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78章 你敢诬陷,我就要你死得很难看!

第478章 你敢诬陷,我就要你死得很难看!

“娘娘,就让太子带我去。我好指证莲妃。”奶娘扶住凤卿儿。

见状,落黎昕会意了几分,知晓她就是那年的奶娘,“那好,我还特意请来了一个人,正好可以治治莲妃!”

“是谁?”凤卿儿好奇地眨着眼。

话音刚落,一抹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她们面前。

她们霎时一怔,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来人,皆坦露出了惊讶之色。

落黎昕深邃的凤眸中淡敛,划过一丝肯定与沉冷,“伤我皇妹,我定不饶她们!”

大殿内

皇上和群臣正在讨论之际,一个太监匆匆忙忙地进殿禀告。

“皇上,贤妃娘娘和郡主正在殿外候着!”

此言一出,云冷月转眸地看向他们,传递眼神中的疑惑。心不禁担忧起来,忽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瑶儿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跟贤妃扯到一起?

皇上略微扬起了袖摆,有点好奇,“喧!”

这时,贤妃带着玲珑和紫瑶同时步入大殿内,恭谨地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

“臣女参见皇上。”

“免礼!”皇上颌首淡应。目光游移于她们之间,却发现气氛明显不对。

忽然,云冷月顾不得处在大殿之上,大步流星站到紫瑶身边,凝眸望着她哭得发红的眼睛和鼻子,“瑶儿!这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幽深的潭眸早已被忧色取代,方才的喜悦瞬间淡然无存,目光顺着她的衣服直直下移,雅蓝的衣裳血迹斑斑,映出了一朵朵血花。

云冷月闷哼一气,浑身散发的冷意逼人,猛然扣住了刘昭雪的手腕,愠怒扬言:“该死,你到底对瑶儿做了什么?”

手中一阵疼痛袭来,刘昭雪吃痛一记,忍不住惊呼,“快点放开本宫,郡主做了什么坏事,她自己心里清楚!”

岂料,云冷月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加大手中的力道,怒道:“你又想玩什么把戏?!你别以为本王会容忍你!就算父皇太后在,也保不了你!”

玲珑碍于皇上朝臣在场,没有上前阻止,唯有干眼看着。

“啊……痛……”刘昭雪痛呼一声,敌不过男子的力道,手腕仿佛就像被活生生掰断一般,白皙的手霎时一阵发红。

被蜘蛛咬伤的脚还未好,现在居然连手也逃不过,心里极为不甘。

她的脸呈现出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皇上……快救救臣妾啊!皇后的儿子就是这样目中无人!”

这时,几道喝斥的怒声从旁边传来。

“你闭嘴!不然别怪本太子缝上你的嘴!”

“再敢说我母后,本王必要将你五马分尸!”

皇上黑眸微敛,略带探究地望着这幕,很诧异他们之间的关系,从皇儿们的眼睛可以看出,他们对贤妃充满了厌恶和怒气。

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郡主的身上沾满鲜血,但样子不像受伤,一向坚强的郡主因谁而哭?

“皇儿,你先住手,待朕问问!”

“儿臣拒绝!”云冷月冷声拒绝,冰冷的眸光盯着贤妃,森寒得令她忍不住连打几个寒颤。

“皇上……”刘昭雪娇气唤道。

蓦地,紫瑶恢复了神色,伸出手晃动下云冷月的衣袖,不想让他受到皇上的责罚,“月……我来解决,你先下去。”

“瑶儿……”云冷月低沉道,嫌恶地扫了眼刘昭雪,便毫不留情地甩开他,转身面对紫瑶,双掌握上她的手臂,担忧她是否受伤了,“瑶儿,哪里不舒服?告诉我这些血是哪来的。”

“我没事……”紫瑶低声回道,眼底闪过一抹忧色,继而望向落薰研,十分焦急,“研研,你快点找芸善,她在皇兄那……或许还来得及。”

皇兄?他们蓦然怔住,紫瑶突然其来的改观,令他们觉得事态严重,难不成芸善出了事?这些血是她的?

“好。”落薰研心有灵犀地点着头,赶忙行礼便退出了大殿。

刘昭雪忿忿地摸着发红的手腕,憋着一身怒气,却又爆发不得,暗里狠狠瞪了他们几眼。

“郡主这么厉害,杀人都会,怎么可受伤!”

“给本王住口!”云冷月冷喝,眸中的煞气绽现。

“月……交给我!”紫瑶拉住他,示意让她亲自解决。

云冷月英挺地俊眉徒然皱了起来,呦不过小女子,似想了想才走下去。

皇上深沉的黑眸淡敛,眉宇间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目光地盯看她们良久。

“贤妃,你有何事要见朕?”

刘昭雪抬眼略带笑意望向皇上,恭谨地回道:“启禀皇上,她不配做参朝郡主,肆意杀害芸善公主,臣妾若是不告发她,真是枉做贤妃!皇上您一定要秉公处理!替芸善公主讨回公道,蓄意杀害人命,可是死罪一条啊!”

言落,还未等皇上反应过来,却被人抢先迸言了!矛头纷纷指向了她。

“你胡说!瑶儿不可能杀害芸善!”

“父皇,这是贤妃她的阴谋,故意陷害小瑶!”

“贤妃,本太子这次和你杠上了!诬陷我姐,我要你死得很难看,有种你在试试看,本太子马上将你的“光荣事迹”全部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