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29章 红杏出墙

第429章 红杏出墙

“错了,到时你就知道了!”皇后笑起来,推推她,“你定会感到很意外的……”

凤卿儿不满地抱怨,喃了一声,“婉儿……你真不够意思……”

她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莹光,带着狡黠,带着神秘,轻而易举地勾起她的好奇心。懒

跟她相处之久,十分了解她的为人个性!

从前,她什么事都告诉她,两人彻夜未眠相聊,反倒是她,越来越神秘!虽然她也曾向自己倾诉!

参朝郡主的琴艺的确让她感到意外,除此之外,她们并没有见过面,难道是美貌?

外界传闻是倾国倾城,她相信,即使上次有过一纱之隔,但从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感觉得出她是个美人儿。

甚至还觉得她们仿佛似曾相识……

她压抑不住心中的那丝好奇,疑惑道:“婉儿,你卖不了关子的!我知道是因为她的倾国之色!”

皇后摇晃着手指,唇角擒着一抹狡黠的笑意,“卿儿你只猜对一半,至于如何你见了才知道!怎么样?晚上跟我回去吧!”

凤卿儿禁不住拧紧了眉头,好在她够冷静,否则非得被她折腾得发狂!

“让我想一下!……”

凉亭边上,微风徐徐,两个贵雅妇人坐在石椅上攀谈甚欢,不知不觉度过了很多时间……虫

夜晚

华贵的马车奔驰在路上,往皇宫的方向跑去。

皇后打点好一切后,心情愉悦地朝自己的寝宫走去。

这天对她来说,相当放松,早上惩治了那个兮柔郡主,下午却让她碰到了老朋友。

无疑她是最幸运的人,全部的好事都给她碰上。

她轻哼小曲,惬意悠然地迈进寝宫,如年轻的姑娘一般。

岂料,刚走进不到几步,却听到了一个声线。

“哼得比我还难听,别唱了!”落可南轻轻低语。

“哦。”皇后还未反应过来,但又想想不对,连忙加快脚步冲进去。见到里面的人,足足愣怔了一刻,“啊……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等你!”他们齐声质问:“母后,你去哪里了!”

他们等了好几个时辰,皆因她还没有回来。

一来是要告诉她,落薰研怀孕了,二来,他们每个人都想知道她去私会哪个故人!

因为他们很好奇,一向乐观可爱的皇后除了卿儿之外,还与什么人往来,可以让她急得摔倒在地还在笑……

“我没去哪里啊!”皇后淡声轻启,面对他们的盘问而感到莫名心虚,又觉得好笑……

她去见卿儿了!不过,就是不告诉他们!

落可南象征性地撞着她的手臂,挑眉道:“说谎,你到底去见哪个故人了?再不招来!我们告诉皇帝老子去,说你红杏出墙!”精锐地眸光打量着她额前那个发红的包,故意调侃,“啧……额头还顶着一个红包,干娘你艳福不浅啊!想必那个人的功夫不差!”

“死孩子,别以为我会怕你!有本事现在就去告诉皇帝老子!不然……你明天就死定了!”皇后不甘示弱地反驳,眉角狠狠抽蓄了几下,总有一天会被他教坏!

她私会的那个人正是卿儿,头上肿着一个包也是因为她,这些孩子存心故意取笑她!

“切……”落可南不在意地撇过头去,“我还不相信你能将我怎么样?!”

相处这么久,早就摸清她的底细了,她惯用什么招数,自己了如指掌!

“你你你……”皇后欲言又止,索性不搭理他,忙转身走向紫瑶,摸着她的肚子,“瑶儿,你肚里还有宝宝,等我这么久,小心孩子吃不消!”

“没事,我的宝宝很健康呢!”紫瑶低低一笑。“对了,今天太后还送了我好多补品……”

“那很好啊,太后终于良心发现了!这是她必须做的!“皇后答得理所当然,别看太后长年居住在清思宫,她寝宫内的那些补品,可谓是极品中的极品,她全部舍得拿出来,就代表她真心想要这对曾孙!

“如果她要是再找你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母后会跟她拼了!”

“不会的,母后!”紫瑶摇头言道,将白天发生的事告诉给她听。

关于刘昭雪,她只对她说是起冲突而已,碍于她的个性,并没有道出真实情况,深怕她会冲动跑去找她算账,免得引来不必要的杀人之祸……

“我明白了!瑶儿你不必理会贤妃,就当她发疯好了!”皇后哼气出声,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倏然握住她的柔荑,笑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快点回去吧!别累我的小金孙!”

话音刚落,他们纷纷笑出声来。

这时,云轩阳站到她旁边,握住她的手臂,挑了挑眉头,“母后我们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千万别太惊讶啊!”

皇后疑惑望着云轩阳,感到好奇,“什么事?”

云轩阳凑到她的耳边,向她禀告,“再过十个月,你儿子我,就要做爹爹了!”

“啊……”皇后大呼一声,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双手捂住了嘴巴,“你是说,我又要做奶奶了!?”

“没错!”云轩阳颌首应道。

“哎呀……上天真是眷顾我啊!又给我送孙子来了!”皇后即刻跑到落薰研面前,二话不说就抚上她的肚子,“乖孙……一定又是两个!研儿,你太棒了!”

“总体来说,都是儿子的功劳!”云轩阳唇角的笑意轻扬。这好歹是他辛苦播种的成果!

落薰研面色绯红一片,招架不住皇后的抚摸,微敛的杏眸划过一丝尴尬之色,继而抬起狠狠瞪了云轩阳一眼,说得脸不红,气不喘,这个男人的脸皮愈来愈厚了。

云轩阳被她盯得头皮发麻,匆匆别过头去,识相地闭紧了嘴巴。

“从明天开始,母后得准备两人份的补药了!”皇后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交握住颤抖的双手,小声嘀咕,“研儿怀孕了,我等下得告诉卿儿!”

轻声言语隐隐约约传入落可南的锐耳中,他诧然问道:“卿儿什么?”

“没什么……我说卿儿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皇后含糊道,还处于兴奋当中。

“既然没事,我们回去了!”落可南摊了摊手,也不太在意,转身面向他们。示意他们该离开了!

睨望着他们刚刚经过的身影,皇后似想到什么重要事情一般,忙提醒,“孩子们,明天早上记得来母后这里,顺便叫上芸善,我也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呃……要好好照顾我的小金孙们!”

“那好吧!”他们淡应,也不多做思考,便离开了延凤宫。

皇后兴兴走进内寝,换下一身平民装,顺便在额头上抹了抹膏药,准备妥当后,这才踏出寝宫,面带和笑往目的地寝宫前行。

翌日清晨

明媚的阳光洒在了皇宫的每个地方,百花绽放,满园幽香,蝴蝶飞扑嬉戏,花朵上的露珠在柔光的映衬下,发出晶亮的光泽。

昨天刚得知的消息,经皇后的大力宣扬,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皇宫。自然也传入了某些人的耳中。

忙碌中的宫女太监,时不时就闲聊了几句。

刘昭雪脸色阴沉,对昨天的那一巴掌还耿耿于怀,她瞪似了宁兮柔一眼,“昨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表姐……这不能怪我,昨天肚子太不舒服了!我刚才才从茅厕中走出来,现在还有点不舒服……”宁兮柔揉着肚子,蹲了整整一天,全身酸疼不止,甚至差点虚脱……那里真的很难受……

刘昭雪冷撇了眼她,哼道:“真有你的!”双手环抱于胸,发泄着全身的怒气,“你不知道昨天那个老太婆有多无耻!竟然为了那个女人,亲自动手打我……”

“哦……”宁兮柔应道,有点心不在焉,失神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高贵女子。猜想她是哪宫妃嫔?自己怎么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