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97章 欲.求.不.满,滚滚床单

??但刚才的试探中,足以看得出他的确很在乎她!?

话音刚落,四周顿时寂静一片,各个严肃地端坐直身体,没有任何人说话,皆在等待他的答复。?

落黎昕英挺的眉宇轻挑了几下,不紧不慢的说出心中早就做好的盘算,狡侫的凤眸略带小许戏谑地看着落芸善。?

“皇妹这双破鞋也只有儿臣会要,那么儿臣就勉为其难娶她当太子妃,你们觉得如何?!”?

“嗯。这样最好!”落秦宇点头,似乎很赞同落黎昕提出的负责方式。?

“那就这么说定了!请父皇指婚吧!”落黎昕下了最后的结论,眼神得意瞥了眼落芸善!?

落芸善暗自咬紧了牙关,消失已久的眼神再次恍现在眼前。似在讽刺她是破鞋。?

这自以为是的家伙,倘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实在太便宜他了!?

“父皇……善儿想……”她想开口,却被他们抢先打断了。?

在事情确定之后没多久,凝结尴尬的气氛竟一扫而空。?

他们这几个人开始热烈的讨论,兴高采烈地站起身来,让芸善没有任何插嘴的机会!?

“宇兄,我就说,太子一定会负责的!朕一直都很看好他!”?

“那是当然,朕的皇儿一表人才,跟善儿很配啊!”?

“女儿变媳妇,这太有缘分啊!你真是有福啊,卿儿。”?

“彼此彼此,昕儿娶善儿,是明智之举!他们往日必会很恩爱的!”……?

周围一片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他们愈谈是愈兴奋。?

落黎昕邪魅一笑,手肘放在桌上,倚着头得意地向旁边的那群家伙投了一记示威的眼神。?

“父皇,儿臣已经迫不及待了!认为大婚是越快越好!最好比皇妹皇弟他们还要快!”?

“你……”他们咬牙,连瞪了落黎昕好几眼。?

“皇帝老爹,千万别听那只死狐狸的话!他故意的!”落可南反驳道……?

对于这种情况,落芸善也只有傻眼的份,她现在连说不的机会都有。?

她极力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双手捂住了耳朵,水灵的大眸睨望着旁边幸灾乐祸的落黎昕。?

对于他刚才的言讽,还铭记于心呢。想到这,突然抬起脚往桌下狠狠地踹了下去。?

“嘶……”落黎昕痛得嘶吼一声。“皇妹,你还记仇啊?下手别那么狠重!我可以你未婚夫啊!”?

闻言,他们皆停止了讨论,诧异的眸光纷纷投向落黎昕。?

“知道我记仇,那就不要娶我这双破鞋!免得为难你这个高贵的太子爷!”落芸善哼气出声。?

“那怎么行,这双鞋好歹是我捅破的,如果不负责,有失我的身份!”落黎昕不慌不急,反而答得理所当然。?

准确来讲,这辈子都别想逃离他的身边。?

不管是躲还是藏,他凿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

落芸善气结,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不顾有旁人在场,双手揪紧了落黎昕的衣领,恶狠狠地瞪着他。?

那油生怒火的眼神,似要将他大卸八块般!?

“父皇,我不嫁给皇兄,您安排我和五皇子见面吧!”?

落黎昕俊美无涛的脸微微一沉,似笑非笑地凝视她清丽的容颜,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懒懒地吐出几个字。?

“行!你若想去,皇兄不会阻止!不过,我会马上跟他说……”他故意凑近落芸善的耳边,低声道:“我会说……你欲求不满,每个夜晚都和皇兄滚床单,播种做运动。而且还喜欢咬我,特别是下面那里……”?

“我看他还没见你,人就被吓跑了!所以皇妹,劝你还是快点打消这种念头,别在糟蹋别人了!”落黎昕佞笑迸言。样子愈发得意。?

“你真是不要脸啊啊……”落芸善羞红了双颊,抬脚欲要踹他。?

落黎昕敏捷躲过她的攻击,扯住她的柔荑,再次凑到她的耳畔道:“皇兄不会上当的,皇妹如果有本事就当场废了我,但你可要想清楚,没了它皇兄就不能满足你了!如果不敢,你就乖乖地嫁给我吧!”?

他承认自己很煽情,内心很邪恶!但唯只对她这个女人!?

被他吃得一滴不剩,还想逃离她!这绝动不行!非得逼他使坏!?

既然如此,他也不怕坏到透彻!?

落芸善咬紧了下唇,气焰霎时少了一半,只得干眼瞪着他。降低语调,“我不要……”?

她仍然不是皇兄的对手,现在是,以后也是……?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爱慕的皇兄,英伟非凡,谁料竟是这种面目,比她还要会装。?

这下自己掉进贼窝,永远也翻不了身了!?

听闻,凤卿儿走到落芸善旁边,手放在她的肩头上,安慰道:“别再赌气了,你皇兄这么好的人才,你能嫁给他!母后也放心了!”?

“对对,你皇兄选你做太子妃,是你走运了!你想想啊,这么多女人妄想,都没有呢!”皇后冲她抛了一记狡黠的笑眼。?

“……”落芸善无言以对。?

刚才还大声反对着,这会通通站到狐狸那边,替他讲好话,这些大人真是善变!?

“父皇,你们刚刚说过一诺千金,君无戏言的啊!”她不死心在言。?

落秦宇稍怔,望向了皇上,“朕哪有说过!你刚才有听过吗?云兄!”?

“没有,你有说过吗?”皇上摇头笑道。?

他们完美的配合,令落芸善更加无语,只见她唇角不断抽蓄了好几下。?

堂堂一国之君,什么君无戏言,都是骗人的幌子,皇帝能做像他们这样,算是绝了!?

简直就是疯了!?

“皇妹,别在做无所谓的挣扎!”落黎昕懒懒启言,宽大的手掌揽住她的腰肢。?

“哼……滚开!”落芸善挣扎着,别过头不去看他。?

“我告诉你一件事!”落黎昕诱.哄道,在她耳中嘀咕了一阵,狭长的凤眸时不时飘向了他们。?

落芸善瞬间安静下来,神色变得愈发凝重,红着脸惊讶问道:“什么,真有此事!”?

落黎昕重重地点着头,“千真万确,如有半点虚假,任皇妹随意处置!”?

落芸善对他翻了个白眼,往他的腿上在揪起一把,便朝紫瑶走去,双手插着腰质问。?

“紫瑶,你们真是太坏了,怎么联合起来欺负我?!”?

“我们要不这样做,你们怎么共享良宵啊!你还得谢谢我们!”紫瑶挑挑眉头,唇角笑意轻扬。“皇兄太狡猾,以后有你看着,我们就放心了!”?

“所以说,一切都不关皇兄的事,都是你们在搞鬼!”落芸善沉脸问道。?

“没错!”他们直接坦然了。?

“好啊……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哼……”落芸善双手环抱于胸,不悦地呼着气。?

“孩子的干娘,我们可不希望看到你伤心!才会出此下策!”紫瑶笑了笑,盯着她的肚子看,“看来不久我也快做干娘了,芸善!”?

“紫瑶……你又取笑我……”落芸善脸色更红,羞得抬不起头。?

这时,落黎昕优雅起身,两三步走到她旁边,大手揽住她的腰肢,“他们欺负你,要不要皇兄帮你报仇!”?

“谁怕谁怕啊,有种咱们就出去一决高下,看你是要斗智还是其他!”落可南冷哼一声,凛然站到他眼前。两人的气势不相上下。?

“好小子,鬼点那么多,居然设计到你皇兄身上!”落黎昕冷侫开口。?

落可南轻瞥了眼他,无所谓地纵着肩头,“彼此彼此,捉弄老狐狸是本太子的一大乐趣,我闲着呢,有种你也来啊!”?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落黎昕冷言。?

两人相互言讽,势成水火,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不禁让旁边的宫女太监看得心惊慌。?

见此,落芸善冷不防地朝落黎昕的脚上踩了下去,便转身走到一边。?

“嘶……”落黎昕吃痛一记,赶忙追了上去,今天不知走什么运,老是踩到皇妹的地雷。“皇妹,你别生气啊!”?

“我才没有呢!我是在想,他们大婚要送什么礼物?”落芸善没好气道。?

“那还不简单,交给皇兄来办!”落黎昕邪侫一笑,压低声道:“六个人的婚礼,我们送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洞房花烛!”他凑到她耳边说出了他的计划。?

落芸善听闻,面挂一抹笑意,却又觉得不妥,“皇兄……我们这样做行吗?会不会太坏了!”?

“被那群家伙耍得团团转,不搬回点面子,我不甘心!”落黎昕狭长的凤眸狡侫一掠。淡扫了眼皇后他们,“我想某些人会觉得很有意思!”?

~~~~~~~~~~~~~~~~~~~~~~~~~~~~~~~~~~~~~~~~~~~~~~~~~~~~~~~~?

几天后?

天气阁外晴朗,阳光明媚地照耀着每一寸土地。?

繁树草地幽绿,百花含苞欲放,鸟声啼鸣。蝴蝶飞扑成群,呈现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距离大婚之日还有几天,整座皇宫内早已弥漫了喜气洋洋的气氛。?

宫女太监也愈发忙碌,来来回回为大婚提前做准备。?

这几天他们也闲得发慌,每天除了聚聚,就是散步。?

按照规矩,新婚前,新娘不得与新郎见面,然,他们难分难舍,却打破了这些规矩,请了特例!?

要他们独自忍受这些天的煎熬,是谁都不愿意,况且各个人的洞房花烛早就办得妥实了!?

再说双方父母都在皇宫,她们的娘家自然也在皇宫。?

这天,他们如往常一样,无所事事的散步。?

云冷月揽住紫瑶漫步在花园中,手掌抚着她的腹部,夭唇轻挑,勾起了一抹淡雅的笑意,“瑶儿,肚子又长大了一点!”?

“你又知道!还不是一样大!”紫瑶嗔骂了一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旁边的家伙每天都得重复这句话,摸着她的肚子感觉,成了他每天必做的大事!?

有点小凸,但不是很大,由于多了个小家伙,又吃了很多饭,长得比同个月的孕妇还要大点。?

“我的研儿也不小,要不你们两姐妹比比!”云轩阳笑着提议,眯着眼睛看落可南,“你家没怀孕,比不了!”?

话落,即刻遭到了落薰研的一记白眼,“闭嘴!”摸了下肚子。?

“孩子,有人像你这样比孕妇的吗?!”真红忽然走到云轩阳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