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47章 瑶儿,你真是我的女儿吗?

第447章 瑶儿,你真是我的女儿吗???紫瑶对她撒娇般吐了吐舌头,将右手伸向她。?

凤卿儿握住她白皙的手臂,眸光顺着她卷起的手臂望去,目光赫然停留在那个印字上,愣怔了一刻,心蓦然一震惊。。。?

“瑶儿。。。”?

她怔怔地盯着那个印字,伸指点着它,惊愣得睁大的眼睛,心中掺杂着许多复杂的情绪。懒?

似疑惑,似紧张,似欣喜,似激动。。。?

这仅仅只因她手上的记号,跟她当年纹在女儿身上的一模一样,用样的位置,同样的大小。?

相似的绝颜,相应的印字,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她会不会真的是自己的女儿?。。?

凤卿儿指着那个记号,情绪难掩一丝激动与焦急,“瑶儿,快点告诉母后,你是手上这个印字哪来的?”?

紫瑶望着凤卿儿恍惚了几分,知晓她已经怀疑手中的那个标志性印字,淡声轻启,“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她轻摇着凤卿儿握紧的手,笑道:“母后,瑶儿还要给皇祖母清理伤口。”?

凤卿儿心头一震,恋恋不舍松开紫瑶的手臂,凝望着她的忙碌的身影,油生了一股复杂难受的滋味。。?

她很小有了?或许真的有可能?。。。?

不然自己为何对她有这种情感,犹如骨肉相连,无法割舍。。虫?

只一眼,便喜欢这个容颜相似的女儿。。?

此时,她无法思考,唯有静静望着她蹲下的背影。?

“瑶儿,小心点。。别沾到毒了,不然让母后来!”凤卿儿担忧唤道。不想她受到半点伤害。?

“不用了,清理伤口我在行,母后你先坐着!”紫瑶拿着镊子夹着棉花,沾了沾消毒药水,替太后清理腿上的伤口。“先忍忍。。”?

“嘶。。。”太后痛得咬紧了下唇,淡淡的消毒水味渐渐扑鼻而来。腿上冰冷而刺痛。。?

她们各做着手头上的事,凤卿儿哪肯坐着看,她拿起手巾走到太后面前,替她擦拭着额上的冷汗。?

三人默契的帮她,每一个举动都很仔细轻柔,令太后很感动。。?

是她人老眼瞎才会将好人看错坏人,皇帝亲自册封的特例郡主。现在总算体会出他的用心了。?

她不但有智慧,还很善良!不计前嫌来帮她,这是很多人无法做到的。?

刘昭雪善妒善恨,跟她比起来,相差太多,永远学不会宽容。。?

“瑶儿,对不起。。以前是皇祖母错了,请你原谅我。。”太后淡淡迸言,皆是发自内心的坦诚认错。?

她没有错,真正错的是她自己!不能与之计较。虽是她处死了她的侄子。?

然,后宫不得干政,她有罪干涉了,而她会顶撞自己,理所应当。。?

她自愧不如,曾经还想拆散他们,甚至赐死她。。幸亏这种鲁莽的事,没做!否则后悔都来不及了。。?

紫瑶垂下了眼帘,稍稍一怔,当初高傲狠辣的太后竟然放下自身的尊严,低头跟自己道歉,这足以证明她完全变了。?

“皇祖母无须道歉,紫瑶也有错,而且我们刚才不是冰释前嫌了吗?以前的种种不快就让它烟消云散吧。”她笑得惬意,继续帮她清理伤口。?

“好。。散了散了。。”太后颌首应道,声线有些哽咽。?

稍稍泛红的眼眶来回望着忙碌的三人,忘记腿上的疼痛。唇轻勾,扬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不久后,施以针灸完毕,便敷药绑上了白纱带。?

“这样没问题了,还好中毒不是很深!很快就会好的!”落薰研整理了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药膏,递给了麻姑,“待拆药后,每天给皇祖母按摩,还可以治疗的她的腿酸。”?

“谢谢公主!”麻姑接过那瓶药,有些心疼太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莫名其妙就被毒蜘蛛给咬了?”?

“这正是我们疑惑的地方,寝室内这么干净,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毒蜘蛛!”紫瑶道出了她们的疑惑,“麻姑,昨天你和太后有去什么地方吗?”?

麻姑恍然道:“就昨晚在寝宫内的花园散步外,没去哪了。”?

“或许就是哪里吧。。”落薰研盖上了药箱,抬眸望向了紫瑶,传递彼此间的疑虑。?

云冷月说得对,皇宫根本不适应毒蜘蛛的存在,它肯定是被什么人带了进来。存心想让人痛死。?

紫瑶卷下了袖子,站到一边,“皇祖母好好养伤,最近小心点就是了!”?

“嗯。麻姑扶我回去吧!”太后缓缓站起身,上了药的伤口没有刚才的刺痛,冰凉舒缓了好多。?

不久,她们的背阴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

凤卿儿站到紫瑶旁边,打量着她手上的印字,淡声启言,“瑶儿。。母后我。。”后面的话被她隐去。?

她怎么忘了,紫瑶失忆了,怎么会记得小时候的事呢。。?

“对了,婉儿。。”凤卿儿喃喃自语,“你们两个去散散步,等等母后再来陪你们!”?

说罢,凤卿儿带着秋灵加快脚步朝延凤宫走去。?

紫瑶望着她渐去的身影,深深吸了口气,“这个印字太明显,母后开始怀疑我是她真的女儿。”?

“姐,顺其自然吧!”落薰研拍着她的肩膀,低低一笑,“不知那些男人们,剿灭贼窝,剿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