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38章 上.床,大战三百回合!

第438章上.床,大战三百回合!??“那你知道,谁安排给你的?”紫瑶蹙眉反问。很想知道。?

落芸善脸色顿变,缓缓开口,“莲妃。。”?

或许她应该早点告诉他们的,但她们主仆二人相处至今,感情都很好。有时同为一条心。?

她手脚利落,体贴服侍,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举动。只是近来行为有点怪异而已。懒?

这是莲妃送她的近身侍女,所以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当他们得知幕后主使是她时,她压根不敢置信。?

一向温婉待人的皇妃,怎会如此狠辣,欲想下手杀害她们。。?

他们闻言,皆愣怔了一刻,各个有意无意地瞄了眼倩儿。?

“虽然现在是你的侍女,但我敢肯定是莲妃暗中的手下,她的眼神太过凌厉,着实可疑!”落可南低声提醒。?

视线游移至她紧攥衣裙的双手上,力道之大,足以将它撕得粉碎。可见怀有武功。?

“倩儿曾是莲妃的侍女,几年前莲妃好心送给我的,她对我很好,应该不是坏人才对!”落芸善嚅嗫道,为她辩驳。?

“你太单纯了!难道你没想过她送你婢女,是别有用心!”紫瑶皱了皱眉。?

她的思想太过简单,别人稍微对她好点,就认为是好人,难保最后她不会被骗。?

说不定她是按兵不动,呆在芸善身边这么久,现在没举动,并不代表以后不行动!虫?

落芸善微微拧眉,他们的担心她都知道,她承认自己太过单纯,否则今天就不会被人指出两次了。?

方才倩儿也告知她一番话,明显针对紫瑶。?

如今,他们察觉她细微的举动,却反倒指向了倩儿。?

他们各自的说法不断徘徊于脑间,她迷茫矛盾了!?

“我没想那么多。。”?

紫瑶无奈地拍着她的肩膀,叹道:“我们是姐妹,你是我宝宝的干娘,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

落芸善抬眸一愣,待反应过来,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好。。”?

倘若像倩儿说的那样,她真的夺走了她的一切,她会改变吗??

~~~~~~~~~~~~~~~~~~~~~~~~~~~~~~~~~~~~~~~~~~~~~~~~~~~~~~?

明月当空照,狡黠的月光,柔和洒满整座皇宫。?

两个皇后因一碗汤争执了一下午,然而索性直接奔到延凤宫继续她们的话题。?

落芸善带着倩儿慢步走回了寝宫。?

“公主,时候不早了!您该入寝了!”倩儿恭谨回道。转身欲走出去。?

“倩儿等等!”落芸善突然叫住她,“我有事想问问你!”?

倩儿挑着眉头,重新站回她的身边,“公主有何事?请说!”?

落芸善神色凝重,直视她冰冷的眸光,“我想知道,倩儿今天那番话的意思!”?

倩儿仔细打量了下她,略微思索了片刻,“倩儿的意思很明显,只是好心想提醒您,郡主不是一个好人!奴婢是怕你被她骗了!”?

落芸善双眸微闭,缓了缓气,“你对她不了解,就判定她不是好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你说,她会夺走我的一切?”?

倩儿俯视她冷沉的脸色,言语中带着一丝讥讽,“公主还看不出来吗?皇后对她那么好,不难保她以后会取代你公主的位置!”?

落芸善怔了怔,她记得皇兄也曾恐吓她。他会让她变得一无所有。就连公主的位置,尽管是这样她还是喜欢他。。因为她根本不怕。。?

这有何畏惧?如果除了皇兄之外的人,她还会怕吗??

“紫瑶是母后的干女儿,当然会对她好点!况且她长得像薰研,还怀有身孕,待遇自是不同。”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些。?

这时,倩儿猛然握住她的双手,冷道:“公主你醒醒吧!对人都要留有戒心,她是个不择不扣的坏人,她会害了你的!只要你照倩儿说的做,保证你不会有事!”?

“那请问你一句,莲妃娘娘会害我吗?”落芸善脱口而出,细啄她脸上的表情。?

“当然不会!”倩儿松开了双手,情绪变得异常激动,狐疑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怎么突然提起娘娘?“公主,你在怀疑娘娘??”?

落芸善冷睨了眼她,攥紧了袖下的双拳,“你说的,不能轻易相信别人!本公主实话实说而已!”?

“这。。。”倩儿一时语塞。未料到会被她反将一军。?

见状,落芸善眸光一转,望向了床边,得到指示后,将话如数反驳给她,“莲妃对我很好,这并不能代表她就是好人!本公主也可以说,莲妃是个不择不扣的坏人!她会害了我!”?

“公主,奴婢不准你说娘娘!不然。。。”倩儿气结一窒,瞬间满脸通红。?

只感落芸善早晚一个样,浑身带着刺,教给她的话,反过来质问自己。。?

落芸善抬眸凝视她那憋怒的表情,试探性问道:“不然你要杀了我?倩儿真是护主心切啊!原来在你的心里,本公主比不上莲妃!”?

“怎敢?公主你多疑了,娘娘曾是倩儿的主子,所以很敬重她!奴婢受不惯别人说她的坏话。。”倩儿压制住怒气,咬字迸言,“反倒是公主,奴婢刚才那样说,都是为了你好,那个郡主对你的威胁极大!您以后自会知道!!”?

落芸善听得一头雾脑,她越发神秘的话语越令她感到不解,沉思之际又随即恍过神来,“好了,本公主开玩笑的,没事你就先下去吧!”?

“是!”倩儿戒备望着她,便转身离开了!?

落芸善目送她离开,深深叹了一口气,“唉。。”?

见她关门走远后,藏匿在床后,屋梁上的几个人,这才现身出来。?

“她明显是奸细,好一个护主心切!对莲妃真是忠心耿耿。”落可南冷笑道,双手环于脑后,“莫怪你骂她的时候,反应如此激动,不过现在发现还不算是晚!”?

“那以后该怎么办?”落芸善蹙眉反问,忧心忡忡。?

在意倩儿的身份时,更加在意她方才的话。紫瑶会威胁到她??

紫瑶拉住落芸善的柔荑,望向了他们,“将她继续留在芸善身边妥当吗?”?

她没忽略她失落担忧的神色,看得出来她已经受到影响了。?

“没事的,如果她要动手早动了!”落可南低声说道,趴在门板透过门缝洞察外面的一切。“留着她还有用处,说不定可以利用她,搞不好能幸运剿灭贼窝!”?

“你说的有理!”云冷月淡淡颌首,站到窗边等待。低唤,“来了!”?

蓦地,一抹黑影穿梭在寝宫内,她望着了眼正寝,扬手带着了黑面纱,纵身一跃,踏起轻功翻出墙外。?

“男人们跟上去看看!”落薰研轻动了唇角。?

“等等。。还有个人。。”云轩阳小声提醒。?

就在那女人刚走不久,掩藏在树丛边的黑衣人环顾了四周一圈,才起身跟上。?

待外面完全平静后,他们三人便开门追了上去。?

云冷月淡敛的眸光,在黑夜中寻找那两抹身影,低骂道:“该死,赶不上了!”?

“溜得真快,我们撤吧!”落可南无奈皱眉,搭着他们的肩膀转身,“来日方长!以后我们将人安排到外边,照样找得到贼窝!”?

“至于那个黑衣人,十有**是老狐狸派来的!”云轩阳咬牙,双手环抱于胸。?

“没错,除了他再也没有别人!而且他比我们还要早知道这个奸细!”落可南磨着下颌,思考了一番,“可是他既然发现贼窝了,怎么不趁机剿灭它啊!”?

“他只保护在意的人,倘若我们在保护她们的同时,被杀。。。不是正好称了他的意?”云冷月愠沉扬言,眸底闪过一丝复杂。?

他连云轩阳都敢狠心动手,更何况是他??

“哥说的正是我想的,老狐狸诡计多端,正愁杀不了我们!这不正好,借刀杀人!”云轩阳点点头,随即笑出,“想杀我们,那些人还不够格!”?

“也对!”他们异口同声道。?

倏地,云轩阳搭着落可南的肩膀,揶揄道:“听说你今晚要和小妞大战三百回合,祝你趁早拿下她啊!不懂的话,可以问问我和哥,姐夫们颇有经验,不妨教你几招如何?弟弟!”?

“切。。”落可南眼角狠狠抽蓄了几下,人家下棋,他居然想到**了。“少来了!我是天才,还用你们教。”?

“那好,晚上我夜袭寝宫!在旁提点!”云轩阳邪邪笑道。?

“不必了,欢迎你们随时来观战!”落可南甩下一句话,红着脸独自走向前。?

~~~~~~~~~~~~~~~~~~~~~~~~~~~~~~~~~~~~~~~~~~~~~~~~~~~~~~~~~~~?

轩辕殿?

待讨论好一切事后,落可南就直奔自己的寝宫。?

尹兰熙看清眼前的来人,不禁一喜,“可南,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那个女人真的有问题吧?”?

“有!不过跟丢了!”落可南淡应,稍微打开窗户,却意外发现几个黑影,“该死,当真过来了!”?

方才不过是开开玩笑,说说大话,没想到他们居然当真了,如果被他们发现什么也没做,这男人的面子往哪搁。。。?

尹兰熙半眯着眼睛犯困,伸手哈着气,“可南,我们快点下棋吧,不然我都困了。。”?

落可南烦闷挠着脑袋,眸光一转,瞄向了尹兰熙,忽然油生了一个点子,他站到她面前,“脱衣服!”?

“哦。。”尹兰熙迷迷糊糊解开衣裳,待拉开系带才恍然,赶忙揪着自己的衣领,睁大了眼睛,嚅嗫道:“你你。。叫我脱衣,要干嘛啊!”?

“请你帮个忙,马上脱衣服上.床!”落可南直接坦然,好笑瞥了眼她,故意刺激,“难道还要我帮你啊!放心吧,脱掉你的外衣便可,而且你身上那几两肉,该凸的地方不凸,该翘的地方又不翘,我还真吃不下去!还是说你不敢脱?”?

“你。。哼。。谁说我不敢脱!”尹兰熙怒哼一声,涨红了双颊,反驳:“我的身材没这么差!现在就脱给你看!”?

说罢,便坐到床边,犹豫了片刻,才动手褪去衣裳,仅肚兜和裙子蔽体。?

“这样可以了吧?”她羞涩别过头去,不敢对上他炙热的双眸。?

“可以。。”落可南有了一瞬间痴迷,视线停留到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上,只感一股燥热袭至,呼吸越发沉重,“咳。。”?

尹兰熙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小声道:“你要我怎么帮你啊?”?

“上床,大战三百回合!”落可南尴尬收回目光,将自制飞行棋放到**,“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