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34章 卿姨?母后?

第434章 卿姨?母后?

“月……你轻点嘛……”

“谁叫你不乖……”

云冷月拿着药膏替她轻轻擦着那个伤口。破皮轻伤在手臂印字之下,仅差那一厘米就毁掉了。

小妮子太过好奇蕴藏在她身上的内力,上次听云轩阳说过,或许会有轻功。累

今早趁他一不留神,飞是飞上去了,可结果差点撞到树,若非他反应及时,否则非把宝宝撞出来不可!

“不许再有下次!不然我可要告诉母后了!”云冷月恐吓道。唯有搬出皇后她才会收敛!

闻言,紫瑶连忙攥住了他的手掌,柔声祈求,“月,别嘛!不要告诉母后……”

皇后的性子她岂会不知晓?要知道她做有伤她金孙的举动,后果不堪设想……

纵使不会骂自己,但到时在来个什么十全大补汤之类的……她可无能力承受她的“摧残”!

云冷月俊挺的眉宇皱了起来,俊美的面容微沉,“那你贿赂我啊!”

话音一落,紫瑶二话不说便凑到他温润的薄唇上,将所有的言语化为主动,进行她所谓的贿赂……

她红唇轻抿,纤长的手指移至到他的腰际,帮他解开衣裳。顺势将他压在了身下。

云冷月痴迷地望着身上的人儿,衣裳半褪到手臂上,白皙如玉的肌肤泛着动人的光泽,胸前的春。光**,每一个举动无疑是对他赤。裸。裸的诱。惑。闷

“瑶儿……”他的声线磁性沙哑似干渴的枯枝一般。

他按捺不住她挑。逗的刺激,双手环住她的玉背,替她解去身上的屏障。抱着她轻轻一翻身,将她安置在身下。温柔覆上那娇润欲滴的红唇。修长的手指揉捏住她那高耸上的花蕾,轻扯着,挑。逗着,引发她曼声低吟……

“呃……唔……”

“小妖精,你还是那么美味……”

云冷月凑近她的耳畔低喃,吻上她柔嫩的肌肤,手热的大掌顺着腹部而下,撑开她的双腿,探入那层隐匿的幽兰地带。

“嗯……月好坏……”她娇声颤吟了声。绝颜羞态难掩,身体因他灼烫的热量而发红……

“瑶儿,你从来都知道的!”云冷月坏笑道。

温热的手掌抬高了她的**,下腹猛然一挺,没入她的双腿之间。轻轻律动了几下……

“嗯啊……”

正值交。欢之际,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砰砰!”

“这么晚了,是谁呀?”紫瑶小声道,双手握住他强劲的手臂。

云冷月闷哼一声,扫兴地停止所有动作,望着身下的绝美人儿,“我们先别出声。”

这时,又从门外传来了几个女人的声线。

“月儿,瑶儿……快开门!”

“娘娘,你听里面没反应,他们都睡了!”

“这两个孩子睡了还不关灯,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我就是担心他们年轻人精力旺盛,做坏事压着我的宝贝孙子了!所以呀,我今天打算陪瑶儿休息,抱着我的小金孙睡觉!”

“娘娘,你可以去找八皇子啊!”

“那臭孩子,根本不让我进去!他们准是在做坏事,既然如此,我每晚都来检查!我在等一会儿,确认后再走!”

“……”

紫瑶听得面色绯红,正如她所说,他们的确在做坏事,而他们也知道皇后正隔着门偷听,想知道里面的动静。

两人维持了这个动作片刻,她柳眉稍稍皱起,他那灼热的昂长还在她的体内,她推着他的肩膀细声提醒,“月,拿出来!”

“拒绝!”云冷月摇头使坏,浑身燥热不止,还得靠她灭火,他细吻着她的玉脖,“我不想半途而废!”

“那别种在脖子上,别处去……”她轻轻蠕动了下唇角,若被眼尖的皇后看到,就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那时不知道又会出什么鬼点“对付“他们?

“听你的,我种下面一点……”他低沉回道。潭眸内满是浓浓的爱。欲。

蓦然,门外又传来一些动静。

“娘娘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也罢。明天再来!”

“对了娘娘,奴婢有件事忘了告诉您,上次您不是要找郡主的奶娘吗?奴婢派人找了很久,现在才有点眉目!”

“噢?那她人呢?”……

待她们走了之后,紫瑶这才松了口气,细细琢磨着耳闻到的话语。

上次走得匆忙,结果忘了问奶娘重要的事。现在皇后有了眉目,不晓得能否在见到她……

一番雨露交融之后……

“我的贿赂,月你满意吗?”紫瑶靠在他的胸膛前。

“你贿赂得越多,我会越满意!”云冷月抚着她的发丝,如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你说,卿儿皇后长得像你妈妈,这太巧合了,没想到我能看到岳母的样子!”

“我的灵魂都能换过来,还有什么不可能的?!”紫瑶嗔笑道,不禁想起早上的糗事,“我好想她,真的把她当做妈妈了,和她刚见面时,就觉得很熟悉了……”

不仅仅是熟悉,甚至还被她的长相吓了一跳,每当看到她对他们宠爱体贴,心里便有了一丝落寞。因为这些都不属于她……

云冷月疼惜地望着她眼底的忧色,她的心事他看得出来,也了解彻底,“瑶儿乖……你还有我陪着呢!”

“呵呵,我没事啦!”紫瑶点着他的脸蛋,打圈挑。逗着。“对了,你刚才有没有听清母后谈得话?!”

云冷月微挑的眉头倒显几分无奈,虽然刚才忙着做事,但皇后的话还是一字不漏地传入她的耳朵,“有,我拿母后没辙,以后我们要趁早关门关灯!免得她突袭!”

“讨厌,你想到哪去了!母后说的那个奶娘,上次我们不是见过吗!”紫瑶握住他的手掌,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是有事想问她!”云冷月会露一笑,“她是你的奶娘,对你以前也了解!”

“你呀,什么心事都瞒不过你!”紫瑶撇了撇嘴,囔囔了几句。

就算她再会掩藏,骗得过别人,也骗不了他……

“我是你相公!”云冷月抱着她笑道,幽深的眸子瞬间变得认真,“现在我们都在怀疑一件事,而这件事恰恰与你有关,只是还不能确定。虽然你和莲妃素未谋面,但她想针对的人却是你!”

“今天芸善有点怪……尤其开玩笑说自己是捡来的……那时她在害怕……”紫瑶垂下了眼帘。在她脑中浮现了她失落的样子。

云冷月轻抬起她的下颌,直视她美丽的瞳眸,“我们这些人都看得出来,不管以后如何,一切顺其自然,该来的迟早要面对……”

紫瑶淡淡颌首,将脸贴近他的胸膛,“嗯……还未了解事情之前,先不要对别人提起,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云冷月双手抚上她的后背,温柔呵护,“现在呢,你只要顾好身子,顾好宝宝!不可以在做危险的举动了!不然摔掉我的儿子,我会跟你没完!听懂了没有!”

“懂了懂了!”紫瑶轻声低喃。在她男人面前,唯有孬种地低下头。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

芳香四溢的繁华丛中,两抹身影正在坐在那边,默契奏乐。

女子纤指轻弹,男子直萧吹奏,宛如一副天上人间的绝美壁画。

绝美轻扬的音律,带着欢快,带着美好的憧憬,顺着空气飘飘荡荡,传向了远方……

“真美,琴箫声结合得天衣无缝……”凤卿儿赞叹道。侧耳倾听与世绝伦的妙音。

“对啊……好像好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秋灵扬出一手,指向了万花丛中,“不知道是谁弹奏的……秋灵听得快入迷了!”

凤卿儿明澈的眸子,溢满了温柔的莹光,静望着那片仙境,“我们过去!”

“可是娘娘,你亲手吨的补汤,再不给公……郡主送去,会凉的!”秋灵指着宫女手中的补汤提醒。

对那碗补汤感到很意外,因为皇后很早起床,忙着吨汤,给她们补补身子。一份叫人送去延凤宫给落薰研,一份自己送过来。

在她的记忆中,皇后很少下厨,这次很明显是冲着郡主来的……

她对她很重视,或许是她很像自己的女儿吧……

“瑶儿就在那边……”凤卿儿温婉一笑,听着优美的旋律,慢慢靠近他们……

“原来弹琴之人是郡主,我怎么给忘了……”秋灵喃道,跟在凤卿儿身后。

凤卿儿站到一边,柔和的目光停留在前边的男女身上。

他们时不时相视一笑,传递彼此间的情意,婉转配合默契,浑然天成,犹如鬼斧神工般,将音律发挥到极致,直达最高境界。

如果说,倾城之色能迷惑人心,那么他们的琴箫之音,更加引人入胜,流连忘返,甘愿沉溺其中。

稍久之后,他们停止了奏乐。忽然听到好几声清脆的拍手声。“啪啪!”

“月儿,瑶儿……这音太美了!”凤卿儿赞美道,朝他们走来。

“对啊!公主!我和娘娘都被你们引过来了!”秋灵点点头,看到紫瑶时,又唤错称呼了。

凤卿儿闻言,并不想纠正她,反而心里倒多了一丝乐意……

“皇后娘娘……”紫瑶抿唇唤道,惊讶她的到来。

“卿姨。”

凤卿儿与她面对面站着,四眸柔和相对,皆有同样的情愫……

“瑶儿,你不要在叫我皇后了!”凤卿儿握住她的柔荑一同坐在了石椅上,笑道:“就像昨天那样叫我!”

“可是……”紫瑶犹豫着,那是昨天失误叫出来的。但内心去很渴望……

“还是说,你嫌弃我?”凤卿儿双眉拧紧,有些失落,深怕她会拒绝,“不然叫我卿姨,或者叫我母后……也可以的……”

从昨天第一眼见她,心里就控制不住想去疼她宠她。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强烈。

母后?……紫瑶怔了怔,眯着眼睛望她,“你的意思是要认我做女儿!?”

“瑶儿若不想的话,没事的,我不会勉强你……”凤卿儿低低一笑。有些难受。

见状,紫瑶毫不忌讳地抱住她,唇角浅扬起一抹满足的笑意,很难想象她们见面才不久,就有如此深厚的感情。这种感觉还不赖!

“母后!老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