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91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第491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落芸善稍稍拧眉,抬眼晶亮地望着落秦宇,唇角微微勾起,“善儿不想孤单一个……也不想输给紫瑶他们,所以……善儿,想嫁人了……”

她很羡慕他们成双成对,相亲相惜彼此爱上一生。

唯有她知道孤单的落寞,那种无爱人关爱的痛苦。

无所谓了,即使不是她爱的人,只要她嫁人了,重新开始生活,说不定就会忘掉皇兄。

有了夫家的女人,就永远不会痴心妄想了……

“什么?!”

他们惊讶得睁大的眼睛,不敢置信这话从她嘴里说出。

震惊最大的,莫过于门外的落黎昕,只见他英挺的眉宇不觉皱了起来,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不悦的精光。

她的言语强烈刺激他的耳膜,胸口闷得发慌,情绪即刻变得烦躁,隐约愠散一股怒气。

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这女人是为真正忘掉自己才会想要嫁人?!

“善儿,你在说什么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凤卿儿伸手覆在她的额头上,确认她有没有发烧。

曾经他们想过要替她指婚,结果她都排斥在外,而且还变换花招吓跑那些人。

如今倒好,她自己提了出来,或许她完全懂事长大了!

落芸善轻摇着头,娇颜平静无波,握住凤卿儿的柔荑,浅浅一笑,“善儿长大data/2/了,想有个自己的家!”她凝视凤卿儿眼底的那抹忧色,不禁打趣道:“还是说,母后担心,没人肯要善儿?!”

“没有这回事!善儿以后也会是一个贤妻良母!”凤卿儿噗哧一笑,温柔地抚着她的发顶,“善儿变美了,想娶你的多得不计其数!但是太突然了,善儿你想嫁给谁?跟母后说说!”

“随便谁,任凭母后做主,只要爱善儿的便行,指婚也好,和云祁联姻也好……”落芸善勉强笑道。

她故意说得平静自然,其实只有她知道,那字字说出口,却如针扎,痛得难以呼吸……

然,她不过想把自己快点嫁出去,越快越好!

落黎昕闻言,闷哼一气,拧紧了袖下的双拳,憋怒着一身怒气,拂袖而去!

“善儿,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草率了点!”落秦宇蹙眉问道,一向很尊重女儿的决定。

落芸善稍怔,随即恍过神来,极力隐藏眼底的那抹伤心,“女儿想得很清楚了!请父皇把善儿嫁了吧!”

太后唇一挑,抬眼望向落秦宇,笑道:“呵呵……我就说嘛,皇上,你这女儿归根到底还是得送给我们云祁!”

“无妨了,只要是善儿的意愿,朕不舍得也得让!”落秦宇半眯着黑眸,宽大的手掌拍着皇上的肩膀,“云兄,这次朕又输给你了,你可别亏待朕的皇儿,替她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吧!”

岂料,还等皇上答复,太后便抢先迸言了。

“皇上你就放心吧!我们家老五尚未娶亲,是个不二人选!你觉得如何?!”

“确实,这孩子老实,等善儿病好了,朕在做安排!”皇上重重地点着头。

“谢皇上恩典!”落芸善抿唇,微微垂低头,令人看不到她此刻的情绪。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那伙人相继离开了。

这时,紫瑶他们朝床边走去,坐在落芸善旁边,担忧问道:“你不是喜欢皇兄吗?为何甘心嫁给别人?!”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想彻底忘掉他!”落芸善坦然一笑。“毕竟皇兄不会喜欢我的!”

“我倒不这样认为,皇兄对你有感觉!我看得出来!”紫瑶握住她的柔荑,眸内皆是肯定。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只有两个当事人还不明白而已!

“你们不要安慰我了!”落芸善笑着躺靠在床边,水眸望向了床顶,“我意已决,不是我的,怎样也强求不来,现在我要快点好起来!或许我真正的姻缘已经到了,也说不定……我好期待那个人……”

“芸善,小瑶说得对,我师兄的确对你有情!”云轩阳替他反驳。

“我累了……”落芸善作势躺下身子,静静地闭上眼睛,既然决定忘记了,便不想听有关于他的任何事。

见状,他们相视对望,皆浅浅叹气出声,全部退出内寝。

偌大的寝室内,只剩下落芸善一个人,她缓缓睁开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边流了下来。

她捂住嘴,悄然无声地哭泣出来……

书房中

落可南懒懒地坐在檀椅上,微敛的眸子扫了眼坐立不安地他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们知道,不能草率让芸善嫁给老五!”紫瑶骤然停住脚步。“要怎么帮他们?!”

云冷月俊眉轻挑,惬意悠然地摇着手中的折扇,“易容,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想当初紫瑶想骗他吃醋,还不用这套!

“刺激老狐狸,要他行动!”落可南打了个响指。“问题是,谁上?!”

几天后

阳光明媚,柔和的光线照耀着皇宫的每一寸地方。

百花绽放,树木幽茂,芳香四溢,微风轻轻吹过,拂起了娇丽女子的发丝。

经过几天的调养,身体好了一大半,一袭轻盈衣裳的落芸善就地转了几圈,身体行动自如。

白皙的脸蛋,有着一副绝丽的姿色,樱唇扬起一抹淡雅的笑意,轻纱随风轻飘,超凡脱俗,宛如落入凡尘的仙子。

时不时有人停下脚步,惊讶地望着这位焕然一新的公主。

“我的善儿,真漂亮!”凤卿儿双手握住她,在转了几圈,“伤口还会痛吗?”

“不会,只剩下一个伤疤,但薰研说,还能恢复!”落芸善柔柔笑道。

“那太好了!我们快点去太后那,你父皇他们都在!”凤卿儿宠溺地牵住落芸善,霎时恍然,“瑶儿他们呢?怎么没跟你来?!”

“不知道……一大早就没看到他们了!”落芸善皱眉回道。

心有些忐忑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一般。但愿是她多心了。

书房内

落黎昕独自关在寝内,思考了很多天。

这天,他才踏出门,呼吸了新鲜的空气,理了理烦躁的心情,准备朝书房走去……

见见那个困扰他整天的女人!

岂料,到门口却停住了脚步,他倚靠着墙壁,眼角的余光扫向了房内,望见了他们几个。

“父皇他们……”心倏然一沉,带着怒气的目光,最后定格在落芸善旁边的男子身上,“那个家伙是……”

云轩阳偷瞄了眼门外的落黎昕,唇角轻轻挑起,“宇兄,我……朕家的五皇儿,你觉得如何?!”

云冷月作势轻咳了几声,尽量使自己的音更像些。“咳咳……不错!不知五皇子可否愿意,娶善儿?!”

“荣幸之至,有这么美丽的公主嫁于儿臣为妻!是儿臣几世修来的福分!”落可南突然握住了尹兰熙的柔荑,情深地看着她的眼睛,准备来个深情告白。“兰……呃,不……善儿,你愿意嫁给我么?!”

尹兰熙眯着眼睛,冲他甜蜜一笑。“我愿意……”

“太棒了!”落可南忽感到门外传来一道怒气勃勃,且带着妒意的眸光,他偷瞥了眼脸色阴沉的落黎昕,唇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猛然抱住尹兰熙,往她的唇上啄吻一记,然后故意拔高了音调,“这是见面礼,晚上我会给你更多,早点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该死!”落黎昕低骂道,极其愤怒于一身,拳头砸像了墙壁。想冲进去将她扯回来,却碍于皇上皇后在场,不能冒然行动!

她就这么想忘掉他吗?这么快就接受别的男人,甚至让他亲吻让他抱……

“咳咳……皇儿,你们要收敛点,别让宇兄和皇后看笑话了!”云轩阳故作呵斥。

落可南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不满地抱怨几句,“一见到公主,儿臣就情不自禁了!”

“无妨,既然善儿喜欢,就择个日子大婚吧!”云冷月夭唇轻挑,笑意轻扬。

“谢皇上恩典!”他们笑着谢恩。

这时,云轩阳蓦然起身,双手放于背后,“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就去商讨事宜!”

见状,落黎昕颀长的身姿一转,藏匿在旁边,目送他们离开后,失落妒意的眸光瞬间变得冷凝!

迟疑了一会儿,便大迈步伐,踏进书房中,等待女子的归来。

看来他有必要跟她说个清楚!

路上

他们加快脚步走出落黎昕的寝宫,躲到一边大笑出声。

“哈哈……老狐狸居然没发现,原来他也会妒火攻心啊!”落可南捂住肚子,笑得无法抑制。

这时,他们纷纷撕掉脸上的脸皮面具,倘若在装下去,非穿帮不可!

“如果不出所料,师兄会行动的!难得气成这样!”云轩阳把玩着手中的面具,狡侫一笑,“说不定还会将她,生米煮成熟饭!直接就地正法!然后我们再去抓床!这样一来,芸善就赖不掉了!”

落薰研冷瞥了他一眼,冷哼道:“看来你们男人都喜欢硬来的!”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老姐!”落可南闲逸地靠在树边。

此言一出,他们即刻遭到了好几个女人的瞪眼。

她们一齐转身就跑,“嘁……我们走,别理坏男人!”

“等等我们啊!”他们很孬种地追在后面。

月亮高挂于空,周围繁星闪烁。点亮整个星空。

夜,静得美丽,静得安逸。

落芸善迈起轻盈的步伐朝书房的内室走去,踏进房内却异常漆黑。

“紫瑶?薰研?”她低唤道,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便失落地关紧门。

蓦然,房内不知被谁点亮起来。一个熟悉带着怒火的声线飘入她的耳朵。

“今天去哪了?你很高兴吗?!”

落芸善心漏跳一拍,缓缓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朝思暮想的俊美男子。

“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寝宫!”落黎俊脸一沉,淡淡扫了眼她,“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那抱歉了,我马上出去!”落芸善咬牙,被他的气焰震慑到,直觉告诉她,要马上远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