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3章 公主掉包?

第463章 公主掉包???“怎么会这样……我妹妹的女儿竟然夭折了……”皇后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妹妹的女儿刚出生时,自己也曾抱过。那样小的一个孩儿,却比妹妹早一步离去。?

然,她们都不曾发现,那孩子是掉了包的。?

这是她们母女命苦,还是造化弄人??

宰相府是她们家,然而却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紫瑶还为此替那孩子从小受罪……?

自己身为皇后,不能常出去照顾她,对宰相纵有万分怨恨,也不能处置他,因为后宫不得干政,更何况他是朝廷重臣。?

现在回忆起来,心里越来越难受……?

“娘娘,您别伤心,虽然她们都已经不在了,但是您现在还有紫瑶小姐呢!”奶娘伸起袖子轻拭脸上的泪水,“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小姐,夫人可是疼过她的……而且看到小姐现在如此懂事,您给该放心了!”?

“你说的没错!”皇后缓缓睁开眼睛,眼眶濡湿一片,“你知道那个孩儿现在葬在哪里吗?我想去拜祭她一下。”?

“嗯……”奶娘点点头。“娘娘,如果可以,以后请将那孩儿迁葬到夫人那,好让她们团聚。”?

她亲手葬的那个孩儿,碍于身份的特别,不能葬于夫人旁边。?

至今为止,还孤零零一个人,躺在那冰凉的寒地。?

她每年都有拜祭她,也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回到夫人身边,她们母女娘能够永远在一起。?

“你放心,我正有此意!”皇后深深嗅了一口气。复杂的眸光一转,望向一脸纠结的凤卿儿,“我知道你又在想瑶儿……但我们回去再说,这其中的疑问太多了。”?

凤卿儿微微闭眼,仿佛心快停止一般,连呼吸都变得艰难,奶娘的话已经明显影响她的思绪,占据她的知觉感官。?

此刻,她难受得无法思考。一言不发。?

“关心紫瑶小姐的人很多,上次也有个人问我,紫瑶小姐是哪里捡的,我还以外她是她的亲生母亲呢!结果不是……”奶娘接着迸言,带着疑惑的眸光打量凤卿儿的反应,每当提到紫瑶小姐,她都很激动,也很在乎……?

种种自然流入的表现,足以看出她很心疼紫瑶,再说她的面容与小姐有三分相似,该不会是???

凤卿儿闻言一怔,心里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什么人?她长什么样子?还有没有说什么?”?

“年纪跟我一般大,但我不知道她是谁……”奶娘微微拧眉,闭目沉思上次的一幕,“我好像记得她说过,她曾经也是一个奶娘!你们认识吗?”?

“这……婉儿……我刚才肯定没有看错!”凤卿儿浑然一颤,心中一阵慌乱与激动,“她没有死,她会这样问,那瑶儿不就是……”?

“这件事尚未确定,你冷静点!”皇后皱紧了眉头。握住她的柔荑。?

听闻,凤卿儿沉默不语,便跟着皇后她们去拜祭那个已逝去的婴儿。?

过了一段时间后,待办妥一切,这才回到坐上马车回到皇宫。?

~~~~~~~~~~~~~~~~~~~~~~~~~~~~~~~~~~~~~~~~~~~~~~~~~?

延凤宫?

她们换下平民装扮。一路上,凤卿儿仍忐忑不安,无法平复自己的情绪,即使到了皇宫还是如此。?

她温婉的面容呈现焦慌状,神色愈发复杂,双手紧握,来回走动于寝宫中。?

皇后手肘搭放在桌上,目光紧盯着凤卿儿,看得一阵头晕。?

以温柔冷静之称的皇后,此刻完全做不到淡定,前后反差实在太大,会这样皆因紫瑶而变。?

“我说卿儿,你好歹坐下来,我都被你转晕了!”皇后揉着眼睛,忍不住抱怨了几声,“我们一起想想啊!既然瑶儿是捡来的,那就有可能是你女儿咯!”?

“什么有可能!根本就是我的女儿!”凤卿儿反驳道,骤然停住了脚步,“我现在好乱,一想到她以前受的那些苦,我就好心痛,那个该死的宰相,我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不止皇后恨透他,连她这个做娘的,更加憎恨他!?

“喂喂……你先别激动啊!再说你女儿为何会千里迢迢跑到云祁来,还被人扔在小巷口啊?”皇后道出心中的疑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凤卿儿稍缓一气,烦躁落座于皇后的旁边。“到底是谁狠心那样做??

“疑点重重啊,你别忘了,芸善脸上也有丑痕!她是哪来的?”皇后提醒道,“当初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凤卿儿清澈的眸子淡敛,仔细思考了一番,“你知道的!除了雪妃害过我,其他妃嫔我都没过冲突!”迟疑了一会儿,突然恍悟,“会不会是上次被劫的时候,把我的孩儿掉了包?一定是这样的!”?

皇后听此,略微琢磨,又甚感不妥,“不能太早下结论,你以为像我妹妹那样啊!?怎么可能这么巧合,不是每个婴儿都有丑痕,天下之大,即使有,谁能保证在短时间内找到同样的孩儿,然后替换!”?

“对啊……”凤卿儿软下语气。?

皇后说的话并无道理,当年雪妃被囚禁后,与外界完全隔离,他们过了一天才找到孩子……?

又有谁能在短时间内,找寻同样的孩子?这似乎不太可能……?

“你不是有看到那个奶娘吗?既然她没死,应该知道点什么事!”皇后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她会在观音庙前出现,你先把她的样子画下来,那我们在派人就那边等待找找。相信不会很久。”?

她们的目标仍是在找奶娘,而是那个消失已久的人……?

观音庙之行让凤卿儿遇到了她,但却令她们找到了另一个重要的奶娘,这是什么逻辑??

“好……”凤卿儿淡淡颌首,“若是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我一定要告诉皇上,让瑶儿恢复身份……”?

“你也别忘了,还有一个芸善呢!她可是你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皇后蹙眉回道,突然担忧了起来。?

如果真是的是那样,她会变得一无所有,彻底成为一个孤儿……?

那孩子本就不太自信,倘若知道会伤心,会做傻事吗??

凤卿儿愣怔了半饷,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这几天脑中装的都是紫瑶,再一次忽略了那孩子,她们相处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这时,皇后便命人准备纸笔颜料,让凤卿儿画出奶娘的画像。自己则在旁边细细地看着。?

岂料,越看越觉得有点眼熟……?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他们一行人,悄然地步入延凤宫。各个蹑手蹑脚地朝她们走来。?

紫瑶伸出手搞起恶作剧,遮住凤卿儿的眼睛。?

凤卿儿一愣,手上的画笔顿停,待反应过来时,唇角倏然勾起一抹温和的笑意来。?

“瑶儿!”?

“嘿嘿,母后!”紫瑶松开手,伏在凤卿儿的肩头撒娇。?

“乖孩子!”凤卿儿宠溺一笑,点点她的鼻尖,情绪有了一丝舒缓。?

她是她的良药,每当见到她时,在难过的心情都会变得快乐……?

忽然间,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随即恍过神来,轻轻执起她的柔荑,细微替她检查那个伤口,心急问道:“瑶儿,母后听说你的手指废了,真的吗?”?

纤长的手指上,几天前划伤的伤口,早已消失不见,凤卿儿把捏揉按,唯有亲自确认。?

如果真的是因为她而废掉手指,她这个做娘的会内疚一生。?

“母后,那些传闻是假的,你女儿我怎么可能有事!你瞧瞧!”紫瑶笑了笑,作势摆弄了几下手指,“要不要,瑶儿弹琴给你听听?!”?

见她手动自如,凤卿儿这才放下心来,双手包裹住她的柔荑,柔柔地呵护般,“谢天谢地……”说罢,将庙里求来的护身符,带在她身上,“乖女儿,好好带着!”?

紫瑶半敛起眼帘,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一把抱住了凤卿儿。“谢谢母后!”?

“你是母后的心肝,孩子……以前苦了你……”凤卿儿拍抚着她的后背,温热的泪水濡湿了她的眼眶,“我的好女儿……”?

她并没有直接向她坦然,毕竟事情还没有完全确定。?

但是她知道,这刻不会等很久的,不管怎样,她们现在的关系早已是母女了。?

见状,他们浑然一怔,眸内皆溢满了复杂。?

“母后……”?

紫瑶低低一唤,清楚地感觉她的身体在颤抖,好奇她们今天出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不然平常时都好好的。?

“母后没事……”凤卿儿深深嗅了口气,将错综复杂的情绪掩藏在心里,即刻恢复温婉的笑容,拿出另外几个护身符。“你们各个都有份,连婉儿也有帮你们求!对不对啊?婉儿……”?

“对对!”皇后含糊道,略带探究的眸光地盯着画作看了良久,顺手从袖口拿出一窜护身符来,“可以生四个娃的符,你们带上吧!”?

话音刚落,他们面色僵硬,不禁干笑出声。谁也没有上前去拿,干脆就让皇后保持举的动作。?

“婉儿,你真是的……竟然求了个乱七八糟的符,孩子们都被你吓着了!”凤卿儿无奈着挑着眉头,扫了四周一圈,“咦,善儿呢?”?

“带狗散步!”落可南耸了耸肩。精锐的眸子扫量到桌上的那幅画,三两步走过去,“这是……”?

“小南啊,你也感到很面熟啊!?”皇后磨颌思考,放下那堆护身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落可南指着那幅画,“你记忆力下降了!这不就上次去拜送子观音,我们帮忙捡水果的那个欧巴桑嘛!”?

“你说的对,我怎么给忘了!”皇后恍然,重重拍了下手。“卿儿,真有其人!我见过了……”?

“我就说,也强调了很多遍……就是她……”凤卿儿惊讶一怔,原来她们早就碰过面了。?

“母后你认识她?”紫瑶试探”问道。凭他们的猜测,那人是奶娘!?

“她是奶娘,十几年前失踪了,今天母后碰巧看到她,想跟她问点事,结果却找不到她了……”凤卿儿缓缓道出,“现在画她,好派人出去找!”?

果然……莫怪那个妇人的言行举动那么怪异,或许当年发生什么事,她最清楚……?

“两次都在观音庙前遇到,看来她经常去啊!那就好找多了!”皇后信誓旦旦地说道,“卿儿,我们今天收获良多,既看到了奶娘,又知道瑶儿是捡……咳咳咳……”后面的话被她活生生咽了下去,还接到凤卿儿投来的一记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