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30章 她是公主?

第430章 她是公主???刘昭雪冷撇了眼她,哼道:“真有你的!”双手环抱于胸,发泄着全身的怒气,“你不知道昨天那个老太婆有多无耻!竟然为了那个女人,亲自动手打我。?

“哦。。”宁兮柔应道,有点心不在焉,失神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高贵女子。猜想她是哪宫妃嫔?自己从没见过。。懒?

淡淡地敷衍之语,更近一步燃烧刘昭雪的怒焰。身体内犹如翻滚着熊熊烈火,灼烫得欲要爆发。。?

昨天吃了太后一记耳光,今天宁兮柔这样含糊,意思是说她该打吗??

她微微侧首望着她呆怔的模样,以为她不把她放在眼中,这胆子是越来越大。?

于是,扬手毫不客气地拍着她的脑袋,将她骤然拉回神来。。?

“啊。。。”宁兮柔惊呼一声,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愣愣地收回目光,纤指揉着自己的小脑袋,嘀咕道:“表姐,你这是干嘛?”?

方才一直注意前面的高贵美女,被她浑身散发的气质所吸引,甚至还觉得她骨子里的韵味儿很像一个人。。?

到底是谁呢?言行举止温婉典雅,从那扬高的纤长手指可以看出,她是个弹琴之人。。?

“问我干嘛?你自己呢!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刘昭雪怒哼道,指着她的脑袋乱指一通。?

她向来最讨厌被人忽视的感觉,她明明清楚的,连安慰一句都不会,竟学别人无视。。虫?

“表姐,别别。。痛啊!”宁兮柔不满地抱怨,猛然拉住她的蠢蠢欲动的柔荑,解释,“你误会了,呃。。。表姐你认识前面那个女人吗?她是哪宫娘娘,长得好漂亮啊。甚至比你还。。”后面的话被她识相隐去,因为刘昭雪会生气。?

自古女人喜欢妒忌,更何况是颇有心机的贤妃,虽说她是妃子中最年轻的,但一直得不到恩宠。?

刘昭雪顺着宁兮柔指的方向望去,仅仅只一眼就怔住了,一袭红色华贵锦袍袭身,更加映衬她高贵的气质,白皙绝丽的脸上,不定时浮现了一抹温婉柔情的笑意,清澈的明眸溢满温柔之色,着实有一国之母之象。跟某个皇后不太一样。。?

这神韵,这气质,这举止,有可能吗?她会是谁呢??

后宫佳丽三千,即使她没跟她们相处过,但身为四妃之一,可是每个都有见过。?

前方的神秘女子,是后宫中的哪号人物?难不成是被皇上藏匿已久的妃嫔?现今才真正露面??

“我并不知道她是谁,但我肯定她是个妃嫔!”刘昭雪拧紧了袖下的双拳。?

冰冷寒凉的眸光带着浓浓的妒意,紧锁眼前欲来的红衣女子,她的一颦一笑皆落入她眼底,好一个标致的美人儿,跟某个郡主一样,有着迷人的本钱。?

这时,凤卿儿跟秋灵相聊甚欢,后面带着几个宫女侍卫,从她们身边经过。?

兴许谈得正尽兴,没有看到刘昭雪,自然而然没有搭理她们。?

刘昭雪霎时傻眼,再次被人无视一次,她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扯着宁兮柔快步挡在她们前面。?

阴寒的双眼充满敌意,死盯着她们一群人,最后停留在凤卿儿身上。?

凤卿儿停止了谈话,明眸婉转回望着刘昭雪,对挡路之人感到莫名其妙。?

但也看出她眼中的挑衅之意,直觉告诉她,这人十分嚣张,她定是皇宫里的妃嫔。?

“请问你是?”?

刘昭雪双手环抱于胸,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仿若要将她狠狠比下去。“你不知道,这也难怪,本宫是贤妃!”?

“原来是贤妃,本宫算是见识到了!”凤卿儿温笑道。语气很平静。?

明白此人正是婉儿皇后口中的疯女子,仗有太后宠爱,就肆无忌惮,目中无人!?

她是新妃,入宫才几年,自然不认识她是风平国皇后。?

而且再说,她昨天被婉儿邀进宫,随行的队伍在城外,皇宫里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来了!?

“你又是谁啊?敢在本宫面前无礼,说到底你也只是个皇上身边的小妃而已!”刘昭雪怒气哼声。将她不温不火的言语似为挑衅讥讽。?

闻言,站在旁边的秋灵冷撇了眼她,抢眼替她答话,“贤妃是你无礼才对,皇后娘娘怎可是小妃!”?

“皇后娘娘?!”刘昭雪一怔,随即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哈哈哈。。你这是在异想天开,让本宫来告诉你!皇后现在正处在东宫中,她还没下位,你怎么上去!”?

“表姐,够了!也许她真的是皇后!”宁兮柔摇着她的手臂唤道,对方身份高贵,穿着打扮不是一般的妃嫔,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妃子。?

刘昭雪稍稍收敛了笑意,对她的制止感到极致不满,喝道:“你蠢啊?自古帝王一后多妃,你有见过两个皇后的吗?!”?

宁兮柔点点头,轻轻拍下脑袋,这才恍然,“也对哦。。不可能有两个皇后,那她是谁啊?”?

刘昭雪挑着眉头,嘴角擒着一抹狡侫讥讽的讪笑,“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她是皇上藏匿的小妃,被皇上诱.哄,还妄想当皇后,真不知天高地厚,告诉你!有本宫在,还轮不到你!”?

凤卿儿仍保持平静,并未受她的言讽而动怒,她是皇后又岂会不知她的意思!她是在向她示威,很显然她很觊觎皇后之位。?

她们之间多说无益,她就像婉儿说的,堪比疯子!?

“本宫不与你争辩,先行一步了!”她摇头叹气,轻迈步伐走了几步。?

岂料,刘昭雪一个快步将她拦了下来。连礼节都未忘了,还想逃跑??

“怎么?说不过本宫了?要想离开?先要端正你的态度!”?

秋灵恶瞪着刘昭雪,欲要狠出驳言,却被凤卿儿扬手制止了。?

既然她要她端正态度,那她唯有执行了,凤卿儿和颜悦色,轻轻蠕动了下唇角,“本宫就是皇后,这够了么!”?

刘昭雪稍稍一愣,咬牙笑道:“胡说八道,你当真不要脸!”?

“秋灵!”凤卿儿低唤,无奈微微侧首。“你教教她,何为皇后的威仪!”?

“遵命!”秋灵走到刘昭雪面前,扬起一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煽了她好几个巴掌,“污蔑皇后,该打!”?

顿时间,周围想起了好几个清脆的声音,“啪啪啪。。”?

“你。。”刘昭雪气结,何时有受过此等屈辱,一连赏了她好几个耳光,面子多少挂不住,“伪皇后,还装!有本事跟本宫去见圣上!”?

话音刚落,又迎来了一巴掌,还伴随着一丝冷冽的喝言。?

“邻国皇后你也敢顶撞,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听罢,她们浑然一颤,瞬间呆怔在原地。没有开口答话。?

皇后的随行队伍不是还未到,且皇宫内也没有半点动静,皇后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宫里。难道独自提前进宫??

但凭温柔气质,言行举止皆有专属王室风范,不想承认都不行。?

不予理会她们的失态,她们绕过她的身边,继续向前走去。?

待她们离开以后,她们才纷纷恍过神来。?

“表姐,我们怎么这么糊涂,没想到她是邻国皇后,还差点破坏邦交,要是皇上怪罪下来,我们就死定了!”宁兮柔担忧道。“莫怪这么美丽温婉。。。比我娘亲还要好。”?

“鬼才知道她是皇后!所谓不知者无罪!况且她还煽了我多个巴掌,这笔账我在慢慢跟她算!”刘昭雪摸着发红的脸蛋,散发浑身的怒气,“别以为她是风平国的皇后我就会怕她,我先惩治下老太婆,再来想办法。”说罢,便转身离开。?

“诶。。表姐等等,你要冷静点,她可是皇后啊。。”宁兮柔追了上去。知晓她的做法有欠妥当!?

另一边?

凤卿儿笑意温和,情绪丝毫没有被她影响到,静逸悠然地迈步行走。?

“娘娘,刚才那个贤妃那样说你,煽她几个巴掌,实在不解恨!”秋灵扶着她的手臂抱怨。?

“这种妃子,我们不理便罢!”凤卿儿淡淡回言,“不然越理越糟!”?

“可是。。。”秋灵正欲驳言,却被旁边传来的声线给打断了。?

她们蓦然转身,视线都投向了那两抹雅蓝色的背影上。细细倾听他们的谈话。?

“要你不乖!肚里有宝宝,趁我不注意还玩轻功,你看看,现在擦破皮了。。”?

“月,你别生气嘛,我只不过好奇。。”?

“打你我舍不得,不打你又不行!你说该怎么办?”?

“呵呵。。你晚上在惩罚我喽!”?

“现在先回去抹药!”?

“可是他们都去母后那里,不用啦!”?

“不行,不用管他们了!上好药再去!”云冷月不容商量,打横抱起她,飘然的身姿轻轻一跃,踏轻功而去。。?

方才横抱的那幕,让她们半侧望着那个女子。那面容好熟悉。。?

“月儿?那她身边的那个不是?瑶儿?”凤卿儿低喃道。?

“公主!”秋灵朝着他们飞去的方向大声呼唤,继而转眸望向凤卿儿,“什么瑶儿?娘娘,秋灵看得清清楚楚,刚才那个女子是公主!”?

“奇怪了,研儿怎么会跟月儿在一起,会不会是我们看错了?”凤卿儿疑惑道,脑子里有点混乱不清。?

“千真万确,她就是公主!秋灵才不会眼花呢!”秋灵摇头反驳。?

“算了,我们还是去延凤宫,反正孩子们都在那儿!”凤卿儿低低一笑。脑袋徘徊在那个雅蓝女子。?

~~~~~~~~~~~~~~~~~~~~~~~~~~~~~~~~~~~~~~~~~~~~~~~~~~~~~~~~~~~~~~~~~~~~~~~~~?

延凤宫?

本是平静的寝宫,一早便热闹起来,萦绕了满屋的谈话声。?

“你有什么惊喜要告诉我们啊?快讲吧!”落可南纵了纵肩。?

“哎呦!别着急,主角还没来呢!”皇后拍着他的肩头,环望了他们一圈,“咦,瑶儿他们怎么还没来?”?

“晚点到!你也知道嘛,孕妇特别麻烦的!”落可南淡启。?

这时,落芸善走到皇后旁边,有点诧异,“连我都有惊喜吗?”?

皇后握住她的柔荑,笑得狡黠,“相信姨的话,保证你最惊喜!”?

“快点拿出来给我看看!”落芸善伸手向她要。?

“不要!”皇后笑着拒绝。贼亮的眸子望着门外的那抹红色身影。提议道:“你们全部闭上眼睛,我这就给你们惊喜,但不许偷看!”?

“那好!”或许太过想知道,结果他们全闭上了眼睛。?

蓦地,凤卿儿轻声走了进去,皇后上前拉住她的柔荑,朝他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