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84章 斗斗,你敢不敢单挑?

第484章 斗斗,你敢不敢单挑?

“朕千里寻来是为了找皇儿,严惩莲妃!”落秦宇坦然道出,伸手指着紫瑶。“这是朕的皇儿!”

太后听得一怔一愣,有点诧异落秦宇说的话,皇后的确有认紫瑶做干女儿,但皇上却千里寻来只为找干女儿?

他们并未见过面,放下朝政唐突而来,似乎有点牵强!

还是说紫瑶是他亲生的女儿?!但他们哪里又跑出了一个公主!?

太后狐疑了片刻,带着金指套的手指指向了他们,“皇上的意思是说,瑶儿也是公主?”

“确实,这事说来话长,瑶儿正是我朝真正的长公主!”落秦宇微微叹息一气,带着几分歉意笑道:“以前瑶儿对您多有得罪!希望太后别介意!”

这是落黎昕前不久告知于他的话,身为皇帝他听得既震惊又赞悦。

紫瑶非比寻常郡主!想有特例参与朝政!她的美名传遍天下,世人皆知,只是当时并不知道,她就是他的女儿!

够胆还有气魄,连太后也敢反,圣旨也敢抗!想必连云兄都奈何不了她!

想到这,落秦宇唇轻扬,视线凝视旁边的紫瑶,和悦笑出声来。

太后惊讶得眨着眼睛,欣喜之余仍是有些疑惑,握住紫瑶的柔荑,“瑶儿,哀家真替你高兴!待会你可要跟哀家讲讲!”她顿了顿,转眼看向落秦宇,“皇上,你生了一个好女儿!”

落秦宇将手背放置于背后,浑身皆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室气息,“太后过奖了!”

闻言,皇上故作不满地皱起眉头,揶揄道:“你这皇儿!连朕都不怕!这笔朕可要算在你头上!”

“朕随时奉陪!”落秦宇豪迈轻拍着皇上的肩膀,“不过,你得先办妥你的妃子!在来叙旧!”

话音刚落,太后脸上的笑意瞬间冷却下来,深沉的眸子忽闪过一丝复杂,轻轻睨望着地上容颜尽毁的刘昭雪身上。

此时,她早已变得丑陋不堪,脸丑心灵更丑!

“也罢!言归正传!”皇上重重点着头,想快点解决事情,“来人,赐坐!”

话毕,明黄的长袖摆一扬,颀长挺直的身姿一转,向殿上走去!

太后深深叹息几口气,不再看刘昭雪,有麻姑搀扶着正要走上御座。

岂料,后面却被人抓住了衣角,伴随着哭泣的哀求声。

“姑妈……姑妈……别走!”刘昭雪跪坐到地上,惊慌失措地摇着头,不放过一丝保命的机会。“您有办法救救雪儿的!救救雪儿,求您了!”

太后痛苦得闭上眼睛,停止前行的脚步,任她扯住自己的衣角,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哀求般,沉默不语……

“你这个歼妃,还不放开太后!”麻姑气结,动手欲要拉开刘昭雪。“活该你有今天!你对太后郡主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手下留情啊!?你死有余辜!”

“我不要,你这贱婢!”刘昭雪愤怒反骂,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贤妃,你现在比贱婢还要卑微!”麻姑故意嘲讽道,重踹了她一脚。“你瞧瞧你,人家兮柔郡主都弃暗投明,哪像你!死到临头气焰还不敢!枉费太后多次袒护你疼你!!还不顾念亲情!报复太后!”

“嗷……”刘昭雪惊呼出声,稍稍放松手上的力道,经她狠重一踹,正巧不偏不斜地踹到她的伤口。

双眸惊膛,疼痛敢再次袭身而来,痛得痉.挛噬骨,略显狰狞的脸色愈来愈苍白。温润的唇瓣被她咬印出一个很深的牙印,从而渗出了血丝。手仍旧无力地抓住太后的衣角。

头发凌乱不堪,娇丽的容颜上血迹斑斑,整体呈现了一副狼狈极致的模样。

然,谁也没有在上前阻止她的行为。

见太后仍然无动于衷,刘昭雪慌忙之下,一手抚着脸上那道刺痛的痕迹,嚎啕大哭起来,“姑妈,雪儿知错了……你看看,雪儿已经受到惩罚了!毁容了……”

这时,太后蓦然睁开眼睛,缓缓侧首,失望地盯着她那丑陋的脸蛋,既生气又心疼。但却没有多余的动作。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亲手造的孽,唯有自己去承担!

如果她及时改掉她的脾气!相信那些孩子会宽容她!并不至于落得悲惨的下场。

她身为太后,更是处于矛盾边缘!纵使有那么点不舍得,也不能救她!这是对那些孩子的承诺!

就算放了刘昭雪,她未必会懂得改,到最后反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此一来,自己就成为罪人了!

这次,她不容有任何私心,唯有狠下心来……

“哀家保不了你了……”

“不……雪儿后悔了!您跟皇上说说,求他放过我好吗?!”刘昭雪蓦然一惊,她看得出太后眼底的不舍,可道出口竟是这样无情的话,一时教她难以接受!

“雪儿你一错再错!哀家其实很早就知道你的行为,也求那些孩子放你一条生路,给过你很多机会!”太后痛苦地说道,叹气出声,“是你不懂得把握,再三变本加厉,你教哀家如何有脸再保你?!”

“倘若没有那些孩子在,哀家早已成为你阶下亡魂!但哀家不怨你,毕竟是哀家也有错……不该对你下承诺。”

“你知道最好!太后的承诺一文不值,就是因为你!雪儿才会这样!所以……姑妈,你饶了雪儿吧……”刘昭雪情绪不稳,又哭又闹。“我不甘心呐……我爹爹会伤心,我的仇还未报……”

此言一出,太后身形一震,险些站不稳,忽然扬起一手,“啪”煽了一记耳光给她!

到了这份上,还想着要报仇,原来刚才说的话,是忽悠她来着。

“姑妈……”刘昭雪震惊地捂着自己的红脸,委屈地抽泣了几声。

“别叫哀家,从今天起,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太后冷漠回道,极力按压住心中的痛,甩了下长袖,转身朝御座走去!

“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我恨你……”刘昭雪抓狂地咬紧牙关,所有的情绪都崩溃下来。

太后带着错综复杂的心情,缓缓落坐于御椅上,然后抬头看向皇上,“皇上做你该做的事,哀家不会在干涉了。”

皇上淡淡颌首,难得太后放得下,深思熟虑了一番,俯视地上狼狈的刘昭雪,扬高威严的声线。

“贤妃,你谋害太后,多次设计郡主,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

“臣妾知罪了……”刘昭雪瘫软在地上,放弃了所有挣扎,凌厉的眸光却是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们,似要用眼神杀死他们一般。

“你身为皇妃,不安分守己,罪犯欺君!不容饶恕!朕念在你是太后的侄女,让你选择刑法!”皇上微敛的黑眸中,带着浓浓地严厉。喝道:“来人,上刑!”

“遵旨!”太监恭谨回道。忙准备刑具。

不久,太监便恭谨地将妃子犯法的刑具给端了出来。有毒药,有白绫,有匕首……等等。

皇上扫了眼刘昭雪,冷冷开口,“你自选吧!”

刘昭雪呆呆站到原地,发颤地盯着那些刑具良久,没有动手去拿。

各个都是要命的利器,只要动用了,自己就必死无疑……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她失怔片刻,抖得无法抑制的柔荑游移到那瓶毒药上,闭眼缓了口气,将它握于手中……

“姑妈……你好狠心啊!”刘昭雪狠冽地瞪了太后一眼,开打瓶盖冲向了太后。

她不会像玲珑那样自找死路去找紫瑶报仇,太后手无缚鸡之力,要她死了才甘心。

“太后!”众人一惊。

刘昭雪唇角上的笑意愈发抖盛,欲要将毒水泼到太后身上之前,却被宁兮柔踩到了裙摆。

结果,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身子不稳地向前倾去,白皙的额头正巧撞到了木柱上,顿时鲜血四溢,人随之重倒在地上。

瓶中的毒药打翻到地上,冒出了白色沸腾的泡泡……

“我好不甘心……居然跟莲妃一样的命运。”刘昭雪喃喃呻.吟了几声,“宁兮柔……没想到你……”

“以牙还牙!这是你欠我的!表姐为何你到死了还不悔过?!”宁兮柔冷冷反问。

“我没有错!”刘昭雪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意识朦胧之间出现了玲珑的幻象,正伸手欲拉她走。

“不要……我不跟你走!”渐渐地,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太后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微微拧眉,别过头不去看刘昭雪,连连叹出气。

顿时间,大殿内沉寂一片,皇上命人将刘昭雪抬了出去。一场两国之间的闹事也得到了平息。

“至于兮柔郡主你……”皇上微皱起眉头。

蓦地,宁兮柔屈膝跪了下来,恭谨启言:“皇上,臣女自知有罪!请皇上责罚!”

见状,紫瑶三两步走到她旁边,淡扫她一眼,便望向皇上,“皇上,臣女认为,兮柔郡主虽然曾经和刘昭雪同谋,但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害人之事,而是被她利用,如今大彻大悟,当场指证贤妃,甚至还救了太后。可以将功补过!”

宁兮柔哑然地看着紫瑶,心中柔柔有了一丝感动,当初她极力拆散他们,竟然不公报私仇,反而过来帮她……

如今,自愧不如!倘若有她的一份肚量,兴许会更多人喜欢她!

“郡主言之有理!正依你之言,朕不会追究!”皇上和颜悦色道。

“臣女谢过皇上!”她们行礼谢恩。

“哈哈哈……宇兄,你这个女儿,朕不得不刮目相看!”皇上浓厚的笑意轻扬,双手放在膝盖上。“再过不久,她可是我的儿媳了!我们现在得好好商量下。”

“好!哈哈……”两个帝王笑开,舒缓了刚才压抑的气氛。殿内一下子沸腾起来。

落可南三两步走到落秦宇面前,纵了纵肩,问:“老爹,你冒然前来!谁来掌朝呢?!”

落秦宇敛住笑意,对他的随意称呼早已司空见惯,似想了想才回道:“有二皇儿替朕顶着,你莫担心!倒是你,朕听说你这小子,赶鸭子上架,都比你皇兄提早成亲,待会可要让朕见见你的太子妃啊!”

“哦……那是儿子厉害,不想输给皇兄!”落可南挑着眉头。扬手指向落黎昕,“尤其是大皇兄,那只老狐狸!”

落黎昕狭长的凤眸淡敛,饶有兴致地大量着落可南,颀长的身姿蓦然一闪,只一瞬间便站到她旁边,“是么?!”

“嘁……那是当然,我可不做没把握的事!”落可南坦然,没因他站在旁边而感到不自在!双手环抱于胸,呈现一副悠然的状态。“我说老狐狸,我俩是不是得找个时间斗斗!你敢不敢单挑啊!”

“皇弟有此雅兴!皇兄自会奉陪到底!若是以前皇弟,定不是我的对手!”落黎昕慵懒一笑。

“你若是想他们,大可以去我们的世界!找那个红衣美女,说不定有办法!”落可南揶揄道,细细观察他脸上的变化,“反正我有老婆了,是不会回去的!”

落黎昕闻言一怔,英挺的眉宇狠狠**了几下,“好小子……”

落可南拍着他的肩膀,明锐的眸光熠熠发亮,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不过,还是得谢谢你的帮忙!皇兄!”

他的确是变了,否则紫瑶不会叫他皇兄,不管他为何帮他们,总还是得道谢!

倏然,不由得向落黎昕伸出手来。

“你这是化敌为友吗!”落黎昕侫淡笑开,握上他的手掌。

“算是吧!但我们仍然是敌手!”落可南淡淡回道。眼角的余光瞥到隔着一段距离正靠在柱子边上的与轩阳,此时他用特异的眼神在看他们,“有个人很不屑,或许你得找时间解决!”

落黎昕敛住笑意,深邃的凤眸微转,不经意间撞上云轩阳的目光。有了一刻恍惚。直到他闲逸地转身离开,才愣愣收回视线。

他对他造成的伤害,云轩阳现在不能原谅。但有一天,关系定会缓缓。

“你说得对!”

另一边

云冷月走到紫瑶旁边,幽深的潭眸投向了心爱之人,体贴替她理了理发丝。

宁兮柔微皱眉,水眸中带着几分羡慕,盯着他们爱溺的互动。不禁轻轻蠕动下唇角。

“郡主,你厉害!我这次是输得心服口服了!”

“过奖了!”紫瑶回以淡笑。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放弃王爷了!”宁兮柔调侃道,笑看着云冷月。

“那是你的事!”紫瑶挑眉,不在意她的话,伸手就抱住云冷月的手臂,算是示威,“我们在不久就要成亲了!你没有机会了!”

“不碍事!反正我不介意做小妾!”宁兮柔带笑反驳。

一直企图激怒紫瑶,谁料她的忍耐力太强,根本不为所动,可以见得他们的感情很深很深……

是自己彻底败给她了!

“可以!只要月同意!我没有意见!”紫瑶打趣道,偷睨了眼脸色发沉的云冷月,不禁笑出声来。

云冷月极度不满地捏着她的鼻子,凑近她的的耳畔低斥了几声,要是不身处殿内,不然早就把小女子就地惩罚了!

“你们真恩爱!王爷倘若郡主不要你了,记得来找我!”宁兮柔掩嘴一笑,这才转身走到一边,稍稍回头,“大婚那天,我祝福你们!”

“多谢!”紫瑶唇轻扬,事情得到了解决,终于缓了一口气。

“肚子还好吗?会不会累?!”云冷月柔声问道,温热的手掌抚上她的肚子。“我扶你到一边休息!”

刚才见她又踹又踢,虽然身体很好,但总会担心。

紫瑶点点头,倚着云冷月正想走到开,岂料,却从后面传来一个苍白的声线。

“紫……瑶……”

紫瑶闻言一怔,听出后面的来人,即刻转身面向若浩天,泉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保持了沉默。

他苍白的脸上满是愧疚痛苦之色,身形有些倾斜站在她面前。

见她没有回复,若浩天慌忙改口,“郡主……不,公主殿下……以前是微臣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你……害您委屈在府邸,受尽委屈,微臣该死……请你恕罪……”

说着,若浩天难受得闭上了眼睛,欲要屈身行礼向她赔罪。

当他得知紫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自己的真正女儿还夭折了,他都快崩溃了……

女儿没了,纵有再多的补偿都没用……

紫瑶上前,扶起他行跪的举动,他在后悔心疼,她都明白……

“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这并不能完全怪你,如果当年没有被捡回宰相府,我可能就自生自灭了,你好歹也将我养大,如今才能让我见到父皇!”

一个“爹”字,如道暖流滋润他的心坎,她还肯认他做父亲,已经心满意足了。

若浩天隐忍不住落下泪来,感动地握住她的柔荑。

“谢谢公主的原谅……”

紫瑶半敛起眼帘,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叫我紫瑶就行了,爹……我依旧是你的小女儿!”

虽然曾经埋怨过他,他们也曾争执过!

她和太后都能够溶解关系,跟何况这个父亲。他有他的悲哀,说不定连家都不成样了。

“好好好……”若浩天感激地擦着泪水。

“对了,姐姐和二夫人现在如何了?”紫瑶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若浩天紧敛的黑眸中,略过一丝哀凉,叹息:“她死了……而柔儿她们为了气我,相继回到她娘家,现在我是孤身一人了……”

紫瑶抿紧了唇瓣,见他一脸痛苦,也不多过问。

或许坏事做多了,才会受到惩罚。她们正是这种下场……

忽然,正当她思考之际,从旁边传来的一个叫声,将她拉回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