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73章 不要做傻事!

第473章 不要做傻事!

闻言,凤卿儿闭上双眼,情绪变得极为复杂,“为何你当时,不来找我呢?”

倘若上次奶娘回来找她的话,这件事不至于掩藏这么多年.到现在才知道。

养在身边,宠了十几年的女儿竟不是亲生的,而是被那歼妃设计动了手脚……

而真正的女儿却流落民间,受尽困难。

这是紫瑶注定经历的劫难?让母女二人分离,她才能够完美蜕变?

奶娘垂下头,无奈地叹息一气,十几年前的事仍然记忆犹新,没有因时间的冲刷而淡忘。

带着这份执着,每天除了找就是等待,从来没有变过停过!

或许这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唯有等到她们母女相认,她才算真正完成任务,然后在功成身退。

“那时我伤得太重,皇上派人来找我的时候,根本无法和他们碰面,我也曾想到要去皇宫找您说明一切,可是宫门口有莲妃的手下,我没有办法,唯有下决定找回公主,在让你们母女相认,只是这一找就是十几年了。”

凤卿儿眼眶泛红,清澈的眸内溢满了晶莹的泪珠,哽咽道:“原来……奶娘真是苦了你,你伤得那么严重。还要千里迢迢寻公主而来……”

奶娘握住凤卿儿手臂,自责地皱起眉头,叹息:“公主丢了,我有一半责任,如果我当初没有独自抱公主去散步,公主也不会被掉包……”

况且那年抱着公主走到了无人丁的到樱花树下,四下无人才会被盯上。

如果当时没那么莽撞行事,就不会遭到别人掳劫。

凤卿儿摇了摇头,心中的愤怒慢慢堆积起来。“奶娘你没有错,是那两个狠毒妃子……”

“嗯!雪妃善妒,害您滑胎不成,还派人掳走小公主,被关冷宫是她咎由自取!”奶娘伸起袖子擦着眼泪,发红的眸子变得愈来愈凝重,“两个姐妹没一个好东西,莲妃比雪妃还更无情!连小婴儿都不放过……”

身处在后宫中的女人,永远也无法避过妒忌,它能使女人变得不折手段,铲除一切障碍。

雪妃姐妹是一个例子,一个因为妒忌,一个因为仇恨!

凤卿儿绝颜微沉,脑袋不禁浮现出莲妃的样子,“莫怪上次莲妃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些年来,我居然没发现她是这种人……”

宫中斗争永无宁日,没有人会真心对待别人,有的只是利用。

雪妃害她怀胎,幸好她福大没事,自己虽然有气,但也宽容饶恕,岂料她根本不知悔改。被皇上严惩。

姐姐办不到的事,这下妹妹接手,换她女儿。两人真是姐妹情深!

“莲妃隐藏得太好了……光那外表的温婉,连您都骗过了,更何况是皇上!”奶娘愤然启言。

要不是亲眼见识到她的狠辣,自己也不相信这是她所为。

“对了,我听说芸善公主刁蛮任”,娘娘与公主相认,你要如何妥善安排她?”

“她是我宠了十几年的孩儿,不管以后如何,她仍然是我的女儿!”凤卿儿面带笑意,眼前忽然浮现她的身影。“这孩子懂事了,我知道事实真相会令她伤心,但我保证她不会变成孤儿,她依旧是公主!我要让她快乐。”

她们是母女,虽然并非亲生,但假公主也会成真。让她继续做她的女儿……

“这样也好,那毁了容貌的孩子太无辜了,娘娘要早点认回真公主。”奶娘缓了口气,“不仅仅如此,莲妃的事也要一并解决!”

这时,在旁边保持沉默的皇后,霎时恍过神来,“我觉得啊,那些孩子说不定已经知道一些大概,上次围着我问那妃子的事情,瑶儿那么聪明,应该意识到自己是公主了!这孩子重情义,可能怕芸善伤心,才没有说出来!”

她抬头望向天空,稍稍沉思了下,假设道:“他们会突然这样问,是不是那妃子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说行刺?”

“依照莲妃的个”,确实有这个可能,她知道皇后会来云祁,所以要先下手为强,暗杀真公主!”奶娘重重地点着头,同意皇后的看法。“娘娘,您还是快点告诉皇上,严惩莲妃!”

“瑶儿和研儿长得像,若是像你们推测的那样,瑶儿不是有危险?”凤卿儿蹙眉问道,神色难掩一丝担忧。

那孩子说不定遭遇到什么事,怕她担心才不肯说。

她的手指也有受伤过,不然那次就不会叫她不要碰琴。真的是有人在害她……

“那倒不一定,月儿他们都在她身边保护她,这么久了都没事,你就放心吧!”皇后笑意轻扬,对自己的儿子很有自信!

“瑶儿这个傻孩子……”凤卿儿低喃了一声,“要是皇上现在在云祁的话,就好了……这样一家就可以团圆。至于莲妃早晚都要严惩她!伤我孩儿,定不饶恕!这次我绝对不会心软……”

“皇上国务繁重,娘娘可以先派人送信去!”奶娘提醒道。

“唉,他得等到孩子大婚那天才会来。”凤卿儿浅叹一气。望着奶娘,“奶娘我们分开这么久了,你跟我们回皇宫好吗?”

奶娘一怔,随即笑出声来,“娘娘之命,我岂敢不从?!我也想见见公主殿下。”她覆上凤卿儿的柔荑,“我是当年的证人,莲妃见到我一定很惊讶,到时娘娘一定要替我出气!我要亲眼看到皇上严惩她!”

“对!”凤卿儿握着她站起身来,“那你快去收拾行礼,我女儿现在都怀孕了,她们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奶娘激动地掩着嘴,惊讶地眨着眼睛,“是吗?恭喜你了,娘娘!我这就去准备。”

皇宫内

他们在金碧辉煌地大殿内,跟朝臣使臣商讨大婚事宜。

这时,谈论到一半,紫瑶先行退出了殿外,朝落芸善等待的地方走去。

落黎昕扫了殿外一眼,深邃的凤眸中有了一复杂,想起前几天来找他的那个女人,不知为何心情变得莫名压抑。

正当他冥想之际,旁边的侍卫突然靠近他,小声道:“殿下,你吩咐的事已经办妥!”

落黎昕迅速恢复神色,低问:“哦,人现在在哪?”

“他说不着急,此时正坐在您的书房中!”侍卫恭谨回言。

“我知道了。”落黎昕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路上

天气阴沉,微风徐徐,轻拂过道旁的花草树木。

落芸善环住紫瑶的手臂,两人静静地走着,缄默了一会儿。

紫瑶睨望着心不在焉的落芸善,她娇颜忧色忡忡,“芸善你最近没事吧?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

落芸善闻言一怔,不禁失笑出声,“我没事,你现在怀孕了,应该是我来帮你才对。”

“呵呵……肚子都还没怎么大。”紫瑶忍不住摸着肚子,稍稍低头一望,泉眸内溢满柔柔地幽光,“你做干娘的比我还着急!”

落芸善停止了脚步,伸手覆在紫瑶的肚子上,眼底忽闪过一丝哀伤,回得坦然,“那是当然,因为我怕以后再也没机会看到宝宝了……”

沉稳跳动的心隔着肚皮传到她的手中,落芸善沉言稍微舒展,清楚地感觉他们的存在,笑了笑,“这是他们的心跳声耶……宝宝我是干娘,你们要永远记得我噢……”

她说得有些哀伤,似在跟他们告别一般,紫瑶疑惑地望着落芸善,很好奇她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几天怪怪的,连言行举止都怪!

“芸善……”紫瑶欲言又止。

落芸善挺直身子,眯着眼睛冲她一笑,“你不必为我担心!等等我还要做一件事给你看。”

“什么事?”紫瑶蹙眉问道。蓦然心慌起来,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她垂下眼帘,徒然攥住落芸善柔荑,“芸善你不要瞒我,千万不能乱做傻事知道吗?”

听闻,落芸善有了一刻恍惚,她竟能看穿她的心思,难道是她掩藏不够?

“我没有……”她紧握着袖下颤抖的手,“我们走吧……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

落芸善不想说,紫瑶也不勉强多问,两人缄默了一阵,朝着冗长的林荫大道走去。

突然间,几个蒙面黑衣人从四周窜了出来。挡在她们的去路。

“你们到底是谁?!是不是贤妃和莲妃派来的!”

话音刚落,一阵拍掌的声线从身后传来,“啪啪啪……”

“没错,本宫正是莲妃!”玲珑冷笑道。有点疑惑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

此言一出,紫瑶这才恍然前后夹击,她拉着落芸善退至到一边,精锐地眸光打量着脸上蒙着面纱的两个女子。

既然一个是莲妃,那么另一个就是倩儿。

“本郡主早就知道你串通贤妃,三番两次想要害我,你以为凭你们就奈何得了我吗?!”紫瑶冷喝道。在敌人面前尽量保持冷静。

玲珑伸指清楚过锋锐的匕首,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的猎物,刻意拔高了音调。

“你多次羞辱本宫,这次新账旧账一起算,我们人多势众,你一个怀孕的女人两手空空能做什么?!哈哈哈……”

紫瑶柳眉轻蹙,清澈的明眸瞬间变得凝重,扫向了那些黑衣人,锋利的长剑闪着刺眼的光,充满着无形的肃杀!

大道上无人经过,月他们又在大殿上。哪有人来救她们?!

但不可置否,她们真的很会挑时间。选在她身边无人的地方动手!

刀剑无眼,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刺了一刀,不冤死才怪,而且她的肚里还有宝宝!

所以绝对不能出事!她拉着落芸善的手,本想安慰她没事,却感觉她冰冰凉凉,仿若没有任何温度,但不似于上次的颤抖。反倒平静了许多。是为什么?

紫瑶冷瞥了眼玲珑,“莲妃,你别再执迷不悟了,我已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你的目的,劝你趁早收手还来得及,不然以后的下场你是知道!”

“你恐吓不了我的!杀了你,就不会有人知道你的身份!”玲珑哼了一声。

“不!你错了!我们这些人都知道了。”紫瑶咬字驳回。

玲珑稍稍一怔,面色微沉,晃着手中的匕首,“知道又如何?无凭无据能把我怎样?!”她冷冷一笑,盯着紫瑶,“你还不是一样被蒙在鼓里,不妨告诉你!多亏了你旁边的公主殿下把你引出来,不然我们哪有机会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