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499章 闹不了礼堂就闹洞房!

第499章 闹不了礼堂就闹洞房!

云奕辰魅笑道,邪俛地桃花眼直直地瞅着她,“红衣美女,请问你的芳名!”

听闻,云莫枫转蓦一怔,略带惊讶地看着红衣女子。

蓦然,他站起身依靠在木柱边上,似在等待她的到来。

真红淡扫了眼注视她的云莫枫,继而转眼望着一脸笑意的云奕辰,温温一笑:“真红!”见他百侵无害地眨着眼睛,似在放电一般,随后补了句。“孩子,你的魅力有限呐!姐姐不吃你这套!”累

“姐姐……真红……”云奕辰顿时傻眼,惊讶地盯着真红,对她感到十分好奇!

明显跟他差不多大,说不定还比他小,竟然自称大姐大!比大人还要更大人!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事,居然知道他的想法。

自己确实是故意向她放电,没想到她竟未中招,和那两个女人一样。

莫非是他辰王爷的魅力下降了?爱人得不到,也不至于他的桃花运也跟着悲催!

俊美无双的脸蛋呆傻一怔,还不时挠着脑袋,倒显几分可爱,真红轻抚着额前的发丝,唇角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突然凑近他的耳边,“孩子,你很固执!心中爱着一个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你的心不会空虚,但相反的你用时也很痛苦!毕竟她不在你身边,你还爱吗?!”闷

云奕辰愣怔了一刻,袖下的双手微微拧紧,自己的心事被她看穿到透底,有些不知所措,从未向像现在狼狈过!

从小到大,从没有这样执着过,只因为她。

明明她已经表明了不爱他,而且又怀了孕,即将嫁给自己的弟弟。

他应该死心了才对,可是他做不到忘记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去想她,无法自拔的爱上她。

云奕辰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魅惑的桃花眼一挑,低声回道:“没办法,是我自己沦陷了!瑶儿是我心中的挚爱,只要她幸福,我自然也会祝福他们!而我,只好默默地爱她!期待每天夜晚与她梦里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说他白痴也认了!反正他都无所谓了,谁叫他爱上那个女人!还傻得为她守身。

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碰女人了!估计可以去做和尚了!

真红从云奕辰身边经过,伸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笑了笑,“好孩子,你的爱很无私!”

“那是当然!”云奕辰还不客气地的应道,接着揶揄,缓和下气氛,“谁叫我是人见人爱,魅力无限的辰王爷!”

闻言,紫瑶迈步朝他们走来,出于好奇心强,不由得伸手撞了撞云奕辰,“自恋狂,你们再说什么呢?!”

真红挑着柳眉,淡笑出声:“再谈一个痴情的男子,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对不对!孩子!”话落,绕过云奕辰便朝亭中走去。

“没错!”云奕辰会意地点点头,“你若想知道,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此言一出,他随即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紫瑶拧紧了拳头,往他的胸口轻捶一下。

“做梦!”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回到云冷月身边。

云奕辰不怒反笑,眸光熠熠发亮凝望着她片刻,随后便追上真红,油生了一个念头,“真红美女,刚才那招叫什么,教教我可好?!”

见状,在场的人忍不住笑开,亭中和乐一片,男女嬉戏成群。

云冷月坐到云莫枫旁边,与他一起饮酒,两人持续缄默了一阵。

云莫枫淡漠的眸光略显黯淡,一口饮下杯中的酒,“七弟,我真是羡慕你们,兄弟俩都找到心中所爱,而且还是同胞姐妹!”

“谢谢,四哥!你以后定会遇到与你相伴一生的人!”云冷月夭唇轻挑,勾起一抹淡雅的笑意。

虽和云莫枫很少相聚,但兄弟间能饮酒畅谈,何乐而不为!况且他还曾经娶过瑶儿!

云莫枫摇头苦笑,冲他摆了摆手,“我啊……算了吧!我可没像你这样好运!娶了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宝!”顿了顿,往自己的酒杯倒酒,“不过,我很不甘心!你小子当时知道她是我的王妃,还敢抢!早知道我就良心发现,不给她休书!不然她现在还是我的!”

他直言不讳,道出自己的心思,倘若时间能回转,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一念之间,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势,这亦是他永久的痛。

云冷月佯蹙眉梢,幽远带笑的潭眸坦然直视云莫枫的双眼,“没有办法,谁叫我与她音乐阁相遇,就对那小东西一见钟情!既然四哥不要,我当然要好好把握!”

云莫枫一怔,故作一副苦恼状,“你小子!原来你们很早就认识了!这是我的失误!唉……瑶儿这么辣,我被她揍了很多次,我还真怕你搞不定她!”

“我喜欢她坏,身为她的夫君,若是摆不平不了她,自尊颜面何存啊!”云冷月笑得坦然。

“是么!?”云莫枫淡应,溢满柔意的眸光望向了紫瑶,“瑶儿,七弟嫌你很麻烦!又胖又重,不想要你了!快点过来教训他!”

“什么!”紫瑶瞪大了眼睛,双手叉腰,无视旁边一群看好戏的家伙,恶狠狠地朝云冷月走来。

云莫枫笑了笑,瞥了眼面挂笑意,还坐得如此淡定的云冷月,好心提醒道:“惹怒她,下场很严重!我很期待你被揍的样子!”

“那倒不见得!”云冷月闲暇地饮了杯酒。

“月,你当真这样说我!”紫瑶站在他面前。

云冷月放下酒杯,幽深的眸子闪烁着莹光,微抬凝视着紫瑶,“你觉得呢?”

下一秒,紫瑶却做出了令云莫枫傻眼的举动,她非但没有发飙,反而如撒娇般,粘哒哒地坐在云冷月的脚上。

“亲爱的,你怎么可能会不要我呢!”紫瑶双手暧昧勾住他的脖子。

“你知道就好!”云冷月宠溺地点着她的鼻子,坏坏一笑,“宝贝儿,你最近确实是重了些!不过幸好,月我还能抱得动!”

“嗯……还不是你塞的宝宝压重我了!”紫瑶嗔骂道,握住他的手掌覆在她的肚肚上,“要怪,就怪你儿子!”

“你们都是我的宝,月怎么舍得呢!”云冷月轻轻抚着她的肚子,惬意含笑的眸子望着呆愣的云莫枫。似在笑他的计划失败!

紫瑶蹭蹭他的鼻尖,忽然间,往他的温热的薄唇上,啄吻一记,“你真乖!”

“怎么可能!我真是嫉妒死了!”云莫枫嘶吼一声,作势拍了拍桌子。

这反差实在太大,如果换成自己惹恼她,不是痛殴就是怒骂。怎么对云冷月就如此温柔体贴!

太不公平了!或许是他们太相爱了!不受他的挑拨,这下自己输得心服口服了!

紫瑶微微侧身,笑望着云莫枫,“莫枫!是你故意捉弄月的!可惜了!我们没这么容易上当!呵呵呵!”

“四哥,你就尽量的妒忌吧!不碍事的!”云冷月附和一句,双手揽住了紫瑶,“妒忌归妒忌,到时可别气得不来参见我们的大婚!”

“我气量很大,就算生你云冷月的气,但是冲着瑶儿,我也会到场祝福!”云莫枫说得轻松,眼底一丝落寞忽闪而过。

听闻,他们相视一笑,“那就好!”

如今能得到云莫枫的祝福,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不过新婚之夜!可别怪我折腾你们啊!闹不了礼堂就闹洞房!”云莫枫狡黠一笑,跟云飞扬交换了个神色,“六个人成婚,六弟九弟,你说要闹哪个!?”

“我看抢新娘这种勾当,还是交给我吧!”云奕辰随意回道。

“那我就负责灌醉新郎好了!然后再由六哥你去洞房!”云飞扬笑着揶揄。

此言一出,他们这些即将成婚的人倒慌张起来,他们可不喜欢太热闹的洞房花烛夜,如此折腾,洞房不成,简直亏了!

“各位兄弟,请你们手下留情啊!”云冷月拱手作揖。

云轩阳无所谓地挑着眉,哼道:“哥!只要我们快点进房关门,我看他们还怎么闹!所以劝你们少动点歪脑筋!”

他们纷纷抗议的迸言,惹得亭内的人频频发笑。

云莫枫起身独站在一边,静静凝望着一弯清澈的湖水,唇上的笑意敛住,渐渐陷入沉思当中。

这时,真红轻声走到他旁边,身姿倚着木柱,淡淡说道:“为何你要临时改变,不过这样也好!”

“你说得没错……”云莫枫轻轻颌首,眸子黯淡了些,“你要帮我的那件事能成功吗?”

“你的意念够强,寄托在那个人身上的成功率很高!况且他本来就很喜欢她!”真红唇轻扬。

云莫枫转身面向真红,会露坦然一笑,“那最好……我的瑶儿,身在异地,一定也会很幸福的!”靠坐在栏柱边上,“我还想在见见那丫头,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人终究会变,唤醒身体主人的某些记忆,她会变得比以前更坚强!”真红说得风轻云淡,“欢迎你来桃花谷,只要你想见,就一定见得到。”

云莫枫稍微愣怔了下,波光粼粼的眸色凝望着紫瑶,“但愿如你所说,能像瑶儿现在这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不再受任何人欺负!”

真红抚摸着胸前的红色宝石,笑得透彻无邪,“她会很出色的!相信我!”

“嗯!你这么神秘,想不信你都难了!”云莫枫皱着眉头,“待他们的大婚过后,我在去你那坐坐!”

云奕辰听到了一点点风声,连忙凑到她旁边,“真红美女,我有这个荣幸吗?你就教我那个读心术吧!好让我知道瑶儿每天在想什么!”

他承认自己是有一点点坏,哪怕是读懂紫瑶心中有没有他的存在?都对他很重要!

“你没有天赋!心存杂念啊!孩子!”真红如教训孩童般,点着他的小脑袋,“等你长慧根了,再来找我吧!”

“行!”云奕辰满口答应。不放过一丝机会!

几天后

他们期待的大喜之日终于到了,整个皇宫天还未亮,就已经忙得应接不暇。

偌大的皇宫内,从宫内一路红到了宫内各个地方,红纱披树,处处挂满了大红灯笼。冗长的红地毯,布满了整条大道,一直望内延伸,直冲正殿内。

yiyi_aiwu亲亲宝贝儿!祝你生日快乐!灰常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暴王”的支持!

谢谢撒!你生日,俺们瑶瑶就来个结婚~玩得快乐撒~