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75章 让我替你死,将公主之位还给你

第475章 让我替你死,将公主之位还给你??“莲妃!你真不知天高地厚!是你死定了才对!现在就让你试试本公主的厉害!”紫瑶从树边窜了出来,就在她的刀子欲要刺下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脚毫不留情地踢向玲珑的腹部。?

“啊……”玲珑痛叫一声,攥着刀被她踹出了好几米之外。?

这像怀孕的人吗?力道简直比平常的女子还要大得多……?

肚子受到撞击,难以制止地疼得发抖,令她狼狈蜷缩在地上打滚。还不顾形象的大骂出声。?

“你们这两个贱公主!”?

不予理会她的怒骂,紫瑶蹲下身扶起地上的落芸善,帮她拍拍身上的尘土。?

“芸善你的心意我全都明白,但你千万别逞强。”?

要是她没有出现,刚才只差那么一步,落芸善就被刺到了。?

那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她去了……伤心的人会很多,自己亦是……?

落芸善抬头望着紫瑶,水眸中略过一丝歉意,“呵呵……紫瑶每次都是你救了我……”?

都怪自己没用,为何她会这么笨,连个歼妃都杀不成。?

紫瑶轻拭着她脸上的脏污,笑出声来。“谁说的!你也救过我啊!”?

殊不知,正在她们谈话之际,倒在地上的玲珑忍着肚子上得疼痛,颤抖地握住匕首。冰冷寒冽的眸光似千年的寒崖一般,充满着暴戾和肃杀,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们两个。?

玲珑咬紧了牙关,轻轻抚着肚子,趁她们不注意之时,缓缓站起身来。举起匕首朝她们小步靠近。准备来个偷袭。?

渐渐地,慢慢地,唇角浅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狠狠盯着紫瑶的后背,攥住了匕首欲刺了下去。?

落芸善转眸一怔,正巧撞到了这幕,她惊愣地叫出声来,“紫瑶,小心后面!”?

此言一出,落芸善身体自觉地朝前方靠了一步,将紫瑶稳当地护在了的后面。?

“去死吧!哈哈哈!”玲珑拿着匕首,错手将落芸善刺了下去。?

“啊……”撕裂般的叫声打响了天际。?

紫瑶震惊得放大了瞳孔,清清楚楚地看见,只那一分钟,锋利的刀子无情地扎进落芸善胸口。鲜血慢慢溢了出来。染红她的衣裳。?

“芸善……”她哽咽出声,晶莹的泪水濡湿了眼眶。?

“该死……居然拿没杀到公主!”玲珑冷喝一声,手还握在刀把上。?

见状,紫瑶一把攥紧玲珑的手臂,张开重重地咬了下去,痛得她连连呼声。?

“嗷……死丫头!”玲珑吃痛一记,伸手欲要打她。岂料却被她想下手踹了出去。人也再次重倒在地上。?

腹部接二连三遭到撞击,令她难受到极致,但她仍站起身来。忍着伤痛离开此地。?

“紫瑶快去追她……”落芸善咬牙说道。?

“我不会放过她的!”紫瑶没有追去,痛心地凝望着落芸善,滚烫地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而下。把落芸善缓缓下坠的身子扶坐到地上。?

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女子清丽的面容不停有冷汗渗出,身子不可抑制地往后倾,双眸惊瞠,本就苍白的面容渐渐近乎透明,一阵抽痛袭身,痛得痉.挛噬骨,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眼前一白一暗,有点看不清紫瑶的脸,仿佛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永远睁不开。?

这不禁令她想起了那个噩梦,好笑自己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她的命注定会在这刻停留,注定此生就孤单一个,以后更是一缕亡魂……?

“我好痛……好冷……”?

话音刚落,紫瑶所有理智全部崩溃下来,泪水不止地往外流,慌张地抱着落芸善,安慰道:“你在撑会儿,我去找人!”话毕,正准备起身。?

“不要丢下我。”落芸善摇着头,拉住她的衣袖。“紫瑶,这是我的命运,我认了……你陪陪我就行……”?

“芸善,你怎么那么傻,替我挡着这一刀,是我害了你……”紫瑶重新抱住她,哭得泪眼朦胧,慌张说道:“芸善,你还有救,不会有事的……”?

落芸善微闭着眼睛,艰难地喘着气息,“你不要自责,你刚才不也救过我了?况且救你无需要理由,因为你是真公主,而我只是个假公主而已。?

她停顿下,躺靠在紫瑶肩头,见她泣不成声,便接着说:“你别难过了,好难看的……我是宝宝的干娘,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是我太笨,连个歼妃都杀不掉……”?

紫瑶微微颤手,眼泪滴滴直掉,掺杂着好多种复杂的情绪,伸手抚上她愈来愈苍白的脸色,“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我不敢直接对你说……芸善,正因为你是宝宝的干娘,所以你要撑着,你还要看着宝宝出生,然后亲手抱抱他们,你会活下来的!”?

此刻,太害怕失去这个姐妹,就怕她闭上眼睛,离她们而去……?

“我也想……可是我好痛……”落芸善垂下眼帘,惊恐地盯着胸前直挺的匕首,它正在侵蚀自己的生命,周围染血一片,浓重地血腥味令人作恶,“帮我拔掉它……或许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好……你忍着。”紫瑶握住那把匕首,一下子拔出体外。扔到了一边,落芸善身上的血不住地喷了出来,沾湿紫瑶的衣服。?

落芸善缓了口气,胸口已经痛到麻木,喃喃启言:“紫瑶,对不起!我占你的父母,占了你的位置十几年。是时候该还给你了……”?

虽然心里很痛,很不舍得母后他们,但是这些宠爱根本不属于她。?

她不过是一个孤儿,被人毁容然后在加以利用的假公主!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她死不足惜……?

紫瑶包裹住她发凉的柔荑,似在传递温暖给她,声音哭到沙哑,“我不怪你!如果知道真相会令你受到伤害,我宁愿不要这个公主,我可以将位置让给你!”?

落芸善抬眼无力地望着天空,每吐一个字都觉得如针扎口,“不,如果不还给你,我会良心不安……做错事就应该接受惩罚,真红曾告诉我,坚定自己善良的本”,我庆幸没有听信她们的话,而伤害你!”?

紫瑶深深嗅了一气,泛红的眼睛有些发肿,但不受控住地落泪,“芸善……你别说了!”?

她环顾了四周一圈,看看有没有人经过,方才那边的打斗,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冗长的大道了无人顶,森寒的凉气蔓延至四周。?

“紫瑶,我希望你以后能跟皇兄好好相处,切勿在于他为敌!他并没有这么坏……其实他一直在保护你们,今天的那些侍卫就是我找他借的,但我没有告诉他为何而用。”落芸善道出事实,抬眼望着紫瑶,“皇兄不会喜欢我,就让他一直讨厌我下去,我才不会贪心,也不会有牵挂……可是我真的羡慕你……”?

经她一说,紫瑶适才恍然,随即哭着出声,这个傻丫头竟然为了她求找老狐狸帮忙……然老狐狸也愿意帮她,一时间对老狐狸没这么讨厌,以前对她们做的事也因为落芸善而慢慢烟消云散。?

她哽咽着点了点头,“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我会将他当做皇兄……”她抚着落芸善额前的散发,“你不是喜欢皇兄吗?就算你不为我们,那你为他而活,好吗?”?

“我没有这个机会了……”落芸善苍白一笑。?

倘若有这一天,就算她死了也值得,只不过皇兄的心思不会在她身上……?

她仍然是他眼中不起眼的丑小鸭,除了玩还是玩……永远不会动情的……?

胸前的伤揪痛她的心,眼前一片昏天暗地,她晓得自己快要走近梦里的那片黑暗中。清澈的眼眸半闭着,又像要合上一样。?

“不要……芸善,你不要闭上眼睛!”紫瑶轻拍着落芸善的脸蛋,欲将她拉回现实。“不可以睡着……”?

“可是我好困啊……”落芸善勉强睁开眼睛。?

突然这时,几个女子的声线从前方传来。?

“啊……杀人了……”?

“郡主竟然杀了公主!”?

“好恐怖啊……”?

刘昭雪带着几个妃子意外出现在长道上,忍着脚上的疼痛,故作惊讶地看着这幕,刻意拔高了音调。?

“参朝郡主,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暗杀邻国公主!”?

栽赃嫁祸,这是临时改变的,都因莲妃行刺不成功。却刺杀了落芸善。?

此情此景,两人处在一起,地上又有一把血淋淋地匕首,虽然没有亲眼见她动手,但她也难逃责任。?

待会在皇上面前,看她如何雄辩?杀人可是要以命抵命,更可况对方是个公主。?

紫瑶擦干了眼泪,回她一记瞪眼。“你胡说!本郡主没有!”视线停留在宫女打扮的玲珑身上,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是她,莲妃,是你伤了芸善!还想嫁祸给本郡主!你真无耻!”?

刘昭雪得意地挑着眉头,俯视紫瑶的双瞳,讥讽道:“玲珑一直呆在本宫身边,哪里有什么莲妃,现在我这几个妃子都看到了,难道郡主还想狡辩!?”?

“不……咳咳……”落芸善咳得说不出话来。?

“难受就别说了,公道自在人心,放心交由我去解决!不会有事的!”紫瑶笑了笑,看着她那娇弱的容颜。?

刘昭雪冷哼出声,恐吓道:“哼,死到临头,你还真会胡扯!蓄意伤害公主,本宫看你怎样跟皇上解释,准备等死吧!”?

紫瑶不以为然,丝毫没有任何畏惧,反倒失声一笑,“你以为皇上奈何得了我?他不但杀不了我,也不能杀我!本郡主告诉你!你最好别后悔!今日我就要跟你算算总账!”?

“你……那好,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本宫要你血债血偿!马上跟本宫一同去面圣!”刘昭雪信誓旦旦地说。?

话落,一个磁”的声线分别飘入她们的耳朵。?

“到底怎么回事?”?

“皇兄……”落芸善吃痛地挤出两个字。?

落黎昕闻言一怔,听出她话中的微弱,狭长的凤眸俯视她的身,被胸前的那片血迹给震住,四周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心差点窒息到难受。惊慌失措地蹲在落芸善的旁边,心吨吨直疼,包裹住她的柔荑。?

不希望发生的事,终究是发生了。莫怪上次会在他面前诋毁自己,是为了能狠心放下牵挂,因为她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

落黎昕微敛的墨眸闪过一丝阴霾,冷侫地扫向了刘昭雪和玲珑,眼神足以将她们射杀,“芸善……告诉皇兄,是哪个该死的人伤了你,我马上杀了她!”?

“我……咳咳……”落芸善痛得咬紧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