那孩子会不会很胡闹!”凤卿儿怔然反问。眼底溢满想念的柔情。?

别人的孩儿都是陪在父母身边,唯独她的皇儿们,怎么忍心丢下他们,各个向外跑,而且跑得一个不剩。。?

太久未见,他们难道不知道她很思念他们么??

再说芸善,貌不惊扬,自小娇惯任性,担心她到处惹事生非,会出大事。。?

她对这个女儿有亏欠,唯有用无尽的关爱来弥漫她,事事顺她,宠她。。?

皇后摇头浅笑,实话实话,“乖着呢!很懂事,现在还做了我孙子的干娘!”?

凤卿儿惊讶地看着她,拔高了音调,“你这么快就孙子了。。”?

皇后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激动地握住她的手臂,对她细讲出这几日发生的事。。?

凤卿儿听得出神入迷,只感世间之大,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替她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庆幸自己的女儿找到了至爱归宿。。?

“婉儿,你真幸运找到了你儿子,而且我们现在可是亲家了!可惜你的月儿有伴了!不然。。。唉!”凤卿儿叹息一气。?

听闻,皇后晃着她的手臂,小瞪她一眼,“卿儿,你可别打月儿的主意,他有瑶儿就够了!你可不许干涉他们!还有你家可南!”?

瑶儿?多么熟悉的字眼。凤卿儿一怔,轻喃:“瑶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随即恍过神来,“婉儿,你想到哪去了!我不会干涉施压给孩子们压力,他们有喜欢人的权利,只要他们喜欢便好,我不会反对的!”?

“这还差不多!”皇后满意地点着头。?

凤卿儿无奈地皱起眉头,对她提的女子油生了一种莫名熟悉的情愫,很是在意,“你刚才说的是,哪个瑶儿?”?

皇后喜笑颜开,缓缓道出,“我妹妹的女儿,若紫瑶!现在是参朝郡主呢!”?

凤卿儿恍然,忆起上次红纱中的绝丽女子,喃喃吐出了几个字,“哦。。她的女儿,我从来没有见过。。”?

可能因为过得不好,婉儿从来很少在她面前提过她妹妹的伤心事,所以她了解的并不多。只知她女儿和她的女儿们一样大。其他流言蜚语在皇宫里也听不到。。?

“这些都是以前的事,好了,我们不提她了!”皇后蹙眉回道。?

“也罢!不过我很想见见这个瑶儿。。”凤卿儿淡淡颌首。十分期待。?

“卿儿,我先告诉你,见到她的时候,你千万别被吓到啊!”皇后故意卖关子,吊她胃口。?

凤卿儿淡敛的明眸中,划过一似诧然,略微沉思了片刻,“我知道了,你是想说她琴艺惊人对吗?我有听过了,千真万确是极品!”?

“错了,到时你就知道了!”皇后笑起来,推推她,“你定会感到很意外的。。”?

“婉儿。。你真不够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