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93章 皇兄,你不要脸啊啊……

第493章 皇兄,你不要脸啊啊……

“你似乎忘记我说过的话!我曾说过,你的身体只能由我主宰!”他将她扔到了**,便俯身压制她,“你只能是我的,永远也别想嫁给别人!既然你现在为了他,那么我现在唯有毁了你的清白之身!”.

这么快就有男人住进她的心里,那他算什么?他受够了!

此时的理智早被怒火冲昏了头,由她挑起的情.欲,一波接着一波而来。对她的渴望节节攀升。

只想快点狠狠地要了她,在她洁白的身躯上,留下他的专属印记,要她永远记住:永远只能是他的女人!

这才发现自己的占有欲太大,或许毁了她,她就不会妄想跟别人成亲。累。

落芸善惊讶得放大瞳孔,水眸盈盈地凝视身上的男子,他全身散发出的迷人气息,蕴含着一股霸道。

深邃的凤眸中,闪烁着情.欲浓浓地渴望,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两抹红晕染红了她的双颊,不习惯与他如此亲昵暧昧。

更何况……落黎昕毫不留情地伤害她,除了他之外,她根本没有别人男人萌!

枉她如此爱他,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了?!当猴耍,肆意玩弄吗?!

想到这,一丝落寞痛心的寒光从她眼里慢慢荡过,泪水慢慢模糊了她的双眼,直直地瞅着身上的男人。

“少在我面前装可怜!”落黎昕面容一沉,言语中无任何一丝柔情,即刻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兴许是自己气炸了,所以便将她所有的举动都认为是在,替别的男子守住她的贞洁。

“你自己不是说过!你会给我的吗?!”他攥住她的手腕,气结问道。

落芸善咬牙,手上的力道痛得她差点哭出来,在强势的男子面前,她不能就此低头。

容颜焕然一新,她要完全蜕变,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我又没发誓!所以我收回!”语气十分的生冷。

她不是皇帝,没有一诺千金,也没对天发毒誓,为了一个玩弄自己的男人,凭什么要她兑现承诺!

她的冷淡直逼透他的心房,落黎昕紧蹙的眉间暴露它此刻的不悦,狭长的凤眸中带着明显的怒火,冷冷地盯着她。

“耍赖?没有我的同意,不准!”

他稍微加重手中的力道,似在严重警告她,曾经说过的话要算数!

“今天我要定你了!你注定逃不掉的!”他狂暴般褪去自己的衣裳,任意地抛到了一边。

光洁的小麦色肌肤瞬间袒露在空气中,他与生俱来的男性气息直接撩拨落芸善的知觉感官,脸颊更加绯色了。

火辣的情.欲蓄势待发,颀长健硕的身姿紧紧地挨着她,温热地胸膛蹭着她的高耸的丰盈。丝丝柔滑的感觉,令他欲罢不能,直至沉溺其中,甚至想快点一沾她的美好。

宽大的手掌灵活利落地撕碎掉她的衣裙,下腹燥热难忍,变得肿胀坚硬,那抹昂长热烫的硬物隔着亵裤,直接抵触她下身的柔软。如遇到冰凉般,稍微降低他的热量。

“啊……别这样!”落芸善羞得伸手推开他,却仍无济于事,身体因他的带动而变得温热。

承受不了他高超的挑.逗技术,他总能轻易地左右她的身体,她的心!

她的挣扎愈发燃起落黎昕的欲.火,他没寻求她的同意,反而变本加厉在她身上,点燃跃跃欲试的火苗。

“落黎昕,你这个混蛋!”落芸善含泪,张开就开骂。

“混蛋最爱做坏事!”落黎昕狡侫一笑,温热性感的薄唇吻住她的白皙的玉脖,种下了一个个草莓。“谁叫皇妹这么美味!让皇兄爱不释手!”

他霸道且带着些许柔情的吮.吻,顺势而上,覆在她完美无暇的脸颊上,没有了丑痕的她,竟是这般美丽动人。

他痴迷一望,无法离开视线,吻落遍脸上的每一个角落,正要吻上她的娇润的红唇时,却被她别头躲开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皇妹啊!兄妹间不应该发生这种事!请问你把皇妹当做什么?!”落芸善咬牙骂道。

重重地呼着气,让自己更加平静些,时刻提醒自己不可以妥协于他!

“女人!”他简约的回答,再度吻上她的肌肤,不让他亲嘴,往下总可以吧。

“我去你的,臭男人!死种马!最好别碰我,不然别怪我阉了你!”落芸善鼓起了勇气,冲着他大声怒骂。

身体不安分地扭动,双手又推又打他,势在与他抗衡。

女子犀利的言语字字传入他的耳膜中,落黎昕不悦地停止所有动作,扣住她的手腕压着,“你若敢在动一下,我马上要了你!”

“少来恐吓我了!死种马,躺倒在你身边的女人这么多,你怎么可以欺负我!”落芸善冷哼道。

落黎昕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表情,怔然反问:“你怎么知道?你偷看我,对吗?!”

“是又如何!”落芸善没有否认。

不是一两次撞见过,每次她总是找个理由,特意经过他的寝宫,甚至偷溜进去。

不是看见他和女人在调.情,就是看见他和女人在床纱内翻滚,天知道那些女人叫的声音有多销.魂,有多讽人!

“以后不会了!”落黎昕慵懒一笑,缓缓凑近她。

落芸善有了一刻恍惚,他是在向她保证吗?还是错觉?!但一想到他做的事,又开始排斥他来。

“滚开,你会不会关我什么事?!”

“你知道的,当时我又没有太子妃!”落黎昕皱眉苦笑,凝眸望着她娇美的容颜,微微失神,答得理所当然,“她们仅仅只能是暖床的女人罢了,再说我有男人的需求,你总不能让我,隐忍到死吧?!”

这是在跟她解释吗?落芸善稍稍动容,待看到眼前的笑脸时,又忍不住脱口而出。

“臭男子,少来碰我,既然你那么想要女人,我马上帮你找!”

“我只对你有兴趣!”落黎昕俊容顿沉,怒气轻而易举被她挑起。

随后,即刻用行动证明,带着霸道,带着饥渴,好不柔情地索要她的每一簇芳香。

“喂……皇兄,你这是在羞辱我吗?”落芸善眼底划过一丝失落,推拒他的举动没有停止。倘若对她无情就要彻底放开她,而不是再三地玩弄她这个皇妹.

她冷哼一声,用尽力气稍微起身,毫不留情地咬住他的肩膀,活生生咬出了一个带着血丝的牙印。

落黎昕英挺的眉宇轻轻皱起,溢满情.欲的他,竟不觉得生疼,只是怔怔地,带着错愕地看着身下长刺的女人。

“现在给两个选择,一是让我继续做,二是杀了我!就放你走!”他冷侫迸言。

“你你你……当真是厚颜无耻!”落芸善气得红着脸。“你还要不要脸啊!我要第三个选择!”

他是故意耍无赖,料定她不会杀了他,太子能做到他这种地步,算是绝了!

“是你逼我不要脸的,如果你想要第三个选择,我可以随时加上,自己主动承欢在皇兄之下,如何?”落黎昕坏笑道。跟她耍着玩。

“……”落芸善彻底缄默了,无语地对他翻了好几个白眼。

照这样下去,后面的条件会越来越无耻!她该怎么办?

“还要选择吗?!”落黎昕煽情含住她的耳垂,眸光中闪烁着几分期待。

落芸善酥痒地躲着他,暗自咬紧了牙关,突然地,油生了一个狡猾的念头,凭什么只有他能耍她?她一样也行。

她索性放弃了挣扎,一丝狡黠之意快速从她眼底略过,娇羞柔柔地望着他,骤然降低了语调。

“皇兄,我们继续吧……但是我有个条件,我想在上面……”

“好……”

落黎昕怔住,这才恍然自己很喜欢她的撒娇,自然而然地松懈下来,并不多做思考,抱紧她来个天旋地转地翻身。

轻纱遮掩,呈现一副女上男下的状态。

“皇兄……”落芸善趴在他光洁的身上,纤手抚上他的脸蛋,带着几分诱.惑,又摸又挑.逗。

倏然,另一手伸到床边,迅速拿起枕头就往落黎昕身上砸!

“该死的臭皇兄,要我跟你继续,去做梦吧你!”

“死种马!看你还欺负我!”

“皇妹,住手!”……

里面嘈杂一片,时不时传出女子犀利的骂声,听得偷趴在门板外面的几个人,不禁连连偷笑。

没想到落芸善会发飚,落黎昕算是碰到对手了!

“啧啧,真人不露相啊……定是跟瑶儿相处久了,才会变得那么辣!”云冷月低声笑道。

“你说什么!”紫瑶瞪了他一眼,他的意思是说自己不温柔喽?

云冷月识相地闭上嘴巴,搂住她的腰肢似在安抚般。“我们这样偷看不太好吧?”

“哥,哪会!这下有得玩了,明天我一定要通知母后来抓床!”云轩阳兴兴地提议。

“我也想到了,今晚为了让他们别虚度良宵,我特意将门锁住了,今晚谁也别想出来!”落可南狡黠一笑。

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别玩了!”落黎昕无奈地挑着眉头,承受这不痛不痒的攻击。

落芸善动脚撞了他一把,将枕头抛到他头上,顾不得穿上衣服就朝门外跑去。

“嗷……”落黎昕嘶吼了一声,方才的一撞,正巧击中他的命根。有些痛,但不是很痛。

“皇妹,你想废了我啊!”

“你活该!”落芸善头部也不回地骂道。焦急打开门,却发现怎样都开不了,“喂……你有够卑鄙的,连门都动了手脚。”

落黎昕忍着欲.火的煎熬,起身朝着落芸善步步紧逼,对她一副恨不得马上逃离的样子,感到十分不满。

门锁得到是及时!还得谢谢是哪几个家伙干得!

“你就打算穿这样出去?”

落芸善闻言一怔,低头望着衣裳不整的自己,一片春光外泄。

“你……”她双手遮住自己的上半身,靠在了门板上。

“都亲过,摸过,也看过了,还遮着干嘛?”落黎昕没好气道,盯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看了良久。“刚才差点废了我,现在这里还痛着呢,你该想想要怎样对我负责!”

落芸善听得耳根发红,经不起他赤.裸.裸地直视,伸起脚欲要向他踢去。“做梦!”

谁料,竟被他一把攥住,矫健的身姿再度压向她,狠狠**了一番。

“皇妹别这么凶,踢坏了它,皇兄怎么给你带来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