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77章 永远的女儿

第477章 永远的女儿

“善儿,你听清楚了,我不要你出事,我要你努力活着,就算是为了我,好么?”落黎昕骤然加快了脚步,稍稍俯下头,如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她的额前。

落芸善蓦然睁大眼睛,呼吸愈发变得愈来愈急促,紧紧攥住了落黎昕的衣裳,深怕等下就会离他而去。累

他的话令她不得不为之动容,自己也不甘心这样走开,可是身上的疼痛感已经快超出她的负荷能力。

身上的血淋湿了衣裳,微风徐徐吹过,冰凉渗透她的胸口,刺骨般的凉意袭遍全身……

“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她的确肯为了皇兄做任何事,但这次求生的意念不强,毕竟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只感觉现在正处于接近死亡的边缘,只踏出一步,便会永久离世,悲凉地闭上眼睛。

直到死都是一个人悲寒地躺在地上。

“我说你会没事的!”落黎昕低吼道。带着她飞驰到半空中。“无论如何,你都给我撑着!知道吗?如果你好了,皇兄会送你一样喜欢的礼物……”声线愈发温柔。

狭长的凤眸一直凝望着她苍白的娇颜,只怕一眨眼的瞬间,她会悄悄地闭上眼睛。

从小到大,从未尝到这种生离死别的痛心,太害怕失去……而却是因为这个曾经讨厌的丑公主。闷

他不想她死,他不要她的如此狠心!

“好啊……我尽量……”落芸善喃喃吐出几个字,带着几分期待,说得轻很柔。

她一直都在极力忍受,用尽身上的力气跟他讲话,兴许是她太笨,无法看懂他眼底的那抹含义。

他到底是对她有情?还是因为紫瑶她们而安慰她?

很早她就不敢奢望,宁愿相信是第二种!对他期望越多,自己的贪婪也越多。

这一切,包括皇兄,通通不属于她落芸善!

这时,乌云密布的天空向上次一样,几缕柔和的光线透过云层绽放出来,慢慢照耀着大地。

和煦的柔光洒在她的身躯,似在驱赶体内的寒气般,渐渐暖和了几分。

落芸善轻眨了眨眼,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意,轻轻蠕动了苍白无色的润唇,勾起一丝满足的笑意。

“皇兄,出太阳了……”

落黎昕俯视她清颜上的淡淡笑容,有了一刻恍惚,但又随即回过神了,“是啊……皇妹若是喜欢,以后皇兄陪你看!”

“好……”落芸善窝在他怀中,重重地点着头。

随后,一抹如风般的身影快速朝目的地飘去。

皇宫

一辆飞驰迅速的马车跑进了宫门,直直朝着寝宫处跑去。

车内她们闲聊生活琐事,欢声笑语成一片。

殊不知正当她们停下谈话之际,好几个声线一路从车外飘来。

刚刚发生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真的啊?郡主怎么可能会杀公主?”

“我也不相信呐,不过她们以前不是对立吗?有这个可能!”

“是啊,那公主也蛮惨的,被郡主刺了一刀,听说命不久矣了”

“好像是断气了,没想道怀孕的郡主,还有这般能耐。唉……郡主不该是这样人!”……

宫女太监的流言蜚语,皆传入她们的耳中,各个脸色愈来愈沉,难看到极致。

“停车!”皇后冷喝道。撩起车帘直接跳下车,凤卿儿和奶娘紧跟在后。

皇后怒气冲冲地走到那群宫人面前,大声吼道:“告诉本宫,是哪个该死的人,乱造的谣言?”

闻言,他们惊慌呆愣片刻,连忙行礼回答。

“奴婢是听说良妃娘娘她们说的。郡主杀死了公主……”

“千真万确,刚才奴婢亲眼看见贤妃押着郡主朝大殿走去!”

“胡说!这些死妃,尤其是贤妃那奸妃,本宫非扒了她的皮不可!竟然污蔑瑶儿!”皇后气得咬牙,双眸内喷出了几道火焰,她们才出去一早上,怎么就发生这些大事?!

宫女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弱弱地说道:“奴婢没有说谎,当时还看到郡主身上沾满了血渍,要等候皇上发落,听说公主好像是死了……”

她们听闻,震惊地呆站在原地,不敢置信这个事实。

凤卿儿瞬间情绪变得激动,眼眶微微泛红。颤抖地握住皇后的手臂。

“怎么可能……瑶儿不会杀善儿的……善儿死了……”

她们情如姐妹,都是她的女儿,不会自相残杀,会造成这样结果,到底是谁制造的假象?

瑶儿当真被押解上殿?而善儿当真死了?她不过想认女儿,到头来却……

此时,心里矛盾不已,除了担忧就是痛心……

“卿儿,你别担心!谣言切不可信!”皇后安慰道,拍着她的肩膀。“瑶儿和善儿都会没事的!”

“是啊,娘娘,公主们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逢凶化吉!”奶娘扶住凤卿儿手臂,方才的进宫的喜悦皆冷却下来。

未料想会发生这种大事,是福还是祸?

这时,秋灵踏着轻功,朝凤卿儿奔了过来。

“娘娘不好了,公主她们出事了……”

“原来是真的……”凤卿儿身形不稳,幸好奶娘扶得及时,不然非重重栽到地上不可。

“芸善公主命在旦夕,现在在大太子那边……而紫瑶公主她正要上殿……”秋灵忙说道。

凤卿儿难过得流出泪来,哽咽道:“我到底该怎么办?”

两个女儿现在都面临危机,她到底要往哪去,是选择去解救认回亲生女儿,还是见见生命垂危的另一个女儿。

“娘娘你还是去看看芸善公主吧……紫瑶公主会没事的!”秋灵皱眉提醒,“紫瑶公主临危不乱,大殿上又有皇子他们帮忙,又怀有身孕,问题不会很大,再说公主还没死去……”

皇后点着头,觉得她的话颇有几分道理,拉拉凤卿儿的衣袖,“卿儿,秋灵说得对,你要相信瑶儿。那边交给月儿他们。我们还是快点去看看芸善!”

“好……善儿……”凤卿儿泪眼朦胧,抽泣颌首。

寝宫内

落芸善被落黎昕安置在**后,即刻唤来太医为其诊治。

太医执起她的手腕,伸出两指细细地琢磨着。眉头不禁拧紧起来。

落黎昕坐到一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问:“如何?”

“情况不容乐观,差点伤及要害,但公主失血过多……恐怕……”太医道出她的情况。

落黎昕心蓦一惊,揪起太医的衣领,低吼警告,“没有恐怕,本太子要你治好她!”

太医冷冷地了好几个寒颤,难得看到殿下如此失控发飙,弱弱地说道:“微臣不才,请太子恕罪,不过臣可以先为公主止血,然后太子在另择高明!”

落黎昕松手放开他,狭长的凤眸内闪过一丝冷凝,“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

他不允许他提到死,他知道她一定会活下来!

“请太子先行回避!”太医低声开口。

落黎昕颀长的身姿挺直而立,望了眼闭着眼睛的落芸善,这才退到屏风后面,独自等待。

过了一会儿之后,好几个匆匆忙忙地脚步声传了过来。几个女人映入了眼帘。

凤卿儿快步跑到落黎昕面前,急忙攥住了他的手臂,问:“黎昕,善儿在哪里,她会不会出事?!”

“在里面。”落黎昕面无表情,冷俛地黑眸中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扫看着屏风后的人影。

蓦地,凤卿儿哽咽了几声,便朝着内室走去。

“善儿……我的女儿……”她走到床边坐下,绝丽的面容上满是忧色,红着鼻子叫她。“你快点醒醒,母后来了……”

眸光一转,视线游移到堆在角落边的血衣,那道鲜红刺痛她的双眼,扑鼻而来就是一阵浓重作恶的血腥味。大片的血迹足以说明她当时流了很多血,这可是致命的……

落芸善动了动眼皮,昏睡中的她似听到皇后的呼唤,缓缓睁开了眼睛,看清眼前的凤卿儿,“母后……”

凤卿儿抚着她的脸蛋,将脸贴向她柔柔呵护,“善儿,你终于醒了……”

“母后,我不是你的女儿……”落芸善喃喃道出,眼角流着泪。

凤卿儿替她轻拭掉泪水,疼惜地保证道:“母后已经知道了……善儿,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都不会狠心抛下你。你是我的孩儿……母后永远是你的靠山……”

落芸善紧抿了抿唇,胸口的疼痛没有一刻停止过,但感动却大于痛苦。“谢谢母后……”

母后不像别的狠心父母,会因为丑而丢掉她,明明知道自己的不是亲生的,还对她好……

只有自己最笨,他们全都知道真相,却怕伤害她,才一直没有相认……

“相信母后,以后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凤卿儿轻握住她的柔荑。皱眉问道:“现在告诉我,谁把你伤成这样?!”

“是莲妃……她想杀掉紫瑶,结果失手伤到我……母后,你快点认回紫瑶……咳咳……”落芸善坦然说出实情。脸色愈来愈差。“她易容成贤妃身旁的宫女,玲珑……”

“原来是她……”凤卿儿顿时恍然,莫怪第一眼就感觉眼熟,原来就是他和贤妃搞的鬼。

她们的目标一致,皆是她的女儿。

皇后气得满脸通红,愤愤不平地拧紧双拳。“我忍不下这口气,我现在就是揭发她们!”

“我也去!”凤卿儿沉沉说道,擦干脸上的泪水,“善儿,你等等母后,无论如何都的撑着,母后马上叫研儿为你诊治,你会好起来的!”

“可是我……”落芸善欲言又止,到最后却点了点头,“去找紫瑶吧,她才是您的女儿,千万别再让她受伤了……”

“傻孩子……”凤卿儿深深嗅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跟着皇后欲要走到外面。

岂料,刚刚走出几步,却被屏风外的落黎昕拦了下来。

“你们放心呆在这里照顾芸善,我去找皇妹……”

“但是她是莲妃……”凤卿儿淡淡提醒。忽感他的变化很大。

落黎昕眯眼扫了她们一眼,低低回道。“我自有办法!”。

“娘娘,就让太子带我去。我好指证莲妃。”奶娘扶住凤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