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95章 糟了!被抓床了……

第495章 糟了!被抓床了……

落黎昕紧紧抱着她,将头埋于她的发间,深深闻嗅着它的芳香,诱.哄道:“现在给你几个选择,一是我们继续做,二是,是你主动躺下,然后皇兄强来?三是,让你咬我最疼的地方……”

体内的叫嚣欲.火节节攀升,浑身燥热不止,下腹肿胀难忍,从后面坚硬地抵着她。??

尤其是碰到她柔软的身躯,更令他无法按捺,恨不得马上就把她就地正法!

天知道他热得有多难受!不过,出于她是第一次,他咬牙忍了……

见她沉默不语,仍然处于失神状态,落黎昕不满圈紧她,让她更近一步感受他身体的热度,“皇妹……回答我……”

“呀……”落芸善猛然惊醒,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了两抹红晕,只感后背贴着一团火,挣扎扭动起身子,“皇兄,你真坏啊……”

第一次听到皇兄破格煽情的情语,让她有些不自在。

这家伙除了狡猾多端,就是坏到了透彻,实在难以置信!是因为爱她,才会说出这种话吗?

无论如何,心里还是很甜蜜的,尽管他正在坏坏地要求她!

“是你主动,还是皇兄强来?!”

落黎昕邪魅一笑,完全没有否认,火热地大掌顺势而上,握住其中的一个丰盈,大小正好合适,柔感也不错。

“没想到我的皇妹,还挺有料的!皇兄好喜欢……”他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你……”落芸善羞得连耳根都发红了,胸前酥麻的挑.逗,教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嗯……”

然,现在还不算什么……

落黎昕满意倾听她发出暧昧的娇喘声,知道皇妹沦陷了,这令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当然只有这样,并满足不了自己,趁着落芸善意乱情迷之际,另一只手顺着小腹直捣而下,悄悄探入她的亵裤中。

修长的手指潜进了她的幽然地带,轻轻揉.捻,手指浅浅滑入了半寸,肆意在里面捣乱。

“啊……痛……”落芸善惊慌一叫,瞬间恢复了理智。下身轻微的痛感,有些不适。

瞪大的水眸微微垂下,忿忿地望见了那只贼手,身为处子的娇羞,根本无法承载他的举动。

下意识的,她夹紧了双腿,殊不知,却将他的手指困在了里面。

“混蛋落黎昕……再欺负我,信不信我打你!”落芸善放言警告。不悦得晃动下身子。

“我哪有欺负你!这是在爱你!”落黎昕无奈地挑着没头,伸手仍不放弃地把玩,“还有皇妹别夹得那么紧,也不要动,皇兄有些难受,可不想用手指要了你……”

她紧紧地夹住他,害他连抽出来,都有些困难,只得一动不动地放在里面。

“我去你的,拿出来!”落芸善闻言气结,脸红得更像一个红苹果,缓缓地松开腿,懊恼自己怎会连连出糗。

在他面前总做不到淡定,往后可怎样立足?!

落黎昕扳过落芸善的身体,双手捧住气嘟嘟的脸蛋,油生了一丝怜惜之心,“别生气了!我等下给你更多!作为补偿!”

“才不要……会痛!”落芸善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你忍心看着皇兄独自忍受煎熬吗?!”落黎昕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莹光,直视她清丽的瞳眸,有了片刻痴迷……

倏然,他情不自禁地拥紧了落芸善,如呵护般地蹭着她的脸蛋。“我好喜欢你……好想快点要你,想得快要发疯了!”

“皇兄……”落芸善心砰然跳快,双手覆在他温热的胸膛前,感受到与她有着同样频率的心跳声。

“给吗?”落黎昕嘶哑道,细吻着她的脸颊。

落芸善快被他的柔情所蛊惑,她爱他,愿意送给他的自己全部。

但是,以后会不会也是如此爱她?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毕竟女人都很贪心。

她只想独占他一个人……

落黎昕稍稍拧眉,望着她溢满忧色的清颜,“怎么了?”

“我很担心,倘若皇兄哪天做皇帝了……后宫佳丽三千,会不会忘记我……”落芸善撸了撸嘴,道出了心中的担忧。

她真的很怕,到最后会孤单留在宫中……

“傻瓜,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落黎昕疼惜地点着她的鼻尖,笑她居然会担心这个,“其实,我可以不做皇帝的,我说假设,如果我做了皇帝,我也只要你这个皇后,后宫空虚着,如何?!”

“这样可以吗?”落芸善被他逗笑了,为了她真的可以放弃那三千妃嫔,而专宠她吗?

“一切我说了算!这下放心了吧!?”落黎昕狡侫一笑,墨眸中闪动着浓浓的情.欲,温热的手掌抚上她光洁的后背。

这时,落芸善轻抬起头来,羞羞答答的,往他的脸颊上啄吻一记,算是满意他的承诺。

忽然间,脑中恍现了一幕场景,她笑着将手伸向他,“皇兄,你还差一份礼物没送我!”

“礼物啊……就是狠狠地要了皇妹,播一大堆种子!”落黎昕笑得邪侫,玩心大起地望着她,待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即刻收敛住,改口,“礼物是我娶你,当我的太子妃!”

“那还差不多!”落芸善瞪了他一眼,然后嗔笑着勾住他的脖颈,“那皇兄我们继续吧……但是你要温柔点……要是痛着我了,当心我废了你……”

“我尽量!”落黎昕失笑出声,将她打横抱起朝床中走去,轻柔放下她,相继褪去彼此间的屏障。

四目深情相望,身躯坦诚相对,他迫不及待地压向她,狂然地吻住她娇润的红唇,尽情享受她的甘甜。

“皇妹,你好美……”发自内心的低喃,娇羞红满双颊的样子,愈发美丽可人,尤其是那双勾人的眼睛,教他移不开视线。

“嗯……唔……”她开始回吻他,初涩伸出嫩舌,与之交缠共舞。

落黎昕带着魔咒般的吻,顺着脖子而下,留下一个个暧昧的草莓。在她身上点燃跃跃欲试的火苗。

唇圈咬住她顶峰中的那颗嫣红,尽可能将它的柔软全纳入口中,宽大的手中抚摸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尝遍她所有的美味。

修长的手指继续往下摸索,待碰触到那抹湿润之时,知道她早已做好准备。

双手稍稍撑开她的双腿,贪看那处隐匿的美好,他不鲁莽,极力按压住叫嚣中的欲.望,挺身慢慢没入她紧致的幽然地带。

落芸善咬紧了下唇,屏息了一口气,略微弓起身子。只感下身撑胀,有股燥热正潜进她的体内,开始有些难受。

蓦地,他下腹坚硬的灼烫一挺,贯穿她的data/2/之身。

“啊……痛痛……”破茧成蝶的痛楚,令她频频蹙眉,双手紧紧揪住了被单,咬牙骂道:“死皇兄,我要废了你!”

“这是女人的必经阶段,待会你就会觉得快乐了,相信皇兄吧!”落黎昕一脸无辜状,灼热的昂长在她体内温暖地包裹着,一动也不动,深怕弄疼她。

“该死的男子,你骗我……”落芸善拧紧拳头,拍打他的胸膛。渐渐忘记下身的痛楚。

落黎昕任她随意惩治稍会,反正不痛也不痒!霎时间,一把攥住她的柔荑,下身轻轻律动了下。蓦然间,听到了门板外的异样,唇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并没有去理会,反而拔高了音调。

“打得那么起劲,看来你没问题了!”

“呃啊……”落芸善禁不住娇喘一声,即刻捂着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会发出这样暧昧的声音。

“皇妹,放轻松……让皇兄好好爱你!”落黎昕扯下她的柔荑,按扣在两边。“叫得越大声越好!好让门外那群家伙知道,皇兄是有多么的英猛!”

再次轻动了几下,倾听她发出的嘤咛声,这才放下加快速度,带领她进入绝美的仙境中。

这夜,他们不知欢愉了多少次,直到他将最后一波热量释放在她体内,才拥住她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

柔和的光线透着窗缝照射到床中。

落黎昕缓缓地睁开眼睛,侧身望着旁边落芸善,宠溺地点着她的脸蛋,她睡得很沉很疲惫。

看到昨晚自己兽性大发,以至于累坏她了。

“别闹!”落芸善不满地嘀咕,打开他恶作剧的手。

“皇妹,昨晚快不快乐?……”落黎昕凑近她的耳畔低喃,“你味道好甜……皇兄忍不住又想要你了!”

落芸善闻言,即刻睁开眼睛清醒过来,浑身酸疼不止,亏这家伙还这么有精神。

“我还痛着呢,不来了!”

“你没得选择,爱妃……”落黎昕暧昧地凝视她,欲求不满地翻身压下她,正想再来次共度雨露交融。

“坏蛋!”落芸善拍打他,两人便在**闹了起来。

岂料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你们……”

皇后和凤卿儿睁大眼睛看着**嬉戏的两人,**的他们显然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时间仿佛静止下来。

四周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她们盯着他们裸.露半身的身体。

落黎昕最先恍过神来,伸手敏捷地拉起被单将他和落芸善的身体盖住,只剩下头露在被单外。

见状,她们赶紧转身,背对着他们。

经那些孩子提醒,特意早点来看芸善恢复得如何,谁知会撞见这种情况。

竟没想到那孩子和她皇兄,赤.裸滚到**做坏事。

“你们两个穿好衣服,在来延凤宫找我们!”凤卿儿拿出长辈的威严,撂下这就话便拉着皇后走出去,还不忘替他们关门。

“母后生气了吗?”落芸善担忧问道。

“我看倒不见得,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落黎昕勾唇一笑,伸出两指抬起她的下颌,“你不要太在意,有我在呢,我们穿衣服去。”

两人迅速穿好衣服后,便直接到达延凤宫。

寝宫内除了两个帝王,皇后之外,还有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坐到旁边。

此时,那群家伙正用狡黠的目光盯着他们看。

落芸善觉得很尴尬不安,不像落黎昕那样沉稳淡定,仿若没发生什么事一般。

“父皇……母后……”落芸善怯生生唤着。

“你们坐下!”落秦宇威仪十足地说道。

话音刚落,他们唯有从命的在他们面前坐下。

“你们的事,卿儿已经告诉朕了,皇儿,你太令朕失望了,你身为兄长,怎可对妹妹做出这种糊涂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