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45章 皇兄,我求你放手……

第445章 皇兄,我求你放手……??“怕。。当然怕。。不过在我认为,紫瑶更像母后的女儿。”落芸善哽咽回道,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轻滑而下。?

“或许你应该说,她比你更像公主!才对!”落黎昕俯视她泪水朦胧的双眼,伸出两指扣住她的下颌,凑向了她。。懒?

她微微一怔,痴迷望着近距离的他,他的眼底再也没有那丝讥讽存在,这是错觉吗??

但,他低沉认真的言语却是刻意在提醒她,无一丝玩笑存在,这是什么回事??

她是笨,永远跟不上他们的脚步,更别说是睿智的皇兄了。?

“皇兄。。。”?

落黎昕微敛的凤眸内,看不出任何表情,伸出另一手轻轻地,柔柔地,为她擦干眼泪。?

突然,好笑自己疯了才会这样做,她曾经是他厌恶的丑女,他讥讽的刁蛮公主,就因为她的改变,而对她改变。。?

也有可能是自己抵制不了女人的眼泪。。?

“你很丑,哭了更丑。。”?

落芸善惊愣得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他何曾这般温柔待她,心悸狂乱之际,既复杂又动心。。?

“你真的是皇兄吗?”她忍不住唤道。?

她知道此时,自己早已丑得不像话,但她实在控制不住。无法左右自己的身体。?

紫瑶也曾丑过,然云冷月还是肯爱她,如若换成是她,会幸运到让皇兄会爱她吗?虫?

这是她的痴心妄想吧。。。?

“这很重要吗?!”落黎昕修长的手指沾满咸涩的泪水,碰触到她那快淡化不少的丑痕上。?

以前黑得透彻,现在变成了紫红色,面积整体缩小了不少,但还是影响了她的美观。?

脸上传来阵阵柔柔的酥麻感,落芸善不由得一颤,红着眼眶凝视他俊美无涛的面容。?

“嗯。。”落芸善轻轻蠕动了下唇瓣,紧张得攥紧自己的衣裙,“如果没有紫瑶和薰研,皇兄会不会喜欢我?”?

“。。。。。。”落黎昕一怔,停下手中的动作,直视她清澈的瞳眸时,有了一刻的恍惚,他慢慢松开她,缄默了。。?

他是喜欢皇妹,但不是她这个皇妹。做了这么多事,也为得到她们。。?

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在流动,而且还是对她。。。?

“果然,皇兄还是皇兄,不会喜欢我的。”落芸善勉强笑道。“芸善方才是开玩笑的,皇兄不必放在心上。”?

他沉默不语,足以击垮她脆弱的心,让她痛到无法窒息,再次受到刺激的泪腺,差点崩出眼泪来。?

她极力隐忍,甚至艰难笑出声来。能看到他就足够了,最怕的是,自己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两人静静站立在那边,缄默了一阵。。?

“皇兄,芸善知道你喜欢她们,对皇子他们存有敌意,芸善想要告诉皇兄,请你放手吧。。不要在跟他们较量了。。”落芸善抿唇启言,道出心中担忧。?

皇兄所做的事,她清楚了。?

现在紫瑶他们危机重重,倘若皇兄也参与其中,到时弄得两败俱伤,这是她不想看到的。。?

若是能和好如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落芸善,你这是在求我?要我帮助他们是吗?”落黎昕眸色深沉,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压在树边,隐隐散着全身的怒气,“你什么时候学会做好人了?还有。。。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命令我?我做的决定不是你能改变的。。”?

“我担心你。。不想你出事。。”落芸善微微闭眼,一点泪水从眼角滑了下来,心痛大过于手腕的痛楚,哽咽的声线竟是卑微的乞求,“皇兄,我求你。。”?

“该死。。收起你那假惺惺的眼泪!”落黎昕冷侫一喝,情绪变得莫名烦躁。?

“我就是蠢到无知,才会被人利用,我就是蠢,连想做好人都会被人,误会成假惺惺。。”落芸善不知哪来了股勇气,冲他吼道:“皇兄,她们本就不属于你!你何必再错下去了。。”?

“闭嘴!”落黎昕紧挨着她的身体,俯身封住她的红唇,喃喃从齿缝中吐出了几个字,“刁钻的性子还是不改,不许你这样说。”?

没料到她会大声吼他,这是第一次。。?

作为惩罚,他啃.咬上了她的唇瓣,这才松手放开了她。?

“既然皇兄不听芸善的请求,可否答应我另一个请求。。”落芸善轻抿了下红肿的唇。?

落黎昕深邃的凤眸中忽划过一丝怔仲,侫淡启言,“什么?”?

“或许有一天我会寻求你的帮忙,希望你别拒绝。”落芸善靠在树边上,抬眸望着他,“你放心。。你就继续将我当做假惺惺的人好了,就算当我有私心也好。。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说罢,还未等落黎昕答话,便转身独自离开了。。?

落黎昕恍过神来,望着渐去的娇影,陷入了沉思当中。。?

~~~~~~~~~~~~~~~~~~~~~~~~~~~~~~~~~~~~~~~~~~~~~~?

御花园中?

三人环坐在石桌上,紫瑶和落薰研喝着凤卿儿炖的补汤,三人时不时闲聊了几句。?

“好喝吗?”凤卿儿宠溺地望着她们,“做娘亲了,就要多补点!当初就是被你父皇养着,这肚子长得很大。所以你们要多喝点!”?

“嗯!”紫瑶点点头,喝了一口汤,“母后,我有件事想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