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87章 皇妹,手下留情!

第487章 皇妹,手下留情!??落薰研拿起棉花,柔柔擦拭胸口溢出来的鲜血,突然这时,一道刺目的黑血从伤口处,慢慢流了出来……?

“这是……”?

她们顿时怔住了,鲜红的血伴随着黑色的血丝持续往后流了出来。?

浓重的血腥味愈来愈刺鼻,甚至还夹杂着一种特别的味,不是很好闻,而且令人作恶。?

毒蜘蛛的毒在她身上潜伏十几年,同时毁了她十几年的容貌。?

黑血流出之多,足以表明她中毒之深,可见当时莲妃有多狠毒。连小婴儿都不放过。?

“呕……”?

她们忍不住呕出酸水,怀孕的人自是受不了这味道。?

紫瑶伸手捂住了嘴巴,微微拧眉,淡看落芸善脸上的表情变化,不似于刚才的紧绷,咬牙的动作也慢慢松开。?

因流了太多的血,红唇一抹苍白,整体呈现了一副平静的状态,仿佛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静逸地躺在**,再怎么痛的折磨,都感觉不到。?

紫瑶替她感到心疼,清澈的泉眸内满是映出了那道刺目惊心的黑血,不禁担忧问道:“研研……流了这多血,真的会没事吗?!”?

并不是怀疑落薰研的能力,只不过以现在的情形,流的血比当初自己的一碗还要更多。?

况且她还伤及了胸口,痛上加痛了……?

“会贫血,只能等她好后,再补回来!”落薰研轻启红唇,忍住作恶的味,拿着棉花擦拭胸口上的黑血。?

霎时间,整团棉花迅速被染成了黑红色。她顺手将它扔进了木盆中……?

“你也看到了,这些废血不排出来,芸善就白挨这刀了!想恢复容貌,必须得付出痛苦的代价……”?

“我知道了……我又何尝不是呢……我经历过撕心裂肺的痛苦。”紫瑶伸出手温柔地抚着她的脸颊,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忧伤,凝视她苍白的疲惫睡颜,“可怜的芸善。承受的,比我还要更多……”?

当她得知自己的身份时,那时的情绪肯定痛苦到崩溃。?

然,她虽然受到打击,但没丧失本”来害她,以保住她的公主之位。反而帮她挡过了危机……?

莫怪那几天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就像要经历生离死别似的,原来她早已做好准备。?

自己会有孤单死掉的那一天……?

“傻丫头……”紫瑶嗔笑了一声。扬指轻触她脸上那个淡化一半的丑痕。?

兴许是黑血排出的关系,它慢慢退化,面积开始缩小。?

这时,红肿的伤口再也没有溢出黑血来,而是流出了正常的血色。?

“太好了,我们成功了!现在开始止血。”落薰研恍然一喜,拿起棉花吸起胸口上的血渍,顺手接过紫瑶递过来的药。?

往上面撒去,再配上刚才配好的药,然后用绷带固定起来。?

“研研,她的伤口太大,我担心她会留下疤痕……”紫瑶担忧问道,动手帮她穿上褒衣。?

闻言,落薰研指了指覆在她身上的药材,“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在药里加了特别的成分,只要调理得好,是不会留下丑痕的!过几天就能看到效果了!放心吧!”?

就这样,她们忙碌了大半天,已然到了深夜。差点有被累垮的倾向……?

接下来,唯有静静等待她醒来……?

蓦然,一个贵雅的玄衣男子悄然步入内室。朝她们走来。?

他带着彷徨不定的心过来,本想不敢见到她,但自己坐立不安,双脚不受控住往这边走来。?

想看看她如今的状况,会不会偷偷离去……?

忽感到后面来人,紫瑶轻轻抬起头,正巧看到了前方的落黎昕。?

没有太大惊讶,只是很平常地看他,不像以前的厌恶躲闪。?

“皇兄。”?

落薰研闻言一怔,杏眸内略过一丝复杂,转身望了他一眼,沉默不语即刻回头。?

对他仍有所顾忌,毕竟他曾经差点轻薄过她这个妹妹,一时无法接受!?

自己还无法抹灭他做过的蠢事!?

落黎昕俊挺的眉宇微微皱起,眼底闪烁着失落的幽光,淡看了一眼落薰研,随即望向了床中的人儿。?

苍白的容颜无一丝血色,带着薄弱的呼吸,沉沉昏睡着。?

“她会不会有事?”?

“不会,不久就会醒来!”紫瑶回以淡笑。?

“那就好……”落黎昕稍缓了一气,悬浮已久的心,适才慢慢落下,“皇妹……谢谢你们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落薰研清冷回道,没有看他一眼。?

紫瑶保持沉默,视线来回游移于他们身上,只感气氛变得愈发尴尬。?

“皇妹……对不起……”落黎昕缓缓开口,语气有着几分诚意。?

落薰研一怔,不敢置信这是从他说出的话,英明一世的太子,竟然跟自己道歉。?

为何他会突然转变,是因为他意识到做错了?兄妹相恋,本是禁忌!?

还是另有其他?是不是因为芸善么??

“皇兄喜欢芸善么?”她试探”一问。?

“……”落黎昕有了一刻的愣怔,心现在很乱。?

他曾经坚信自己只喜欢皇妹,但和落芸善又是另一种感觉。?

当她倒在他怀中,奄奄一息的时间,心莫名绞痛起来,害怕她会出事,会永远看不到她……?

甚至只要她活下,不管是什么承诺,他都会答应。?

这算是喜欢吗?他自己也无法确定??

“不管皇兄是讨厌还是喜欢,请你以后对她好点……”落薰研转头望向他,细细打量落黎昕,俊美无涛的脸上满是纠结之色。?

爱就爱,不爱就不爱!简单的一句话,却难以说出口。?

但可以确定,皇兄对她并不是没有感觉,至少动容了。?

“如果皇兄真的很不喜欢芸善,就不要再伤害她了,也不要再留情……”落薰研握住她的柔荑细细呵护,故意说道:“而我会帮她忘记这一切,包括你……反正皇兄不会在乎的……”?

“与其让她受伤,不如让她做回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子……这样会好过点,毕竟不用在痴心单恋一个不爱她的人!”她说得风轻云淡,带着几丝伤感。?

“不要……我不允许……”落黎昕忍不住脱口而出。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心蓦然惊慌,如迷失了路般,变得不知所措,此刻,才觉得什么都害怕。?

忘了他,从此相见就是陌路,再也无法看到她娇羞可人的样子,纯真无邪地笑着。?

他不能重蹈莫王的覆辙,跟他一样走上同样的道路,最后到失去时,才后悔莫及……?

紫瑶半敛起眼帘,唇角洋溢着一丝笑意,“皇兄,你不诚实。”?

“或许吧……”落黎昕淡道,没有否认自己的心思。狭长的凤眸微垂,凝视**的落芸善,“还请皇妹手下留情……我不希望她忘了我。”?

“那我再问你一句,你心里有没有她的存在。”落薰研非要刨根问底。?

“有。”他轻轻颌首。?

落薰研绝颜上的笑意,渐渐淡化开来。“这就对了,你对她有感觉……代表了什么?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

“我……”落黎昕无言以对,耳边不断徘徊着落薰研说过的话。?

正当他处于沉思之际,一个戏谑颇明的声线从身后传来。?

“没想到狐狸师兄也有烦恼的一天,真是奇了!”?

落黎昕恍过神来,深邃的眸子扫了眼依靠在柜子边的云轩阳,侫淡一笑,“我有烦恼,只是你从未看到而已!”?

“是么?!”云轩阳冷笑挑着眉头,澄然的目光随”地瞥了眼落黎昕,“枉你一世英名,却看破不了一个“情”字,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懂!”?

好吧,对于老狐狸,他的语气是冲了点。?

谁叫他不顾师门情分,差点害死自己,还多次非礼研儿!!?

虽然他变了,自己也并非记仇之人,但仍无法快点原谅他。?

至少要恶揍他一顿,才能解解气!?

落黎昕一笑置之,没有因他的话而感到生气反驳,双手放置于后面,迈步朝他走去。与他面对面站着,很平静的说:“我们之间似乎得解决一下,能换个地方吗?”?

“求之不得!”云轩阳波转的眸子淡敛,俊颜皆是严肃之色,即刻转身喝道:“跟我来!”?

落黎昕转眼凝望了落芸善一眼,轻轻拂起袖摆,跟在云轩阳的后面。?

紫瑶看着他们渐去的身影,知晓云轩阳的怒气,有些担忧道:“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啊?!”?

云冷月不知何时已站到她的旁边,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不用太担心,弟自由分寸!”?

漆黑的夜空中,繁星荟萃,一轮狡黠的明月高高挂起,散发出光亮来。?

他们相继纵身跃起,着落到屋顶。?

夜,有些冷。微风轻轻拂过,月影照耀下的两人,衣裳飘然飞舞……?

他们不动站着,对峙了一会儿。?

殊不知,远方的高阁上,一个红衣女子唇扬一抹笑意,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幕。?

蓦地,一身白衣飘飘的云轩阳,冷哼一声拔高了音调,“老狐狸,你欠我的,我必要向你讨回来!”?

“无妨!”落黎昕笑开,毫不畏缩,不动站在原地。?

云轩阳稍怔,敏捷的身速闪到他的面前,一把揪起落黎昕的衣领,扬起一拳头正想揍下去,“卑鄙无耻的师兄,你怎么不躲!”?

落黎昕收起了以往的架势,懒懒回言:“动手吧!”?

他的确卑鄙无耻,狡猾阴险!若是以前这样对他,他一定会还手。?

而且还会不折手段,不得逞他便不会放弃!但今非昔比了……?

“是你自己说的,臭狐狸!”云轩阳咬牙,拧紧了拳头直接往他的脸上揍去。?

随后,又接二连三发出了打斗的声响。“嘭啪……”?

“还手啊?你这恋妹癖!这是替她们打的!”?

“该死的师兄!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样偷袭我的吗?!哼!”?

“被人揍的滋味不好受吧!”?

云轩阳边打边骂,意外见他放下身段,仍然没有还手的迹象,索”放开他。?

“舒服多了!”他缓了口气。?

落黎昕脸色略微发红,颀长的身姿挺直而立,修长的手指优雅拂过唇角,擦拭掉溢出的血,动作一气呵成。?

“怎么?还要来吗?!”他的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下子下手狠重,但多次留情,并没有要他的命来偿还,只是意思下的教训自己而已,还好承受得了!?

若是换成普通人,非得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