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7章 只有我,才能够主宰你的身体!

第467章 只有我,才能够主宰你的身体!

这是她第几次低头走路撞到他了?

“我……”落芸善一愣,连忙退后了几步。

“对不起……”

抬头之际,又迅速低下头来,红肿不堪的双眼不敢直视他的锐眸,不想将自己的狼狈暴露在他面前。

落黎昕凝眸盯着她那略显滑稽的表情,方才有那么一瞬间瞥到了她那微肿的眼皮。本想调侃她的心情,顿时冷却下来。

“你为何事而哭?”

闻言,落芸善浑然一颤,伸手摸着眼皮,即使躲闪逃避,在皇兄面前唯有暴露的份。她索”也不遮挡,就抬头看着他。

“不关皇兄的事……我要走了……”

她抿咬着下唇,清澈的眸子轻颤不已,匆匆从他身边经过,不想在这里多呆上一秒。

因为在他面前,总是做不到淡定,只有一再心烦意乱……

算是在逃避吧,她想跟喜欢的男人说说话,倾诉这几天的痛苦,借以他,安抚自己的心。

不过,这似乎不太可能。皇兄的心里,没有她这个女人的存在……

见状,落黎昕面无表情,微敛的凤眸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精光,视线一瞬不瞬望着旁边的娇颜。修长的手不由自由地扣紧她的手臂,制止了她的前行的脚步。

“你找我有事?”

落芸善怔了怔,眼底一丝复杂划过,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力道,也不多做挣扎。

是啊,她是来找他的。但是她没有勇气走进去。

“没事……皇兄放开我吧……”

落黎昕一笑置之,仍旧没有松开她,俯视她清丽的瞳眸,恍惚了片刻,扬指轻触她脸上的肌肤。

失落哀伤的神色,不由令人起了一丝怜悯之心。

真红曾对他说过,对她好点,这样算是吗?

“若你不是来找我,为何在我寝宫前发呆这么久?难不成你口是心非?”

“我……”落芸善无言以对,眯着眼睛瞪了他几眼,冷道:“就算是来找你,不过现在没事了!”

“很好,长刺了?!”落黎昕懒懒一笑,狭长的凤眸中,略过一丝赞悦,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那撩人的瞪眼,很难得能看见她这样一面,这才是真正的改变。

“哼……承蒙皇兄夸奖……”落芸善作势冷哼几声,极力隐忍自己的情绪,破碎的心正在滴血。

她从来没敢对他发飙,这是第几次?

但只有这样,自己才会心死,她要恢复到那个令他讨厌到极致的刁蛮公主!

如今早已重归现实,没有结果的事,纵不可能再继续痴心妄想。

落黎昕俊挺的眉宇不易察觉地皱了几下,怔仲地盯着落芸善的变化,看得出她眼底的纠结与排斥,甚至还有着一丝冷淡,短短几天之后,究竟是何事让她变成这样?

“既然皇妹来找我,我们进去谈。”

倏地,宽大的手掌顺着她的手臂直直下滑,反扣住她的柔荑,不理会她同不同意,便拉着她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喂……”落芸善恍然,垂下眼帘望着紧握的两只手,不禁油生了一丝暖意。

曾经一直想着皇兄能这样握住她,这是她好几年来梦寐以求的事,仅仅是一次做梦,就足以让她甜蜜了好几天。

但是现在,只有抹杀这些记忆,它毕竟不属于她……

偌大的书房内,顿时成了两人独处的空间。周围弥漫着一层特别的气氛。

落芸善尴尬回过神来,迅速挣脱他的钳制,谁料他却加紧手中的力道,怎样都无法挣开。

“皇兄你这是干嘛?!”她冲他翻了个白眼。

话音一落,落黎昕手一拉,将她紧紧地纳入怀中,清楚感受到怀里柔暖不安的扭动,莫名的电流一闪而过,突然有种想用心呵护她的冲动。

温热的气息吹扑在她的发丝上,低沉沙哑地说道:“别动,满足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落芸善停止了挣扎,不敢置信这话是皇兄说的。他胸膛健硕有力,安全感十足。

没错,她的确很想要,想要他对她的好,甚至想要他的心。

不管是做戏还是施舍,自己都觉得感动和感激。

但是自己不能太过沉溺于他的柔情,她怕自己太贪心,有了牵挂,最后却舍不得放开,这样永远无法割舍……

落黎昕俯视她若有所思的娇憨样子,娇娇欲滴的红唇,泛着晶莹的光泽,心中一柔,伸出两指轻轻抬起她的下颌,”.感温润的薄唇便要直接覆上去。

正当唇瓣欲要相贴之时,落芸善徒然拉回一丝理智来,惊慌失措地别过头,躲开他的亲吻。

颤抖地双手抵在落黎昕温热地胸膛前,抗拒般的推开他。

“皇兄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

落黎昕不以为然,似笑非笑的眸光将她此时的表情尽收眼底,她越推拒越挑起他的欲.望,明明那么想要,还排斥他!

“你这是欲拒还迎!”

他邪魅挑着眉宇,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慵懒地笑意,更深一层揽住她的腰肢,直接吻上她的红唇,入侵她甘甜的檀口,肆意在内翻搅,尝尽她所有的美味。

“唔……别……”

突如其来的热吻,教落芸善一时招架不住,差点沉迷其中,他火热的舌尖搅乱她的知觉,轻唤并重,浅啄吸.吮,炙热的双眼更是透着浓浓的渴望,这是对她的吗?

“不……皇兄!”落芸善差点透不过气来,洁白的贝齿咬上他的薄唇,霎时间,一道血腥味流窜到她的口腔内。

落黎昕脸色一沉,伸指抚过唇上的血丝,动作极为xing感,阴晴不定的凤眸,紧锁着落芸善,她的举动明显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女人的心他愈来愈不能理解,她到底想干什么?

“该死的女人,你装什么矜持?”他扣紧她的手腕。

“对,我就是装,皇兄那么讨厌我,为何还想碰我。你别忘了,我可是丑陋的刁蛮公主!”落芸善冷冷一笑,要的是就是这种结果。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假猩猩的坏女人!我只会害人!所以别靠我……太近……”挑衅的声线中带着一丝哀伤。

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凛然与他对视,极力控制欲掉下来的泪水。心吨吨直疼……

落黎昕深邃的眸中忽闪一丝怔仲,紧挨着她的身子,浑身散发着怒气,紧紧攥住她的手腕,喝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说啊?!”

原来对她好,也是一种错误。非要回归到以前吗?

手腕被他大力扣得发红生疼,落芸善双眉紧拧,压制住慌乱的心悸,生疏地提醒,“太子,你弄疼我了……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话一出口,自己的心就像被掏空一般,痛到无法窒息。

她多么想告诉他,事实正好相反。她好想要,就算是逢场作戏。也心满意足……

“是不是你贪心,不够满足?!”落黎昕侫淡启言,耳根一阵刺痛,一把将她懒腰抱起,往内室走去。

“喂……你要做什么啊?!”落芸善不安分地挣扎起身,举起粉拳捶着他的胸口,“放开我……臭皇兄!”

落黎昕不予理会她的捶打,看准床便将她抛了下去,颀长的身姿压了下来,闷哼一气。拉扯自己的衣裳。

“啊……”落芸善惊呼一声,双颊绯红如樱花,盯着眼前的落黎昕,他眼里有浓浓情.欲,也有怒气。咬着唇瓣,忍着心痛道出,“你别乱来!我是你皇妹……以后还要嫁人……我们不可以!”

闻言,落黎昕阴沉的脸色,难看到极致,按住她的肩膀警告,“你没得选择!你永远都没有嫁人的机会!”

说罢,游刃有余地大掌,轻而易举地扯开她的衣裳,顷刻间,粉红色的肚兜暴露在空气中。

不可置否,她的容貌虽丑陋,但她的身子纯洁无暇却美得惊呆,令人移不开视线。

灵活的手滑到胸前,利落地探入肚兜,握住她一方高耸的柔软,轻轻揉.捏。独享她的甜美。

“唔……皇兄,不要……”落芸善娇吟出声,羞涩地攥住他的手掌,他全身散发着致命的气息,自己有那么一刻沦陷了。

落黎昕沉默了半饷,揪住肚兜用力一扯,将它撕得破碎不堪。胸前白皙的皮肤一览无余,他俯下身去,含着那抹挺立的嫣红,圈咬流连于它的甜美。

“呃嗯……”落芸善抽回一丝理智,伸手欲要推开他,但却无动于衷,她屏息了一口气,猛然咬住他的肩膀。

“嘶……”落黎昕吃痛一记,霸道地将她的双手按压在头顶,怒斥:“你这是在拒绝我?给我就那么困难吗?你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你喜欢我,不可反悔!”

“……”落芸善愣住,直接缄默了。任凭他随意侵犯。

“只有我,才能够主宰你的身体!”落黎昕吻上她的肩头,顺势回她一记牙印。留下属于他的烙印。

落芸善闭上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顺滑而下,经他一咬,都不觉生疼,“皇兄……你还喜欢紫瑶她们吗?”

正欲解开系带的落黎昕闻言,动作顿听,沉默不语了……

“这就够了,皇妹我真是妒忌啊!”落芸善冷冷回道,“果然,皇兄你只会玩我!”

“你想说什么?”落黎昕侫淡启言,坐起了身子。

落芸善拉紧自己的衣裳,趟靠在床边,刻意挑衅,“我的意思很清楚,你最好保护好你的皇妹,不然哪天,我妒气大发伤了她,到时你要哭可就来不及了!”

“就这样?还有呢?”落黎昕唇扬一笑,回得很平静。

他了解,这女人太不会伪装,更不会伤害皇妹。

她的一系列反常莫非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现在故意再警告他,是在提醒?紫瑶会有危险?

“我不是开玩笑,你最好注意了。当心我真的失手杀了你皇妹。或者跟她同归于尽。”落芸善皱眉回道,忍着心痛,笑着拔高音调。“还有,我是个肤浅,爱慕虚荣,又记恨刁蛮的女人,身份太脏,劝太子还是别碰,免得被我带衰了……”

见他没有回答,落芸善稍稍别头接着迸言,“你是不是很失望,我的”子就是这样,江山易改本”难移!我的好全部都是装的,皇兄你很讨厌我,对吧?!”

落黎昕仍是没有答复,连点头也没有。

但对她来说,默认就是承认他讨厌她,这样她才有理由让自己死心!

蓦地,落芸善从袖口拿出一张纸,放到了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