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36章 皇后VS卿儿

第436章 皇后VS卿儿??宁兮柔轻抿了好几下唇,弱弱的目光盯着刘昭雪看,“表姐。。可是我想说。。。我还从来没有真正见过八皇子。。所以不知道。?

他肯定有见过她,而她却不记得他的模样,上次迷糊欲.火难耐,根本不清楚有谁来过。懒?

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上了她的床,夺了她的清白。。。?

虽同在皇宫中,但从未碰过面,自然不了解他,再说孪生兄弟长得也相似!?

闻言,刘昭雪冷着一张脸,一副败给她的模样,伸出手重重地拍着她的脑袋,似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她的身上,“说你蠢还真不假,亏你还呆在我的身边这么久,好歹也长点见识啊!莫怪连七皇子都抢不到!”?

“我。。”宁兮柔欲言又止,唇角轻轻颤抖。?

心里忽然油生了一股烦躁与怒气,深知她暴躁的脾气,每次不高兴总是对她指指点点。?

以前还好,现在干脆动手拍她的头,一次不算什么,但次次都来,忍耐力可是有极限的!这样对她,明摆着是屈辱!?

她的“光荣事迹”她知道的最多,派了多少次杀手,憎骂了多少个人,谁是她的目标,她都清清楚楚。。?

顷刻间,脑中产生了一个背叛她的念头。?

她犹豫不决。最后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仔细想想如果这样做,她必会成为她的灭口的目标之一。虫?

她仍然记得黑夜中,她那记森寒狠厉的双眼,似能瞬间绞杀一切猎物,让人浑身颤栗,毛骨悚然。?

太后是她的姑妈,她都敢对付,更别说她这个表妹了。?

不仅如此,自己也难逃干系,她是主谋,那她就是帮凶。到时奸计败露,自己还不是死路一条!?

刘昭雪察觉到她的走神,点着她的脑袋喝道:“你在想什么!?”?

“没。。”宁兮柔一惊,面色宛如白纸,方才还想着背叛她,一时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她转移目标望向前方,“表姐你看,皇后也会弹琴啊!”?

三人并坐在万花丛中,凤卿儿纤指弹琴,云冷月和紫瑶各做在她的旁边,执萧吹奏,融合她的琴音。?

绝美妙伦的琴弦声,比刚才更多了一丝韵味与意境。使人沉溺其中,音律缕缕萦绕在花丛中,乐得蝴蝶扑朔成群。?

“真好听。。。”宁兮柔低低赞叹,一脸陶醉的模样,轻而易举地掉入温馨的音中。。?

刘昭雪咬紧牙关,双手不屑地捂住耳朵,纵使是世间上最美妙的音,她都不会听,因为它是出至于他们之手。。?

“难听死了!瞧你那副蠢样!”刘昭雪怒骂道,冰冷的眸光死盯着眼前的一伙人,略微思索了片刻,倏然唇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既然她会弹琴那就最好了!那么以后我就让她弹不了,这就是打我的后果。哼!”?

“表姐。。你想干嘛啊?”宁兮柔惊愕问道,察觉到她那抹极其诡异的笑。?

明白她又想起了什么狠招。一时间莫名担忧起来。这么美的音,她该不会想要毁了它???

“我想做什么?你不久就知道了!”刘昭雪冷睨了眼她,狠力掰断了一跟树枝,发出一个清脆的“卡擦”声。?

这时,一个暗衣侍卫忽闪到她们面前。?

“娘娘,你要奴才准备的东西,已经找到了!”苏墨恭敬行礼。?

“很好,那我在交代一件事给你!”刘昭雪示意他靠过来,在他耳中轻声细说了一番。?

“奴才这就去办!”苏墨点头应喝,忆起了一件事,“娘娘,奴才忘了告诉你,有个人想见你!”?

“是何人?”刘昭雪疑惑道。?

“对方身份不明,他只说,同船之人,他可以帮助您。。不然娘娘还是不要去了,说不定是个陷阱!”苏墨如实道出。?

“不,本宫很有兴趣!去就看看也无妨!”刘昭雪狡侫一笑,斜眼望着他们,便转身离开了。?

万花丛中?

他们继续奏着妙乐,来回经过的人不禁被他们给吸引住了!有的直接呆愣在原地!?

霎时间,有一群人听着音律,朝他们走来。刻意绕到他们的后边,静站聆听。。?

片刻之后,他们停了下来。纷纷相视一笑。?

凤卿儿伸指轻触着琴弦,随意弹弄了几下,“瑶儿,我弹的不及你好!以后你可得教教妈!”?

紫瑶眯着笑眼,冲她乐乐笑开,“不会啊,您弹得很好!”?

只一眼,就仿佛从她身上看到了她以前的影子,尤其是那双迷人的月亮般笑眼。?

凤卿儿看得出神,伸手宠溺地拨弄她额前的发丝,不知不觉道出口,“你的眼睛很美,和妈很像呃。。”说罢,便指着自己的双眼。?

当年与皇上偶遇,待他们大婚后,曾告诉过她,他喜欢她的眼睛,清澈晶莹宛如月亮。?

很舒适,很柔情,很温馨。。?

紫瑶对她眨了眨双眼,扬起眉道:“那是我们有缘!”但不仅仅是如此吧。。?

“对对!”凤卿儿笑起来,轻柔抱住她。?

倘若不是缘分,她们不会相遇,而且她好熟悉,总觉得抱几次都不够。。?

后边的人望着这幕,细听她们谈言,稍稍愣怔了一会,很惊讶她们的变化之快。简直比熟人还要熟。。?

顿时间,他们纷纷发出声来。。?

“咳咳。。。”?

“咳咳咳。。你们关系真好啊!”?

“卿儿,你快点放开瑶儿,别压到我的小金孙啊!他们快透不过气了!”?

“你让开点嘛!”皇后走上前,忙将她们稍拉开一段距离,顺便伸手摸上她的肚子,“宝贝儿,奶奶为你喂你们喝鸡汤!”?

“婉儿,你别摸得这么用力!”凤卿儿拿开皇后的手,挑挑眉笑道:“瑶儿,我刚才已经喂她喝补汤了!现在喝不下你的鸡汤!”?

闻言,皇后瞄了眼桌上的瓷碗,双手插着腰,不满道:“卿儿,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让你给抢先了!瑶儿好歹是我媳妇,应该由我来照顾她!”?

凤卿儿握住紫瑶的柔荑,刻意扬高了音调,“瑶儿现在可是我女儿!对不对?月儿!”?

“月儿闭嘴!”皇后伸手制止,不给他答话的机会,攥住紫瑶的另一手,得意笑出声来,“长得像就是你女儿啊!呐呐呐,就算她是你女儿,归根到底还不是我媳妇!”她垂下眼帘看着紫瑶,讨好道:“瑶儿,我们喝汤,别理笨蛋卿儿!”?

说罢,松开紫瑶走到桌前,准备给她倒汤!?

“我女儿够饱了,你想撑死她啊!”凤卿儿皱眉道,跟上前去阻止。?

“我喂饱了研儿,现在该瑶儿了!”?

“研儿肯定没喝我的补药!一人一次扯平啊!”?

“才不要呢!有本事跟我抢啊,明天开始!”?

“婉儿,你真狡猾,不过就这么说定了!”?

。。。。。。。。。。。。。。。。。。。。。。?

“你们。。。”紫瑶哑口无言。无奈叹息一气。。?

两个人在那边争执得不相上下,他们晚辈谁也不想上前搭理。?

“老姐,进展蛮快的!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母子天性!”落可南搭着她的肩头笑道。望着她们,“这样子才像老妈!”?

“同感!”落薰研淡淡启言。?

“对了,我问你们,皇上是不是也像??”紫瑶疑惑道。?

“正如你所想的!”他们异口同声。?

“呵呵。。巧合。。”紫瑶笑意轻扬,环顾了四周一圈,却意外发现少了个人。?

“呃。。芸善呢?”?

“不知道,一大早就没看见她人,也不晓得她跑去哪了!”落可南纵肩摇着头。?

“可能跑去别的地方玩吧。。”落薰研淡言。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殊不知,在不远处的花丛有两双眼睛正盯着这幕祥和的场景看。。?

“母后。。”落芸善轻轻喃道,内心油生了一股落寞的滋味,很难受。。?

从刚才被琴箫音引来,就站在这边,有了一段时间。他们之间的互动全部落入她的眼底。?

望着他们那样尽兴,似乎将她遗落掉了。?

蓦然间,感到自己才是多余的一个人,以至于不敢上前同他们分享快乐。?

母后对她的重视,她感觉得出来,而且从昨天就意识到了。知道她很早起床,为了她们亲自炖汤给她们喝。。?

自己还从未尝到,都怪她以前太过挑剔,甚至不屑,母后才没有做。。?

她方才大声叫紫瑶“女儿”,失落是有点,但自己不该要高兴吗?!?

“真好。。”落芸善低喃吐出了几个字。攥住了自己衣裙。?

站于旁边的倩儿细啄到她脸上的表情,唇角轻扬,“公主,你很不开心对吧!”?

听闻,落芸善恍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辩驳,“没有这回事。。”?

倩儿握住她的柔荑,刻意睨了眼前边的那群人,笑道:“你骗不了奴婢的!你在嫉妒郡主!”?

“倩儿,你别开玩笑了!”落芸善深深叹气,脸色微沉。?

兴许以前会妒忌她的容貌,她的人缘,但现在不允许这样想,她们是朋友。。但不完全在意是骗人的。。?

“郡主也真是的,居然跟您抢起皇后来了!刚才皇后还叫她女儿呢!公主难道您不介意吗?”倩儿笑着反问。?

“这是我的提议!我不会介意的。。”落芸善驳言,握紧了双拳。?

倩儿冰冷的眸光,扫了眼落芸善,打量她欲变的神色,接着挑拨,“不过奴婢倒不这样认为,公主太单纯,别把什么人都看做是好的!你看看,他们都把你忘了!不然早就出来找你了,还有皇后,你瞧她多宠郡主啊!公主就不怕她占据你的位置,夺走属于你的宠爱?”?

“我。。。”落芸善抿紧了唇瓣。?

倩儿眉头轻挑,安慰似的握住让她的双手,“你很怕,对吧!这也难怪,你现在应该看清郡主是什么样的人!不可太过相信她!”?

“倩儿你。。”落芸善眯着眼睛,忽感倩儿偏激的言语,仿佛就在鼓动她行动似的。她句句有意针对紫瑶,这是为何?就因为看不过她么??

“倩儿,我理解你不喜欢紫瑶,但她绝对不是这种人!”落芸善挣开她的双手,“他们对我很好,我不希望你误解她!”?

知恩图报,朋友间要互相帮助,坦诚相对,不该胡乱猜疑,对可疑的人要留有心眼,这是他们教她的!?

如今觉得倩儿行为越来越怪异,像是在挑拨离间一样,是错觉吗??

“公主你。。即使你现在相信她,但以后也会因她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