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5章 悲惨的痛,欲行自刎?

第465章 悲惨的痛,欲行自刎?

倩儿缓缓走向她,“如果我说你的那位好姐妹紫瑶,才是真正的公主,你会相信吗?”

落芸善闻言一怔,冷然的笑意顿时僵硬在脸上,“什么?!”

她惊讶得放大了瞳孔,身形微微一颤,浑身的力气犹如被掏空一般,胸口就像被什么撞击似的,痛苦蔓延至全身。??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

倩儿眸子微微眯起,凝视她痛苦的表情,她的眼里充满了害怕与痛心,“怎么?害怕了?”

看来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已经成功扰乱落芸善的思绪。

落芸善双手捂住了耳朵,清水般的瞳眸饱满了晶莹的泪珠,但她仍做镇定,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你胡说……胡说……”

紫瑶才是真的公主,她不敢置信这个事实。

难怪皇兄,倩儿都在说,她会失去一切。原以为只是在恐吓她,原以为自己抗得住。

但,直到知道事实真相,她才晓得自己承受不了。无情的现实,早已超出她心脏的负荷能力。

倩儿凝眸注视落芸善被泪水朦胧恍惚的双眼,沉沉说着,“公主,你自己心里明了,如果她不是公主,为何跟薰研公主长得如此相似,而你却不同!”

落芸善失控般地摇着头,按捺不住冲她大声吼道:“我不相信你……这是你的计划,你想要我和紫瑶反目成仇,这是你编的谎言……”

她算是在自欺欺人。将欲流下的泪水再次硬生生逼了回去。

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醒来后什么都没发生。

经她重重怒斥,倩儿不以为然,也并不否认,略带探究的眸光捕捉落芸善细微纠结的神色变化。

她正在极力忍受,刁蛮公主到底是变了,但是忍耐也有一个极限,她撑不了多久的。

“你不是公主,不是皇后的女儿!”倩儿冷不防地丢下一句话给她。

“不……母后……”

闻言,落芸善瞬间崩溃下来,豆大的泪水不住地往外冒出,“滴嗒滴嗒”落到地上,泪水由热烫变成冰凉。

无力的双脚一个踉跄,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寝宫内,冰冷的空气充实着四周,哀伤痛苦的哭声缕缕环绕着,一声声荡漾在室内。

“母后……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不是公主……那我是谁……”

养育她十几年的父王母后,万千宠爱极其一身的她,竟都不是亲生的。

这教她如何接受得了,不久她就会变成一个孤儿了……

难道这是以前造的孽,刁蛮任”欺负人的下场?又或许她的存在根本就是个错?

倩儿蹲下身来,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若不想成为一个孤儿,奴婢可以帮你!只要没了郡主,皇后还是你母后!”

落芸善哭得泪眼婆娑,朦胧得看不清眼前的来人,渐渐地恍惚了,心乱如满,无法思考任何事……

她哽咽了几声,便将头埋于膝盖间,任凭眼泪濡湿她的双颊。

她永远只能是孤身一人,人丑,没优点,又爱哭爱闹……

人人讨厌她,各个离她而去,现在连皇后都离她越来越疏远了……

那曾经的荣华富贵,连带这个公主之位,通通不是她的……

现在总算知道,为何皇兄不把她当做皇妹看,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兄妹。

没有血缘关系,她不是很好高兴吗?为何却没有一丝欣喜,反而是被浓浓地忧伤所代替,他是皇室中的太子,然她只不过是一个孤儿,待以后揭发真相以后,说不定会被赶出皇宫,恢复真正属于她的生活。

他们会更加远离,没有交集的一天。

“公主……”倩儿低唤了一声,看着她失落伤心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事情还有转机的余地。”

虽说她忠心替莲妃办事,接近她是有目的的,可也跟落芸善独处了几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

娘娘的命令断不可违背,正好可以除掉郡主,还能保住公主的位置,不是一举两得吗?

落芸善如失了魂一般,遭受打击的心,此时脆弱不堪,哽咽出声,“我不是公主……紫瑶才是……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她好羡慕紫瑶,聪明有本事,还好多朋友,宠她爱着她,甚至她的亲人都在身边陪伴她。真的很幸福,不像自己这么落魄凄惨,到头来十几年都是一场空梦。

她颓废了,犹如一个没生命的人偶,不断地摇着头。“我什么都没了……”

位置没了可以不在意,母后亲人没了,才是她真正的痛……

倩儿不由得拧紧了双眉,拿出手帕帮她轻拭脸上的泪水,只是越擦,她流得越多,令人看了都会油生不忍之心。

“公主,你现在该相信我的话,我那么做全都是为你了好!所以才会暗杀真公主,得保你的位置……”

虽说这是莲妃计划的事,纵使对她说了这是个谎言。不过,确实对她有利。

前几天,自己也曾想娘娘请求,放过落芸善这个无辜的假公主,只因她们这几年来相处的感情。

幸好,娘娘同意。只要她肯帮她们完成任务,她的位置才能做得稳!

“我什么都不听!”落芸善痛苦地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边,娇小的身躯不住冷冷颤抖,谁能体会她现在的心情。

那从云端跌落地狱的感受,比data/k2/上的伤害还有更剧痛,仿佛千万条毒虫正侵蚀她的内脏一般。

难受到不能跟母后倾诉,不能躺在她的怀中撒娇。

“不,你必须听!”倩儿微微垂首,凝望她无助伤心的样子,“你难道不要你的父王母后了?不想要他们的宠爱吗?”

“那些都不属于我了……”落芸善深深嗅了一口气,大笑出声来,同时也笑得悲哀。

她在嘲笑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公主,竟然是个假的,想想当初还那么嚣张自大,目中无人。

她就是一个不择不扣的笑话,就算人人说她善良,还是一样……

“关键你要学会把握时机,没了郡主,皇后的心仍在你身上,那些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倩儿蹲下身来,伸手从鞋边拿出了一把匕首,将它递送到落芸善手中握住,“公主,你应该懂得怎样做!”

“哈哈哈……”落芸善又哭又笑,颤抖地握住锋利的匕首,那尖锐的光线刺痛她的双眼。盯着它足足愣了良久。

于是,伸手转动了一个方向,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就想自行了段……

岂料,“嘭”一声,却被倩儿一个重力打倒在地上。利器也随之发出了响声来。

“公主你不能死!”倩儿皱眉说道,万万没想到她会想死,幸好自己反应及时。

“这是我的事……”落芸善反驳道,冷冷地看着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这样做值得吗?”倩儿沉声驳回,“为何你不想着争取一下!你认为死了就能解决问题?”

落芸善沉默不语,呆呆坐在原地。

她认为,唯有死人才没有牵挂,没有任何感觉,便不会痛苦了。只是冰冷地躺在地下。

但她现在连死都困难。如今脑中又浮现出那个噩梦来。恍惚之际,又琢磨了几分。

“你说得对,我不能死,还有事未解决……”落芸善咬紧了唇瓣,闭紧了双眼。

“公主你累了!”倩儿握上她的肩膀,见她不再做出傻事,这才放下心来,扶起她的身子坐到**。自己转身走去,捡回那把匕首。

落芸善擦干一把眼泪,抬头望向了倩儿,“我想静静,你出去吧。”

“那好,奴婢给你几天时间考虑考虑!”倩儿点点头,再次将匕首放到她手中,“公主你一定会想通的!”

说罢,她身姿一转,离开了寝室……

见她消失良久,落芸善望着手中的利器,眼泪无声流了下来,“我该怎么办?”

她好混乱,她要如何做才是正确的?

“紫瑶你说我人如其名,心好善良……真红你也这样说。然而我却……”落芸善攥紧了匕首,心里纠结万分,“对不起……紫瑶,原谅我……”

她能不能自私一回吗?再过不久,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种种的一切都会结束……

宁静的寝室内,顿时传出了一声声“滴答滴答”泪水滚落的声音。

隔天早晨,天空乌云密布,阴郁的天气有下雨的征兆。

因为整整哭了一天,发泄心中的委屈,落芸善的双眼种得跟核桃似的。

紫瑶见她闷闷不乐,独自坐在一边望天空,仿若有什么伤心的事情,于是,轻迈起步伐朝她走来。

“芸善,你在想什么?”

“没事……”落芸善一怔,僵硬地脸上勉强扬起一抹笑意,“很快就要下雨……”

紫瑶淡淡颌首,抬头凝望了眼天际,眼角的余光正巧扫了她微肿的双眸,她有哭过的迹象。

然,她没有直接说穿她,反而好奇她为什么会哭?

“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

落芸善笑了笑,无法向她说出昨天的突然事件。只是静静地坐着。

“紫瑶,倘若有一天,我做错事了,你会不会原谅我?还会不会跟我做朋友?”

“傻瓜!你现在已经很好了,不可能会再做错事!”紫瑶坐到她的旁边,握住她的冰凉的柔荑,似要给予她温暖般,“我是朋友,也是姐妹,你更是宝宝的干娘!”

落芸善垂低的头,令人看不出此时的情绪,手中渐渐传递过来的暖流,滋润了她的心田,不觉失笑问道:“我说的是万一……”

“会!”紫瑶点头轻应。心里莫名起了一丝担忧,她到底怎么了?

简单的一个字,就足以让她感到欣慰。这样就足够了……

现在,她就应该珍惜这短暂的时日。

紫瑶扬起纤长的手指,替她理了下吹乱的发丝。柔柔的笑意淡化开来。

“不过我相信芸善你,不会做错事的!因为你已经不是以前与我作对的刁蛮公主了!我手能好,还多亏你家的嘟嘟,我还记得你挺身保护我和宝宝的那次……我永生难忘!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哪会有安然无恙的若紫瑶啊!?”

最重要的人……落芸善轻闭上眼睛,压制住欲要掉下的泪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历历在目,有快乐,同时也有痛苦……

“紫瑶,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