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6章 母后的宠爱

第466章 母后的宠爱

最重要的人……落芸善轻闭上眼睛,压制住欲要掉下的泪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历历在目,有快乐,同时也有痛苦……

“紫瑶,可是我……”她欲言又止,轻轻蠕动了下唇角,“我并没有你说的那样好……”

她抬起头,让眼泪倒流回去,保持了这个动作良久,不想让她看出她在哭泣……

“你有!别人怎样认为我不知道,但在我的心里至少是!”紫瑶淡淡一笑,凭自己对她的了解,即使她有伤心的事,宁肯自己藏着,也不想让人担心。

虽然很好奇她的心事,但还是忍着不问,她若想说,自会告知!

紫瑶凝视她紧闭的双眼,笑着提醒,似在为她开导般,“在棘手难过的事,也有解决的一天,在阴郁的天气,也会放晴,你瞧瞧!”

闻言,落芸善缓缓睁开了双眼,一道和煦的光线洒向她的脸庞。她微微失神,感叹地望着天际……

方才还乌云密布,怎料才一会儿,柔和的光线便穿破云层,洒在了各个地方,浓厚灰暗的云朵渐渐散去……

再过不久,就是完全放晴,果然,天有不测风云。

紫瑶的意思是?未来的事还很难说,是好事坏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落芸善愣愣地望着天,恍惚了片刻……

紫瑶则坐在旁边,没有任何话,只是静静陪着她。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安静。

两人缄默了一段时间后,凤卿儿带着些许疑惑,朝她们走来。

“瑶儿,善儿,你们两个怎么了?”

她们异口同声道,视线皆投向了凤卿儿。

“母后。”

言毕,落芸善才恍悟自己说错话,仅仅两个字就直接扎痛她的心。

她不是真正的公主,还有资格唤她为母后吗?

凤卿儿俯视落芸善的双眼,发现了她的异样,担忧问道:“善儿,你的眼睛怎么肿了?让母后看看……”说罢,伸手欲要替她检查。

见状,落芸善匆匆别开头,躲过她的碰触,“昨天眼睛进了沙子,我揉了一晚才弄出来,所以就变成这样了,您别担心,皇……母后。”

她无法改口,也不想改过来,毕竟这个名字她已经叫了十几年了!

“你这孩子真贪玩!”凤卿儿嗔骂道,温柔的眸色宠溺地望着她,伸手扳过她的脸,“不行,让母后检查检查!”

“……”落芸善被她强行扳了过来,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凤卿儿,从她眼里看得出她的忧色与紧张。

母后还在关心她,并没有将她遗忘掉。

紫瑶沉默了半饷,唇角倏然扬起一抹笑意,便转身离开,留给她们独处的空间……

“你瞧瞧,真不爱惜自己,你不会找母后吗?”凤卿儿皱紧了眉角,纤指拂过她的眼皮。“肿得跟核桃一样!要不然叫研儿,给你看看!”

“不用,我没事!”落芸善摇了摇头,拉住凤卿儿的手臂,让她坐到旁边,“母后,你觉得善儿丑不丑?”

此言一出,凤卿儿怔了下,清澈的明眸中略过一抹忧色,知道她又在意自己的脸蛋,双手不由得抱住她,“不,不会丑。善儿是母后的乖女儿,很美!”

纵使芸善不是自己真的女儿,但在她的心里仍然是她的宝贝,她们有着十几年的感情,不能说断就断!

落芸善靠在她的怀中,伸手环住她的腰肢,沉溺于她的浑身散发的母”韵味儿,独自享受片刻的温馨。

“母后,善儿不乖,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还要您来为data/k2/心……”

凤卿儿温温一笑,抚摸她头顶的发丝。很习惯她这种撒娇方式,“不管你做错什么事,母后还是会宠你疼你!谁叫你是我的心肝!”

“是么……”落芸善启言一窒,纠结到拧紧了眉宇。

她好想这样一直抱着,永远都不要醒来,或许宁愿做一辈子的小孩,享尽母后的宠爱。

但是现实残酷,梦境终究会醒。

“当然!”凤卿儿重重地点着头,“你别胡思乱想了,不然母后可不要你了!”

“好……”落芸善喃了一声。

其实她很努力不去想它,但总是做不到控制,仿佛这脑子不是她的。

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轻而易举地干扰她的知觉感官。

翌日清晨

这两天,落芸善几乎夜不能眠。整夜以泪洗面,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中哭泣。

她如丢了魂般,双脚不由自主地朝着冗长的大道走去。

稍稍抬起头,淡淡忧伤的眸子眺望远边的寝宫,随之有了一刻恍惚。

许久,落芸善停下了脚步,呆愣站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勇气走进宫内。

失落之际,深深叹了一口长气,这才低着头,转身往回走。连她要搞不清自己想做什么?

岂料,刚走几步,便撞到了一堵温热的肉墙,一声慵懒的声线从她头上传来。

“你在投怀送抱吗?”

这是她第几次低头走路撞到他了?

“我……”落芸善一愣,连忙退后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