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42章 试探,易容术太差!

第442章 试探,易容术太差!??突然间,“嘭”的一声,拖地的裙摆沾了点火苗,借着微风它们正向上面蔓延。?

然而她们第一个反应,皆是同时望向天空。?

“奇怪,没有打雷啊。。”?

宁兮柔疑惑地睨望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仍然没有任何异变,只感天气越来越热,尤其是背后,“表姐,你觉得热不热,我怎么闻到一股烧焦味?”懒?

经她提醒,刘昭雪重重嗅了几口,确实正如她所说,“哪里着火了?”?

此时,身后热得就如火烧一般难受,等下回去唯有去泡冷水沐浴。?

三人并肩走着,只是她们并未发现,火势急速上升,从后面看仿佛拖着一大把火在走路。?

这一幕,让亭中的他们看得发笑不止,谁也没有上前提醒。?

玲珑冒着热汗,隐忍不住向后看去,发现她们的身后都燃烧着一把火,忙唤,“这是怎么回事?着火了,娘娘!”?

“啊。。。”刘昭雪惊呼一声,转首略微看到身后的火苗,不禁吓了一大跳,不断地晃着后摆,企图想扑灭它,谁料却晃,火势越大,“来人啊!救火啊!”?

见状,匆匆经过的宫女皆不敢靠近她们,可想火势有多汹涌。?

“表姐怎么办?”宁兮柔惊慌失措,从来未碰见这种事,一时想不到很好的主意,她站立不安,用尽办法想扑灭火。虫?

霎时间,后面又传来一阵异样的烧焦味,弥漫至周围。?

“啊。。表姐,小心你们的头发。”?

“啊。。。我的头发,救命啊。。玲珑快点想个办法!”?

“娘娘,我自身难保,也不知道怎么办。。。可恶。。烧到我的头发了。。”?

三个女人不断围着打转,因热量醺红了整脸,犹如失了魂的玩物似的,焦慌到处乱碰。没有任何思考能力,还时不时地撞向对方。?

“救命啊。。。”她们大声呼喊。?

有点后悔来了这个地方,无缘无故起了火,却没看到人放火。这太奇怪了,更气愤的是,居然烧到了女人珍贵的头发。。?

皇后稍微收敛了笑意,向云轩阳拿了一个烟蛋,唇角的狡黠之意更甚,欺负她的人,她就要让她好看!“走,我们过看看,顺便送她们见面礼!”?

“婉儿,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了?!”凤卿儿蹙眉提醒。担心因此闹出人命。?

皇后摇了摇头,抿唇迸言:“不会!你不知她们成天耍些小聪明,跟瑶儿他们作对!若不惩罚她们,我就不是皇后!”?

她与紫瑶不合的事,宫内大概没有人不知道,纵使他们不说,她也知道这个贤妃会挖苦她,与之对立!?

宁兮柔是她的表亲,破坏月儿他们的感情,贤妃是罪魁祸首,肯定掺了一脚!?

“母后你说得太对了!我们陪您过去!”他们齐应,纷纷点头。?

皇后走到她们面前,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娘。。求你救救我啊。。”她们大声呼叫。又跳又晃。?

这时,趁他们不注意向地上投出了一刻烟蛋,顿时间一阵白烟蔓延开来,她们不断地轻咳,迷失了方向。。?

“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皇后明知故问,装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皇后娘娘,快点帮帮我们。。”?

“这还不简单!本宫这就来帮你们!”皇后模糊望见一个身影,伸脚一踢将她踹进了湖中。却唤:“来人啊,还不快点救火!”?

见状,他们顺脚来帮忙,趁着烟雾将其余两个都踢了下湖。?

身体得到短暂的舒缓,只是一下来火,一下来水,娇弱的身子承受不住,冷颤直打哆嗦,三个女人在湖水中挣扎。?

“我不会游泳啊。。娘娘。。”?

“呃。。救命!”?

然而,他们却当做没听到,待烟雾渐渐散去,皇后得意地瞥了眼她们,假意对着旁边的宫女太监,“本宫叫你们帮忙,你们怎么把她们给推下水了!还不快点救上来!”?

良久,湖里的三人被捞了上来,她们虚脱无力,脸色苍白地躺倒在地上,额头经刚才的碰撞,肿了一两个包子。满口不断吐水,头发凌乱,长衣裳被烧了一半,样子极为狼狈。空气中微微泛着一丝焦味。?

“皇后娘娘。。”?

皇后面色平静,俯视地上的刘昭雪,淡言:“贤妃不必太感谢本宫,来人将她们送回去休息!”?

话音刚落,旁边的侍卫不敢怠慢,动作迅速将她们抬回了寝宫。?

望着她们渐去的背影,他们这才大快人心地笑出声来,转身走回亭中。?

“母后,你不怕她来报复你啊?”紫瑶收敛住笑意,神色变得凝重。?

皇后拍拍胸口,自信满满地说道:“我是皇后我怕谁!叫小南多准备点炸弹和泻药给我!她来一次就炸她一次!”?

“婉儿,我看她们也不敢来了!你把人折腾成这样!躲你都来不及!”凤卿儿无奈挑眉,回想起刚才的宫女的眼神,疑惑,“我觉得刚才那个宫女,有点熟悉!”?

“错觉!别想那些坏人了,我们现在回寝宫,好择选嫁衣!”皇后拉着风凤卿儿匆匆走开。?

待她们离开之后,紫瑶想着凤卿儿方才的话,沉思之际,拿起旁边的香包。欲要扔到湖中。?

“紫瑶,那香包好香的,扔了挺可惜的!”落芸善向她伸出手,“你不要,不然给我吧!”?

“贤妃的东西不能要,这香包有问题!谁不定里面藏有什么厉害的东西!”紫瑶皱眉回道。二话不说便扔掉了它。?

“瑶儿说得没错!”云冷月将紫瑶拉坐到旁边,伸手揽住她的肩头,“瑶儿,你刚才是故意打那个宫女的!对吧!”?

她不会平白无故打人,除非她想确认一件事。毕竟那个宫女太奇怪了,这么明显的瞪眼,连他也看出来了!?

紫瑶微眯双眼,缓缓道出:“对!我不过是在试探她,结果表明,她是易容来着,我打得那么用力,她的脸都不红,不是裹着一层皮,那是什么!”?

“莫怪,我刚才就觉得怪怪的!易容术差了点!我看到皮了!”云轩阳慵懒地靠在栏柱上,忆起刚才推她下水的那幕。?

落薰研半敛起眸子,心里会意了几分,挑眉问道:“她的气质不是宫女,你们猜会是哪个人!?”?

闻言,他们皆露出一笑,各个心知肚明。唯有。。。?

“你们说的是谁啊?”落芸善挠头反问。有点不解。?

“可南,我认识不?”尹兰熙抓着落可南的衣袖。?

紫瑶懒懒地靠在云冷月的肩膀上,轻启红唇,“连老妈都说很熟悉,是谁?我们心里有底!”不过还得确认下才知道!”?

“其实要想知道也不难,我倒有个点子!”云冷月宠溺地抚着她的发丝,凑近她的额间啄吻一记,“我们这里不是有个易容高手!弟正好可以拿出神风的看家本领!”?

“好办法!”紫瑶抬头凑近他的脸上回吻,继而转眸望向了云轩阳,笑了笑,“神风大人,你该出山了!”?

“交给我吧!我这就回去准备!”云轩阳站起身来,“帮我照顾好研儿啊!”?

~~~~~~~~~~~~~~~~~~~~~~~~~~~~~~~~~~~~~~~~~~~~~~~~~~~~~~~~~~~~~~~?

夜色降临,安贤宫?

自早上那般水火折腾,她们身体承受不住着凉,如今喝了药,都躺倒在各自的床中。?

这时,一袭宫装的女子慢慢走近正寝内。?

“娘娘,你还好吧!”玲珑走到她床边坐下。?

听闻,刘昭雪缓缓睁开眼睛,面色有些苍白,朦胧间看清了来人,有点诧异,“咳咳,莲妃娘娘,你怎么来了,你身体恢复这么快啊?”?

“咳咳。。。”玲珑作眼前一亮,势轻咳了几声,样子比她好不到哪去,“哈气,哪有,我刚才起床走走,顺道来看看你!”?

“今天太奇怪了,又没人点火,怎么就烧到我们身上了!”刘昭雪气愤扬言。伸手捶着床蹋,“一定是他们搞的鬼!不然我们不会这么狼狈,甚至还栽倒湖中!害我们染上风寒!”?

玲珑挑了挑眉,睨了眼满脸苍白无色的刘昭雪,“娘娘,你别激动,或许是我们坏事做太多了,才会给雷给劈中的!”?

“莲妃娘娘,这不像是你说的话?!”刘昭雪怔了怔,恍然眼前的女子,“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没什么,我开玩笑的,那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玲珑随意着抚着额前的散发,轻抿动着苍白的唇色。?

“娘娘,你忘了?我们不是说过要在琴上动手,然后让她弹!不然让她白煽了那多巴掌,我可咽不下这口气!”刘昭雪冷哼道,想起皇后赏给她的几巴掌,顿时来了一肚子气。这种屈辱还从没受过。不报解不了她的恨!?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玲珑有意提起,倒了杯水给她。?

“娘娘放心,这事我自会准备!你尽管看着就好了!也就这些日子吧!到时她想哭都来不急了!”刘昭雪接过她的杯子,一口饮尽,便放在旁边,伸出手抚弄自己的头发,三千长发因火,烧得长短不一,发上还残留着一丝焦味,“可恶。。这下怎么办!我的头发。。”?

“反正娘娘盘起发髻,也看不到!”玲珑随意安慰,对她方才的话深思熟虑了一番。?

“只有这样了!”刘昭雪缓了下气,眼前茫茫一片,有了丝困意。?

“你休息吧!我该回去了!咳咳咳!”玲珑将她扶躺在**,嫌恶地望了眼她,才转身走了出去。?

漆黑的夜晚,凉风阵阵。树枝摇晃出声。安贤宫内森寒一片,寂静得诡异。?

她面上的笑意轻扬,探究似的环望了四周一圈,轻声在寝宫内走动。?

岂料这时,一道轻盈的黑影穿梭在寝宫中,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前行了几步,感觉她正跟在她的后面。?

于是,她加快脚步走到前边的石桌边上,优雅坐到了石椅上。?

“你是谁?为何跟踪我?!”?

蓦然,那道黑影突然闪到她的面前,恭谨向她行了下礼。?

“莲妃娘娘,是奴婢!”倩儿摘下了黑面纱。?

玲珑细细打量着黑衣女子,没有太大的惊讶,“倩儿,这么晚了,找本宫何事?”?

倩儿站到她面前,略微思索了下,道:“奴婢有些事想禀告娘娘!关于公主的!”?

玲珑笑起来,饶有兴致地扬起眉头,“哦,那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