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81章 谁敢伤害朕的皇儿!

第481章 谁敢伤害朕的皇儿!(5000+求月票)??“那本郡主现在给你证据!”紫瑶神秘一笑,卷起倩儿手上的袖子,指着她光洁无痕的手臂说道:“当芸善被刺伤之时,本郡主曾经往某人的手臂上咬了个牙印!这样一来,那人就无法赖账了!”她举高她的手,“很可惜,她手上没有!?

倩儿不敢置信地眨着眼睛,睨望着玲珑一眼,神色变得愈来愈复杂。

无言以对,唯有保持沉默。?

没想到紫瑶还留有这招,这下连要保住她们都不可能了!皇上也不会在相信她的说辞。?

她们注定会败,现在只有认命等待死亡的处分……?

刘昭雪与玲珑相视一眼,瞳眸内皆暴露她们的恐慌。揪紧的心无法平静下来。?

苍白的面容宛若白纸,身形一震,全身忍不住冷冷颤抖,幸好两人相扶着才勉强稳住,没有在朝臣面前狼狈失相!?

玲珑重重地闻嗅一气,心虚地眸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倩儿。咬牙没有出声。?

只因紫瑶的提醒,突然感觉到手上一阵刺痛下来。如果所料不出,皮肤已经被她咬到出血……?

适才恍然,她当时是故意这样做,原来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是自己傻到掉进陷阱里。?

倘若及时发现,反而不是幸灾乐祸地来大殿中观看郡主被皇上降罪的惨状,或许不会发生这事……?

此刻,难道她们真的大难临头了么?或许她的想个办法脱身……?

殿上明黄袭身的皇上,脸色微微一沉,淡扫了殿下一圈,“照郡主这样说,只要手上有牙印的人,就是刺伤公主之人!”?

浓黑的眉宇间散发着一丝霸气,目光停留在刘昭雪和玲珑身上,对着殿内的是侍卫喝道:“来人,验伤!”?

“遵旨!”侍卫恭谨回道。走到她们两个旁边。?

他们眼疾手快地攥住她们手臂往上拉起,却在玲珑的手上赫然发现了一个咬得很深的牙印,鲜血不断往外溢出。?

“啊……”?

他们将玲珑压跪到殿前,蛮力之大,痛得她直呼出声。?

刘昭雪倒抽一气,紧绷的情绪有了一丝舒缓,庆幸自己没有亲自动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反正又不是自己干的,将责任全部推给莲妃,未尝不是一个保命的机会!?

皇上黑眸微敛,愠沉调整了坐姿,威严厉目紧锁殿下的玲珑,冷扬一喝,“大胆宫婢,刺伤公主,你该当何罪?!”浓厚的声线威慑四方。?

“来人,拖出去斩了!”?

斩?!玲珑目瞪口呆,额上冷汗直冒,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任何事,直到侍卫接近她,这才恍过神来!?

“皇上,奴婢是冤枉的!贤妃才是主谋!”玲珑咬牙,极力挣开他们的钳制。?

想自己堂堂是一个邻国皇妃,被他国皇帝砍了,真有点说不过去……?

刘昭雪惊讶地张开口,没想到却被她反咬一口,想趁机拉她下水顶替!她佯作一副欲哭的样子。反驳:“玲珑你怎么可以诬陷本宫,是你教唆本宫做事,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不是我,是你贤妃,你一直想为你弟报仇,所以才会叫奴婢去解决郡主!”玲珑冷瞪了她几眼,故意全部坦出,“皇上,千万别被贤妃给骗了,她还曾经威胁奴婢办事,不然就要杀人灭口!”?

“纯属一派胡言,是你自己说,要除掉郡主的!”刘昭雪执袖抽泣了几声,泪眼婆娑地望着皇上,“皇上,您要相信臣妾,臣妾纵有在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郡主!”?

“是你贤妃!”?

“是你贱婢!”?

两个本是同一战线,相互谋划的妃子,此时却彼此诋毁对方。在大殿之下怒骂指责。?

责任相互推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命!?

落黎昕狭长的凤眸内,忽划过一丝戏谑的精芒,冷冷喃言:“后宫的女人就是肤浅!”?

宫内的女人表面看似很要好,但实际却各怀心思,哪刻不是在提防着对方?!?

为达目的而联手,到最后就相互下手,眼前的两个女人就是个例子!?

“大胆!大殿之上岂容你们两个胡闹!”皇上威吓道,投以她们一记威吓的目光。?

妃子宫婢闹上殿,还差点动手打起来,这成何体统,分明藐视皇帝的威严!?

顿时,龙颜大怒,她们浑然一怔,即刻闭紧了嘴巴。?

紫瑶摇头叹息,冷眼看到地上的两个女人,一想到流血不止的芸善,压制下的怒气不禁油然而生。?

“贤妃,莲妃!你们两个无须辩驳,无论怎样,谁也别妄想能逃过!本郡主不会放过你们!”?

“你……”她们启言一窒。?

莲妃?皇上稍微一怔,有点不解紫瑶所指的莲妃!四下朝臣更是议论声不断!?

见状,刘昭雪狠狠地指向玲珑,“郡主说得对,玲珑就是莲妃!是她偷偷潜进云祁,说要杀郡主!”?

“你住口!”玲珑咬牙切齿,不顾身处大殿之内,伸出手毫不留情地重煽她一记耳光。?

“啪”清脆的声音打响了殿内,如果被她这样扯出来,被她的皇上知道了。她必死无疑!?

刘昭雪没有还手,反而作势捂脸流泪,欲要博取皇上的同情,“皇上……这个贱婢居然打了臣妾……您现在该看到她的真面目了吧!臣妾是被她陷害的……”?

皇上黑眸淡敛,迅速略过一抹深沉,看向了紫瑶,“郡主,你觉得如何?!”?

整件事看来,她们主仆二人都脱不了关系!?

“皇上请看!”紫瑶转身走到面前,俯视她凌厉的双眼,伸出一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扯下她脸上的人皮面具,发出“嘶嘶”作响。?

“风平国的莲妃!”?

霎时间,一副崭新的面貌映入眼帘,不似于刚才平凡的宫婢,皇妃的姿色还算艳丽!?

玲珑抬眼瞪向紫瑶,一丝狠辣闪过,经她狠狠一扯,白皙的面容泛红一片。?

她双手捂住发疼的脸颊,真正的面目暴露在众人面前,难免有些惊慌失措!?

“我……”情绪慌乱不已。?

皇上有了一刻惊讶,只那一瞬间,宫婢立马变成了邻国皇妃。?

只是有些不解,她为何要千里迢迢来到云祁,只为暗杀郡主??

她处在后宫之中,按理来说应该没有见过紫瑶,杀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朕问你,私自潜入云祁,已经是大罪,为何还要暗杀郡主!”?

玲珑微微低下头,没有任何答复,秉持一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妥协……?

落黎昕嫌恶地扫了眼玲珑,唇角擒着一抹冷侫的笑意,索”替她答出,“因为郡主是我朝真正的长公主!莲妃为报复,就派人暗杀公主!”?

“什么……不会吧!?”?

“太不可思议了!!”……?

“你说郡主是长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怔然反问,反应太过惊讶。?

她不是若宰相的三女儿,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成了他们的公主,这里面是否隐藏了什么秘密。?

但不可置否,因为她们长得相似,同为胞妹。胜过于那个芸善公主。?

皇上狐疑的视线游移到若浩天的身上,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显然还不知情。?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如果紫瑶是公主,那我的女儿呢……”若浩天脸上一白,身子险些站不稳。?

仍然不敢相信,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是邻国公主……?

为何他当时没发现呢?或许他从来没有抱过,关心过小女儿……那他真正的小女儿不是很早就……?

想到这,眼眶不由得泛红,痛苦得无法呼吸……?

紫瑶半敛下眼帘,泉眸中带着浓浓的忧伤,“皇上,正如皇兄所言,臣女正是公主!这一切都源于十几年前的掉包事件,臣女才会流落到云祁,被宰相府的奶娘捡到,更好充当宰相夫人刚夭折的女儿……”?

此言一出,若浩天再也忍受不住,“噗通”一声当场晕倒在地。?

殿内的人倏然一愣,皇上忙将侍卫将他安置坐到一边。?

紫瑶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变得愈发凝重,油生了一丝不忍之心。淡看他昏倒的背影良久。?

“朕现在明白了!”皇上重重地点着头,严厉的目光看向了玲珑。“莲妃,你认罪吗?!”?

“皇上,我承认我是莲妃,但请您别听他们胡说,我哪知道郡主是公主!我会来云祁是为了图个新鲜,来找皇后姐姐的!!”玲珑极力辩驳,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再说,我是邻国皇妃,皇上无法处置我!”?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皇上没在云祁,只要她的身份还是皇妃,云祁皇帝就不能动她!?

若不然,无法向皇上交代!从而引发战乱!?

“当真?!那你欲要刺杀我朝郡主,朕不得不管!”皇上冷喝一声。?

“我没有!”玲珑急忙反驳。?

话音刚落,一个同是威吓四射的声线从殿外传来!?

“是谁敢伤害朕的皇儿!”?

闻言,在场的人皆将视线投向了殿外的男子,皆是一怔一愣,其中最惊慌的,莫过于莲妃了,只觉得浑身发软……?

黄色龙袍袭身,腰杆挺直而立,气宇轩昂的气势,皆是一国之君的风貌。他正是风平国的皇帝,落秦宇。?

“我没看错吧,老爹怎么来了……”落可南揉了揉眼睛。嘀咕了几声。?

紫瑶从愣然中恍过神来,眼前的皇帝容貌极其熟悉,看到他就像见到现代中的老爸。?

“儿臣参见父皇!”她俯身行礼,头一次叫他,竟不觉得生疏。?

见状,他们全部屈膝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

“微臣参见皇上!”?

“免礼!”落秦宇淡应,双手扶握起紫瑶,近距离看着失散十几年的亲生女儿,“瑶儿,这些年苦了你!你会怨朕吗?!”?

“不会!这并不是父皇的错!”紫瑶摇着头,眼睛含着泪珠,有了父爱整个家庭才算是完整,她控制不住抱着落秦宇,哽咽了好几声。“父皇……”?

“好一个参朝郡主!不愧是朕的皇儿!”落秦宇拍着她后背,为她的成就感到了欣慰。?

他的女儿算是因祸得福,历尽险难才有今日的光辉,但未尝不是一个锻炼的好机会!?

如今父女相认,情感动天!这是他们父女情分的牵引……?

“父皇你怎么会来云祁?!”紫瑶松开了他,擦拭眼角的泪珠。?

“是皇儿派人快马加鞭,带急信给朕!这是善儿的决定,她打算将公主之位正式还给你!”落秦宇淡看了落黎昕,继而望向了玲珑,“还有就是莲妃!”?

“皇……上……”玲珑微微俯低下头,回得支支吾吾。?

心猛地揪紧起来,方才还明明不担心!谁料皇上刚说刚到,是她小看了丑公主!?

“咳咳!”皇上作势轻咳了几声,盯着落秦宇,“宇兄,怎么连你也潜进云祁了!也不通知朕一声!好派人去迎接你这个大皇帝!”?

“云兄莫怪!事出有因!来不及相告!”落秦宇朗朗一笑,于皇上四目相对,“我们先办正事,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

“也罢!你的妃子,自己处理吧!朕无法干涉!”皇上笑着点头。?

玲珑将头垂得更深,一点也不敢直视落秦宇明锐的精眸。?

“皇上,不是你想的那样,臣妾没有……都是误会!”?

“在朕面前还敢狡辩?!朕已经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枉你温婉贤淑,你真令朕太失望了!”落秦宇冷然一喝。?

有点好笑自己身边藏了个厉害的角色,跟她姐姐雪妃一样肤浅,甚是更为可恶!?

以假乱真,随便找个婴儿冒充皇室血脉,只为报复皇后!!?

“不是臣妾所为……”刘昭雪猛地摇着头。?

“是么?那好!”落黎昕俊挺的眉宇挑了挑,转身朝殿外吩咐,“来人,带人上来!”?

这时,几个侍卫压着一个身着侍卫装的男子上殿,将他按跪在地上。?

“你的心腹,你寝宫门前的侍卫,别告诉本太子,你不认得!”?

“我……”玲珑无言以对,心惊慌地睨着侍卫,当时不是来报说全军覆没,没有留下活口??

难不成是是被他所擒获,但是这人和倩儿一样,都是忠于主子的奴才,不可能会背叛她才对!?

“你说!”落秦宇喝道。?

侍卫早前被落黎昕喂了药丸,像失了魂一般,向他们全盘脱出。“启禀皇上,奴才全部招供,是莲妃娘娘命令奴才跟着随行队伍调查公主,然后欲行刺杀,以解心头之恨!奴才也曾奉命多次暗杀公主,甚至使用三菱针,差点使公主毙命……”?

“你胡说……”玲珑冷冷一颤,爬到落秦宇面前,双手攥住他的衣角,泪眼婆娑道:“皇上你听臣妾解释,是他们自作主张,不关臣妾的事……”?

“哼,不关你事?!”落秦宇毫不怜惜地甩开她,“身为皇妃,你却不择手段!杀害朕的皇儿!你可知是死罪一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