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68章 你要的,我成全你……

第468章 你要的,我成全你……

蓦地,落芸善从袖口拿出一张纸,放到了他手中。??

复杂的目光不经意扫过他健硕xing感的胸膛,最后停留在肩膀上的那一排泛有血色牙齿印,心疼不止。

落黎昕片刻恍过神来,也不急于打开它,只是紧紧地攥在掌心。

她故意在他面前,诋毁自己的形象,就是要让他讨厌她?她的目的是死心?

她狠下决心这样做,就是想了无牵挂?

“你想怎么做?”声线依旧很平静。

“你觉得一个坏女人除了做坏事,还能做什么?”落芸善微垂下眼帘,苍白无色的面容,硬挤出一抹笑意来,“纸上的请求,希望你能帮我做到。”

落黎昕深邃的凤眸微敛,凝视落芸善清丽的瞳眸,有了一刻恍惚,“如果我不答应呢?因为本太子不想玩了!”

此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仿佛是要失去一样重要的东西般。

如果早点晓得自己会沦陷,或许他会真的收手,说不定连来云祁都是个错误……

“这是当初的承诺,你必须答应!”落芸善唇扬冷笑,不容任何商量的语气,眼里闪过一丝哀凉,“留心防着我们,好生保护你的宝贝皇妹。”

从始至终,紫瑶她们在他的心里占有很重的位置,对他的影响甚大。不像她。

落芸善盯着落黎昕看了良久,迅速收回眼神,揪紧衣领正想下床整理。

凌乱的床榻,泛着暧昧的气息,早在不久之前,这个心爱的男子差点要了她。

“芸善。”落黎昕闷哼一声,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殊不知,经他用力一扯,衣裳滑至到半肩,白皙的肌肤再次袒露在他眼前。

落芸善匆忙用手遮住,双眼自动躲避他投过来的目光。

他从未如此柔和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没想到自己有幸能听到。

“太子,何必与我这样一个丑陋的女人苦苦纠缠,放手吧!”她冷声道。

“……”落黎昕无言以对,突然想说什么,又纠结说不出来,就像卡在喉咙上似的。

缓缓地,钳制她的手掌一松,坐在原地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落芸善背对他,动手整理自己的衣服,徒然转身一看,本想拿回**的肚兜,却忘记它已被撕成几块破布。

脸上不禁一阵尴尬,不经意间撞上落黎昕的眸光,继而迅速别开。直到穿戴好衣服后……

“我……走了……”

简短的话刚落,落芸善就像逃离似的,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宁静的室内,空空荡荡,只剩下落黎昕一人。

他望着手中的那张纸,慢慢摊开它,细看上面的内容,有了一刻的愣怔,双手紧紧地攥住。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成全你。”

落黎昕颀长的身姿优雅而立,穿好玄华锦衣,便朝书房走去。

懒懒地落座在书桌前,闭眸沉思了下。

于是,执起桌上的毛笔,有力地动着,往洁白的纸上写下了一些字。

许久之后,待字迹干透之后,便将它装在了信封之中。

这时,一道暗色的身影忽闪到他面前,俯身恭谨行礼。

“殿下有何吩咐?”

落黎昕淡淡地扫了眼他,沿着桌子将信推倒他面前。

“本太子,要你回去请个人。”

男子狐疑地拿起那封信,视线游移到信封上的署名,霎时一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可是殿下,这……”

落黎昕眸色一沉,冷冷怒斥,“少废话,还不快点去,越快越好!”

男子见他生怒,唯有俯低下头,恭谨回道:“是……属下这就去。”

话落,身姿一转,离开了书房。

落黎昕倒靠在檀椅上,仰头闭上眼睛,慢慢陷入了沉思当中……

轩辕殿

紫瑶趴在窗户上,抬眼望着满天繁星,和一轮皎洁的明月。

静逸的感觉令她感到有些不安,她长长叹息一气,自从发现芸善的反常之后,几天来,心情都是如此压抑。

这时,云冷月刚入寝室,坐在窗前发呆,于是轻声走了过来。

修长的双臂环住习惯”环住她的腰肢,头埋于她的发间,闻嗅着它散发的清香。

“在想什么?”

“女人的心事!”紫瑶淡淡回道,轻敲下他的脑袋,白皙的脸蛋与他蹭着玩。

“那紫瑶公主可否告诉本王?好为你解决!”云冷月宠溺一笑,将她抱坐到自己的腿上,动作极为轻柔。

“芸善最近怪怪的,我两天没有见到她了,我担心她有什么伤心的事……”紫瑶道出心中的担忧,伸手环上他的脖颈。“你说,她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咳咳,娘子……这为夫就不清楚了!”云冷月挑着眉头,无赖地凑近她的耳畔。

“好啊你!刚才还说得这么好听!”紫瑶娇嗔骂道。握紧粉拳捶打他的胸膛。“月,你个无赖!”

“是么!?”云冷月凝望她月亮般的笑眼,迅速往她的脸上浅啄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