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40章 不碰?我怎么强.暴你!

第440章 不碰?我怎么强.暴你!(5000+)

“你看不出来啊?在床.上除了做坏事睡觉,还能做啥?!”他屏息一气,艰难启言。

微微抬起头,呈现一副慵懒的模样,但只有他知道,暧昧的身体相贴,有那么一刻,差点让他喷出鼻血来……

强烈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热量,他的热度不是一般的烫,更奇怪的是自己身体也跟着灼热起来,莫名想得到某样需求般……懒

低头沉思之际,这才恍然自己抱紧了他的脖子,隔着肚兜触碰他光.裸的后背。这下糗大了……

她习惯这样抱他,虽然没脸,但还是不想松开,索性抱得紧紧的!

“那你们就是在做坏事喽!真好耶!”皇后拍手叫好,目光扫量了露出床帐的两个脑袋,“卿儿没来,真是可惜。不然我去叫她来看看好了!”

她肯定没有想到他那纯情的儿子,此刻有多么的疯狂!从屋内的凌乱程度来看,一点也不输给别人!

闻言,落可南压制住体内的无名欲.火,抬高头,“不许去!”

太过了解皇后,以她的个性,不足一会儿,又会闹得人尽皆知。倒时更加没面子!

“理由!”皇后笑得越发狡黠。眸子闪烁着贼亮的精光。

落可南英挺的俊眉轻扬,唇角浅扬起一抹弯弯的弧度,“明天我送你一样新发明!保证你绝对很喜欢!够你折腾人的!”虫

“好啊好啊!一言为定!”皇后笑了笑,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对他们摊了摊,“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们!”

“鬼才继续得下去……”落可南低骂道,一想到贴在他后面的女子,又一阵热气上涌,身体越发难受,对她起了极大反应,“你们快点走啊,别打扰我们洞房啊!”

话音一落,便传来两个人调侃的声线。

“你们做你们的,不用客气!”

“大男人害什么羞啊,不是还有床帐帮你们挡着吗!”

“姐夫要在旁提点,帮你助威啊!”……

“该死!你们爱看就看个够吧!”落可南无奈地咬咬牙关。不想在理会他们,刻意嘶吼道:“我受不了了啊啊啊……”便钻进了床内。

其实并非他胡说,他真的快保持不住了,但去极力忍耐。进床的那一刻,他唯有借摇晃床来分散注意力。

“呵呵,瞧你这孩子,猴急成这样,好歹要温柔点!好了,你们也给我回去,母后今天绝对照顾研儿!”

“免谈!研儿我们快走!”

“不然就月儿……啊……你们这两个臭儿子,别跑!”

待脚步声跑远后,落可南才松了口气,迅速下床关紧窗户。“这群家伙……”

他重新钻回床里,拿起放在**的飞行棋,往外一甩,热得他无暇穿衣服,光着上身直接躺倒在**,闭眼凝神。

尹兰熙红着脸蛋,伸出手动着他的手臂,“可南,我们不下棋啦?”

“没心情!”落可南含糊道。

“你怎么还是那么烫啊!是不是生病了?”她担忧问道。

落可南突然睁大了双眼,无语地瞥了眼她,“还不是被你害的,快点躺下睡觉,不然我会冲动!”

“怎么会??……”尹兰熙乖乖地躺在他旁边,目光停留在那颗小豆上,于是,伸手继续“挑.逗”。“好玩……”

落可南闷声出声,一把攥紧她的柔荑,明知道玩弄男人很危险,她居然还不怕!难道没人告诉她,男女不宜共处一室吗?

“你在玩我,当心我强.暴你!”

“啊……我才不怕你呢……”尹兰熙惊呼一声,逞强说道。

此言一出,落可南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有点怀疑她到底懂不懂它的含义。邪笑道:“那你别反悔啊!”

“啊……你……我才不反悔呢!”尹兰熙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依旧逞强,内心十分复杂,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这是你说的……”他的尾音消失在她的唇里。

强烈地吻着她的唇,第一次的触碰,倏然有一道电流窜过他们的身体,迅速点燃彼此间的欲.火。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太过渴望,太想索取她的甜美……

他轻柔的吮.吻,很快征服了尹兰熙,让她不由自主地投入他们火热的舌吻中,忘我地将手搭在他的肩头,羞涩地伸出粉嫩的舌与他缠绕,纠结。

他撕扯开她身上仅剩的衣物,温热的大手搓揉着她胸前的柔软,另一手悄悄的往下探索……

感觉到他的手正碰触的部位,她受到惊吓地推开他,大叫:“啊……你干嘛摸我那里……?”匆促之间她收拢了双腿,将他的手紧紧夹住。

还未完全搞清男女**之事,除了亲亲,脱光衣服,难道还有其他?

落可南好笑地望着她,“那你是希望我继续摸,还是不要摸!?”他有点不解,为何不让他摸那里,却把他紧紧地夹着他的手,她到底在想什么?

“当然要你别**喽!“尹兰熙羞红了双颊。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夹紧我的手?难不成你口是心非?还是说……”他凑近她的耳畔低喃,声线低沉沙哑。

她夹紧的程度,连他想抽回来都很困难。

“乱说,我才没有呢……”她反驳,经他的提醒才发觉,自己似乎真的将腿夹得很近,就好像舍不得让他的手离开……

意识到这一点,她匆匆别过头去,立即松开并拢的双腿,嚅嗫道:“我不管,你要亲就亲,反正不要随便乱碰!!”

闻言,落可南有了一种被她打败了的感觉,“大小姐,你不让我碰你那里,我怎么强.暴你啊!”

“你不教,我哪知道……”她小声回道。

“那就对了!我慢慢教你!”他再次吻上她的唇,轻啄她的唇瓣,慢慢诱.哄她,直到她渐渐放松,开始回应他。才转向别的地方进攻。

她忘我的呻.吟,然而他的唇沿着她的锁骨一路往下。索取她的芳香。

“嗯啊……可南,我被你亲了,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强.暴了才会怀孕,而且是从这里进去……你若想要,我可以塞个娃给你!”

“啊……痛,你轻点……强.暴一点也不好玩……”

床内旖旎一片,时不时传出了男子的喘息声,伴随着女子娇吟声。

这一晚,本想假意做坏事,却按捺不住把她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女人……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含苞欲放的花朵滴满了晨早的露珠,在柔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晶莹透亮。

延凤宫,清幽寂静。

自紫瑶怀孕那天起,寝宫门大敞,太后随时出入禁宫。欣赏皇宫的景色之际,顺道还可以看看她的孙儿和曾孙……

刘昭雪带着宁兮柔轻迈步伐入内,畅通无阻来到内寝。

映入眼帘,却看见太后正和麻姑挑着婴儿服。

“麻姑,你觉得我的小曾孙要穿哪件?”太后兴致勃勃地挑着衣裳。

“太后你别急啊,日子还长着呢,您这么快就张罗衣服,都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麻姑掩嘴捂笑,利落从衣堆中拿起一件,“这件不错,男女皆可穿!”

“咳咳……姑妈!”刘昭雪朝她们走来,面挂一抹笑意,然而心里却把她骂个透彻。

太后抬头,晃动下纤长的金指套,“雪儿你来了,快点过来帮我选选哪件好看!”

“雪儿眼光差,不会选!”刘昭雪冷言,转眸瞥了眼桌上的婴儿服,那一记狠光,欲要将它们撕碎开来。

“你还在生哀家的气?”太后蹙眉问道,感觉她的语气有些冲。

刘昭雪恢复神色,保持她惯有的笑意,握住她的手臂,拔高了音调,“您误会了,我怎敢生您的气?我是来向您道歉的,上次是雪儿不对!才会闹脾气!”

“哀家也是冲动才会打你,你不生气,哀家就放心了!”太后软下语气,对她心存愧疚。“你们坐下吧!”

虽然她娇宠任性,可归根到底还是她的侄女。

她们纷纷而坐,刘昭雪眉一挑,泛笑望着太后,“姑妈,我听说你最近腿经常发酸,雪儿特别为你带来一瓶香露,特别有效,雪儿帮您试试!”

刘昭雪接过旁边绿衣宫女手中香露,打开瓶盖滴了一点,为她慢慢推拿了一会,“感觉如何?”

太后笑意轻扬,感觉到脚上的放松,“诶,没那么酸了,真有效果。”

“您每晚记得叫麻姑帮您!”刘昭雪唇角有意无意地扬起一抹弧度,“雪儿再送你一个香包,挂在床边给您安眠的,不过千万别打开,不然香气会跑光,到时就没效用了!”她转身望着绿衣宫女,道:“玲珑,你把香包挂在床边。”

“是,娘娘!”玲珑淡应,朝寝床走去,找了个最隐秘的地方,将它挂上。

太后诧然的眸光细细打量着绿衣宫女,忽然刘昭雪身边总是无缘无故多了个人,觉得这个人言行举止和气质都不像宫女,好奇道:“雪儿,这位是谁?哀家怎么从没见过?”

刘昭雪面色平静,扬手指着她介绍,“她叫玲珑,我家府上的丫鬟!现在雪儿将她招进宫来服侍!”

“原来啊。”太后点点头,没有多大在意一个宫女。

“雪儿还有事,就先告退了!祝太后姑妈身体朝日康复!”刘昭雪刻意恭谨行了个大礼,转身走了出去。

路上

宁兮柔睨望着走在前方的两个人,很喜欢刚才那个荷包的味道,“表姐,你送给太后的那个荷包好香啊,能不能送给我一个?”

“好啊,你想痛苦的话,我可以成全你!”刘昭雪冷哼一声,接着道:“那个荷包香是香,只是那老太婆不知道,里面藏着一只毒蜘蛛!哼!”

“啊……毒蜘蛛,表姐你想对太后……”宁兮柔听得毛骨悚然,吞吞吐吐道。没想到香包内竟藏着毒物,“好恐怖啊……万一被太后发现了怎么办?”

“真胆小!这不是普通的毒蜘蛛,它只晚上才出来,有香露的地方它就咬!而且次次都是咬同一个位置!太后只会痛死而已!”刘昭雪咬牙,眸中闪过一丝狠辣,“这是她招惹我的下场!”

“……”宁兮柔再次打了个寒颤,只感她愈发恐怖,甚至比太后还要狠辣。

倘若自己稍有不慎,会不会成为她口中的猎物?现在只纠结于一个问题,她到底要不要背叛她啊??

不予理会低头沉思的宁兮柔,刘昭雪转首望着绿衣宫女,“娘娘,委屈你当宫女了!这易容术还真高明!”

玲珑冷睨了眼刘昭雪,淡淡提醒,“注意你的言语,现在我可是你的婢女,叫我玲珑便可!!”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刘昭雪唇扬笑意,摆出一副专有的架势,“玲珑啊,你初来咋到,本宫带你四处走走,顺便会会那群讨厌的人。”

凉亭中,微风徐徐,轻轻吹拂湖边的垂柳。

亭上的一群人,闲逸畅聊一会。

这时,一阵快速的脚步声,正朝他们跑过来。

“可南,在跑快点!不许犯困!”尹兰熙拍着他的肩膀,催促道。

“折腾了一晚,你还不累,我都累垮了!”落可南哈了口气,放慢了脚步。

“我不比你好到哪去,全身酸痛,都是害的!”尹兰熙连连哼声,“以后不玩强.暴了!”

落可南摇头笑了笑,反问:“昨天谁说要玩的!?”

“你……”她一时语塞,都是逞强惹的祸。

他背着她走到亭中,忽感气氛有些不对,他们全用异样的目光来看他们。

蓦地,凤卿儿起身走向他们,“皇儿,昨晚的事情母后都知道了,你这孩子跟谁学的?欺负了她,就得对人家负责,明白吗?”

落可南冷睨了眼得意洋洋皇后,早料到她会不守信用出卖他,“您放心吧,儿子会负责到底的!”他放下了尹兰熙。坐到一边。

“那就好!母后到时在替你们选个日子!”凤卿儿笑了笑,“瑶儿,研儿,等等到延凤宫来量尺度,我和婉儿好给你们择选嫁衣!”

听闻,落可南眼前一亮,油生了一个念头,“老妈,顺便再做一套,儿子我准备成亲了!”

“你这么急啊?”他们异口同声道。

“我就要和老姐们一起,既然不能同天同时来到这里,那就同一天成亲!”落可南皱眉,他觉得这样做,意义重大。也只有他们这些人才知道。

“真拿你没办法!就依皇儿之言,待会母后会写信通知你父皇!儿子女儿大婚,父皇可少不了!”凤卿儿温婉笑道。转身坐回位置上。

这时,皇后晃着落可南的衣袖,伸出另一手,“我要的东西快点拿出来!”

见状,落可南衣袖内拿出了两

个白色小球放到她的手中,“给你!自己找个坏人试验!”

“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