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32章 拥抱,我好想你……

第432章 拥抱,我好想你……

这时,云冷月揽着紫瑶跨过门槛走进来。

“呀,我的小金孙来了!卿儿快看!”

“这这这……娘娘,这不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蓝衣公主吗?……”

秋灵望着前方的那抹雅蓝纤影,太过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如见到过鬼一般。懒

就知道,不可能会看眼花的!但是她真的好像公主……

世间竟有如此相似的女子,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从这位女子的穿着打扮看得出,应该就是皇后口中的参朝郡主。

她们加大声调的叫唤,使得凤卿儿禁不住向前看。“她……这是……”

忽然地,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静止下来,她怔住了,水清的明眸不敢置信地眨动了几下,恍惚欲来的蓝衣女子。

一股莫名熟悉的暖流油然在心头,还夹杂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流动,对她也能产生母韵的温柔。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女儿,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惊愣的眸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亲眼目睹她的真实存在,这并不是梦……

莫怪上次会觉得似曾相识,就因为她的容貌不仅长得像她的女儿,连贵雅气质的相差不多……

更巧合的是,她的名字叫瑶儿。

在以前,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她便给她们取了名字,一瑶一研。虫

后来因故而换掉了那个名字,不然她的女儿也叫瑶儿……

如今,她们这群孩子能碰到一块,是缘也是份……

“瑶儿……”她喃喃低念。

紫瑶和云冷月谈得尽兴,倏然感到有一道强烈熟悉的视线正投在她的身上。

她轻抬眸循眼望去,只一眼便愣怔住了,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红色凤袍的凤卿儿。

此时,她也用同样的目光在打量她。两人静静对视,传递彼此眼中的狐疑……

寝宫内的人,有的无奈失笑,有的疑惑不解。皆望着她们。

紫瑶轻轻抿了几下唇瓣,不断地揉着眼睛,细看着前边的红衣女子,端庄贵雅的举止,姿色绝丽的脸蛋,一抹柔和笑意,散发浑身特别的韵味儿。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她很像一个人。

莫非她真的是?……

“老妈!”紫瑶顿时恍然,加快脚步跑向她,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便伸手抱住了她。

霎时间,一阵异样熟悉的电流猛然窜过她们的身体。

紫瑶紧紧地抱着她,闻嗅着她身上的母性芳香,感受她的温馨柔情。

这一切都太熟悉了,让她不得不相信……还能在见到她的老妈……

“老妈,我好想你啊……你来了,真的太好了……”她哽咽说道。泛红了眼眶。

头搭在她的肩头,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好想在她面前撒撒娇,是因为太过思念……

凤卿儿双眉轻拧,并没有因她突如其来的熊抱而推开她,听出她欲哭的声线,心头上竟不知觉起了一丝心疼,双手轻拍着她的后背,轻柔安慰她,“好孩子……”

为何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却长得如此像,却是那样熟悉,还那样心疼她,甚至有个念头,怀疑她就是她的女儿……

她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然,这一幕却让几个人看得莫名,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她们就是一对母女……

“老妈,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紫瑶深深嗅了一口气,仍将她抱得紧紧的。

“刚刚。”凤卿儿轻挑着眉头,唇角浅扬一抹温和的笑意。

这个惹人怜爱的孩子,初次见面就很喜欢她,总感觉她们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而且开口就和可南一样,言语怪异,老妈老妈的叫。不过听起来蛮亲切的。她很喜欢这种称呼……

“你来了,那老爸呢?”紫瑶凑近她的耳畔问道。

“呃……瑶儿……其实我……”凤卿儿拍拍她的后背,有点不解她所说的话。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紫瑶担忧问道。

话音刚落,从周围传来了好几个声线,似在刻意提醒她。

“咳咳咳……呃……老姐,你认错人了!”

“咳咳……她是卿儿皇后。”

紫瑶闻言,顿时涨红了双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缓缓地松开了双手,对着凤卿儿干笑了几声,“呵呵……不好意思……老……呃,皇后娘娘……”她即刻改口。

认错人,对她的打击有多大!还以为是自己的妈妈,结果对她乱说一通,这下糗大了。真想马上钻进桌底下……

但是,她们长得实在太像了,简直就是老妈的翻版,只不过个性差太多,明显是皇后温婉……

现在,才明白上次落可南的提醒,她的确吓了一跳……

这样也好,还能在见她一面,已经心满意足了……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妈妈。

“瑶儿……”凤卿儿欲言又止,眼底划过一丝失落,很在意她的称呼,在她认为,那样令他们很疏远。

紫瑶泉眸淡敛,眼内满是复杂与尴尬,退后几步站到云冷月旁边。

“瑶儿,皇后她是不是……”云冷月低喃问道。

“月,我晚点在告诉你!”紫瑶小声道,抱住他的手臂。

“嗯……”云冷月宠溺地抚着她的发丝。

这时,皇后恍过神来,方才还诧异紫瑶的惊讶举动,原来是认错了。她轻轻推着她的手臂,狡黠笑道:“怎么样,卿儿,长得够像吧,是不是被吓到了!”

“的确……不仅被吓到,还觉得很熟悉……”凤卿儿淡淡启言,紧锁着紫瑶的每个表情。

“娘娘……我有同感,她会不会是公主啊……长得也太像了,连我都认错了……”秋灵挠着脑袋,道出心中的想法。

皇后拍着她的肩头,揶揄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有这种反应!”

静默在旁边的落芸善听闻,微微垂低了头,心里涌现一丝难受极致的失落,她尽量不去想它,可总是控制不住。她抿了抿唇瓣,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对啊,母后!我以前也被吓到,甚至还以为她们才是姐妹,而我啊,是你捡回来的!”

“你这丫头,又在胡说八道了!你怎么会是母后捡来的呢!”凤卿儿嗔骂道,宠溺轻点着她的小脑袋。

她是她从小养大的女儿,虽然刁蛮任性,不懂事,但还是很宠她疼她。即使她做错事了……

“母后,我开玩笑的!”落芸善向她吐着舌头,将那抹失落迅速藏入眼底。

凤卿儿轻摇着头,心不在焉的她忽略她的不自然,握住她的柔荑,“真拿你没办法!总喜欢逗母后!”

两母女相视一笑,外人也看得出来,她们的感情很深厚。

“唉……”他们纷纷轻叹,望着落芸善。皆发现她笑得很勉强。各个陷入了沉思。

蓦地,皇后拉过紫瑶,顺手往她的肚子里摸了一把,冲她们炫耀一番,“呐呐呐,卿儿别再认错人了!她可是当朝郡主啊!我的好儿媳!她肚里还有两个小金孙!”

“母后……”紫瑶晃着皇后的衣袖,尴尬的眸光正好对上凤卿儿的双眼。

“哎呦,你还害什么羞啊!”皇后嗔笑道,望着落薰研,“研儿也有我的小金孙,母后要好好喂饱他们!”

过了一会儿之后

宫女准备好丰盛的美味膳食,一群人围着桌子,畅谈闲聊趣事。

“母后,晚上你要陪我睡,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落芸善笑着提醒。

“好好好,母后听你的!”凤卿儿为她的皇儿们夹着菜。对他们很温婉体贴。

见状,紫瑶微微垂首,故作若无其事地吃饭,她对他们的宠爱她都看在眼里,突然感到自己是多余的一个,但也想拥有她的关爱。

“瑶儿,你怀孕了,要多吃点!”凤卿儿将菜夹向她的碗。

紫瑶轻抬头,愣了足足一刻,才喃喃地吐出几个字来,“谢谢,皇后……”没想到自己的随意想想,能够成真……

她定是跟她有同样的熟悉感觉,她看得出来……

“呃……你……”凤卿儿皱眉,油生了一股纠正她称呼的举动,但又隐忍住了……

往后还有好多日子相处,她可以慢慢了解她,到时不必再纠正,也不会生疏!

“瑶儿研儿,你们能吃尽量多吃,别饿坏我的小金孙!”皇后不甘示弱地夹菜,将她们的碗塞得满满的……

“母后……”她们异口同声,盯着幸灾乐祸的皇后良久,她明摆着将她们当成母猪了……

“吃啊,不然肚子怎么变大!”……

蓦然,一阵阵欢声笑语,传遍了整个延凤宫。

夜幕降临,一轮圆月高挂,繁星点缀,偶有微风徐徐,凉爽扑面而来……

皎洁的月光照射着冗长的大道,映出了几个前行的人影……

凤卿儿抬头望着满天星空,望着那一弯圆月,“善儿,研儿他们怎么会认识瑶儿的?”

落芸善握住她的手臂,琢磨思索了一下,笑道:“母后,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感情很好了,甚至比我这个手足还要亲,他们都叫她老姐……”

这是事实,他们之间有一种超然的默契,是她这个姐姐无法介入了……

其实她很清楚,他们并不把她当做姐姐,而是当做真挚的朋友。

虽然有些小失落,但也很满足。这种状态很好,至少他们不嫌弃她!

“这点母后看得出来……”凤卿儿笑了笑,“瑶儿,瑶儿……呵呵!”

“母后很喜欢紫瑶啊!”落芸善悠然问道,

“嗯,她给母后的感觉很熟悉,很亲密……”凤卿儿如实坦然,丝毫不隐瞒。

“是因为紫瑶很像薰研吧!”落芸善淡言,忆起以往的那幕,“母后,我和紫瑶本来是死对头,每次都和她作对,连可南他们都讨厌我,后来才知道自己蠢到被人利用,是她们既往不咎来帮我……还愿意成为我的朋友。”

“好在善儿你懂事了!”凤卿儿握紧她的柔荑。

“嗯……母后你看,我手臂上的疤痕已经快恢复了!”落芸善卷起了衣袖,指着那块淡化掉的疤痕,“都是她们的功劳!”

“只可惜没有了那个印字!不过,能恢复成这样很好了!”凤卿儿轻触她的皮肤。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