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89章 恢复容颜

第489章 恢复容颜

这时,一个红衣飘然的贵雅女子,轻轻跃到了屋顶,步伐轻盈无声,悄然朝着发呆的两人,慢慢靠近中……

微风轻轻拂过,玫瑰色的红衣随风轻扬,散发出自身的芳香。

轻声地,悄悄地,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坐到了他们的中间。

绝丽的面容上浅扬起一抹柔柔的笑意,抬起头,与他们一齐仰望星空。

这种久违的感觉很充实,就如当初那样惬意。

倏然,一股熟悉的芳香扑入他们的鼻尖,瞬间回过神来,默契转头相互对望,却看到了……

“啊……怎么是你!”云轩阳惊呼出声。

“真红……”落黎昕略有惊讶。

不知是否他们看得太出神,还是真红走得太轻,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至今为止,最揣摩不透的便是这个红衣女子!

真红伸出手点点云轩阳的脑袋,淡雅自若的笑意轻扬,“死孩子,又不是见鬼!那么惊讶干嘛!”

“你什么时候来了?也不出下声!”云轩阳一脸无辜,懒懒地纵了纵肩。

看来哪天被她吓死,并不足为奇,走路轻飘,跟鬼飘没什么两样!

连他们两个都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这人的身速定在他们之上!

甚至比老狐狸还要高深莫测!

“刚刚,看你是师兄弟和好如初,我真是高兴!”真红挑了挑眉。

贵雅的红袖子扬起,大方地伸出两手,纷纷搭上他们的肩膀,就如哥们一样!

“嘁……”云轩阳眉角抽蓄了几下。

真红微微抬眸,熠熠发亮的星眸凝视着寂静的夜空,“你不觉得,现在我们三人党才算完整吗!?这事可少不了我!”

“你说得对!”落黎昕懒懒一笑。

强烈的熟悉感包裹住他们,年少时的回忆历历在目,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下来。

云轩阳敛住笑意,轻睨了眼真红,疑惑问道:“对了,这几天你去哪玩了?你不在的时候,可发生了好多事!”

“姐姐忙着呢,可没时间玩!”真红轻敲着云轩阳的脑袋,就像大人在惩罚孩子一样,“我什么都知道,芸善身受重伤,也成就了那两个坏女人的下场!她的血不是白流的!相反能逢凶化吉!”

“庆幸那孩子没有迷失自己善良的本”,她做得很好!相信不久,她便能抛掉一切痛苦烦恼,重新蜕变!假公主也能成真!我们应该祝福她!”她柔柔笑道。“我说的对吗?黎昕!”

“……”落黎昕沉默不语,真红的话无疑是在提醒他。

其实,他很期待她蜕变的样子,但有点担忧,到时她会像真红说的那样,抛掉他这个烦恼?变了态度?!

但愿是他想太多了,否则烦恼的估计会是自己!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研儿说过了,她受重击,就是她恢复容貌的时机到了,应该很快就能看到效果。”云轩阳重重地点着头,眼神跳过真红,停留在落黎昕身上。

察觉到云轩阳强烈的注视,落黎昕微微垂低了头,淡笑出声,“她美梦成真了,真替她高兴!”

真红转过头,凝视他俊美略带复杂的侧脸,试问:“我上次对你说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

落黎昕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淡淡点着头,深邃的凤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不自在地把玩手指上的玉戒。

她的一番话,整整困扰他到今天,才得到了缓解。

不属于你的,就该放下,该珍惜的,就要用心去把握好。

“你无须再纠结,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便是,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真红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

落黎昕轻抬头,与她四目相接,她那星眸闪烁着意味深长的笑意,似在告知他该行动了吗?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真红。”

真红缓缓收回手,红唇一抹笑意,“这才是好孩子!好好去做吧!”

“对了,大婚之data/2/可要来参加啊,还有神尊,会不会来?!”云轩阳用手肘轻撞下她的手臂,笑道:“离开桃花谷这么久,我有点想他了!”

真红敛起了眼帘,修长的手指抚着胸前的红宝石,“不出意外,应该会!他也很想你们。”继而转头看向了落黎昕,“你也是一样!他从来没有忘过你。”

“是么?!”落黎昕顿时恍然,突然油生一股罪恶感。

那人教他们武功,传教最高境界的易容之术,自己却因一时的脾气,而犯了大错……

然而他不计前嫌,令他感到更加难受!看来到时候得负荆请罪了!

接下来,他们缄默一阵,三人齐看星空,待到夜幕褪去才纷纷离开。

翌日清晨

天气晴朗,处处鸟语花香,柔和的阳光透着窗户的缝隙射到寝室内。

他们每个人倚在一边,小休息片刻。

睡梦中的落芸善动了动手,渐渐睁开朦胧的双眼,眼前模糊一片,她稍稍眨了几下。

双手晃在眼前,她清楚地看着,惊讶地低喃了一句,“原来……我还没死啊……”

她微微侧首,望见正趴睡在床头的紫瑶和落薰研,再往前一望,一室内都在打瞌睡。

心不禁感动起来,他们守着她,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如今却累坏了。

落芸善动起身子,欲来过旁边的被单盖在她们身上,谁料,胸口一阵刺痛袭来,她不得不躺回床中。

“啊……嘶……”

细微的声线,令他们全部惊醒过来。

紫瑶抬起头,望着睁大眼睛的落芸善,不由一笑,“你醒啦?身体舒服些了吗?伤口会不会痛?!”

“谢谢你们,我没事……你们去休息吧!”落芸善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抱歉地看着他们。

“你别太介意!这是应该的!”

“我们是朋友嘛!应该互相帮助。”

“你是大功臣,还救了姐……救了你的干儿子……”……

他们接二连三的迸言,如丝丝温暖的流,滋味她的心田,让她感动得无法言喻,热泪稍微濡湿了眼眶,但没有流出来。

落芸善环望了四周一圈,这里的气息竟是那样的熟悉。

“这里是?……”

“皇兄寝室。”紫瑶淡淡一笑。

皇兄……落芸善一怔,两抹红晕迅速染红了双颊,一想到在这张**,皇兄对她做出的事,脸上又是一阵热烫。

什么时候还在痴心妄想这种事,自己不是放下了么?

况且皇兄也不会来看她,自己是在期待什么?

忽然间发现他们投来的疑惑目光,落芸善尴尬地回过神,即刻转移话题,“那两个女人怎么样了?”

“得到报应,死有余辜!”落可南挑眉纵着肩头,“以后天下太平了!”

“真好……”落芸善喃喃念道。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忽略了一个小小的细节!”落薰研杏眸微眨,闪烁着一丝神秘的精光,起身走向梳妆台,顺手拿起上面的小镜子,重新走回床边。

见状,他们会意了几分,面带笑意,视线皆投到了落芸善白皙的脸蛋上。

“你们怎么了,为何这样看我?”落芸善狐疑道,难道自己受了重伤后,脸蛋又长出了什么怪东西?

“你看看!“落薰研将镜子递给她。

落芸善犹豫着,但还是伸手接过,说真的,因为脸丑,很少去照镜子,现在又见他们这幅模样,实在没有勇气看下去。

“快点,是个惊喜!”他们催促道。

落芸善抿了下苍白的唇瓣,为了不辜负他们的好意,只好纠结着拿起镜子。

倏然,待看到镜中的女子时,不由得怔住了,白皙无痕的脸上满是惊讶之色,她不敢置信地抚上自己的脸蛋。

没有丑痕的样子真有点不习惯,样子跟之前判若两人!没想到少了那块,竟差别那样大……

姿色绝丽,黛眉横簇,清眸宛转,鼻腻鹅脂,樱唇娇润,肌肤吹弹可破,似琼脂玉般通透。

只一眼看来,就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她只幻想过恢复容颜,只是未料想到,自己也可以这样美丽。

“这是我么?”她捏着自己脸颊,深怕自己是在做梦。

瞥见她一脸震惊,紫瑶忍不住掩嘴笑道:“你不是再做梦!你真的变美了!不再是一个丑小鸭!”

“我不丑了……”落芸善惊喜之际,又迅速染上一层失落,如今变美了又能怎样?

自己的梦想是实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仍然没有得到。也不会得到……

落芸善浅浅叹气,理了下复杂的情绪,柔声说道:“告诉我,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中了一刀却让我恢复容貌了?!”

话音刚落,他们便把昨天发生的一切事,全然告知于她!

落芸善轻抚上自己的胸口,虽然很惊讶,但仍很平静的说道:“原来这毒藏在体内十几年了……”

既然她们都已经死了,自己也不想追究什么!

他们对视一望,皆传递眼中的疑惑,本以为她恢复容貌会很高兴,结果还是闷闷不乐,或许还有什么事困扰打击她?

突然,好几个匆忙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凤卿儿一入门,见落芸善安然无恙地躺靠在床边,连忙加快脚步跑过来。“善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来了!”

皇后心中一喜,小心扶着太后,转头看向后面的两个黄衣男子,便紧跟在凤卿儿后面。

见状,他们纷纷起身欲要行礼。

“都是自己人,不用太拘谨!”太后摆了摆手,面带笑意。

落芸善欣喜地凝望着前方一伙人,温馨享受着凤卿儿的呵护,突然间,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母……皇后,皇上……”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连忙改口。“谢谢你们多年来的养育,宠我疼我……你们对我的好,芸善铭记在心!”

她不是皇室公主,这个称呼自然不属于她!

她如此生疏的称呼,拘谨的态度,令凤卿儿感到不满,她抚上落芸善的脸颊,忽感到有些变化,但没多大在意。

只在意她到的称呼,一声皇后的叫着,让她感到很不是滋味!

“你这孩子不必那么见外!你还是母后的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