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71章 以牙还牙

第471章 以牙还牙

“太后,她这是在报复你!您咽得下这口气吗?”麻姑气结,帮太后抚着后背,帮她缓缓气,“干脆叫人将她抓起来得了!您觉得如何?”

这个歹毒的女人若是不严惩,以后不知又会惹出什么事来!

现在是放毒蜘蛛,那下次呢?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闻言,太后浑然一怔,苍白无色的面容接近透明,深沉的眸内略过一丝复杂,猛然摇着头。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先别……”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是急了,虽然知道刘昭雪的作为,但是却舍不得抓她。

毕竟她是自己的侄女。她不能不顾念亲情。

他们站在原地,视线皆投向了太后,各个沉默不语。

以他们对太后的了解,她曾经很宠刘昭雪,就算做错事,也不太会追究!

太后想包庇她,他们也无话可说!

麻姑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太后,你怎么还护着那个歼妃,她差点害死你啊!”

依照以前的太后”子,若是有人加害于她,非得赐死不可!但刘昭雪是个例外……

“哀家不舍……她会变成这样有一半以上是哀家的错……”太后痛苦地闭上眼睛,握住椅把的柔荑在微微颤抖,“她是哀家的侄女,不可以……”

“太后,倘若被皇上知道了,她一样必死无疑!”落可南无奈地纵着肩头,提醒道。

太后泛红了眼眶,深深叹息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们恨她,她的确做了许多不可原谅的事!可是哀家不忍心下手,再说刘宰相痛失爱子,如今卧病在床,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也出事,弄得家不成家,他会怎样?”

云轩阳澄然的双眸微眯,淡看一眼太后,“皇祖母,那是他教子无方,咎由自取!”

儿女都是同一种货色,仗着他手握宰相的权利,任由儿子胡作非为,女儿身为贤妃,更是肆无忌惮!

三番两次都去针对紫瑶,最后变得这般落魄,是对他的惩罚!

云冷月淡淡颌首,揽住紫瑶的肩头,愠沉启言:“就算皇祖母放了她,她不一定会知错悔改!说不定还会变本加厉!”

刘昭雪被仇恨冲昏了头,纵使她现在势力下降,但仍和莲妃是同一战线。

只要她们有存在的一天,就具有威胁!

“归根到底都是哀家的错,如果哀家没有干涉此事,没有踏出清思宫,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太后摇头叹息,将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哀家害她走上歧路,到头来害了自己……”

她错在不该对她承诺要惩治紫瑶,结果她没有做到。

当初就应该安分呆在清思宫,不会跟紫瑶对立,更不会引发那么多事件……

“太后以前是有错,但现在您改了!可是那一家人都该死!做错事杖由您撑腰,就嚣张!您就别再袒护他们了!”麻姑劝解道,皱起了眉头。“奴婢是个过来人,明白你下不了手。但要不抓起她,若她发现您没事,不难保会下次会故技重施!”

有一就有二,身处在后宫中的女人,绝不轻易善罢甘休的!

“而且她对你的曾孙可是不怀好意!这您是知道的!连太后亲姑妈都敢害,那次就变成薰研公主了!”

太后愈听愈头疼,掺杂了许多种复杂的情绪,双手不禁揉着太阳xue,头脑仍处于混乱状态,一时无法拿定任何主意。

紫瑶眼帘半敛,看着太后纠结的神色,淡淡回道:“皇祖母您是太后,作何决定,我们干涉不了!贤妃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我们并不知道,她要敢来招惹我,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太后缓了口气,终是道出心里话,“瑶儿,我希望你们给她一次机会,能不计前嫌……她有错,哀家替她道歉。”伸手抚着胸口,“咳咳……哀家找时间和她谈谈,劝她放弃仇恨,不与你们为敌好么?”

她心软了,刘昭雪如此害自己,奇怪的是自己不感到生气,或许是以前坏事做太多,得到报应吧……

“太后,小心凤体!”麻姑担忧道,轻拍着她的后背,“您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贤妃只会将你说的话,当耳边风!”

太后深沉的眸子略过一丝忧色,“那孩子会听劝的!暂时先放过她好吗?”

云冷月皱起了眉头,幽深的眸子皆是凝重与肯定,“皇祖母的懿旨,我们不得不从,有朝一日,她还是会原形毕露,不仅仅是瑶儿不放过她,孙儿臣亦是!下次要是伤我瑶儿及孩儿,孙儿臣定会亲自解决她!”

“月儿……倘若有下次,哀家绝不徇私,会依法废了她,交由皇帝处置,如何?”太后询问道,声线难掩一丝惊慌。为刘昭雪取得最后一个机会。

“好,这是皇祖母你说的!”云冷月沉声回道。

僵硬的局面得到了暂缓,他们一行人谈聊了几句,这才离开了清思宫。

狡黠的月光银若似霜,洒在了长道上,映出了他们身影。

紫瑶轻睨了眼落可南手中那个香包和香露,想着那里有只拳头大的毒蜘蛛,直教她毛骨悚然,“幸好上次我将那些香包扔掉,不然没准里面都有这种鬼东西!”她倒抽一气,“呐,现在要怎样处置它?”

落可南晃动手中的荷包,饶有兴致地说道:“不着急处死它!我还没玩够了,等下回去吓吓老婆!”

落薰研拍着他的肩头,提议道:“与其吓你老婆,还不如吓吓别人!”

云轩阳扶着落薰研,兴致勃勃地答了句话,“干脆也让贤妃吃吃苦头,尝到痛脚的滋味,皇祖母想放过她,我才不想这么便宜她呢!你们觉得如何?!”

刚音刚落,他们皆停住了脚步,同时看向他,“你去啊!”

“弟,就属你会易容,把贤妃迷昏,然后放蜘蛛咬她,将皇祖母的痛全部还给她。”云冷月作势轻咳了几声,“咳咳,顶多你吃亏点,摸下她的腿而已!”

云轩阳闻言一怔,眼角狠狠地抽蓄了几下,“嘁……摸腿,这种好事,要去你自己去,弟弟我才不要呢!”

云冷月揽住紫瑶的腰肢,随意扯了个理由。“我家瑶公主不允许我摸其他女人,不然她会跟我吃醋!”

“切……我家研儿也不允许……”云轩阳反驳到一半,却被落薰研打断了。

“少废话,要你去就去!准你去摸那几两肉!”落薰研冲他翻了个白眼,见他一脸呆愣,仍然没有半点行动,“不想啊?不然帮我易容,我自个去!”

“宝贝儿,算我怕了你,你这肚子怎么翻墙啊!”云轩阳温热的大掌抚摸她的肚子,往她的脸颊上偷了个香吻,“我这就去!”

于是,接过落可南手中的香包和花露,便纵身跃起。

落可南望着他渐去的背影,大声唤道:“记得要将蜘蛛带回来啊!”

话毕,他们便继续前行,朝寝宫的方向走去。

宁静的夜晚,某个宫殿内,一个身着寝衣的女人昏睡在**。

娇丽的容颜上,柳眉轻轻蹙起,一只浓黑的蜘蛛爬到白皙的腿上,慢慢啃.噬它的猎物。直到黑血溢出……

翌日

刘昭雪与玲珑正坐于寝宫内品茶讨论。

突然间,腿上一阵刺痛袭来,痛得她卷起脚来,微微喘气。“好疼……”

见状,旁边的宫女连忙帮她卷起裤脚,待看到上面拳头大的黑伤时,不禁叫出声来,“啊……娘娘,你的腿!”

刘昭雪咬紧牙关,垂眸一望,霎时惊愣了足足几分钟,“娘娘,这是不是你的蜘蛛咬的?你想害死我啊?!”

“奇怪了……我都没给你蜘蛛!你怎么会被咬到?”玲珑怔然反问。

“你……算了,解药拿出来吧!”刘昭雪怒哼一气,有点怀疑是她所为。

听她的语气好像是她做的一样,玲珑徒然站起身来,冷冷丢下一句话给她,“我只有毒药,没有解药,你找太医吧!”

如果不是刘昭雪还有一点点用处,自己早就杀之而后快了!

“……”刘昭雪咬牙,暗自恶瞪了她几眼。那眼神就恨不得马上掐死她似的。

寝宫

落芸善将自己关在了寝宫内好几天,仿佛与外界隔离一般。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时而对狗讲话,唯有它才能听她的倾述。

凤卿儿担心她出事,所以每天都来找她,只不过闲谈的时间太过短暂,都被她随意搪塞掉。

这时,正处于沉思中落芸善恍过神来,拿起放在枕头底下的匕首,不似于上次的颤抖,反而稳当地握于手中。“真的要这么做吗?还是……”

蓦地,一个声线从前方传来。

“当然!”

倩儿关紧寝门,朝落芸善步步走来。“这几天,公主考虑得如何?”

“你很急吗?”落芸善冷冷一笑,执起手中的匕首。

倩儿站到她前方,与她面对面直视,“奴婢知道公主你下不了手,所以另外找人替你,你只要将她引出来便可!”

“是么,你真为我着想!”落芸善冷撇了眼她,转过身去,紧紧攥住手中的匕首,“我想知道,莲妃会不会去!?”

“就是娘娘想亲自杀了她,有什么问题吗?”倩儿狐疑道。

落芸善淡敛的眸子竟是冷意,冷哼一气,“会去那就行了,我也想亲自杀了她!而且是当着她的面……”

“公主果然想通了!”倩儿扬眉笑出,拍着她的肩头,“再过几天皇上会找他们商量半月后的大婚事宜,皇后也会出宫上香。到时公主在将郡主约出来,这应该不是难事!”

“什么?!”落芸善惊呼一声,担忧迅速回过神来,“会不会太快了?不能改天吗?”

倩儿唇扬一笑,对于她的反应没有多大在意,“那天没什么人保护郡主,是下手的最好时机!公主别在犹豫了!”

“我知道了。”落芸善面无表情,握着那把匕首扎到桌上,“等着,我不是会放过她的!”

倩儿满意地打量她愤然的举动,应和道:“公主这样做就对了!只要她不存在,您永远都是公主,就没人跟你抢宠爱!”

贪心妒忌是女人的天”,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

人都得往前看,公主就是抛舍不下荣华富贵,亲人的关爱,若失去了,她会变得一无所有。

所以她选择了杀掉她,瞧见她刺桌子的力道之大,就清楚她有多恨!

“我是假公主……我们之间的事,总有解决的一天,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