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44章 我要勾.引你

??“我记起来了,她也曾对我说过,你这颗沧海遗珠总会有寻回的一天。。只是时机未到。”落薰研淡淡回言,神色变得凝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而往往有人会悲剧,芸善正是其中的一个,这些都是命中注定。?

懒?

这段记忆曾经徘徊在她脑中好几天,困恼了整夜。?

她忘不了红衣女子那抹自信神秘的笑,它能透彻世间的万缕沧桑,她彻底的相信,因为说的真的应验了。。?

每个人注定的命运,谁也没有能力逃掉,更不能改变。。?

芸善是个善良的女子,她恢复容颜的梦想还未实现,若在知道这个残忍的事实,她承受得了打击吗??

但愿上天怜悯,待她的劫难已过,说不定正是她重得容貌之时。希望她会好过点。。?

“其实。。。没到最后,还不一定,就像我和小瑶一样,不都死里逃生吗。”云轩阳搂她入怀,明白她们的担忧,安慰道:“该来的总会来,这是无法阻止的,一切皆顺其自然,我们要以平常心面对,我想芸善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吧。。”?

若正如他所说的,她会想得开吗?。。?

毕竟上次他也发现了她那极力掩藏的失落,还有眼底的那抹忧色,好像怕失去什么似的。?

看得出她很在意,而倩儿的话也让她慢慢动摇,甚至微微影响到她的思考。虫?

她是假公主,她的脸是被毒蜘蛛毁掉的,那她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孤女一名?为何会进宫做公主??

其中疑点重重,但都和莲妃脱不了干系。现在唯有她最清楚!是她一手策划的,也说不定!?

“弟,说得没错!”云冷月轻轻颌首。?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休息,明天还得大干一场!现在我们没有证据,不能对那两个女人怎样,为今之计,先铲平她的贼窝,我看她还怎么兴风作浪!”落可南磨颌思考道。?

将她带来的那些心腹解决掉,这才是关键,至于贤妃的那些小喽啰根本不必惧怕。?

闻言,他们重重点了点头。?

正当欲转身之时,云轩阳骤然止住了脚步,差点忘记一件重要的事,“小瑶,你这几天不要弹琴,那两个女人正想在琴上动手,你要当心了!不管是什么好琴,都不要去碰它!”?

还好刚才从刘昭雪口中套出了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要知道那双玉手是她的本钱,如果失去了,都不知小瑶会怎样?会难过的。?

只是他并不知晓,她们欲害的人并非是她,而是同样有双巧手的女子。。。?

“我知道了!其实真红也有提醒过我。。她叫我要好好保护它。”紫瑶淡声轻启。?

顷刻间,心里错综复杂,胸口莫名闷慌得难受,既已知道她们会在琴上动手脚,却还是那样担忧,连她都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呵呵。。她什么都知道,你别放在心上了,只要不碰那就不会有事!”云轩阳低低失笑,揽着落薰研,“宝宝该睡觉了!”?

话落,他们迈步离开了寝宫。?

云冷月上前关紧了门,转身走向紫瑶,知道她还在意那件事,“瑶儿,休息了!”?

“嗯。”她淡应道,岂料刚踏出一步,却止步不前了,“啊。。。脚抽筋了。。”?

云冷月幽深的眸子淡敛,扫了眼她紧蹙的眉间,连忙打横抱起她向床走去,将她轻柔放下,替她脱下鞋子,细心帮她按摩了一会儿,柔声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紫瑶静静打量他那俊美绝伦的脸蛋,索性看得出神,“好点了!”?

“那就好!”云冷月稍稍抬头,正巧撞上她失愣痴迷的神色,她发呆的样子可爱至极,傻笑得更加柔美,让人不禁想爱怜她。他故意调侃道:“虽然你夫君我长相英俊,但也经不起宝贝你这样赤.裸.裸的看!”?

紫瑶闻言一怔,不但没收敛,反而看得光明正大。?

好吧!他的确很俊美,她承认自己的目光爱意难掩,有够赤.裸!?

可他也是同类,甚至比她还要更。。。?

“你少臭美了!”?

云冷月夭唇轻启,淡扬一抹月牙般的笑意,“瑶儿,你最近有点重了,我感。。。”?

话还未说完,便被紫瑶冷声打断,哼道:“说我重,那你以后大可不用抱我!省得我这个大肚婆压扁你!”?

“好啊!这样我轻松多了!”云冷月低头继续帮揉着脚,揶揄道:“没有你的束缚,我还可以出去找女人。”?

“这样啊!只怕你没有这个机会!”紫瑶笑了笑,伸出手扯开了腰间的系带,轻轻撩开衣领,故意香肩半露,达到诱.惑他的目的。?

“是么?那你等着。。瞧。。”云冷月抬眸一怔,含情脉脉的眸光游移到她光洁无暇的香肩上,虽然跟她亲密无度,她的身体也看个精光,但每次总受不了她的挑.逗。?

他好喜欢娇媚妖娆的样子,主动向他索欢。。?

然,她明摆再考验他的定力。?

他屏住了呼吸,努力控制住蠢蠢欲动的身体,故作震镇定,“瑶儿公主,你该不会想要我做点什么吧?”?

“你。。。”?

此言一出,紫瑶笑得柔美的脸,瞬间冷却下来,恶狠狠地瞪了眼云冷月,撅起嘴别过头去。?

勾.引他不成,倒是被他耍了一把,难不成自己魅力不再?她索性退下了外衣,仅剩肚兜蔽体。?

她身上的芳香四溢,袒露了大片白皙的肌肤,纤长的手指撩拨着他的五官,挑起他的知觉感官。?

云冷月眸色加重,愈发炙热地望着她,欲火被她再三挑起,全身热烫得难受。一把攥住她的柔荑,另一手抚上她柔滑的玉背,沙哑道:“小妖精,你得逞了!”?

“我就是要勾.引你!霸占你!我要你的眼里,心里,统统都是我!”紫瑶嗔笑道,没想到自己的占有欲那么大。?

“傻瓜,我永远都是你男人!”云冷月吻上她的红唇。细细吮.吸她的甜美。“我的公主。。你好甜。。”?

谁料,紫瑶翻身将他压在**,然而自己骑坐在他的身上。握住他宽大的手掌,“明天你要小心点。”?

云冷月睨望她的眸光中,荡过一丝旖旎柔情,“嗯,公主之命,本王岂敢不从!那现在我们该脱衣服睡觉。。。”?

“讨厌。。。”?

“呵呵呵。。。”?

~~~~~~~~~~~~~~~~~~~~~~~~~~~~~~~~~~~~~~~~~~~~~~~~~~~~~~~~?

清晨?

他们很早起床,云轩阳帮他们各自易容之后,便带着几个手下趁机偷溜出宫,朝城东的十里坡前行,准备剿灭贼窝。?

紫瑶和落薰研也相伴找凤卿儿,心里很期待,很喜悦,同时也很复杂。?

路途上,正巧看见凤卿儿正带人朝她们这边走来。?

紫瑶按捺不住朝她跑了过去,冷不防抱住她,笑道:“母后。。”?

凤卿儿面带温柔笑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带着宠溺的淡斥,“瑶儿,都怀孕了,还跑得这么急,你不会等母后走过去呀!要是动了胎气怎么办?下次不可以这么鲁莽了,知道吗?!”?

“呵呵。。”紫瑶只是傻傻笑着,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臂。?

凤卿儿点着她的脑袋,事隔一天,她为何事高兴?疑惑问道:“你这孩子!告诉母后,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紫瑶敛起了眼帘,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我最高兴的是,遇见了母后。。”?

凤卿儿闻言一怔,这孩子高兴是为了自己,简短的言语足以让她万分感动,丝丝暖流划过心头,对她总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就仿佛她们曾经同为一体似的。是她的心头肉,让她无法割舍。不知她是否也有这种感觉??

“乖孩子!母后也是!”?

“母后。。我永远是您的女儿。。相信我。。”紫瑶抿了抿唇,撒娇般靠在她的肩头。?

“嗯。。母后知道!”皇后颌首淡应,眼眶微微泛红,暖暖的心难掩一丝激动,“瑶儿,母后炖了补汤,咱们找个地方喝!”停下脚步转首望了眼落后的落薰研,“研儿,慢点走。”?

“好!”落薰研轻应,握住凤卿儿的另一手,三人一同走着。?

“母后,芸善呢?”?

“这孩子今早不知跑到哪去。。可能又贪玩了吧!”?

“我们等下一起去找她!”?

殊不知,她们言语欢笑声,字字飘入了落芸善的耳中。?

她躲在树后,从刚才就一直跟在她们的后面,望着她们三人相牵的样子,不敢向前,深怕打破这种美好。。?

心里愈发难受,唯有失落的远远站着,她们看起来更像母女。?

如果硬凑上去,会让那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一个。?

但庆幸的是,至少她们并没有忘掉她的存在,仍然清楚记着。?

虽然很想加入她们的行列,但身体已然不受控制,止步不前了。?

因为有个强烈的念头一直在告诫她,这份快乐不属于她,她真的会落单孤独成一人吗??

“母后。。”她低唤道,声线有了丝哽咽。?

岂料,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戏谑的磁性声线。?

“怎么?你很伤心对吧!”?

皇兄?落芸善怔了怔,伸手随意地擦着眼泪,掩藏起那些复杂的情绪,转身面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皇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落黎昕俊挺的眉峰不易察觉地挑了几下,懒懒启言,“我站在你后面很久了!”?

“刚才你一直跟着我。。。?”落芸善不敢置信地眨着眼睛,脸色微微泛红。?

落黎昕一笑置之,并没有多做解释,其实他刚才想跟的是前面的三人,只是无意间望见她独自躲在树边,露出失落地小脸看她们,所以才改变主意,反跟在她的后面。?

“落单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吧!你是不是很妒忌?”他试探性一问。她会不会再度变成以前的落芸善。?

“皇兄,你只说对一半。”落芸善摇了摇头,坦然直视他的锐眸,笑得有些苦涩,“我很在意,我很难受,但我不妒忌。。纵使母后对她的宠爱,超过了我。。”?

落黎昕狭长的凤眸,无半丝戏谑之意,降低了语气,“为何?难道不你害怕失去你的母后。”?

“怕。。当然怕。。不过在我认为,紫瑶更像母后的女儿。”落芸善哽咽回道,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轻滑而下。?

“或许你应该说,她比你更像公主!才对!”落黎昕俯视她泪水朦胧的双眼,伸出两指扣住她的下颌,凑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