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1章 四个娃

第461章 四个娃

殊不知,火冒三丈的玲珑,顺手拿起树枝打向宁兮柔的后背,将她击倒在地。

“敢煽本宫耳光,那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

三个女人厮打成一团,衣裳撕碎,头发凌乱,样子极为狼狈。

“啊……”累

紫瑶他们悠然地坐在原地,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们“自相残杀”的场面,谁也没有上前阻止。

不得不佩服真红有一套,只那一瞬间,宁兮柔就陷进她的催眠内。

可想而知,她那种境界真的很高。

待她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唯恐不及,她们自动产生了内乱!

“贱婢,纳命来!”

宁兮柔抓狂如野兽,狠厉揪起刘昭雪的头发,扯出了一小簇长发,疼得她满地打滚。痛苦之色坦然无疑。

“娘娘,快想个办法……”

蓦地,趴倒在地上的玲珑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往她的身上砸去。

“啊……你们……”

宁兮柔抚着胸口,胸口撕裂般的疼痛将瞬间拉回神智,痛苦得揪紧了眉宇,双脚瘫软无力倒坐在地上。

“表姐,你们干嘛打我啊?”

见她停止殴打,刘昭雪不理全身脏乱不堪,忍着全身的痛楚,扶着树缓缓站起身来。苍白的脸色略显狰狞,冰冷狠冽的眸光似要将她吞噬一般。闷

“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中邪了!你把我们折腾成这样,还有脸问我们?”

“我不知道……”宁兮柔恐惧摇着头,丢下手中的那簇头发,向后倒退了几步。

刚才只记得看到那束红光,后面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玲珑愤怒站到她面前,拿起树枝毫不留情地打在宁兮柔身上,“还敢狡辩,你令本宫感到屈辱!”她气得连尊陈都端出口来。

“娘娘,重重地教训她!打死算了!”刘昭雪扬手揪起她的头发,“连你表姐也敢下手,今天若不打断你的腿,本宫就不叫贤妃!”

“啊……表姐……不要啊……”

两个脏兮兮的女人,用尽狠力对她一阵狂打,欲要将她们受的伤,纷纷讨了回来!

这时,他们才迈步朝丛林走去。

紫瑶挑了挑眉,睨望着她们三人的滑稽样,轻启红唇,“原来贤妃有杀人的嗜好啊!”

闻言,她们愣怔了一下,停下对她的折磨,转身面向紫瑶,凌厉的寒眸狠狠瞪了她几眼。

她清澈的瞳眸中倒映出她那狼狈的身影来,不禁令她有种想掏空,抹杀掉它的冲动。

刘昭雪忍住脚上的伤痛,勉强站直身来,“难不成本宫要杀谁?还要经过郡主的同意不成?”

“本郡主自从怀孕了,这脚就特别的痒,闲来无事就想踢踢人!”紫瑶泛笑道,作势晃了下蠢蠢欲动的双脚,“尤其最想踢你身边的那个叫玲珑的宫女!不然这样吧,贤妃将她送给本郡主如何?这可是大功一件啊!本郡主自会替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你……”玲珑欲言又止,忍住欲爆发的气焰。

“玲珑,随本宫回去!”刘昭雪咬牙。

他们人多势众,她们根本不是对手,况且嚣张郡主的脚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在面前唯有吃亏的份!

“宁兮柔,你最好顾好你的嘴巴!给本宫滚远点!否则你知道的!”刘昭雪放下狠言,便带着玲珑狼狈逃走!

宁兮柔冷不防打了几个寒颤,抬眸环视了他们一眼。

“郡主,别以为你替我赶走了表姐,我就会感激你!”她轻哼几声,仍在逞强。

“我没这么好心!”紫瑶白了她一眼,握住云冷月的手臂。“你要生要死,与我何干?本郡主只不过看不惯贤妃罢了!”

然而实际是,她确实不能死,如果她不是个证人,她才不会干涉。

想到她以前做的那些事,被她们揍死也算是活该!

宁兮柔憋红了整脸,觉得眼前这幕有些刺眼,疑惑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蓦地,落可南双手环于胸前,精锐的眸光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不想怎样,你都被贤妃赶走了,有没有兴趣投靠我们?”

“我……才不要!我不会背叛表姐的……”宁兮柔反驳道。

背叛这个问题,纠结她好几天了,内心早已在动摇,就是拉不下脸来求他们。

“是么?那我们不勉强你!你自己好好想想!”紫瑶俯视凌乱的宁兮柔,轻轻蠕动了下唇角,“不过,你最终还是会来找我们的!”说罢,不等待她答话,便转身离开了……

宁兮柔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良久,恍惚她刚说的话,言辞肯定无半丝玩笑成分,是在暗示她吗??

“唉。”落芸善深深叹息一气,跟上他们的脚步、

心口莫名烦闷恐慌,抬眼望着和煦的阳光,忽然想起真红的话,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宫外

一辆华贵的马车跑向了繁荣的街道中。

街上熙熙攘攘,小摊小贩开张营业,孩童绕着街头嬉戏玩耍,无不热闹!

车内,两个贵妇装扮的皇后个坐在一边。

凤卿儿心不在焉,神色愈发变得凝重,有事握住了双手,有时则连连叹气。

皇后放下窗帘,细数她今天的反常,疑惑问道:“卿儿,我们出来拜神,你一大早唉声叹气干嘛?”

“还不是担心瑶儿那孩子,你今早没听宫里人在说,瑶儿的手指废了……”凤卿儿皱眉回言。

紫瑶划伤手指,自己是亲眼所见,若不是那琴有问题,薰研怎会叫人烧掉?

再说昨天,瑶儿的举动太反常了,拿汤匙都会掉,可见这个传闻有几分真实。

“胡说,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些!而且昨天瑶儿那么勇猛,哪有一点像?!”皇后摆了摆手反驳。“你太多心了!等等回去再看看不就知道了!”

“可是……也许吧!”凤卿儿抚着额头,休息了片刻,“还有多久才到观音庙,我得替孩子她们求个平安。”

“你这做娘的,比那些孩子还心急!”皇后摇头笑道,“我等下还要拜送子观音,祈求瑶儿和研儿的肚子,多装两个娃进去!光想那四个,我乐得彻夜未眠!呵呵呵……”

“还四个,你想撑死我女儿啊!”凤卿儿不满地抱怨。索性与她争执起来。

一会儿之后……

马车在人潮鼎盛的庙前辗停。她们分别踏矮凳而下。

两人结伴朝庙里走去。各自动手点香祈求愿望。

上香完毕后,凤卿儿和几个便衣侍卫,站到庙前等待皇后。

她随意打量了四周的小摊小贩,脑中不禁浮现十几年以前的这里,事隔多年,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眼前走过。凤卿儿瞬间怔在原地。细细打量眼前的妇人。

平民打扮的妇女,一手拿着篮子,正在挑着小摊上的物品。渐渐地,她朝着旁边的摊位走去。

那张面容好熟悉,即使很久未见,她仍然记得!

那她是不是奶娘?原来她没有死……

但怎会出现在这里?

待凤卿儿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从她眼皮底下消失。

“奶娘……”她赶忙追了上去。

“夫人!”秋灵紧随在凤卿儿后面。“您在找谁啊?”

“奶娘……我是卿儿啊!”凤卿儿大声叫唤,引来旁边人的注视。

她在人潮中搜索这个人影,一路找了过去,仍然没有找到她……

刚跨过门槛的皇后见到四处乱窜的凤卿儿,不解地跑向她,“我说卿儿,你这是干嘛?!

“婉儿,我看见以前失踪的奶娘了!”凤卿儿握住皇后的手。情绪难掩一丝激动!

“当真?你会不会看眼花了?”皇后诧然问道。“她不是失踪很多年了,不是有人说是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观音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