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82章 毁容,自食其果

第482章 毁容,自食其果

“哼,不关你事?!”落秦宇毫不怜惜地甩开她,“身为皇妃,你却不择手段!杀害朕的皇儿!你可知是死罪一条!”

玲珑狼狈地倒在地上,发疼的手腕因撞击而更加疼痛,娇丽的脸上满是泪痕,还不断哀求出声。??

她不相信,她败得一无所有!这本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谋,谁料竟会是如此结局……

刘昭雪冷不防打了几个寒颤,禁不住向后退了几步。深怕自己的下场会跟莲妃一样……

“皇上饶命,臣妾是被陷害的!”玲珑重新跪到落秦宇面前,不甘心就此落败!

落秦宇深邃的眸子淡敛,微微侧首,“死到临头,还不承认!现在纵然有十个脑袋,你也不够朕砍!”

这时,换上宫服的奶娘蓦然出现在殿中,站到正低着头的玲珑面前。

“皇上……臣妾……”

玲珑突然停止了说话,稍稍抬起头,待看到前面的女子时,如见鬼般地退后了几步。

“啊……鬼啊……”

奶娘脸色微沉,清冷的眸光紧锁震惊过度的玲珑,冷笑道:“莲妃娘娘,十几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玲珑惊愣地瞪大的瞳孔,霎时刷白了脸颊,扬手颤抖地指着她。“你怎么没死?你不要过来……”

当年是她亲眼看到她身中一刀,已经奄奄一息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大殿上?!

奶娘朝她步步紧逼,轻挑着眉将她此时的惊慌全部纳入眼底,“我是没死,就是为了今天能够找你算账,你怎么可以狠毒!害我就算了,竟然连小公主都不过!”

见大势已去,玲珑情绪严重受损,在经过奶娘的重重打击,已然超出身体的符合能力。

将她完完全全的当做鬼魂,时而大笑出声,时而痛哭流涕。

忽然,她纠结地揪乱了头发,顺势拔下头上的发簪,紧紧地握于手中。

“啊……你是鬼,你若在过来,就别怪我杀了你!”

她这一举动即刻逼退了旁边的人,周围的侍卫也静待在一边,以防她伤人。

“你想做什么!?”落秦宇皱眉喝道。瞅见她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

闻言,玲珑毫不畏惧地站了起来,握着发簪对准他们,“哈哈哈……是本宫做的又如何?唯有杀了公主,本宫才会感到痛快!”

“这一切都因为皇上,是您独宠皇后,还将姐姐打入冷宫,是你逼臣妾这样做的!”她身形不稳,摇摇摆摆地走向他们,不经意间撞到了刘昭雪,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拿起尖锐的发簪往她白皙的脸上重划了一条大伤口。

“贤妃,本宫在地下等你!哈哈哈哈……”

刘昭雪惊慌地抚上自己的脸颊,如针扎般的刺痛蔓延开来,愕然地感觉有温热**流出。濡湿了她的柔荑。

“啊……不可能……我不是丑女……”她哽咽了几声,心境宛若绝望,呆愣地依靠在金柱边,泪水掺杂着鲜血,缓缓滴落在地上,映出了一朵朵血花。

“莲妃……”她暗自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杀了她!

“哈哈哈……本宫得逞了,接下来就是公主!本宫就算死了也要拉你做伴!”玲珑疯笑道,朝紫瑶飞扑而来。

“瑶儿!”他们齐喝,欲要冲向前来,岂料……

“自不量力!”紫瑶低骂道,迎上前走几步,伸脚狠重踹向她痛得发抖的肚子。“这是本公主替芸善还给你的!”

“噗通”一声,娇弱的身体早在倒地之前,那把尖锐的发簪已经插在她的胸口上。剧烈的疼痛感,正在侵蚀她的生命。

“嗷……皇上,臣妾不甘心啊……”玲珑呻.吟了几声,她们姐妹俩皆败给了皇后。纵使是死还未伤到她半根毫毛。

教她如何跟姐姐交代呢?!

她轻轻蠕动了身体,长发簪因动而再深一步刺入她的data/k2/内,疼痛难忍无法在动弹,额前的冷汗滴滴直冒。令她紧紧地攥住了拳头,放大瞳孔瞪看着他们,直到断气……

“死有余辜!”奶娘骂道,站到紫瑶旁边。

紫瑶淡淡颌首,侍卫将玲珑的尸体抬了出去,连带那倩儿和侍卫,全部都被关入大牢中。

她抬头望向了靠在金柱上捂脸的刘昭雪。眸中闪过一丝嫌恶。

只要解决她,就会天下太平了……

“贤妃!该你了!”

“……”贤妃神色凝重,难掩一丝惊慌。小心翼翼地环望了四周一圈。

皇上微敛的黑眸扫了眼落秦宇,扬起一抹和悦的笑意,“宇兄,你一路辛苦!不如先到一边坐着,可别说朕亏待你了!”

“那倒不必了,朕要陪皇儿直到所有的事情解决!”落秦宇回以淡笑,轻抬头与皇上直视,“朕的事办妥了,云兄还是加快脚步!好给朕一个交代!你的妃子朕也干涉不了!”

“也罢!”皇上愠笑调整坐姿,视线打量着不住颤抖的刘昭雪,和滴落一地的血泪。

“贤妃,若不想像莲妃一样,还不快点……”

话还未说完,便直接被惊慌的刘昭雪打断。她不顾脸上还留着血,匆匆忙忙地摊跪在地上。

“皇上你刚才也看过了,都是莲妃所做的……臣妾是个受害者!被她冤枉的!!”

“冥顽不灵!”紫瑶凝眸冷扫了眼她,那道伤痕明显毁她的脸蛋!她跟莲妃一样死不承认。

不过,要指认她比莲妃还困难。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除非太后出马,还是宁兮柔!

脸蛋开花却仍然想要保命,这比莫王妃还要坚强得多!

刘昭雪可怜楚楚地擦拭泪水,忍住全身部位的疼痛,“郡主,打狗也要看主人,你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么?本宫哪里要杀你了?再说杀你的人已经擒获毙命,关本宫何事?要不你拿出证据来!”

见紫瑶愠怒沉默不语,以为她无法反驳,于是更加得意起来,继续佯装,“太后是本宫的姑妈,本宫怎会做出这种错事!”她兴兴抬眼望着皇上,“臣妾纵然有胆,也是太后给的!”

她实则在暗示皇上,事出有因,是太后指使她做的!与她无关!

然,皇上当然是不信!即便知晓曾经太后和紫瑶相互对立,在宫中闹上一阵。

太后为人狠辣,但做事光明磊落,不会暗着交代她行卑鄙之事。

再说,自从紫瑶怀孕后,她们孙媳之间的关系已然缓解,和睦相处,太后甚至叫人撤下禁宫石碑。

她老人家如此改观,实在很难得!

蓦地,一个娇柔郁愤的声线从殿外传来。

“皇上,千万别被贤妃给骗了!这不关太后的事!”

闻言,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刚走进殿内的宁兮柔。

宁兮柔上前几步,经过紫瑶身边停留了片刻,与她四目相对,便直接上前俯身行礼。

“臣女参见皇上!”

“免礼!兮柔郡主你有何事要告知于朕?!”皇上怔然发问。

“关于贤妃!”宁兮柔重缓了口气。

这几天想了很多,毕竟上次他们的话影响了她,如果继续让贤妃猖狂,最后会反而害死自己!

脱离她的魔爪,不会被她欺负,更不会被她毒害!自己先招了,说不定可以将功补过!

“表姐,别来无恙!你变得好丑啊!”她笑开,望着地上狼狈的刘昭雪,竟觉得很痛快。

再怎么高傲,在皇上面前还得低头!莲妃的下场死了,而这也离贤妃不远了!

“宁兮柔,你想做什么!”刘昭雪冰冷的眸子,狠狠回了她几个瞪眼,似在警告她别乱说话。

心漏跳了好几拍,情绪愈来愈激动紧张,犹如掺杂了五味杂陈,深怕她将事情抖了出来。

此时,她正在后悔为何当初不马上除掉她?!

“怎么?害怕了吗?”宁兮柔冷笑轻扬,微微弯身凑到她面前,讥讽道:“当然是告诉皇上,贤妃娘娘所做的一切坏事!那有多狠绝!兮柔真是受益良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